中国007——国安特使 赤兔 国安特使 赤兔篇 第十五章 海阔天空

旗正飘2010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85.html[/size][/URL] 第 十 五 章 海阔天空 1 “你说什么?!——”费文静忍不住吃惊地叫道。 “阿里汗刚刚被人暗杀了,”张若萍脸色苍白,仍旧有些心有余悸,“就在他自己藏身的山洞里!现在外边的人都在吵嚷这件事——” 费文静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转向了罗丹。罗丹同样眉头紧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85.html

第 十 五 章

海阔天空

1

“你说什么?!——”费文静忍不住吃惊地叫道。

“阿里汗刚刚被人暗杀了,”张若萍脸色苍白,仍旧有些心有余悸,“就在他自己藏身的山洞里!现在外边的人都在吵嚷这件事——”

费文静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地转向了罗丹。罗丹同样眉头紧皱,他低头思忖了一下,开口对费文静道:“你先在这里躲一下,我出去看看——”说完罗丹拿起枪就要向外走。

“不行!”费文静一把拉住了罗丹。

罗丹一愣,回头看见费文静的眼神里包含着担忧和关切,心里立刻涌起一阵温暖,他转过身来轻轻握了一下费文静的手,故意用轻松的口吻道:

“你放心!山洞里的叉道很多,又狭窄,而且现在外面一定很乱,我自己会小心的。而且如果阿里汗真的被暗杀了,我想这件事一定和艾山江有关——”

“艾山江?”一旁的张若萍诧异道,“他是谁——”

“是阿里汗的座上宾,”罗丹瞥了张若萍一眼,简洁地回答道,“他也是一个中国人——”罗丹说到这里,忽然发觉张若萍的眼神有些异样,不觉心里一动,忍不住脱口问道:“怎么,难道你见过这个人?!——”

“我不确定,”张若萍的神情有些犹疑,“不过,我的确曾经在岛上遇到过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但他的样子不像是中国人,而且名字也不叫艾山江——”

“那他长什么样子?!”罗丹有些紧张地追问道。

张若萍刚刚描述了几句那人的外貌特征,一旁的费文静就忍不住脱口惊呼道:

“就是他!”

罗丹的双眼已经变得通红,甚至连拿枪的手都微微有些发抖!张若萍有些不解地看了看两个人,嗫嚅着问道:

“可是,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找他——”

“他的真实身份,”罗丹定了定神,咬牙说道,“其实是本拉登基地恐怖组织中国营的一名骨干成员,以前曾经在新疆组织过一系列的破坏颠覆行动,目前国内正在全力通缉他。其实我这次来印尼,除了受许泽民的委托打探你的消息外,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设法除掉他——”

张若萍还没回过神来,一旁的费文静突然冷冷地打断道:“这么说来,你真的是大陆方面派出来的特工?!—— ”

“也不算是——”

费文静愣住了。罗丹低头思忖了一下,既而抬起头,看着费文静的眼睛道:

“真的很抱歉,一直都没有机会和你说起我的经历,还把你卷入到这场意外的危险当中!说实话,这次来寻找张小姐,我的确是受人之托;不过对于追杀艾山江,其实还包含着另外一种个人恩怨在里头!二十年前,他曾经在国内欠了我一笔永远都无法偿还的血债——”

罗丹正说着,忽然瞥见身旁的张若萍似乎欲言又止,连费文静也注意到了,不禁有些诧异地看着她问道:

“怎么了?!——”

“刚才,”张若萍神色紧张地说道,“我看到他了!——”

“什么?!”罗丹和费文静都瞪圆了眼睛。

“他当时就在你们刚才藏身的通道里,我看周围没有人,就叫了他一声,本来是想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可他只是回头瞥了我一眼,没出声就急匆匆地走掉了!——”

“他是朝哪个方向走的?!”罗丹急得汗都下来了。

“通向后山的方向,我知道那里有一个隐秘的出口,一直通向山后的魔鬼小道——”

“魔鬼小道?!”

“是的,”张若萍肯定地说道,“这是祖马告诉我的秘密,而我也为了替祖马采草药曾经在晚上去过那里。通过那条小道,再穿过一片密林就可以直通海边,不过我怀疑那里实际上是阿里汗的一条逃生通道!因为我曾经在海边见过隐藏的几艘摩托快艇,此外还有阿里汗的人在守卫着——”

“艾山江一定是要逃跑!——”

说完罗丹起身就要走,忽然间他又有些迟疑,转过头看着费文静不说话。费文静直视着罗丹的眼睛,格外沉着淡定地说道:

“我和你一起走!——”

费文静的语气温柔,可话语里却又充满着无比的坚定。罗丹没有再犹豫,他轻轻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一旁的张若萍忽然开口道:

“那好,我带你们去——”

“不行!”罗丹斩钉截铁地拒绝道,“这太危险了——”

罗丹的话音刚落,张若萍的眼中已经涨满了泪水,她有些哽咽着说道:

“可是没有我的帮助,你们是找不到那个出口的,甚至还可能会在山洞里迷路!再说你们千里迢迢地来魔鬼岛找我,难道就不危险吗——”

罗丹一愣,看着眼前张若萍楚楚可怜的样子,联想到这个女孩子离奇的身世和遭遇,一时间自己的心头也不由得有些隐隐作痛。

这时候,一旁的费文静轻轻拽了一下罗丹的手,罗丹醒悟过来,沉声道:

“那好吧——”

张若萍闻听立刻破涕为笑。罗丹一时情之所至,不禁张开了手臂,轻轻地把瘦弱的张若萍搂在了怀里,同时在她的耳边低语道:

“我知道,现在什么都改变不了你的心意;你就留下来,好好照顾你的祖马吧!不过我还是希望,不管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你都要首先照顾好自己!如果你以后想回国,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一定会回来接你——”

听到这里,张若萍已经是泪如雨下,罗丹也是一阵鼻子发酸,他不敢再耽搁,转身便打开木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随后张若萍和费文静也跟了出来,听到通道里没有动静,两个人紧随在张若萍的身后,拐进了蛛网一般密集交叉的甬道里。

一路上并没有费什么周折,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每当前进的道路上传来话语和脚步声,张若萍就会带着两人快速转进邻近的甬道,只有一次三个人劈面和另外一伙人相遇,罗丹刚要开枪,张若萍却一把按下了罗丹的枪口,原来那是一群根本没有武器的亚齐平民。三个人很快到达了张若萍说的洞口,虽然从洞口看出去,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而且还下着淋漓的小雨,可是乍一呼吸到新鲜清冽的海风,还是让罗丹和费文静不由得精神一爽。

不过多少有些出乎两人意料的是,那洞口在甬道的上方,而且口径很狭小,似乎只像是个普通的排气口。更何况此刻外面的小雨在洞口形成一幕水帘,根本就看不到那条小路在哪里。

罗丹和费文静都有些犹疑,张若萍却示意两个人赶紧爬上去。罗丹不再犹豫,一咬牙纵身攀上了石壁,在靠近洞口的地方,他不得不伏下身子来,匍匐着爬了过去,同时借助外面暗淡的光亮,这才看清了那条“魔鬼小道”的秘密!

2

原来那竟是在一面光秃秃的绝壁上,全凭人工开凿出来的一条狭窄的甬道,高宽都不过是几十厘米的距离,最窄处似乎只有大约盈盈尺许!

也就在这时候,罗丹已经在洞口赫然发现了刚刚有人爬过的痕迹!

罗丹不由得心头一喜,急忙回头去接应费文静和张若萍两个人上来。本来罗丹还祥和张若萍说点什么告别的,可是在这狭窄的洞口,他竟然根本就无法转回身来,加上张若萍一个劲地催他们快走,罗丹只好无奈地双膝着地,首先弯腰爬进了狭窄的甬道里。

一进甬道便根本无法再回头,罗丹只是凭着眼角的余光,有些羡慕地瞥见两个身材苗条的女孩子在自己的身后,正眼含泪花地搂在一起依依惜别。似乎最后的时候,张若萍低声在费文静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费文静立刻羞得满脸通红,随即便跟在罗丹身后,一起小心翼翼地爬进了甬道。

一进入甬道,两个人的心又立刻悬了起来。因为这条甬道实在太凶险了!一面是坚硬的岩石,而另外一面就是黑漆漆的万丈深渊。稍有不慎,两个人就会掉落悬崖,万劫不复!罗丹有些担心费文静的安全,便让他在后面抓住自己的两个脚踝,两个人就这样忍着膝盖上钻心的剧痛,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点一点地向着黑暗中的尽头爬去。

幸好这段甬道并不算太长,可当两个人最终爬出甬道,顺着一面陡坡滑到树林里的时候,却俱是感到筋疲力尽,仿佛两条被抽去了骨刺的鱼一样软瘫在树底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罗丹还惦记着张若萍,可是此刻望回去,却只见上方一片黑逡逡的崖壁,没有一点光亮。一想到张若萍为了给祖马采药,要经常穿行在这条危险的甬道里,罗丹的心里又是一阵痉挛般的刺痛。

两个人稍稍喘息了片刻,便起身向山下的方向走去。可是由于雨一直在下,密林里的道路越发地泥泞难行,费文静联想起自己上山时的遭遇,这才明白那点磨难跟眼前的境况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摸着黑艰难地向山脚下移动着,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两声沉闷的枪响!

费文静一惊,本能地想要俯下身来。不想罗丹却一把架起她,迈开大步,飞速地向着山脚下的方向跑过去……

费文静被罗丹架着胳膊,一路上几乎脚不沾地,两个人很快穿过树林,来到一小片开阔的海滩上。就在这时候,费文静已经隐约看见,在海岸边一条短短的栈桥下面,一个模糊的黑影正驾驶着一辆摩托艇飞驰而去!

罗丹这时候也放开了费文静,飞身朝着系在栈桥下的另外一辆摩托艇奔去。费文静咬紧牙关,气喘吁吁地跟上来,就在她抢上栈桥的一刹那,一眼瞥见两名亚齐民兵正无声地伏卧在沙滩上。

费文静连忙收回目光,但却脚步未停,就在她刚刚跳进摩托艇里的时候,罗丹早已发动了引擎,摩托艇发出一声刺耳的轰鸣,箭一样地向着乌黑的大海奔去……

此时已是夜幕低垂,天空中却依旧是乌云密布,仿佛已经跟漆黑的大海彻底融为了一体。雨一直在下,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淋透,此刻再加上强劲的海风一吹,更觉得冰冷刺骨。

自打跳到摩托艇上开始,费文静就被强大的气流压制在狭小的船舱里,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满耳都是引擎传来的巨大轰鸣和呼啸的风声。过了好一会儿,费文静才算稍稍适应了摩托艇剧烈的颠簸,她勉强抬起头,这才看见罗丹始终钢浇铁铸一般地屹立在艇首,脸色铁青,眯着双眼,正全神贯注地操控着飞驰的快艇。

可是向前方望过去,除了黑茫茫的一片幽暗之外,费文静却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正焦虑间,费文静忽然听到罗丹转过头,冲着自己大喊了一句什么,紧接着便摘下背着的自动步枪,一把扔到了自己怀里。

费文静拾起枪,勉强跪在船舱里,努力瞪大了眼睛,一边仔细搜寻着前方的海面。终于,在摩托艇的右前方隐隐出现了一个同样快速移动的小黑点。费文静心头一喜,不待罗丹提醒,立刻举枪瞄准,快速扣动了扳机!

一串子弹划破夜空下的雨幕,在漆黑的海面上留下一道道迷幻的光影。

可是由于距离太远,船体又始终处于高速的颠簸之中,费文静一梭子子弹根本就没有打中目标。费文静不由得心里发急,看着离前边的目标似乎又近了一些,费文静索性挺直了身姿,正在举枪瞄准,不想这时候忽然一个浪头打过来,正高速行驶的摩托艇猛地一下子跃离了海面!

费文静猝不及防,一下失去了平衡,虽然她本能地一把抓住了船舷,可手里的步枪却脱手而飞,掉进了身后茫茫的大海里!

费文静一跤跌坐在船舱里,摔得七荤八素,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不禁自己又气又急,眼泪更是夺眶而出!

罗丹担心费文静的安全,不由得降低了摩托艇行驶的速度,正想回头看看费文静的情况,不料满脸泪水,披头散发的费文静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一手紧紧抓着挡风舷窗的边缘,另外一只手则握着桑尼的手枪,正发泄般地向着前方的海面一通漫无目的的乱射!

罗丹也被费文静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自己正要出声制止她的鲁莽,不料费文静却突然一下子转怒为喜,甚至还扭过头一边挥舞着手枪,一边大声冲着罗丹又叫又笑!

罗丹根本听不清她在喊什么,却本能地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意外!

他快速地转过头,立刻看见前方一直飞奔的那艘摩托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引擎,此刻正静静地停在海面上。

而艇上那个高大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不出所料,那人正是恶贯满盈的艾山江!

罗丹心头一喜,立刻开足了马力,不过是眨眼之间,两艘艇的距离就剩下了几十米,借助海面的反光,就在罗丹几乎已经能够看到艾山江那阴郁的眼神时,却见艾山江忽然举起了手中一根粗黑的圆筒,紧接着只见火光一闪,一个硕大的火球呼啸着喷薄而出,直奔两个人所在的摩托艇飞射过来!

电光石火的一刹那,罗丹本能地松开摩托艇的操纵杆,一把拉住了兀自手舞足蹈的费文静的手臂,猛地飞身向着波涛翻滚的海面跃了下去!

就在他们刚刚跃入到冰冷的海水里,摩托艇就在他们的身后“轰”的一声爆炸开来。随着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冲天的火光映红了海面,而一股异常强大的爆炸威力,更是将两个人狠狠地推向了海水的深处……

罗丹和费文静在海面下尽力地潜游了一段距离,直到肺叶里的空气已经完全被耗尽,两个人才挣扎着一起浮出飘满油污的海面,一边剧烈地咳嗽着,一边发现艾山江早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他们自己那艘被炸成无数碎片的摩托艇残骸,依旧在海面上毕毕剥剥地燃烧个不停。

罗丹一边踩着水,一边使劲把几乎已经窒息的费文静抱起来,同时贴着她的耳朵大声喊道:

“你受伤了吗——”

刚刚喝了几口海水的费文静根本说不出话来,此刻她紧紧地抱着罗丹的脖子,一边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努力摇了摇头。

罗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他一边尽力托举着费文静,一边环顾着四周的海面,希望能给费文静找一个可以依托的东西,哪怕就是一小片木板也好。

不料就在这时,费文静却在罗丹的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开来!

3

罗丹吓了一跳,连忙抱紧了费文静,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对。费文静哭了一阵,这才抽搭着说道:“都怪我不好!我发现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从一开始我就几乎什么忙都没有帮上你,反而一直都成为你的累赘!——”

罗丹一呆,想不到在这样的境况下,这个女孩子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自责!不过说实话,这实在是比痛骂自己一顿还要让罗丹感到难受,因为正是自己的自私和考虑欠周,才把这个原本无辜的女孩子卷入到如此的险境中来的!

一想到这里,罗丹不禁由衷地说道:“你千万别这样说,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都怪我考虑不周,硬把你卷了进来。不过我发现,你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又勇敢无畏的女孩子,甚至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

“你是说真的?!——”费文静紧紧盯着罗丹的眼睛。

“当然!”罗丹认真地回答道,“我保证,不管有多大的危险,我绝不会抛下你不管的!不过——”

“不过什么?——”费文静紧张道。

“你能不能先放开一下手,”罗丹喝了一大口海水,气喘吁吁地接着道,“我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费文静连忙放脱了抓紧罗丹的手臂。一下子摆脱了沉重的负累,罗丹顿时觉得呼吸一阵轻松,可就在此刻,他突然发现费文静消失不见了!

罗丹大惊失色,立刻潜到海面下,一把托起了双目紧闭,正幽幽滑向海底的费文静。

事起仓促,罗丹还以为她刚才因为爆炸受了伤,可是仔细检查了一圈,费文静周身上下即没有伤口,也没有血迹。

罗丹无奈地一边呼叫着费文静的名字,一边不断拍击着她的脸颊,甚至还给她做了人工呼吸。可费文静却始终就像睡着了一样,怎么都醒不过来!

在这茫茫的大海上,守着一个刚才还活蹦乱跳,而此刻却毫无知觉的女孩子,罗丹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正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费文静突然剧烈地咳了一声,幽幽地醒转过来。

一看到罗丹脸上骇异的表情,费文静呆了一呆,立刻忍不住哇地一声,再次哭了出来:

“我刚才一定吓到你了吧?!都怪我事先没有告诉你,其实我从小就有着很严重的晕水症!这种病很少见,平常即使是在游泳池里,我也会经常无缘无故地晕到!而我刚才也是故意说那些话的,就是怕你知道我根本不能游泳,会扔下我一个人不管的!——”

听了费文静的话,罗丹的心里这才稍稍安定下来,他一边极力托着费文静的身体,一边柔声安慰道:

“傻孩子!我怎么能扔下你不管呢?!实话告诉你,我以前在大陆当兵,有一次海训的时候,曾经负担着五十公斤的装备,泅渡过整整二十公里,而且上了岸之后不但不觉得累,还能马上打一场篮球赛呢!——”

“你骗人!——”没想到费文静根本就不上当,哭着道“就算你们大陆的解放军要比我们台湾的阿兵哥厉害,可那也决不符合常识!再说——

“什么?”罗丹诧异道。

“人家的体重,”费文静神情忽然有些扭捏,“也超过了五十公斤——”

罗丹听得哑然失笑,立刻又被灌了一口海水。直到这时候罗丹才发现,小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可海面上却渐渐刮起了一阵轻风,吹拂着海浪不断波涌开来,同时映射出一阵阵宛如鱼鳞般皎洁银色的光影。

罗丹自幼水性超常,凭他的经验,如果天气保持不变的话,其实这种轻微的海风和海浪,反倒有助于他们在茫茫的大海里求生。一想到这里,罗丹不由得稍稍定下心来,他让费文静尽量舒展开身体仰卧在海面上,自己则用手臂挟紧了她的肩背,在让费文静把头尽量露出在海面上的同时,迎着海浪缓慢地向前滑动着。

依照罗丹的指导,费文静顺从地仰浮在海面上,只有四肢轻轻地配合着罗丹的节奏在划水,渐渐地两个人配合得越来越默契,而且似乎前进的速度也并不慢。

罗丹正自感觉到一丝欣慰,却突然发现费文静的动作慢慢停止了下来,罗丹心道不好,急忙张口叫了她两声,不料费文静却根本就没有回答,等到罗丹停下来转回头看时,却发现费文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晕过去了!

罗丹心头一紧,他尽力托起费文静的头,同时也降低了滑水的速度。不一会儿的功夫,罗丹便觉得自己的气力似乎有些吃紧,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只看见眼前的海浪一波波地迎面而来,波涛翻涌,连绵不绝。

正在这时,罗丹忽然听见费文静幽幽地说道:“罗丹,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这一下罗丹不由得又惊又喜,尤其感觉到费文静的双腿又重新开始了蹬水的动作,罗丹不由得暗自长出了一口气,柔声道:

“我们马上就要重新回到魔鬼岛了,现在阿里汗那个疯子已经死了,张若萍和祖马正领着那些岛民们敲锣打鼓,准备欢迎我们呢!——”

“你骗人——”费文静平静地回答道,“我们离魔鬼岛已经太远了,根本不可能再回去!而且洋流的方向也不是飘向那里的——”

“那我们就去另外一个小岛——”罗丹赶紧道,“那个小岛上都是好客的土人,他们一定会杀牛宰羊,载歌载舞,把我们当成天神下凡一样地款待的!”

“可是,他们如果要吃了我们呢?!”

“那样的话,我就告诉他们,这个女孩子的肉一点都不好吃,要吃就来吃我吧!我的肉有营养,还有能量,吃一口不但能延年益寿,还能长生不老呢!—— ”

费文静听得“咯咯”笑出了声,可是笑过之后却再无声息,四肢也重新静止了下来。罗丹暗自叹了一口气,一边托起了费文静秀丽的脸庞,一边向着未知的前方继续缓慢地游过去。这时候,天空的乌云渐渐露出了一点缝隙,皎洁的月光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反射起一道道异样摧残耀眼的光辉!

罗丹心里不禁有些暗自吃惊,他知道这是自己体力出现透支的前兆,可是他尽管拼力提醒自己,可眼前还是不断出现一些奇异的幻觉,童年的影像,青春的岁月,笼罩在边防哨卡的漫天风沙,此外还有阿依古丽那迷人而又深情的目光……

阿依古丽,我们实在分开的已经太久了!

在没有你的这些岁月里,我常常会感觉到尘灰土冷,人生毫无生趣!

而在我的内心里,其实我一直都在渴盼着能够早日和你团聚,轻轻地拉着你的手,拥你入怀,我们一起在宽阔的草甸,河滩,森林里纵马驰骋,依依相伴,此生无悔!

只是,如果你真的有在天之灵的话,希望你能保佑眼前这个和我在一起的女孩子,因为她和你一样的美丽无辜,一样的心如砥镜,了无凡尘……

“罗丹,我看到星星了!真美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罗丹正自有些恍惚之间,费文静却再一次幽幽醒转过来,罗丹顿时觉得神情一振,顺口回应道:

“是啊,真的好美!不过等将来有机会,我会带你去新疆的塔什合拉山谷,你一定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吧!只有到了那里,你才知道星星竟然会那么多,又那么大,而且离我们的头顶又是那么的近,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摘下一颗来!——”

“新疆?塔什合拉山谷?!”费文静喃喃道,“我猜,你的情人一定就在那里吧——”

听到这里,罗丹一下子愣住了,险些忘记了手上滑水的动作。过了片刻,费文静却再次张口问道:

“你能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吗——”

“阿依古丽——”

罗丹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上又苦又涩的海水,半晌才艰难地回应了一句道。

“阿依古丽,好美的名字啊!”费文静悠然地呢喃道。“可是我不明白,她现在还在那里等你吗,那你为什么要抛下她一个人,独自来这么远的地方呢——”

罗丹实在说不出话来,眼前早已变得一片模糊。过了片刻,费文静终于察觉到了罗丹的异样,突然有些哽咽着说道:

“对不起,罗丹,我实在是太笨了!她一定是已经不在了吧,而且这一定就是你和那个艾山江不共戴天,始终对他紧追不放的理由!——”

说完这句话,费文静便再度悄无声息地晕了过去。可是就在那一刹那间,罗丹的心底忽然涌起一种剧烈的冲动,他想要和这些天一直与自己生死相伴的费文静,还有眼前苍茫无边的大海,还有那重新被乌云笼罩的夜空,痛快淋漓地诉说自己那些一直被深深隐匿在心底的无限往事!

只可惜,此刻的费文静已然沉睡过去,而漆黑的夜空则突然刮起了激烈的北风,同时翻卷起无边汹涌的海浪,恨不得一下子将在漩涡里挣扎的两个无助的灵魂拍成齑粉!

罗丹不得不停止了和风浪无谓的抗争,此时天地间仿佛已经化作一片幽暗而又沸腾的蒸笼!罗丹早已经筋疲力尽了!尽管现在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时刻,可罗丹已经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再看到新一轮的旭日初升!他只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托举着费文静,默默地坚持着,平静地等待着命运最后的安排和选择……

“罗丹,起风了,浪好大啊——”

费文静的声音让罗丹再一次清醒过来,此刻他的情绪早已平复下来,心底反倒觉得一阵久违的坦然和轻松:

“那是这些调皮的浪花在和我们玩闹呢!你看我们俩,现在像不橡是在坐过山车,一会儿升一会儿降的!人间极乐,莫过于此啊——”

“可是,你太累了!——”

“胡说!”罗丹贴在费文静的耳边大喊道,“这点小风小浪算什么啊!想当年我在大陆当兵的时候——”罗丹话未说完,一道劈头盖脸的巨浪便让他立刻闭上了嘴!

好不容易两个人才被海浪重新卷到了海面上,罗丹一边剧烈咳着呛进去的海水,一边仰天大骂道:

“我×××!老子吹吹牛还犯法吗?!——”

可是出乎罗丹的意料,这一次费文静并没有吭声。罗丹呆了一呆,立刻有些歉然地说道:

“真抱歉!当着漂亮小姐的面说脏话,实在该死!那就让我给你做一点补偿吧——”

费文静正自诧异,不料罗丹手上不知拿了什么东西,忽然一下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费文静舌头一舔,立刻品尝到了一股久违了的诱人的奶甜味。她刚要出声,罗丹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喘着粗气道:“对不起,我只找到这一块!——”罗丹话音未落,费文静的眼泪早已夺眶而出!

此时风越刮越猛,海浪也是轰若雷鸣,势若滔天。身不由己的两个人一会儿被风浪卷入谷底,一会儿又涌上尖峰,而费文静却明显能够感觉到,尽管罗丹此刻早已是强弩之末,可他却依旧奋力地把自己向上托举着,就只为让她尽量能够多停留在海面上一会儿,多呼吸一口空气。

而他自己的头却必须因此长时间地浸没在水下,就算偶尔能浮上来喘一口气,却已经是疲态尽显,明显有些有气无力了。

费文静很清楚,最危险的时候已经到了!

此时此刻,她必须得为自己,同时也替罗丹做出某种痛苦的决断。如果罗丹还是这个样子继续下去,那么两个人最后迟早都会同归于尽的!一想到这里,费文静禁不住一阵心酸,她尽力贴着罗丹的耳朵说道:

“罗丹,你为了救我把力气都快耗光了!我猜,你现在一定要放弃了吧?!”

“绝不——”罗丹依旧嘴硬,可回答的声音却已经细若游丝。

“我相信你,大陆鬼!”费文静喉头一紧,几乎语不成句地哽咽道,“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你简直无所不能!——”

“那当然——”罗丹本能地回答了一句,脑海里却突然隐隐觉得费文静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对。正在这时,费文静突然一下子吻住了罗丹,而那粒最后的糖块也随之滑落到了罗丹的嘴里!几乎与此同时,费文静突然猛地一下推开了罗丹的身体!就在她耸身一跃,即将沉入到海水里的一刹那,费文静大声冲着罗丹哭喊道:

“活下去啊,大陆鬼!别忘了你的阿依古丽——”

话音未落,无边的海水立刻在瞬间封住了费文静的口鼻。费文静觉得自己宛如断线的风筝一样,无声地向着幽暗冷酷的海底沉落下去!可她却依旧不甘心地大睁了眼睛,用尽全身的气力朝着头顶罗丹消失的方向,无声地吐出了最后三个字:

“还有我!——”

4

尽管此刻海面上风云滚滚,巨浪滔天,可是在深沉的海底下,却自有着另外一种摇篮般宁静和安谧的世界。

就在费文静悠悠荡荡地沉入到海底的过程当中,她的神智已经渐渐迷失,可眼前却依旧在不断闪现着罗丹的音容笑貌,尤其是这短短的几天来,那一连串奇特又惊险的经历也不断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费文静知道,其实以自己的经历,不论是在台湾还是棉兰,她也曾经多多少少接触过一些大陆人。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罗丹实在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家伙!

可是要具体说他特殊在哪里,费文静又实在想不出来。他的外表很普通,甚至有些其貌不扬,而且年龄简直可以做自己的父亲。

可是在他的身上,你很难找得到一个中年男人所特有的那种鄙俗和猥琐。

他时而激越,时而恬静,一会儿似乎远远地高居在云端之上,转眼却又如同孩子一样的顽皮和天真。可无论他有着一幅怎样的情绪和外表,却总是能够让人真切触摸得到,他其实有着一颗水晶般澄澈透明的赤子之心。

一想到刚才在海面上跳船之后,罗丹丝毫不顾个人安危,顽固地在海浪中负担着自己这个原本无可救药的拖累时,费文静简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那种看起来即迂腐又可笑的所谓风度和壮举,其最后的结果也不过只是让自己比他多活上一秒钟吗?!

真想不到,天底下竟然还有像他这样的傻子!

费文静此刻静静地躺在海底柔软又温暖的沙滩上,回想起罗丹那种傻里傻气的样子,简直要笑出了眼泪!

可是即便是在这样一个阴阳两隔的时刻,她又是多么想再看一眼罗丹的样子啊!

一想到这里,费文静努力睁开了一下沉重无比的眼皮,立刻看到在万丈霞光的映照下,罗丹那张亲切友善的笑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几乎抵着自己的头,正在不错眼珠地盯着自己!

这一定是自己的幻觉!

想到这里,费文静不由得重新阖上了眼睛,可在喉咙之间却轻轻地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再见了,罗丹!

我们相识虽然短暂,但不论是喜悦,惊讶,还是懊恼,你带给我的冒险体验都堪称无与伦比……

再见了,你这个莽撞冒失,却心地澄澈的大陆鬼!

不过假如真的有来生,我还是会心甘情愿地陪着你一起去跨海临渊,甚至上天入地,只为了能再看到你矫健的身影和恬静的面容,听到你搏动的心跳,还有闻到你唇齿间那种带着奶糖味一般诱惑的醉人的呼吸……

——呼吸?!怎么还会有呼吸?!我们此刻根本已经是天人永隔!可是为什么,我却还能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你的呼吸?!

费文静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愕然地看着眼前罗丹疲惫的面容,深邃的眼神,还有那一副翘起的嘴角下,甚至连女人都要嫉妒的,好看又整齐的白牙齿!几乎与此同时,罗丹快活而又轻柔的嗓音也在她的耳畔徐徐响起:

“老天,你总算是醒过来了!老实说,我真担心你将来不好找婆家,因为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你这么嗜睡,又如此懒惰的女孩子——”

费文静默不作声地看着罗丹,此刻包括头脑和身体的各项感官还没有恢复,可她的眼眶里却早已盛满了泪水。

“傻子,你现在还没醒过神儿来吗?!——”罗丹继续微笑道,“多亏我们的运气好,总算没便宜了鲨鱼。你现在躺的地方是一大片柔软细腻的白沙滩,这里碧海蓝天,椰林成荫,你要问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这里恐怕就是传说中的伊甸园——”

此刻费文静的眼泪已经流成了河,她挣扎着想要抬起头来,不想罗丹却轻轻压住了她的肩膀,换了严肃的口气低声道:

“你想要坐起来吗?!——可以,但是如果你起来之后,发现任何有悖常理,或者自己不愿看到的事情,请你保证先不要声张发作,让我来跟你解释这一切,好吗?!——”

费文静正自有些诧异,忽然一眼瞥见身旁的罗丹此刻几乎完全赤身裸体,只是在腰间盖了一条不大的浴巾时,不禁立刻羞红了脸。

可当她眼光一转,随即便发现自己的身上甚至连浴巾都没有,完全是一丝不挂地躺在罗丹身边时,费文静立刻死死地闭上了眼睛,一边本能地用手护住身体上的羞处,一边几乎脱口就要叫出声来!

早有提防的罗丹快速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同时贴着她的耳边轻声喝斥道:

“死台妹,难道你要害死我们啊?!事情根本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今天早上我们被海浪冲到这座小岛上,但这里属于私人领地,而且是一处封闭的裸体海滩。岛上所有的游客,包括这里的服务生都是一丝不挂的!不信你往旁边看看——”

罗丹说完,见费文静虽然仍在发抖,总算暂时安静了下来,不禁轻轻放松了自己的手。

费文静含着泪微微转了一下头,眼睛偷偷张开了一条缝,立刻看到就在离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一个带着墨镜,大肚腩的白人老头俯卧在沙滩上,而屁股上则驮着一个青春妙龄的黑人女孩儿,正在给他的后背涂抹着防晒油。

稍远的地方,则还有一对儿刚刚冲浪归来,浑身晒成古铜色的拉丁裔男青年,正一边享受着赤道地带的日光浴,一边旁若无人地起劲亲吻,互相抚摸着……

费文静不想再看下去了,重新死死地闭上了眼睛。她已经知道罗丹说得一点没有错,适才自己目光所及,还包括更远一些的地方,甚至是那些专门负责给游客提供饮料和防晒水的服务生们,所有人无一例外地都是赤身露体,袒诚相见!

这下费文静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刚才罗丹会说这里是伊甸园!不过东方少女特有的一种羞怯本能,还是让费文静觉得无法接受眼前这样活生生的事实,她嗫嚅了一下嘴唇,却又觉得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你想说什么?——”罗丹敏锐地注意到了费文静的表情。

“就算是这样——”费文静终于停止了流泪,可说话的声音却依旧细若蚊蚋,足足停顿了好一阵,这才终于鼓起勇气接着道,“那你,也应该先把那条浴巾借给我——”

罗丹一愣,不禁立刻在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同时顺口回答道:

“这浴巾本来就是盖在你身上的,刚才我是为了给你身上抹防晒油才拿下来的,现在你想要就拿回去好了!——”

“什么?!——”费文静几乎魂飞天外,惊骇地叫出了声!

“你又怎么了?!”

罗丹吓了一跳,半晌才终于醒悟了过来,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地悄声揶揄道:

“拜托了我的大小姐!要知道这里是赤道噢,如果我不给你身上抹防晒油的话,用不了三分钟,阳光就会把你晒成一具木乃伊了!”

费文静明明知道罗丹说得有道理,可就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太难为情了!就在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打定主意再也不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听见罗丹又接着说道:

“好了死台妹,从昨晚到现在,我实在是累坏了!如果你觉得我刚才冒犯了你,而且又没有经过你的允许,那你就自己走开好了!不过我警告你,我们还不知道这座小岛的主人是什么来头,反正我发现,在沙滩后边那座旅馆的周围和后山上,一直都有隐秘的武装人员在巡逻守卫着!你要不想惹麻烦,就别离我太远,也免得让他们起了疑心——”

说完这些话,罗丹便再无声息。费文静足足又等了一会儿,这才偷偷张开眼睛,只见刺眼的阳光下,罗丹早已背转过身去,酣然进入了梦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