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挟美制华”的由来和中国的应对策略(转)

二战后,出于美苏争霸的战略需要,当时的侵略者和战败国日本不仅没受到惩罚,美国反而把琉球国及钓鱼岛交于日本的管治之下,并在技术上和市场全上全力支持日本,同时,日本本身也励精图治,使日本战后在经济上和技术上一下成为“文明世界”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师兄”;环顾四周,中、朝、越等社会主义集团正在为温饱问题而“艰苦奋斗”,韩、台、菲等国和地区则属于一个团队的“师弟”,还得靠“大师兄”照应,因此,虽然法理上日本对琉球国及钓鱼岛只是行使行政管理权,但日本认为时间是在它那边的,假以时日,从治权到主权的照单全收也只是形式了,对于当年中国邓公提出的搁置争议、让更聪明的后代来处理钓鱼岛问题的说法,其实,日本不是相信它们的后代更聪明,而是相信它们的后代更有实力。


但人算不如天算,美国由于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及金融危机,自己忙得焦头烂额,国力大受折损,而日本也经历失去的近二十年,而与此同时,自己一向瞧不起的邻邦中国却不断突飞猛进,今年更是在GDP总量上超过了日本,而日本由于资源缺乏、国土窄小,对外关系也是失道寡助,眼看接下来的一二十年也会失去,沦为二流国家之势不可避免,而美国私相授受的琉球国及钓鱼岛的毕竟只有治权没有主权名义,于是想赶在自己衰落之前,把一些原本有争议的海域和完全不属于自己的领土在法理上明确地居为己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日本有两种政策,一是“脱美入亚”,一是“挟美制华”。


“脱美入亚”的核心是脱离美日同盟,建立除美国以外的东亚共同体(East Asia Community),通过完全的东亚融合来解决日本的一些诉求,2009年9月16日,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当选为日本新首相。他在发表于《纽约时报》的文章中指出,日本“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我们是个位于亚洲的国家。我认为,正在日益显现活力的东亚地区必须被确认为日本的基本生存范围。所以,我们必须持续建立覆盖整个地区且稳定的经济合作和安全框架。”其实,对日本而言,如果没有特殊的领土要求,这种理论是一个很有远见的视野,而从中日东海的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来看,对日本也是可行的,但遗憾的是,美国不干,美国的全球霸权决定着他们不可能撤离日本,在普天间的问题上,美军甚至都不屑为日本政府搬个地方,同时,美国对冲绳的驻军可直接让日本失去琉球国及钓鱼岛,在美国的压力下,2010年6月,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一事无成宣布辞职。


日本对未来的焦虑和对外扩张的本性决定了日本也不会安份守纪,同为民主党政府的日本首相菅直人上台后,在政策上全面的改弦易辙,强力采取了“挟美制华”的强硬外交政策,借助美国围堵和遏制中国的战略需要,在东北亚的朝韩危机中上窜下跳,喧宾夺主,希望借自己的积极表现,达成美日韩战略同盟,并高调举行大规模美日军演,扯虎皮作大旗,同时,与中国在钓鱼岛和东海划界争执中采取一步步的法理动作,明确地居为己有。其目的是:1、借助东北亚危机在美国的默许下突破和平宪法的限制,谋求成为军事大国。2、如果中国强力武力反制,则借自己目前的实力和美国的支持,与中国正式摊牌,强行把钓鱼岛及东海划界问题解决,如果中国继续搁置,则由一步步的法理行为,将日本对钓鱼岛和东海的主权诉求合法化。3、利用目前的日美韩同盟和目前的技术优势明目张胆地围堵和遏制中国,延缓中国的崛起进程。


由于中国本身也是刚刚脱贫,不象美俄那样有一招制敌的手段,来让日本折服,本人认为,可采用不着以下策略:


一、原则上强硬行动上稳健。


由于时间在中方一边,因此,在不改变现状的情况下,搁置论是有利于中国的,但中方要明确地进行主权宣示,如无限期中止与日本的东海问题谈判,要让日本明白,继续强硬,日本将一无所得;旗帜鲜明地宣示对钓鱼岛的主权,在冲鸟礁等问题上继续不予承认,组织民间组织,启动琉球国的复国运动,对日本在争议区域的动作宣布无效等,总之,在国家的原则上,不作丝毫让步。同时,在采取行动上稳健,在不发生重大改变现状的情况下,不主动激化冲突,在钓鱼岛的渔政巡逻中,可一月一次也可三个月一次,在冲鸟礁附近的军事巡逻可半年一次也可一年一次,在东海的春晓油田只要日本不动作,可暂不取油,但不时派军舰进行巡逻。


二、给日本划定红线!


由于日本在当前是不可接受搁置论的,因此,进一步的挑衅动作是不可避免的,对此,中国可划定红线,如宣布日本敢在钓鱼岛等岛上进行军事及大规模民用设施的建设,则中国可把钓鱼岛设为导弹演习区,如日本敢在春晓油田日本私自划定的区域勘探油田,中国将派军舰驱逐等等,美国虽然主张美日同盟,但又不愿惹火烧身,对日本的过份挑衅是不会开空头支票的。


三、在经济上对日系产品慢慢予以排斥。


日本是想用速决战来处理领土问题是因为日本资源缺乏、国土窄小,没有本身的市场支撑,对外市场依赖严重,而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时间拖久对日本更不利,目前,从手机、家电、汽车,高铁等,日本的优势越来越少!中国要在国内市场上政策性岐视日本产品,对于日资工厂的劳资纠纷要主动站在工人一方,要让日本感觉到“挟美制华”政策在经济上和国家发展上要遭受长远损失。


孙子说:“不患敌不来,恃吾有以待也; 不患敌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再过十年或二十年,当日本派大批军舰守着千里之外的钓鱼岛,既不敢开发也不敢驱逐中国渔民,它会发现这是真正的“鸡肋”。如果台湾统一,南海摆平,中华民族完成民族复兴,中国手里有三十到五十个这样的“稀土”筹码,那时,日本再想与中国谈钓鱼岛的主权,中国还会谈吗?还用得着谈吗?当那时中国光明正大地从东海取油时,日本敢阻拦吗?二十年后,日本会为今天的“挟美制华”政策后悔。


数千年来的历史已经证明,日本从来就不是一个好邻邦,至少不会主动成为好邻邦。 “挟美制华”可逞强一时,但对日本来说,也许开启了一个新的百年噩梦,对中国的敌视将使日本在新的世纪永无宁日,如果有一天,美国从亚洲全身而退,日本会发现,它的周边没有一个朋友,它将自食自己过去和现在所种的所有苦果。


广东 彭伟民


《联合早报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