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三十三章 平叛


张占荣带着小分队正赶路时,前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从距离上看,只隔半小时的路。他猜,一定是钟家安遇上了敌人。于是命令大家跑步前进。没跑一阵,春香就掉在了后面。张占荣顾不了那么多,只得让春香在后面赶。

果然,钟家安正前进时,走到一层山岩下,上面的人一问是红胜县独立营的,马上就开了枪。一阵激战,独立营就牺牲了十多个人,钟家安只得让部队向后撤到安全距离,等待张占荣的到来。

“对方有多少人?”张占荣问。

“从枪声看,也就一个排。”

张占荣摸到前边,借着夜白光仔细看了看上岩的路,确实是易守难攻。敌人只一个排的兵力,他们又是从哪里摸到根据地后方来的呢?难道是敌人的侦察部队?可侦察部队一般是不打阵地战的,就是遭遇战他们都是尽快脱离战斗。既然敌人不是侦察部队,人员又少,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敌人穿插进来的;二是红军自己的部队,听说敌人反攻了,想趁机叛变,好到敌人那里邀功请赏。一般这种部队都是组建不久的苏维埃独立连或独立营。但其战斗力要想和张占荣的独立营比肯定差得远。因为在红军中,张占荣也算老资格了,带兵练兵他有一整套的经验。他自信,新兵到了他手上,不出两个月就是一个打仗的好手。他向大家分析了敌情,就让钟家安继续在前面攻,他带张占明一个排绕到敌后摸上去,来个前后夹击。正商量着,春香也跑拢了。见到春香,张占荣才想起忘了给张占明和张占华说找到了他们的妹妹。

一见到两个哥哥,春香大哭起来。听了春香的遭遇,张占明和张占华也落下泪来。当听说张占荣和张占明要绕到岩的后面去,春香也要跟着去。她说,她晓得哪里可以上岩。岩上有块地就是她那该死的男人家的,她曾经从那岩上攀上去捡过干柴。一听这话,张占荣喜出望外,带着春香就往敌人的后边绕。

按约定的时间,前面又打响了。春香在前面带路,大家从那悬岩缝隙中小树上往上爬,没要多久,果然攀了上去。朝那响枪的地方摸去,一看那些躺在岩口朝岩下射击的人果然是穿的红军服装。大家散开进入战斗位置后,张占荣首先一枪将那个提着手枪指挥的人打翻。跟着,大家一齐开火,成为死靶子的叛军瞬间就被歼灭大部。见受到上下夹击,在第一轮攻击中没被打中的叛军爬起就顺横碥朝另一方向跑。黑夜中,张占荣指挥大家追着射击,突然听见春香“哎哟!”地叫了一声。张占荣止住脚步,来到春香面前时,只见她肩膀流着血。这时,张占明也赶了过来。张占荣将自己的衣服撕下一块为春香缠上,鼓励她说:“不咋的。在我们红军中,这种伤算轻的,要不了命。”

这时,钟家安也冲了上来,几百人追打还剩下的十多个叛军,敢于顽抗的只有死路一条,聪明的只得跪下举手投降。没要多久,这股叛军就基本上被消灭。

被抓到的俘虏押了过来,张占荣提着手枪看着他们气愤地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我们是沿山乡苏维埃的。”

沿山乡,不就是红胜县苏维埃下面的一个乡吗?“既然是沿山乡苏维埃的,难道不晓得红胜县苏独立营吗?晓得我们是红军,为啥还要打?”

“首长,不是我们要打,是马连长叫我们打。其实我们也不想打,可马连长说,王陵基都打到马渡关了,红军长不了,现在正是投奔王陵基的好时机,如果能提上红军的人头去投奔,还能立功受奖!”

一切都清楚了。张占荣命令将俘获的四个没受伤的捆绑起来押走,叫那些受伤还没死的脱下红军衣服各自回家,不准再与红军作对,否则,抓住后绝不轻挠。

仔细一清点,独立营有十六个战士牺牲,十九个受伤。他们大多是第一轮受突然袭击时死伤的。张占荣怪钟家安开始时处置不当,才使部队受到如此之大的损失。怪归怪,伤员还得送后方。他就安排张占华带领几个平时作战不得力的红军战士将那七个重伤员送到已经北撤到河口行县坪的红胜县苏维埃医院,也将就把春香送去医院取出肩膀上的子弹。其余的人将这些尸体埋了。张占荣特别强调,要将红军战士与叛军分开埋,红军的坟要砌几块石头作标记,叛军就算了,埋葬时将他们的衣服剥下给那些穿得单薄的战士,谁叫他们要背叛革命,就到阴间也让他们赤身裸体,无法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