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一卷.毁损基石 第二章.箭翼联手(2)

shugangj11 收藏 0 9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1.2.2

第五大道20号

20:40

尽管陈墨加倍小心,但是两名特工在倒地的时候还是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好在此时的三楼之上没有旁人,否则,即使放到了守卫他自己恐怕也难以脱身。哦,运气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嘛!陈墨暗自庆幸,但同时也让他觉得稍有愧疚。毕竟击倒的是自己的战友,虽然他在挥掌击出时心有不忍,但出手依旧狠辣,一人一掌,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其实,开始时的情形并非这样顺畅,受史吏指派的这两名特工极有原则,未经允许他们是不会轻易让任何人靠近禁闭室的,这让陈墨颇费了些周折。


在离禁闭室房门较远的地方陈墨被一名迎上前来的警卫拦下了,这让陈墨很是为难。他想,只要自己一出手就必须同时解决掉两名警卫才行,无论先放倒谁,另一个都会出枪,那样一来,事情就会陷入僵局了。

“兄弟,我想…”

“退后!”

陈墨的话刚一出口就被警卫的严厉命令给生生拦下了,他识趣的站在原地小声的搭讪道:

“刚才的爆炸你们都听到了吧!”

面前的警卫点点头,无语的看着他,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陈墨只好又加重语气渲染道:

“院中的警卫全部都被震倒了,现在医务室里已经人满为患了。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面前的警卫点点头,表示自己安然无恙,但警惕性却丝毫未减。陈墨再次压低了声音说道:

“通讯系统尽毁,现在,我们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座孤岛。今夜的任务恐怕是要泡汤了。”

警卫无声的点了点头,表明他对目前的状况是了解的。陈墨的声音压得更低,警卫不由自主的朝他凑了凑,而门前的警卫也开始对他俩的窃窃私语表示关切。

“我们的内部显然暗藏着敌人,所以,肃清内鬼是当务之急。”

“哦?有什么计划吗?”

警卫第一次出声反问了,他的警惕性稍稍放松下来。陈墨趁机鼓动道:

“全体人员都将被约谈,包括你我在内,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以后才能恢复工作,怎么样,你们两个是想先去呢?还是…”

陈墨把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他征询意见似的看着对方。警卫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凡涉及到自己的清白时大约每个人都会变得犹豫不决,裹足不前。他回过身朝自己的同伴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一起商量商量。一直满心狐疑的看着陈墨二人交头接耳的另一名警卫见同伴招手,立即朝前走来,此刻,这两名警卫的警惕性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陈墨费尽口舌终于得以凑近了这两名警卫,于是,趁着他们低声交谈的时候陈墨猛然出手了,两掌几乎同时击打在二人颈后肩背处的穴道上,两名警卫应声而倒,魁梧的身体碰撞在楼板上发出扑通扑通的声响。


陈墨悄悄将两名特工警卫拖到楼道的一侧,让他们靠墙坐在那里,这样,他们浑身的血液流通便不受阻碍,即使短暂昏厥,醒来后也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了。

处理停当,陈墨从一名警卫的身上搜出了禁闭室的大门钥匙,正准备起身去打开那扇铁门,不料,一声闷响从禁闭室内传来,好像千金重锤砸在楼板上。震得小楼为之一颤,楼道顶上的吊顶天花板被震落下来,立时,烟尘四起呛得人喘不过气来。陈墨也在这巨大的震动中失去了平衡,他踉跄着后退,一屁股蹲坐在了墙根上,侥幸躲过了头顶上坠落下来的天花板。

陈墨大惊,他顾不得楼顶摇摇欲坠,脚下碎石瓦砾,猛地爬起身来,几步便跨到了禁闭室的门前,他打开铁门站在门口朝里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不足十平米大的禁闭室内,整个楼板沿着墙根被齐刷刷的炸掉了,好似定向爆破一样,连同那张行军床在内的所有物件随着楼板一起掉到了二层的会议室里,小屋眨眼间成了一个无底的空中楼阁,而原本应该关在屋内的吕律调早已被炸得踪迹皆无,尸首无存。

显然这又是一起精心设计的暗杀,经过了仔细计算的炸药当量和巧妙的埋设炸点,利用一次成功的定向爆破消除屋内的一切有形物体,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吕律调,但是却不会损毁这座小楼。

陈墨像块木头一样呆立在那里,一时万念俱灰悲痛欲绝,全然不去理会从爆炸震动中醒来的那两名特工警卫已经持枪将自己团团包围起来了。


惊惧之中,还是林烈第一个出现在了陈墨的视线当中,他的身后跟着两三名武装特工。碍于在会议室中曾经交过手,这一次,林烈没有过于放肆。他命令两名持枪的警卫收起枪来,站到了一旁。

陈墨压住悲伤,两眼血红的盯着那两名警卫,沉沉的问道:

“吕律调是否一直都在这室内?”

“是。”

两名警卫异口同声的回答,陈墨接着问道:

“那么,有没有谁进入过这室内?”

“有,樊瞳来过。”

其中一名警卫当即答道,

“在第一次审查之后,他来过,随后便是第二次审查,是由舒展将她带回来的。”

樊瞳,好重量级的人物啊!他的出现又是所为何来呢?他与爆炸会有什么必然联系呢?陈墨的大脑开始清醒起来。

他想,从现场的现状看,一无人体碎片,二无血迹,三无人体压埋的迹象,据此推断,吕律调应无大碍。但她如何能在爆炸之中凭空消失,难道她的背后有高人相助吗?

就在这时,楼梯口处一阵骚乱,挤在那里的特工们纷纷朝两侧避让,史吏满脸阴沉的现身了。


陈墨退后两步,目光烁烁的盯着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的家伙。史吏看也不看陈墨,他直接来到了禁闭室的门前,探头朝屋内望去,无底的禁闭室吓了他一跳,但他还是抓紧门框又朝着楼下仔细的看了看,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陈墨深感厌恶,他不想再多看那人一眼,于是把头扭向了一边。心想,装腔作势的家伙,从你挤走了博士之后,这六处已经被搞得分崩离析土崩瓦解了,哪里还有战斗力可言!我一直都在跟你建议,要保护好吕律调,可你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竟然巧舌如簧的说把她关在禁闭室里就是为了她的安全,现在怎样?“蓝海之心”小组中最后一个与今夜情资接收有关的人也命悬一线了,我们的行动注定是以失败结局的。

就在陈墨痛心疾首愤愤不平的时候,史吏的一声尖叫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立即关闭院门,封锁小楼,不准任何人员进出,彻底清查院内每一个角落,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在连续的搞破坏!”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