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16章 有人进过房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三人来到何金强的家,何金强的母亲杜月兰见是郑万江他们,犹豫了一会儿,说:“你们怎么又来了,我们不是说过了吗,你们搞错了,那个人不是金强,你们可以去找别人了解情况,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把郑万江三人让进屋里,比起粗暴的何佳奇来说,简直是天壤之别,若像他那样,还须费一番周折,郑万江他们进了屋,见何金强的父亲何佳奇不在家,便询问何佳奇去了哪里,杜月兰告诉他们,何佳奇上街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孙耀章问。

“出去有一段时间了,估计也快回来的,小芳快给客人沏水?”杜月兰说。

“哎。”从里屋走出一个姑娘,约有二十岁。“这是我闺女叫何芳。”杜月兰说。何芳一看是几个陌生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

郑万江再次拿出那张照片,让杜月兰辨认。

“经过我们多方调查证实,死者就是何金强,您虽然不想或者不敢承认,不愿接受这个残酷事实,你们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这毕竟是事实,谁也无法否认,今天我们来的目的,一是了解何金强生前的情况。二是对何金强的房间进行一次全面检查,从中发现有关线索。时间不等人,这对破案极为重要,这也是工作的需要,请你们积极支持我们的工作。”郑万江说。

杜月兰低下了头,小声地说:“这事还得孩子他爸爸做主,他的脾气很坏,知道我这样做,肯定又要埋怨我。”

“现在时间就是效率,每一个细小的环节对我们十分重要,都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如果忽略了某个环节,延误了破案时间,这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更大的困难,凶手就会在法外多逍遥法外一天,甚至会引发出不堪设想的后果,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郑万江说。

“这是搜查证,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不然我们要强行检查。”黄丽梅说着并拿出了搜查证。

“这、这个?”杜月兰仍然有些犹豫不决。说:“要不然你们等他回来,我可不敢招惹他,让他知道又会骂我一顿。”

“时间不等人,延误一分钟,会给犯罪分子造成可乘之机,导致我们判断失误,这对你们也有好处。”郑万江说。

“我劝你们要正确对待这个问题,如若我们强行搜查,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心里都不愉快。”黄丽梅说。

她有些着急了,这家人怎么都这样,一点事情都不懂,一点法律知识都不知道,更何况受害者又是他们的亲人,怎能这样无动于衷,一味地干扰案件调查工作,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妈妈。您就让公安局的同志检查吧?他们这都是为我们好,难道您不希望他们抓住杀害哥哥的凶手,为哥哥伸冤报仇吗?他死的实在是太惨了,他们简直没有一点人性。”何芳说着流下了眼泪。杜月兰听了女儿的话不由得眼圈一红,鼻子有些发酸,双手有些发抖,看来女儿的话触动了她的心事。

“你知道哥哥已被害死,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不把实话说出来,你们这样做到底这是为了什么?这可要耽误大事的。凶手一天抓不住,他就会多危害社会一天,甚至他还会继续作案,其后果极为严重。”郑万江说。

“这个我爸爸知道,他不让我说。”何芳说。

“小芳,你瞎说什么,你爸爸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怀疑。”杜月兰说。说到这里她停住了口,不再往下说了,看来她也有难言之隐,一时不敢把实情说出来。

“他怀疑什么?”郑万江追问道。

“这个吗?你们不要问了,郑队长,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回来你们问他好了。”杜月兰说道。

“你们要检查他的房间,我同意你们检查。”

她终于同意郑万江他们检查何金强的房间,但是没有何金强房间的钥匙。郑万江明白了,他们目前有着许多顾虑,一定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更说明这里面有问题,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有看检查房间的结果了。

来到何金强房间门前,郑万江在明显部位提取相关指纹后,发现门的孔隙比较大,窗台上有两张扑克牌,一张是红桃K和红桃A,上面有明显凹痕。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问杜月兰是否知道这两张扑克牌,杜月兰母女摇摇头,表示不知是咋回事,他涂上药液后,没有发现指纹,他明白了是咋一回事。

有人利用这扑克牌打开过何金强的房间。之后,是无意间把扑克牌丢在窗台上,可能是由于当时太慌乱了缘故,作案者忽略了此事,从而留下了痕迹。然后,他用扑克牌熟练地打开门的暗锁,证明了他的判断,并把两张扑克牌装入勘察袋内,开始对何金强的房间进行检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