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二卷 帮派之争 第九章 捉“鬼”(2)

beifanggulang 收藏 1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URL] 小何点头道:“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乔占江一笑,道:“别急,慢慢的你就知道了。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就来见识见识这个所谓的‘鬼’究竟是什么东西!” 小何道:“我们怎么对付他?” 乔占江低头在小何耳边说了几句,小何连连点头,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准备捉“鬼”。 夜深了,整座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小何点头道:“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乔占江一笑,道:“别急,慢慢的你就知道了。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就来见识见识这个所谓的‘鬼’究竟是什么东西!”

小何道:“我们怎么对付他?”

乔占江低头在小何耳边说了几句,小何连连点头,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准备捉“鬼”。

夜深了,整座小楼被漆黑的夜色所包围,乔占江和小何躲在靠窗户的那个房间里,他们把门留了一条缝,透过这个门缝可以看到那扇窗户。

两个人趴在门缝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扇窗户。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外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小何低声说道:“他是不是知道咱们在这儿,不敢回来了?”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不会,别着急,你会看到的。”

这时,楼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扑楞楞的声音,接着一阵轻微的“嘎嘎”的声音传进了乔占江和小何的耳朵。

这个声音听着非常刺耳,就象小孩哭一样,在这漆黑的夜里,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毛骨悚然。

小何哆嗦了一下,道:“老板,不会真的有鬼吧?”

乔占江“嘘”了一声,道:“别出声!他来了!”

话音没落,窗户上响起了一阵摸索的声音,接着,那扇紧闭着的窗户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阵潮湿的空气飘了进来,带着一丝淡淡的土腥气。

乔占江和小何把眼睛凑到门缝处,向外一看,两个人都愣住了。

窗台上,蹲着一个人影,这个人披散着一头长发,一身白衣,夜色中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却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呼吸声。

乔占东的手轻轻地按在了腰间的驳壳枪上,另一只手抓在了门的把手,随时准备冲出去。

小何的手有些微微发抖,也许是兴奋,或许是紧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这时,诡谲的一幕出现了,窗台上的那个白影突然轻轻地离开了窗台,向室内“飘”去。

乔占江心里一动,怎么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难道他真的是“鬼”不成?

那个“鬼”身形飘忽,来到了靠近楼梯的那个房间外面,四下看了看,然后转身飘到了窗口处,探头向下看了一眼。

乔占江此时已经抽出了手枪,刚要去拉门把手,忽然,他听到了一阵低低的说话声:“上来吧!”

乔占江与小何都是一愣,这个“鬼”还有同伙?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窗台上又出现了两个身影。

乔占江努力地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那两个身影,心里不由得一动:从这两个人的身材来看,似乎是两个半大的孩子!

只见那道白色的身影把那两个瘦小的身影拉到了室内,然后轻声说道:“好了!就是这里了!不要担心,你们师父不会有事的。今天晚上,你们先在这个楼里住一晚,明天再想办法去找你们的师父。”

他的话音刚落,其中一个人哽咽着声音道:“好汉爷!我们哥俩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要不是您出手相救,我们哥俩就被那些人害死了!您一定要帮我们把我们的师父救出来!”说着,那两个人扑通通跪倒在地,咚咚咚在地上磕了一阵响头。

那个白影一摆手,也没看见他有什么动作,两个跪倒在地上的人就被他托了起来。

乔占江心头暗想,这个人的功夫不简单,似乎是个高手。

小何站在乔占江的身后,见到此情此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时,那个白色的身影说道:“好了!你们别再说了!跟我进去吧!”说完,转身就走。

那两个人也爬了起来,跟在那道白影剧院的身后,一起向室内走去。

在经过乔占江和小何隐身的那个房间门口时,那个白影忽然站住了,他停在门口,侧耳听了听,猛地飞起一脚,咚地一声,将房门踹开。

乔占江从那个白影站在门口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被他发现了,所以一拉小何的手,两个人就躲到了一旁。

那个白影一脚踹开房门,随之一步蹿进了屋里。

小何一下举起了手里的枪,枪口对准那个白色的身影,刚要搂火,却被乔占江拦住了。

黑暗中,那个白色的人影冷声哼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乔占江把枪插回腰间,道:“阁下好俊的身手!为什么要装神弄鬼吓唬人呢?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站在那个白影身后的两个人见状,也都吓了一跳,瞪着惊恐眼睛看着屋里的三个人影。

那个白色的身影哼了一声,道:“朋友,你是哪条路上的?怎么会来到这个闹鬼的小楼里来?难道你们不怕鬼吗?”

乔占江淡淡一笑,道:“什么闹鬼!我看不过是阁下故弄玄虚罢了!”

那个人一愣,肩膀一动,乔占江抽枪在手对准了他的胸口,道:“你最好别动!不然的话,别怪我的枪走火!”

旁边的那两个人在黑暗中看了一眼,猛地同时扑向了乔占江,乔占江手里的枪没动,脚下却在地上一扫,扑通一声,一个人被他的扫膛腿击中,摔倒在地,别外一个刚来到乔占江的身边,却一下子愣住了:乔占江的另外一把枪对准了人的脑袋。

小何此时也扑了过来,将地下那个人按住。

白衣人叹了一口气,道:“兄台好俊的身手!在下自愧不如!”

乔占江冷冷一笑,道:“过奖了!我说过,只要你们别乱动,我是不会对你们动粗的!”

白衣人长出了一口气,道:“哦?那我还要谢谢你高抬贵手了?”

乔占江道:“你们是什么人?”

白衣人道:“你跑到我家里来,却问我这样的问题,难道这句话不是该我问你的吗?”

乔占江淡淡一笑,道:“这么说,反倒是我喧宾夺主了?好吧,咱们好好谈谈。”说着,手里的枪口离开了那个白衣人的胸口,道:“好了,放开他吧!”

白衣人仔细看了看乔占江和小何,道:“看你们的装束,似乎是码头上的苦力,可是你们怎么会有枪呢?”

乔占江哼了一声,道:“世道艰难,我们哥俩也只不过是为了混碗饭吃而已。好了,说说你们吧!”

白衣人摇了摇头,苦笑道:“咱们到那边的房间里说吧!”说着,头也不回地向靠着楼梯的那个房间走去。

乔占江和小何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那个房间。

白衣人来到窗前,把窗帘拉上,见乔占江和那两个人都走了进来,他走到门口,把门关好,然后“嚓”地一声划了一根火柴,点着了一根蜡烛,顿时,整个房间里充满了一片光明。

借着蜡烛的光亮,乔占江仔细打量那个白衣人,见他身上穿的竟然是一身白色的戏服,虽然长发披肩,却依旧看得出来这是个二十多岁、长得眉清目秀的年轻人。

站在他身边的,是两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这两个半大孩子身上衣衫褴褛,面如菜色,一看便知是长期营养不良。

两个孩子瞪着四只明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

年轻人看了看乔占江,抬手摘下了头顶上的一头长发,然后脱下了身上的白戏装,露出了里面的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原来这长发和那一身白衣都是戏台上用的道具。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座闹鬼的小楼里?”

年轻人叹了一口气,向乔占江一抱拳,道:“看大哥也象是个穷苦人,我就实话实说了。兄弟名叫梁岳,辽宁关东人,日本人占了沈阳之后,我随我的师父从关东来到了哈尔滨,不想没过多久,哈尔滨也被日本人占了,我们迫于生计,便在大街上以卖艺为生,可是那些日本人和那些特务却处处刁难我们,我的师父就是被那些日本人害死的,我一气之下便做了飞贼,不过,我从来不对咱们中国的老百姓下手,我的目标都是一些十恶不赦的汉奸走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