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熔炉火最红 正文 六、文书是个“狗头军师”?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6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size][/URL] 射击场上,七连正准备进行步兵第三练习考核的实弹预习。 文书徐小斌在布置好靶场上的准备工作后,连长赵大江不放心,再做过细的检查落实,以防出现安全问题。徐小斌按照自己的职责,拿了考核成绩册到靶场后方,将各排人员的分组一一登记了。他合上登记册抬头,见营长孙福林骑着黄膘马来了,便赶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07.html


射击场上,七连正准备进行步兵第三练习考核的实弹预习。

文书徐小斌在布置好靶场上的准备工作后,连长赵大江不放心,再做过细的检查落实,以防出现安全问题。徐小斌按照自己的职责,拿了考核成绩册到靶场后方,将各排人员的分组一一登记了。他合上登记册抬头,见营长孙福林骑着黄膘马来了,便赶忙迎了上去。

徐小斌上前迎了孙福林。见他整理过马的鞍具,正要给马腿上拴拌马扣。徐小斌笑嘻嘻问候:“营长来啦?要不要待会儿也打两枪玩玩儿?”

孙福林“嗯”过,关切地问:“你们准备工作怎么样?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出事故。”

徐小斌回答:“准备工作没问题。”又伸手去接马缰绳:“营长,我来吧。”

“嗯,我过去看看。”孙福林把缰绳扔给他,自己背着手走了。

徐小斌此来真正迎接的,就是这匹马。他早惦着骑马玩玩了。见营长走了,兴奋得不行!他抖抖缰绳,牵马走几步;回头看看没人注意,便抬脚认镫,一纵身跃上黄膘马。

跨上战马的徐小斌顿觉自己英武无比。在他的概念中,自古英雄是和战马联系在一起的。高踞在马背上放眼望去,自己登时就伟大了许多,天地都为之变得渺小了。这令他喜不自胜。他抖抖缰绳,喊声:“驾!”黄膘马听话起步,稳稳前行。

徐小斌的欲望不止于此。他需要的是纵马驰骋的火爆。他双脚踩住马镫立起身,用脚后跟连磕马肚两侧,抖动手中缰绳大声喝令:“驾!驾!”黄膘马得令,开始走蹄小跑。徐小斌再向马屁股上连拍几掌,加力大喝。那马便驱颈向前,展身飞跑。

徐小斌连忙扣紧马鞍上的冠梁。他突然发觉不对劲,跨下的鞍具正在向一侧转动。不好!不待他张口喝止马的奔跑,马鞍已经移转到了马腹的侧下方。徐小斌成了头朝下挂在马腿之间。徐小斌吓得一边连声喝马,一边赶紧抽脚想下马;可自己的脚被别死在马镫里,怎么也挣脱不出来。眼看自己的头就快磕到地了,徐小斌吓得脸色发白,再不知该怎么办。幸好军马训练有素,自动嘎然止步停住,他才微觉松了口气。

营长孙福林低头走着,就觉着身后好象有事要发生。他停下脚步回头观看,恰好看到徐小斌正歪向了马身一侧。孙福林情知不好要出大事,赶紧一边口中连声“吁!吁!”地喝马,一边抢步赶过来。

孙福林赶到时,马已经站定。他才放缓了神色,帮徐小斌把扣在马镫里的脚拔出来。终于抽出双脚的徐小斌落地后,忙一轱轳爬起身,羞愧得满面通红。他怯生生地看一眼营长,“嘿嘿”尴尬傻笑。

孙福林倒没有训斥责备的意思。他先关心地问:“磕着没有?”听徐小斌说“没事”,又和蔼地:“嗨,你想骑马跟我说嘛。我刚给马松了肚带,你也不问就骑,能不摔下来么?傻小子。”再教给徐小斌道:“这马骑的时候,马肚带必须勒紧到插不进去两根手指,否则马一跑起来就容易出危险。还有,骑马不能把脚全伸进镫里。最多只能伸进半个脚,一般都是用脚尖点在马镫上。要不一旦摔下来挂住了脚,会给马拖死的。好在咱这马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要不你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懂了么?”

徐小斌低头说:“是。”营长的和蔼态度,令他感动且更加难堪。

“怎么样,还想不想再骑骑?”孙福林看着他那副沮丧样儿笑问。

“啊,不不。”徐小斌哪还好意思?连连摆手。“连里打靶马上就开始了。营长,我去了。”说罢逃也似地跑了。

实弹射击进行得十分顺利。靶场上清脆的枪声阵阵。连里战士们分十人一组,紧凑有序地进入射击位置,分别进行了卧姿和跪姿两种姿式的实弹射击。一个小时后,全连实弹射击完毕。

孙福林在一旁看着,感觉十分满意。

赵大江命令各排返回;自己则陪着孙福林,等着看徐小斌统计出来的考核成绩。

徐小斌向营长和连长报告:全连考核成绩总评为优秀;又讨好地问:“营长,要不要也打几枪玩玩儿,过过枪瘾?”

赵大江也怂恿孙福林玩玩儿。

孙福林无所谓地:“我还打什么枪啊?老兵了,玩枪早玩腻了。”转念又道:“不过倒也是。我当兵这么多年,还真没痛痛快快地‘吐吐’过它一梭子呢。唉!只怕以后就难有这个机会喽。”话音里就带出了伤感味道。

“怎么没机会?你现在就可以‘吐吐’啊,打多少子弹都成。”徐小斌怀了回馈营长方才态度的心思,连连鼓动。

“哦?你们连能供得起我子弹?”孙福林起了兴致地问。

“当然啦!”徐小斌说着,又不敢专美地试探连长的态度:“不信你问我们连长。”

赵大江接口道:“你只管打嘛!我陪你一起打。”

孙福林笑逐颜开,连声说“好”!

徐小斌和小杨装满几弹夹的子弹,分别递给赵大江和孙福林。那俩人便提了五六式冲锋枪,向着前方的靶子“哒哒、哒哒”地“豪”放起来。打过孙福林觉得不过瘾,让小杨再装子弹,说他要试试一口气打完一弹夹的滋味,否则以后就没机会了。

徐小斌是军械员,保证实弹射击安全是他的职责。五六式冲锋枪装满一夹子弹有三十发。他自己虽然没有连续射击过,却也知道这样射击的厉害。他从小杨手中接过弹夹,给孙福林装上,忍不住小声嘱咐:“营长,你可抱紧了枪啊!这枪的后座力可大了,打连发不抓紧了,根本抱不住的。”

孙福林当然懂得这个。他事先向周围人打招呼:“你们都靠后闪着点啊!”徐小斌却不放心,依然站在孙福林身后,生怕发生意外,准备随时出手相助。

孙福林提起冲锋枪。他先用枪托在肩窝里找了找着力处;再双手在握枪处用力攥了两攥,觉得吃上劲攥牢了。然后,他后槽牙一咬,全身用力抱住枪身,抠动了枪机:“哒哒哒哒哒......。”枪声激越不绝,枪身剧烈颤抖,弹仓处崩出一连串滚烫的弹壳。

这种连续射击产生的作用力实在是太大了。饶是孙福林这样的老兵死命抱了,也难以控制得住枪身的跳动。整个射击过程不过几秒钟,孙福林却被连续射击产生的作用力,强制带动出了三个动作:始则是子弹的后座力抬着枪口向上;续而是孙福林拼力将枪口按向地面;最终却还是按压不住地由着枪口,向着天空发出最后的怒吼!

最后一颗子弹射出枪口,孙福林只觉手中的力道一下子被卸尽无余;心中随之生出空荡荡的失落感。他松开紧咬的牙关吁出口气,才发觉自己已是惊出了满额冷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