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2408.从嘲讽中吸取力量

2408.从嘲讽中吸取力量

2010.12.23

从嘲讽中吸取力量在古代叫激将法,有善意的激励,也有恶意的嘲讽。

我的弱点是心慈面软,每每到关键的时候就想让一步。我的长处是遇强更硬,不怕鱼死网破。于是,《探索集》中有了许多自讽、讽人的文章。

激励我继续申诉的是一位网友的跟帖,内容如下:

“读过你有关案例,读案印象;你17岁参加工作;你是一个党员,也是一个干部;婚后,你妻子也是一个在职干部(也许是同一部门的);你妻子在工作上收受别人钱财,(收受款的一部份分给其他有关者)反腐运动开始,你们主动将收受款上缴;为保护你的妻子,你编造经过情节,将责任全部揽为已有;为讲朋友义气,保护这些朋友,没有将收受款的一部份分给其他有关者说清,将责任全部揽为已有;可能因为收受款数量达到刑事处理范围,引起检察院立案;由于你编造的假经过情况并制造的一些伪证取得检察院和法院相信而采信,被判了刑;判刑后妻子离开了你、你仗义保护的一些曾真正收受过此款项的人不给你一点周济、党藉被开除、公职被开除,刑满以后接近老年没有养老金,以前的积蓄付于替妻子和朋友退款;现在你感到当时之举后悔,希望推倒重来;以上印象不知是否有误;

1,如果推倒重来;

你妻子受贿如果你当时知情,受贿款作为家庭共有财产,有可能涉嫌到共同犯罪;

在处理退款一事中,你对检察院编造了经过情况情节并造成后果,有可能涉嫌伪证罪;

只要共同受贿罪、伪证罪名成立,刑事难免;

涉及到刑事,作为公务员党藉被开除、公职被开除,刑满以后接近老年没有养老金是无法更改的;

2,如果推倒重来,你的退款也许可以追回一部份;

如果推倒重来,罪名可能可以清洗一部份;

想完全平反,我个人认为没有可能;

3,直接的证据很难拿到,原有的证人也难以找到。想推倒重来也是很难的;

(仅为已见,供参考) ”


我不知道这位网友是否真正的了解了案情和我的情况,但显然不是一无所知。其避开了办案检察官徇私舞弊的犯罪嫌疑,将责任全部归之于我,将我的申诉努力判断为后悔的行为说明他也是一位执法者,并带有明显的倾向性。这种倾向性使其语言涉嫌侮辱,让其分析含有嘲讽的意味。当然,也有客观的一面。

生活所迫确实是我申诉的动力之一,也是表象之一。但我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可我还是站了出来,承担后果我并不害怕。不服输是真正的原因,也是我的本性使然。做好人当然要付出代价,但半途而废(指法庭上的抗争)我总是心有不甘。尤其是一生清白的我竟然落为贪官的下场,高价租房的同时还要背负受贿的骂名。而真正的诬陷者、包庇者、假案制造者却高官厚禄、趾高气扬,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和纪律的制裁,反而获得了提拔、重用。

如果案情真的复杂也就罢了,通过有关各方的退款情况稍加调查和排查就可一目了然的事情竟然历时17年还是一笔糊涂账,而我已经将线索提供的清清楚楚,通过王长永副总经理的证词也不难看出我找到他了解情况时已经有人退回了35万元人民币(不包括案发前我们退回的19万元人民币,因为检察机关追查的始终是没有退回的60万元人民币),我们不可能一方面帮助其筹集堵窟窿的25万元人民币,一方面不留痕迹的退回21.5万元人民币,只有傻瓜才会相信那是无主的钱!

我之错在于法庭上没有讲出全部实情,第一次申诉时仍然替张虹承担14万元的责任,好像我将执法者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查清案情对于执法者来讲并非难事,何况本案从立案到判决长达6年之久!

是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和我国司法体制的不健全使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我的申诉可以把有关问题暴露的清清楚楚。

君子重名,小人重利。我的申诉就是要搞清我受贿29.5万元的罪名来自何方!即便是“共同受贿”,也要搞清楚是10万元、12万元,还是19万元、50万元、79.5万元人民币!



本文内容于 2010/12/23 17:33:21 被令狐醉虾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