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十六曲:[独孤婉儿]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萧子邪自我感觉良好的这个笑容将那小女孩弄哭后,心里郁闷异常。看到她小花猫般带雨梨花的粉脸儿,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内疚和心疼开始肆无忌惮的在萧子邪心里蔓延。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笑容有够难看吓到她了?不会吧?!萧子邪胡思乱想到。

就这样,小女孩抱着双膝,用她那充满了泪水的双眸盯着萧子邪,一动不动。而萧子邪丝毫没有去安慰她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哭,因为他清楚此刻她需要的不是毫无意义的安慰,而是痛快的发泄和别人静静的陪伴。

微微愣了一会儿,萧子邪看着渐渐停止抽泣的小女孩淡淡问道:“你哭什么?我笑的就真的那么难看么?”语气虽然平静的不带一丝情感,但却说不出的温和。

那小女孩听到萧子邪的话,顿时破涕为笑,一时竟也让人感到一丝动人的惊艳。但她随即又板住小花脸,面色出奇的平静,怔怔的注视着萧子邪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萧子邪也不说话,只是从怀中取出了一颗紫色的夜明珠放到地上,照亮了整个山洞。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呆了好久,谁都没有说话。

萧子邪在微微感慨小女孩遭遇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叹她在如此幼小的年纪竟已经是那么懂事和坚强。萧子邪想起自己直到十二岁那年,似乎才刚刚达到她现在的这种境界,不仅对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更加心疼。她要承受多大的伤害和多少磨难,才能有现在这种丝毫不符合她年纪的心境啊!

最终,萧子邪率先打破沉默,他轻轻坐到那小女孩的对面,淡淡的看着依旧在注视着自己的小女孩,以一种波澜不惊却极其温和的语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愣愣的注视着萧子邪,沉默了半响,就在萧子邪以为她是不是不想回话的时候,才弱声说道:“独孤婉儿。”她的声音虽然柔弱,但语气中却透露着坚强。

“独孤婉儿~”萧子邪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我答应了你母亲照顾你。所以,你可以选择跟着我。但是,三个月后,我会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到那时,我就没有有能力再照顾你了。所以,我会把你交给我信得过的人照顾你。但只要我办完了自己的事情,就会回去接你。”看到独孤婉儿一副淡淡的模样,萧子邪顿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有没有什么要问我的?”

“螟蛇老祖被你杀了?”独孤婉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萧子邪,问了一个与萧子邪说的话毫不相干的问题。

萧子邪微微错愕,但瞬间反应过来,丝毫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淡淡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独孤婉儿听到萧子邪的回答,微微皱起了眉头,那锁眉沉思的模样丝毫显现不出她还只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这个表情让萧子邪感到一丝心疼。

萧子邪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想着怎样措辞来解释,然后接着说道:“当时螟蛇老祖自爆了肉体,而我则身负重伤陷入昏迷。但像螟蛇老祖那样修为已经到了惊天地泣鬼神地步的妖怪,自爆肉体后依旧可以靠元神重获新生。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死了没有。”

“什么是元神?”独孤婉儿听了萧子邪的话,平静问道。

萧子邪虽然惊讶于独孤婉儿身处在桃花仙源这个修真圣地竟然不知元神为何物,但却丝毫未表露出来,只是淡淡的回答:“有的人想要长生不死,所以就想修真成仙,这些修仙之人就叫修真者。元神就是修真者的精、气、神炼合后的东西,相当于人的魂魄。元神不灭,修真不死,这就像只要没有魂飞魄散,人总可以转世轮回一样。”

独孤婉儿第一次听到修真元神一说,心中的吃惊无法言表。她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怔怔注视着萧子邪,愣了半天后,竟又缓缓流下两道泪水,哽咽问道:“这么说,我娘她们也能够转世轮回了?”

看着肩膀不断抖动着的独孤婉儿,萧子邪心中产生一丝不忍和疼惜,然而最终他还是淡淡回答道:“不能。因为他们已经被吸尽了元阴。”

独孤婉儿听到萧子邪的话,肩膀抖动的更加厉害,原先默默地流泪也变成了低声的抽泣。过了良久,她才擦干眼泪,抬起头略带感激的对萧子邪说道:“谢谢你没有骗我。”

萧子邪再次被眼前这个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的冷静和坚强所惊讶,淡淡回答说:“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知道真相。”

独孤婉儿直直看着萧子邪,又接着问道:“你也是修真吧?”

萧子邪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算是吧。”

“那你可不可以教我修仙?我也要成为像你这样的人,我要给我娘她们报仇。”独孤婉儿一脸希冀的表情,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任何人都不会产生一丝拒绝的念头。

“我的修炼功法不适合你,但我可以帮你找到合适的门派。”萧子邪微微考虑了一下,还是委婉的拒绝了她。首先,自己的功法真的不适合她,因为老头子说过,世上能炼出如此功法的,似乎只有自己。其次,这门功法似乎过于诡异危险,自己都没有完全掌握,又怎么能轻易教给别人呢。最后,没有经过老头子的同意,自己在外还是不能随便收徒的,至少先要和老头子说一声才可以。

“你这是拒绝我了?”独孤婉儿语气平静,但微微皱起的细眉还是显露出她的失望。

看着独孤婉儿一脸的落寞与失望,萧子邪实在不忍心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她受的委屈真的已经太多了。然而,就在萧子邪略显尴尬,不知道如何回答独孤婉儿之时,洞外蓦然传来两个男性的声音。

只听一个略显憨厚的声音响起:“俺饿啦,走不动啦!俺想吃鸡腿~~~”

“你想吃鸡腿?!老子现在却想吃了你!”另一个朗健的声音随即回道,语气说不出的烦躁暴怒。

“那俺不吃鸡腿了、不吃鸡腿了,俺渴啦,俺想、俺想喝酒~~~”那憨厚的声音弱弱道。

“酒?!老子的酒都被你这秃驴喝光了,哪里还有酒给你喝!”那朗健的声音接着怒吼道。

话音刚落,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进了石洞当中。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约二十多岁的英俊年轻人,一身绛蓝色的长袍,十分干净整洁,身材修长,体格健壮,腰间挂着一个绿玉酒壶和一把蓝色长剑,剑眉,鹰鼻,薄薄的嘴唇,眼睛锐利有神。那人一进入石窟,萧子邪立刻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他,嘴角弯成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因为,这人给了萧子邪三个字的感觉:不简单。他就像一把没有出锋的剑,锋芒内敛但又寒气四射。

在那人身后紧紧地跟着一个圆头小和尚,耸拉着光光发亮的脑袋,十几岁的模样,身体胖胖的圆圆的,看起来很敦实,厚厚的横眉,葱蒜鼻,炯炯有的大眼睛咕噜咕噜的乱转,虽散发着老鼠般贼溜溜的精光,但整体却又给人很憨厚老实的感觉。他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灰色僧衣,上面沾满了尘土,脖子上挂了一长串大大的暗金色佛珠,手中拿着一个破钵盂,活脱脱一副落魄的小叫花子模样。

那小和尚一进入石洞当中,立刻畏缩到一个角落,把他的破钵盂揣进怀里蜷成一团,眼睛骨溜溜乱转,一会瞅瞅萧子邪,一会偷瞄一眼清纯可爱的独孤婉儿,更是时而不时的悄悄瞥着那英俊青年,牙齿嘎达嘎达的响着,缩头缩脑的模样让人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至少独孤婉儿的双眸从一开始就始终牢牢盯在他身上,而且看到他那副傻里傻气的模样后,粉嫩的小脸上竟然微微有了一丝笑意,暂时将悲痛和与萧子邪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萧子邪微微松了一口气,自己的确不知道怎么处理收独孤婉儿为徒这件事,看来自己要赶紧给她找一个好的师傅。心情稍稍放松了的萧子邪暗暗想着,也一时没有追究这两人的冒然打扰。

那英俊青年一进石洞,就已觉洞中这二人的不同。百里心镜习惯性的微微一动,竟然发现这二人的气运均不在自己卜算之内,立即对二人刮目相看。要知道,自己痴迷于天断卜算之术已近百年,虽不像天机谷传人那样可以“望气望运望三世,断人断命断天机”,但至少也可将人的旦夕祸福修为出处推断个差不多。但此时眼前这二人,自己竟连一个小孩子的气运都算不出,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奇事!

略一微愣,那英俊青年已抱拳走上前来,微笑着朗声说道:“在下百里靖鱼,携小友尺印出来游历,冒然打扰之处,还望朋友见谅。”说话间微微指了指蜷缩在一旁的小和尚,目光澄澈,语气经说不出的友善和蔼,丝毫看不出一丝刚才对着尺印怒吼时的凶悍模样。

萧子邪看了他一眼,心中在暗暗惊疑百里靖鱼为何如此客气的同时,嘴上却淡淡回道:“萧子邪。”又指了指身旁正在看着尺印抿嘴偷笑的独孤婉儿道:“独孤婉儿。”

百里靖鱼看这萧子邪的表情,心里一惊,看来自己的名号此人竟没听过,难道自己真的已被世人遗忘?但随即又大喜想到,这不正和老子心意吗!这人自己一定要好好结交一番!于是哈哈大笑一声道:“相逢即是缘啊!我也有一百多年没有出过黑水了,没想到世上竟出了像你这样的青年才俊,真是不错!”

萧子邪看着百里靖鱼忽然大喜的表情,哪里还有半份刚才高深莫测的高手气质?心中不禁郁闷想到,老兄,你有必要这么激动么?我是才俊虽然人人都知道,但你也不要这么直接这么大声的说出来啊!而且,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到底想打什么主意?

随即又想到,此人说自己有一百多年没出过黑水,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他是已经几百岁的老怪物?若果真如此,那他保养得还真是好啊!心中虽然百转千回胡思乱想了一通,萧子邪面色却依旧平静如初,淡淡道:“不敢当。”

就在此时,只听“咕咕~~~”的声响从尺印圆圆的的肥肚里传来,尺印脸色大变,一把捂住自己肥肥的肚皮,缩了缩脑袋,眼珠子急转,偷偷瞄了一眼百里靖鱼,见他面色如常,竟没有发火责骂自己,心里不禁稍安,微微发白的圆脸渐渐平静下来。

独孤婉儿看着尺印那胆小怕事的憨傻模样,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盯着尺印发亮的脑门问道:“我说小和尚,你有几天没吃饭了?”又指了指百里靖鱼笑道:“是不是这个大叔虐待你,不给你饭吃啊?”独孤婉儿调笑的话一落,石洞内顿时一片死寂。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