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雁萍踪 正文 家国恩仇 98 组织通则

张继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URL] 组织通则 红旗飘扬的刁家大院,顺意区临时政府会议室里掌声不断。顺意区区长王虹霁正在主持召开农村土改工作会议,参会人员有解放军代表、县长欧阳玉秀,县公安局副局长、侦察科科长林晗晶,土改工作队队长鲍天招、顺意区委代理书记、土改工作队副队长乔德迈,顺意区农协主席尤天福,顺意街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


组织通则


红旗飘扬的刁家大院,顺意区临时政府会议室里掌声不断。顺意区区长王虹霁正在主持召开农村土改工作会议,参会人员有解放军代表、县长欧阳玉秀,县公安局副局长、侦察科科长林晗晶,土改工作队队长鲍天招、顺意区委代理书记、土改工作队副队长乔德迈,顺意区农协主席尤天福,顺意街工商联合会理事长、顺意民众代表跳菜。

欧阳玉秀在热列的掌声中挥挥手,她容颜和谒语气轻松的说:“同志们,我代表军分区首长、县府各位领导向战斗在农村第一战线的战友们和同志们致以亲切的问候,你们辛苦了。目前,全国的歼匪反特斗争进展顺利、捷报频传;全国农村土改工作的形势一片大好。因此,上级对我们这里的土改工作提出了新的指示;一、认真形势、健全军民团结的对敌统一战线,尽快肃清暗藏的敌、匪、特反;开展禁烟、禁嫖、禁娼、禁赌工作;改造二流子、懒**改善单身汉、单身女的婚姻问题;取缔封建迷信活动和废除陈规陋习。二、对误抓误捕的在押人犯要尽快释放。三、耐心教育不明真相的群众、争取吸收觉悟高的群众加入农会,增强革命力量。四、收容散兵,遣返流浪人员。五、成立支前委员会。六、建立健全区、村各级党政机构。七、遵照《人民法庭组织通则》的规定,成立土改人民法庭,由县长兼任审判长、法院院长、公安局长,增补其它适宜人选担任副审判长;下设审判员二至三人,建立审判委员会,设书记员一至二人、检查员一人;其主要目的是运用司法程序惩治危害人民与国家利益,阴谋暴乱、破坏社会治安、造谣生事的恶霸、土匪、特务、反革命分子和违反、破坏《土改法令》的罪犯。”

热烈的掌声后,区长王虹霁讲话,他发现鲍天招的眼睛半睁半闭在吞云吐雾的阴霾中,他还发现乔德迈的嘴角微笑在不阴不阳的目光游移中。他说:“同志们,上级的英明指示就像久旱之中突来的急时雨,对我们战斗在第一线的每一位同志都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和关怀,我们要以最大的决心和斗志排除一切困难,突破暗藏敌人扣在这里的精神枷锁,打开顺意地区的土改工作新局面,用嘹亮激昂的胜利号角来回报上级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现在,我宣读一下顺意土改人民法庭的组织成员名单;法庭庭长,审判长由县公安局副局长、县法院副院长林昭晶同志担任;副庭长、副审判长由顺意区区长王虹霁同志担任;审判员由土改工作队队长鲍天招同志和副队长乔德迈同志以及农协主席尤天福同志担任;书记员由区长王虹霁兼任和工商联合会理事长跳菜同志担任;检查员由工商联合会理事长跳菜同志担任。此令,白山黑水县人民政府。”

鲍天招在最后的掌声中举手:“欧阳县长,请问虞鳗鲡的案件应如何审理?”

欧阳玉秀回答:“无罪释放。”

鲍天招咬着牙骨又问:“为什么?”

欧阳玉秀说:“鲍天招同志,我们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中旨是解放劳苦大众而不是改造劳苦大众或镇压劳苦大众,毛主席教导我们;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虞鳗鲡是劳苦大众不是敌人。”

鲍天招又问:“可是虞鳗鲡收养敌孩的行为又如何解释?”

欧阳玉秀说:“那不过是普通的善良义举,充其量只能解释为狭隘的小民意识形态,刁万的女儿不足一岁,按有关法令的明文规定,不満十八岁的公民无论是男是女一律不予追究政治立场。”

乔德迈举手:“欧阳县长,请问刁寒标一家四口的案件又该如何办理?”

欧阳玉秀说:“毫无疑问,刁寒标、尤婉容、刁千和毛仁秀四人必将依照《土改法令》立案审理依法论处。”

区长王虹霁把双手一挥大声宣布:“本日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奶奶的。”欧阳玉秀一走,鲍天招牙骨痒了,“奶奶的,欧阳县长这母夜叉简直是站着说话腰不酸,一点理论联系实际都不讲;这种地方白山黑水的敌我斗争的形势极为残酷,她竟然轻而易举的释放虞鳗鲡。”

乔德迈察颜观色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飞过,他局促不安的清扫着有些堵塞的口腔说:“队长,按目前形势分析虞鳗鲡确实有些不宜释放,可这上级的指示我们也不能违抗。”

“不行。”鲍天招谁的脸色也不看,“我们招遥过市的把她抓来了,如果又轻易将她放了那我们的脸往哪儿放,我们党的威信还要不要;就算虞鳗鲡身上没有问题,但她收养敌孩总是事实。”

一直沉默的尤天福说:“我站在顺意街父老乡亲的立场上说句不怕砍头的公道话,不释放虞鳗鲡民怨沸腾,当初就不该以任何借口抓捕虞鳗鲡。”

跳菜举手:“尤主席的公道话天地良心,依我看我们不仅立刻释放虞鳗鲡,还应该主动向鳗鲡赔礼道歉。”

尤天福说:“什么赔礼道歉,应该是检讨自己工作上的错误。”

乔德迈说:“尤主席,你该不会是要求我和鲍队长负荆请罪吧?”

尤天福说:“作为党员应该深明大义襟怀坦白,负荆请罪亦何尝不可。”

鲍天招在桌上猛击一拳:“这是灭自己威风长敌人气焰,尤天福,你别忘了你是党员。”

尤天福也在桌上猛击一拳:“我这党员的帽子是你们戴上的,我为这样的帽子深感耻辱。”

林晗晶戴上军帽敲敲桌面神情严肃的说:“咦、咦,尤天福同志你的态度要留神,吸收你加入我党是我党对你的信任并非是我党逼良为娼;尤天福同志我提醒你,你这种态度是要惹祸的,你听说过我党的延安整风吗?也不看看你的对手是谁。鲍天招同志,你那种粗暴莽横的态度要检讨,你是我党的军政领导干部而不是封建军阀;好了,你就说说如何处理虞鳗鲡吧,你也知道,有关虞鳗鲡被抓的风波己越刮越凶,这样下去姑且不论我们的土改工作将如何进行,我党在群众中的影响也将遭受极大的毁坏。”

鲍天昭喘着粗气点了点头:“好,我的缺点我检讨,但我仍然坚决反对轻易释放虞鳗鲡。”

林晗晶用钢笔的尾端敲着公案说:“当然,我们既然名正言顺的把虞鳗鲡给抓了,就得想方设法的给地方百姓一个名正言顺的答复。”

乔德迈一个立正敬礼:“副庭长,我有个非常重要的情况向你报告,贫苦农民尤武要求我们批准虞鳗鲡与他结为夫妻,他说要是那样的话他一是可以教育虞鳗鲡改邪归正拥护政府,二是他可以带头出面检举揭发刁寒标一家的罪大恶极。”

林晗晶喜上眉梢:“好极了,这样一来一是足以向地方百姓显示我党我军明辨是非爱民如子的宽阔胸怀,二是刁寒标一家的罪恶保垒也随着鳗鲡风波的平息迎韧而释,给那些阴谋破坏土改法令的敌人来个迎头痛击。好,立即释放平白无故镣铐加身的虞鳗鲡。”

“等等。”鲍天招举起手掌脸如铁青,“轻易释放鳗鲡也可以,但请问、谁的眼晴看见虞鳗鲡的身上没有敌情?”

“哟!”跳菜微微一笑说,“如此看来鲍队长的法眼已看见了鳗鲡的身上有敌情?”

王虹霁说:“好吧,那鲍天招同志你说说虞鳗鲡身上的敌情是红的还是绿的?”

鲍天招泠笑一声:“就因为谁都看不见,所以才不能轻易释放。”

林晗晶说:“同意释放虞鳗鲡的同志请举手,我们执行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政策表决通过。


民间特别盛传的一种故事版本说:多年以前的白山黑水人烟稠密尘事纷杂。

刁宅大院的一间公堂里,土改工作队队长鲍天招当着为数众多的人头肉脸义愤填膺大动肝火:“顺意街的空气实在令人难以忍受顺意街的人情实在难以理解,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山西陕西甘肃青海新疆宁夏的革命群众一听到斗地主分田地的号召马上磨拳擦掌争先恐后的蜂涌而至,像滔天洪流汇成的汪洋大海像蝼蚁争穴雁阵惊寒,那种揭发地主罪行控诉恶霸凶残的名堂千姿百态无奇不有;然而这里的人间百姓男女老少却对这场惊世骇俗前所未有的翻身革命态度消极莫不关心,针对恶霸地主刁寒标一家四口的公审大会在土改工作委员会经过周密拼凑精心策划之后接连召开三次,可那种有风无雨死气阴沉的会场气氛简直令我恶心欲呕无法忍受;到会的群众獐头鹿耳神态迥异眉目朝天如观星斗,别说历史审判台上的刁寒标尤婉容刁万斗毛仁秀之流无人指控就连扬眉吐气歌功颂德的口号也无人响应;这种六神无主的行为是对历史的犯罪,这种任虎逍遥凭龙翻天的行为纯属与月亮作对太阳为敌,这种我行我素与世无争的行为不亚于农夫和蛇狼狈为奸,这种宗族乐土恋乡情结个人崇拜甘做下奴闭关自守的行为完全是愚昧混淆清浊不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