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推销

非常推销


都说种树苗是个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刘海棠也赶了这趟热闹,这下可闹心了,眼瞅着这植树的季节快过去了,可自家苗圃的三万棵树苗还没卖出去多少呢。


这天,老刘正在炕头抽旱烟,村里的“点子王”候宝来找他,进门就喊:“刘哥,你家的树苗有着落了。”


老刘抬头一看是候宝,就好象见着了救兵,一下坐了起来连忙说:“你这鬼灵精,不是糊弄你刘哥吧,有啥好主意,快说!”


这候宝别看他个头矮小,鬼点子可多了,他见老刘心急,便故意卖起关子::“具体是啥招数,你就不用问了。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我把这些树苗全卖完,咋感谢老弟?”


候宝的口气虽然是半开玩笑,但老刘心里明白,这是在要提成呢,便爽快地说道:“只要你能帮哥卖完这些树苗,我给你两千块。”


候宝说道:“此话当真?”


老刘一拍大腿,说:“签字画押!”说着取来纸笔,就要写承诺书。


候宝急忙拦住,笑着说:“刘哥,玩笑话,哪能当真,就凭咱俩的交情,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第二天,老刘等着候宝给自己出点子,候宝却没了踪影。他家里人也说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老刘心想,一定是外出联系销路去了。


第三天,还是没见候宝的踪影。


第四天清晨,候宝又早早地出门了。


这下老刘有点着急了,一连到候宝家里跑了好几趟。快天黑的时候,候宝从外面回来了。老刘一见他,马上就问:“销路找到了吗?”


候宝说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今天晚上,就开始行动。”


老刘有点奇怪:“夜里,黑灯瞎火的,能做什么事?”


候宝拍拍胸脯说:“刘哥,我办事,你放心。你只要帮我三个忙就可以了:一是借我四百棵树苗,二是找一辆小卡车,三是给我五个帮工。”


老刘有点不解,问:“你要这些干什么?”


候宝哈哈一笑,神秘地说:“我要义务植树。”


“啥?义务植树?”老刘以为自己听错了,两眼直看候宝。


明明是推销树苗,这会儿怎么变成了义务植树?这鬼灵精到底搞的什么名堂?老刘一头雾水。


候宝见老刘迟疑的样子,忙摆摆手说道:“一切包在我身上,你啥也别管,只等着明天卖树苗就是了。”


老刘将信将疑,但现在除了相信他也没有别的法子了,便照候宝说的做了。候宝他们开着小卡车,趁着天黑,出了村。


几个帮工还以为候宝这是要去送货,便问:“这树苗是谁家要得呀?这么急。”


候宝说:“这树苗谁家也没要,今天咱要做一件好事,义务植树。”


“啥?义务植树?”几个帮工更奇怪了,“哪有三更半夜去植树的?”


候宝只是笑,并不回答。帮工们都觉得可笑,但既然拿了人家的工钱,也不好再刨根问底了。


候宝开着车来到了城郊的开发区,不一会儿,在开发区南端的一个地方停了车。下了车,候宝指着一块空地,冲几个帮工说:“来,这里给我栽上一百棵树苗。”


帮工们立即照办,一番忙碌后,就将一百棵树苗匆匆栽下了。接着,候宝又领着大伙来到开发区东、西、北三面,在几处空地上,同样各栽下了一百棵树苗。


忙活了大半夜,四百棵树苗全部栽完,候宝带着几个帮工,痛饮了一番,各自回家。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奇迹真的出现了。


老刘一家正在吃中饭,就听有人喊:“老刘,你还有心在家吃饭,快去看看吧,你那苗圃可翻了天了。”


老刘不敢怠慢,急急忙忙赶到自家的苗里一看,可真够热闹的,一群人争先恐后在刨树苗。老刘一问,都是四周邻村的村民,来买树苗的。


这下可把老刘忙还了,不到半天工夫,三万棵树苗卖得干干净净,而且还卖了个好价钱。


这真是喜从天降,老刘又高兴,又奇怪。他真不明白,候宝这小子还真是料事如神。回到家,老刘没顾上休息,揣着钱,就来到候宝家登门酬谢。


候宝推辞了一番,还是把钱收下了。


老刘便问候宝:“鬼灵精,你咋知道今天有人抢购树苗?”


候宝笑着说:“刘哥,难道你还不明白,人家为什么买树苗吗?”


老刘当时光顾着卖树苗了,哪有闲心去考虑这事。现在听候宝一说,倒想起来了,好像听几个买树苗的在议论,说是开发区要征地了。


“我知道咋整的了。”老刘一拍大腿忽然明白过来。原来,按照国家征地规定,被征用土地上的树木,不管大小,都要补偿,最低也要补十块钱。听到这征地的消息,谁不赶快往地里大密度地在树苗啊。


老刘这才明白,敢情候宝那几天没在家,就是打听消息去了。想到这,他笑着对候宝说:“你小子还真行,征地的信息你是从哪里打听到的?”


候宝撇撇嘴说:“刘哥,开发区征不征地我怎么可能知道?”


老刘又感到奇怪了,问:“那为什么大伙儿都急着往地里栽树?”


候宝呵呵一乐,说道:“难道我这四百棵树苗是白栽的吗?”


老刘更奇怪了:“这里面又有啥关系?”


候宝见老刘还不明白,得意地说:“刘哥,你知道我这树是栽在什么地方的吗?”


原来,候宝植树的那些地块的主人,都是市里领导沾亲带故的亲友。你想,这些地块一夜间突然载上了这么多树苗,谁还不相信,这一片土地马上要被征用了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