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访潜伏在地球内部的智慧生命(第二部分!超震撼)

knightss 收藏 4 1435
导读:几周前,一个网友问我可否翻译一份关于UFO真相、外星人和关于我们人类真实历史的文件,他说从一个瑞典朋友Ole K.(当然不是全名)那儿接到了这份吸引人的文件,其声称采访了一个非人类的爬虫族存在体。他表明这份文件包含了关于UFO和外星人绝对真实的内容(如果有人针对我去年读到的每条“UFO的绝对真相”,每条仅给我100马克的话,我也会变成富翁的。)我知道自己在网上不仅是作为一个UFO的强烈相信者,而且也是一个对物理和观察知道很多的有智慧的青年。所以当我头一次读到这份名叫“爬虫族文件1”怪异文件的时候非常吃惊,并

几周前,一个网友问我可否翻译一份关于UFO真相、外星人和关于我们人类真实历史的文件,他说从一个瑞典朋友Ole K.(当然不是全名)那儿接到了这份吸引人的文件,其声称采访了一个非人类的爬虫族存在体。他表明这份文件包含了关于UFO和外星人绝对真实的内容(如果有人针对我去年读到的每条“UFO的绝对真相”,每条仅给我100马克的话,我也会变成富翁的。)我知道自己在网上不仅是作为一个UFO的强烈相信者,而且也是一个对物理和观察知道很多的有智慧的青年。所以当我头一次读到这份名叫“爬虫族文件1”怪异文件的时候非常吃惊,并且我问他自己是否真的相信这篇科学假想小说。

他非常确定并且说,Ole K. 是他的私人朋友,他绝不会说谎。关于证据,他告诉我他已经通读了整篇文稿,并且看了Ole K.在介绍里提到的画和磁带。我猜每位“正常”的UFO研究者都会立刻删掉这份文件,但是我却“疯狂地”要翻译它(译注:本人也是,呵呵)。我告诫过他我的英语水平不怎么样,不过他确信我能做好,因此我就试着尽可能通俗易懂地翻译它。这便意味着我并不对文件内容负责,也就并不相信它是真实的。只意味着我为朋友做了一件翻译工作。为了便于阅读,我用了些括号(原始的德语文件[是从瑞典语翻译过来的]非常费解),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用了恰当的词汇,但我希望你们能够看懂。

我的个人意见(翻译完这篇离奇的文稿大约一周后)是,这篇文稿是一篇很好的科学幻想小说而不是事实或真相。问题和答案总是多于或少于逻辑,可我认为通篇信息都太难以相信是真实的了(特别是关于科学的部分),并且以我的观点,这个“生物”太常于避免谈论困难的问题,因为文章的作者不知道答案(译注:这点本人就不赞同了,呵呵。如是虚假,回答不上来的问题本就不会提问了)。可我的工作是翻译而不是评论其内容。有人问我能否将这份文件出版在杂志下一期,但我想对于我们的杂志来说,它太长而且太离奇了,不过由于别人要我尽可能传播给更多的人,我决定用一般的RTF文件格式(大部分WORD软件都兼容)给你们。如果这东西对你来说太过异常的话,就请删除了吧。这份文件中所提的事情绝对不是我的观点或信仰。我为自己的错误用词和语法表示抱歉。


得出你们自己的主张并且让我知道你们是怎么看的


我保证以下内容绝对真实并非虚构。这些是我于1999年12月与一个非人类的爬虫生物访谈的手稿之一部分。这个雌性生命体几个月前已经联系了我的一个朋友(文章中以缩写E.F.出现)。让我声明一下,我一生都对UFO、外星人和其它诡异事件抱持怀疑态度,而当E.F.向我讲述他第一次和那个非人类的爬虫族存在体接触时,我想那只是个梦见或虚构的故事。我于去年12月16日在瑞典南部一个小镇附近我朋友家偏僻房子的温暖屋内面见这个生命体的时候,尽管我亲眼见到了她不是个人类,我仍然是个怀疑论者。那次面见,她向我讲述和展示了那么多难以置信的事情,以至于我无法再拒绝她所陈述的事实和真相。这不是那种说是事实、实际上却是编造的UFO文件,我确信这份手稿有的只是真相,因此你们大家该去读它。

我和她谈了超过3个小时,因此展示给你们的笔记是采访的缩减部分,因为她在会谈后告诉我不要出版任何她告诉我的事。下面的问题并不全是按照原先提问时的顺序,所以你们在阅读时可能会觉得有点乱。很难服从她要求我将笔记中所有重要部分都删除这点,因此抱歉我有点打乱了顺序。我是整篇采访笔记以及几盘完整采访录音磁带的所有者(笔记有49页内容,包含了我对她的身体和身上设备画的几幅画),但是在得到她的许可前是不会揭露出去的。我会将这份浓缩的、吸引人的文件发给我四个可靠的朋友到芬兰、挪威、德国和法国去,并且希望他们会翻译成本国及他国语言,使很多人能够读到并理解这份手稿。如果你收到了,请通过电子邮件或打印、复印出来把它发给你的每个朋友吧。


此外我保证,她族类那些各式“超常”能力,比如心灵感应和遥动(包括不经触碰,使我的铅笔在桌面上移动和跳舞,以及令一个苹果在她手掌上空40厘米处漂浮),在谈话3个小时零6分钟期间展示了给我看,并且我绝对确定这些能力不是把戏。下面的内容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的确非常难于理解,但我确实和她的心智进行上了连接,而且我完全确信她在采访期间所说的是关于我们世界的绝对事实。

不幸的是,如果是我本人读了整篇文稿以及自己的这份极为浓缩的版本,我会怀有非常强烈的印象,即我所写的每件事都太难以相信为真实了,每件事听起来都像从电视或电影里出来的、不怎么样的科学假想故事,我怀疑没人会相信我的经历。但却是真实的,信不信由你。我不期盼你们相信我没有证据的只言片语,我无法给你们证据。请阅读文稿并且想一想,也许你们就会在字里行间看到真相。

2000年4月23日我和她将会另外有一次会见(还是老地点),她向我许诺会带给我一些或许能证明她存在的证据。到时候我会问她已经收集好了的问题。也许她会允许我揭露更多手稿中曾遗漏的部分,以及关于未来战争的。


信或不信,并没有实际的区别。


Ole K.


2000年1月8日



访谈手稿 (缩减版本)


日期: 2000年4月27日


[Ole. K.的评论: 这次的会谈,从我通过信赖的朋友分发第一次访谈记录而收到匿名读者对各个问题的观点和评价的来信开始。其中一些观点——总计有超过14页——包括了从根本的宗教性、到狂热地想要与爬虫族建立接触这种倾向的评论。有些短语像“地狱的仆人”或“邪恶的族类”出现。在这裏我不想过多描述,因为我不想进一步传递任何错误和激进的思想。]


Q: 当你读到这些宗教性和充斥著仇恨的评论,你会有什麽感觉?你我族类之间的关系是那麽完全否定的吗?


A: 如果我说我对此幷不十分生气,你是不是很惊讶?我完全预料到这样的极端反应。对另一个族类全然否定的编程(特别是对爬虫族)被深深植入了你们每个人的个体意识裏。这个古老的限定主干由你们第三次文明而来,幷且从生物学上讲,作为一条信息基因组一代又一代遗传了下去。把我们族类鉴定为黑暗势力,是伊洛因(Illojiim)的最初意图,他们喜欢看到自己是光明的角色——而这又是自相矛盾的,因为人类种族自己对光明又是十分敏感。要是你们期盼我做些冒犯的事的话,从某种程度上讲,我猜恐怕要令你们失望了。这些隐匿的意图幷不是你们的错,你们只是继承了祖先的大部分。真正有点儿失望的是,你们中有很多人没发展出特别强烈的自我良知,而这个本是能帮助你们跨越限制的。我之前说过,我们在最近几个世纪裏和某些更原始的人类部落直接接触过,这些部落成功打破了老的“创造程序”。他们能毫无压力、毫无憎恨或完全拒绝地同我们会面。显然你们现代文明中的很多个体没有以他们自己的立场,而是被程序和宗教所左右(这也是古老的设计和伊洛因部分计划的体现)。因此对这些评论,我会以消遣而不是愤怒来对待。这些只是确信估量我对你们固化了的思维模式的揣测。


Q: 那麽你们就不是“邪恶的族类”了?


A: 我该怎麽回答好呢?你们的思绪依然建基于一个普遍化的、简单和完全不合宜的设计之上。简要说好了,没有纯粹邪恶的族类。每支本星/外星种族都有善/恶的个体,即使你们也如此。但没有纯粹邪恶的族类这回事。这个观念真的是太过简单。你们的人民从远古时代就相信你们被期望相信的——你们的创造者为你们设定该相信的东西。每种非常闻名的族类,也是更高度发展的群体,由大量的个体意识组成(至少意识的一部分是个体的,即便意识场是相互连接的)。这些自给自足的灵魂能够为其自由地决定善、恶的生活方式。这是依照你们人类标准来说的,同样是仰赖个人观点。你们未必能够判断一个高度发展的族类所为是正还是邪,因为你们站在一个较低的视角,而在这种视角是不可能进行评估的。你们“正”、“邪”这两个简单的词语,概括了所有的趋向,而在我们的语言裏,由个体行为对比社会规范之各种阴影,有许多种概念。

甚至是那些对你们所为倾向于对立的外星种族也不是“邪恶的族类”,即使他们行事对你们族类不尊重。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理由,幷且幷不视自己为邪恶。你们被构造的思维模式更加线性和聚焦于他们是这样,因而也就表现为如此。一个族类对另一个族类存在的态度自然非常大地取决于各自的思维模式,每个族类都设定自己的优先权。去区分“善”、“恶”是非常原始的,因为任何族类的生存都为很多事情力争,你们也是一样,哪怕是那些各种各样最坏或最负面取向的事情。在这点上我不排斥我们族类也是这样,因为过去有些事件我个人也是不赞成的,这些我不想在此详述。不过这些事件没有在以你们的时间尺度近200年内发生的。请注意下面的话:没有绝对的好族类,也没有绝对的坏族类,因为每支族类都是由个体组成的。


Q: 在我收到的信件中,有问题问你能否细述一些上次提到的高等物理。很多人说,你的话没意义。比如,UFO是怎麽运行的,怎麽飞的,怎麽执行操纵的?




A: 我应该向大众解释这个麽?根本不是那麽简单的。让我想一下。我总得用很简单的话向你们讲明白更高等科学的基本原理。我试著这麽讲好了:你们得清楚几个基本事实。首先你们得分开物理世界的概念,因为每种存在都由不同层面构成,通俗地说它包括物质幻像和其场域空间(sphere of influence.) 的影响范围(译者多•帕裏什注:对“Feldraum”这个字没有正统的翻译,“Feld”意味著field,即场域。 “Raum” 意味著空间、空位、广域。因此把它翻译成“场域空间/影响范围”)。某些物理条件仅联系到物质领域(如“具体化”),其它更复杂的条件仅联系到物质世界的场域空间。你们对物理世界的概念是基于一个简单的物质幻像基础上的。该幻像再度细分进入三种初级的或基本的物质。第四种非常重要的条件同样存在,而你们并未重视它。它是场域空间或等离子场的边界。对你们来说,被控制的转化、物质频率的提升,以及这第四个——物质聚集条件的稳定存在,这几种理论不是很普通、或只在很原始水平上的(插一句,有物质的第五种状态,但是“后等离子态[post-plasma state] ”太过超前而只会混淆你们。此外,作为基础理论的了解也是不必要的,它与你们会描述为超自然的多种现象有关)。现在回到重点:等离子(译注:Plasma,是一种由自由电子和带电离子为主要成分的物质形态,广泛存在于宇宙中,常被视为是物质的第四态,被称为等离子态,或者“超气态”。等离子体具有很高的电导率,与电磁场存在极强的耦合作用)…我幷不是指“热空气”——通常被你们简化的概念——而是物质的更高聚积状态。物质的等离子态是物质的特殊形式,介于真实存在和场域空间之间。那就是,当物质被“推挤[pushed or shoved] ”(译者多•帕裏什注:该词没有合适的用法解释,你们会比我理解得更好)时,会造成质量的完全丧失或以不同形式的能量增长。

物质的第四种状态对某些物理条件来说非常重要,这些条件能用在例如…我该怎麽跟你表达呢…启动反重力(这是一个奇怪的人类词汇,幷不十分确切,但这麽用你应该理解)。本质上来说,在真实的物理世界裏,没有两极的力,而只是“观察者依赖的反射行为”之不同层次的单一巨大的统一力。通过反重力和进入不同层次的重力特徵置换,一个人能够,例如,将物体漂浮。这个理论被我们和外星族类部分采用为UFO的推进力。你们人类将一个简单的法则应用在一个原始的层级上,为你们军方的秘密计划服务,但由于你们多多少少窃取了这种科技(后来被外星族类有意造假传授给你们),你们缺乏真正物理上的理解。结果是,你们不得不和你们制造的UFO之不稳定和辐射问题作斗争。以我了解到的信息来说,已经有大量的人们死亡于强辐射和场干扰。你难道不同意,这也是一个“正”、“邪”的例子吗?你们同不了解的力量玩游戏,因而接受你们自己族类同僚之死,因为他们死于一个更大的原因,意即为了科技的进步,结果又是为了战争服务,也就是追求负面。现在,一个人可以作出对你有利的判决,只有最少数的人类知道这些外星人的计划——如你们所阐释的——最高机密。你们被告知,基本物质元素序数或等级次序越高,提升条件就越简单,但这只是部分正确。如果你们不能包围好这种力量,就最好不要尝试。可你们却总是忽视,将其置于脑后,玩弄自己尚不理解的力量。怎麽会变成这样了呢?

还记得铜熔合吗?依靠与感应辐射场在正确的角度脉动,铜会和其它元素熔合(物质幻像被熔合,场域空间中的场彼此交迭,但主要的力将被那过程反射,幷体现一个类似正负两极的角色)。产生的连接和场因而不能在物质的普通条件下稳定,幷且不适合任务。结果是,整个场的光谱偏移至一个更高的似等离子状态,由此,光谱连同这个粗糙的偏移转到力场极性相反的一端——这裏用词不正确——与重力转移非常相像。这个转移造成一个相互排斥的准两极力的“倾斜”,而这力此刻不再流向立场内部,而是部分流向力场外部。结果是内部分层的反射力场,非常难于在其自身特徵和某些技术边界之间调节。同样能执行很多任务,比如使厚重的飞行物体漂浮幷机动。同样能在电磁辐射领域发挥伪装的作用,以及操纵短暂的时间次序——实际上是非常短的跨度——还有一些其它的事。你熟悉你们的“量子隧道效应”吗?如果场平面的频率和间隔足够高的话,即便是真实物质中的振幅均衡化也在能在这种场中达成。不幸的是,所有我用你们的话解释给你听的都太过粗糙原始而显得古怪和无法理解,但这样简单的阐释也许会为你们的理解帮点小忙。不过同样地,也许帮不了什麽。


Q: 有没有超常力量的科学证实,比如你们思想的力量?


A: 有的。为了解释这点,一个人必须得承认场域空间(Feldraum)在物理上的真实存在。我来试试看…稍等…你将要把自己的头脑从物理幻像中脱离出来而看到宇宙的真实性质了。不过充其量只是一个侧面的表层而已。想像一下这裏所有的物质,你,桌子,铅笔,这套技术设备,这张纸——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存在,而只是场振动及能量聚集的结果。你所能看到的所有物质,宇宙中的每个生物,每颗行星,在位于主力场的场域空间内都有一个“同等意义的信息能量”——(事物的)总体层面(level)。现在,不只有一个层面,而是很多个。上次我提到高度发展的外星族类能够改变层面(这完全不同于简单的 “气泡”转换,因为气泡只是每一层面的一个部分)。明白吗?你们所称的维度,是单独某个气泡的一部分,而气泡群或宇宙泡沫是层面的一部分,层面是场域空间中的层,场域空间扮演著单一物理尺寸的能力,它是永恒的;它由数不清的信息能量层和一般层面构成。在场域空间内没有无效的层面,所有的都相同,但是依靠它们的能量状况而分离。我注意到已经把你搞糊涂了,我想就此打住吧。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