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刘小平今年29岁,家在山阳县杨地镇。6月份,他被来自陕南的男子“老方”控制在砖厂附近一处民房内,同时被控制的,还有其他10个人。图为12月19日,又冷又饿的刘小平在三轮车上昏昏睡去。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刘小平转战了几个砖窑,干不动就会挨打,夜间也会被用铁链锁在床头。他一天上工11个小时,他们每个月的工钱都被老方领走了。老方经常拎起砖头朝他身上砸去、还用烟头烫他,甚至用刀子扎他。图为12月19日,陕西省高陵县公安局,刘小威摁了一下哥哥的腿,刘小平(右)直喊疼,他说是被人拿砖头砸的。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12月19日,陕西省高陵县,刘小平全身布满了污垢,身上多处有伤。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12月19日,陕西省高陵县,家人将刘小平裤子用剪刀剪掉,发现他早已是伤痕累累。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12月19日,陕西省高陵县,刘小平的手上多处伤痕。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12月19日,陕西省高陵县公安局,刘小平的弟弟刘小威(左)找到哥哥后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脱离苦难后一旁的刘小平不禁抹起了眼泪。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12月19日,陕西省高陵县东三爻村,已经六天没怎么吃饭的刘小平(左)顾不上和父亲(左二)说话,家人拿出以前的相片对比觉得他比以前精神状态差多了。

陕西砖厂用智障者做工,受害人遭砖砸烟烫。看完了想流泪。。。

12月19日,陕西省高陵县榆楚乡调北村,刘小平在曾经被迫做工的砖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