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冲锋前战士流泪:望团长发土豆给我们充饥


核心提示:朱文斌:大家都没吃饭呢,已经有两天没有东西吃,冰天雪地就是,那战士呢都流泪了,他说我们不怕死,这个山头我们也可以拿下,他说我们唯一一个要求就是团长能给每个人发几个土豆,就是哪怕是两三个土豆也可以的,给我们充充饥。


解说:朱文斌亲眼看到这位团长也掉下了眼泪,因为这个要求他根本无法满足,鸭绿江被美军的飞机封锁了,装备、给养、粮食都无法送到前线,眼前穿着单薄的士兵都在瑟瑟发抖,看着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唯一的要求只不过是吃一口土豆,团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文章目录:


美陆战第1师用四天抵长津湖惹怒阿尔蒙德


陆战第1师抵达长津湖用去了不少的时间,从古土里到湖区南端的下碣隅里只有区区18公里,陆战第1师用了整整4天的时间,从下碣隅里到湖区西北角的柳潭里有22公里的路程,又是用了一个多礼拜。


史密斯师长如此的谨慎,是因为目前陆战第1师抵达朝鲜东线的纵深受地形的限制,左右两翼都没有部队可以策应,他认为处境极其危险,因此,心思缜密的史密斯决定,在下碣隅里修建一座临时机场,他告诉阿尔蒙德军长,这个机场在必要时可以运送物资和伤员,阿尔蒙德对这个不着边际的理由大为光火,他觉得史密斯被拿着低劣武器装备的中国农民组成的志愿军吓破了胆。


愿军9兵团奇袭美陆战第1师占得先机


解说:9兵团的奇袭,瞬间占有了先机,志愿军的包围圈在不断的收缩,宋时轮命令所有部队猛烈攻击,势必要全歼被围困的美军。


志愿军向敌人阵地冲锋 美军转入防御态势


解说:难以想象瑟瑟发抖的志愿军战士完全是靠着一腔热血,呐喊着趟过积雪,向各个包围圈中的美军阵地开始冲锋,第27军部队主攻柳潭里、新兴里,第20军主攻下碣隅里,低温严寒的长津湖弥漫着风雪和硝烟,战斗进行的异常艰苦,一直打到了第二天凌晨,依然没能达成把敌人全部消灭的目的。被包围的美军聚集了大量的重火力,他们用坦克构成了环形工事严防死守,在天亮的时候呼叫航空兵,向进攻的志愿军密集轰炸。


28日一整天,各处被分割包围的美军试图突破志愿军的包围圈,但都没能成功,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只能放弃原来部队北上进攻的部署,全部转入了防御的态势。


“爆破英雄”杨根思率部于小高岭阻击美军


解说:因为这次表彰大会,作为战斗英雄的周文江、杨根思这些普通的战士都被提拔成了干部,杨根思成为了172团3连的连长。


杨根思誓保阵地 怀抱炸药包与美军同归于尽


范执中(原志愿军20军58师政治部宣传干事 现81岁):敌人是快接近了,就在这个时候杨根思抱起10公斤的炸药包点燃导火索,抱着炸药包冲向敌人,我们在这个指挥所等啊等啊,突然爆炸,这个爆炸,10公斤爆炸那是就是惊天动地的啊,爆炸声一响之后,这个浓烟冲天,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美军特遣队占据有利地形威胁志愿军围歼计划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离开古土里,凭借坦克冲破了志愿军在公路的几道设防,渐渐接近了下碣隅里,德赖斯代尔队长命令部队占领一个高地,这里居高临下可以控制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的通道。


志愿军给养缺乏情况下仍成功攻占小高地


解说:朱文斌亲眼看到这位团长也掉下了眼泪,因为这个要求他根本无法满足,鸭绿江被美军的飞机封锁了,装备、给养、粮食都无法送到前线,眼前穿着单薄的士兵都在瑟瑟发抖,看着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唯一的要求只不过是吃一口土豆,团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美军“德赖斯代尔特遣队”损兵折将宣布投降


解说:这个时候,马上就要天亮了,志愿军停止了攻击,这名俘虏开始向“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喊话,告诉他们志愿军缴枪不杀,投降之后不收缴个人物品,按照战俘的待遇集中生活,战争结束后将会送他们回国。


德赖斯代尔队长此时的伤势流血不止,眼看着自己部队确实已经筋疲力尽,如果再打下去肯定要全军覆没,德赖斯代尔只好决定宣布投降。


志愿军以围打援 长津湖战役陷入僵局


解说:志愿军用以围打援的战术收拾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这个战果却并没扭转整个战局的态势,长津湖冰天雪地中的激战,已经持续了三个昼夜,而且陷入了僵持。


晚上,志愿军进攻,美军防守,白天,美军反扑,志愿军坚守,双方往复拉锯,一时间都无法消灭对方,当年,只有22岁的迟浩田也是第一次亲临如此惨烈的战斗场面。


凤凰卫视2010年12月21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美陆战第1师用四天抵长津湖惹怒阿尔蒙德


陈晓楠:60年前的朝鲜战场,美国对北朝鲜实行了焦土策略,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受到了美国飞机的频繁轰炸,尤其是在中朝边境鸭绿江边,更是所有的道路和桥梁无一幸免。


这么做是因为美国要阻止中国和朝鲜的互相往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志愿军9兵团10余万大军昼伏夜出,翻山越岭徒步了300公里,悄悄的跋涉到了朝鲜东线的长津湖地区,并且秘密的将美军陆战第1师紧紧的包围了。


长津湖地区的地势非常险峻,美军陆战第1师在这里驻扎其实也是迫不得已。


解说:阿尔蒙德是美第10军的军长,他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1946年成为了麦克阿瑟的得力干将,这是因为他们的脾气特别投缘,都属于精力充沛性情直爽的人,从办事到打仗的作风都极其近似,所以麦克阿瑟一直都对阿尔蒙德委以重任。


1949年任命他为远东司令部的参谋长,仁川登陆之后,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形式一片大好,麦克阿瑟发布了要在圣诞前结束朝鲜战争的命令。阿尔蒙德自然不敢怠慢,积极督促属下的陆战第1师快速向鸭绿江边推进。


阿尔蒙德当年58岁,他火爆的脾气和凌厉的眼神一直让下级军官感到畏惧,可他却偏偏指挥不动陆战第1师的师长史密斯。


史密斯和阿尔蒙德从形象到气质都相距甚远,这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德克萨斯人,虽然史密斯没有阿尔蒙德的军衔高,年龄也比阿尔蒙德小一岁,却也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功绩卓越,还在战后领导过海军陆战队的学校。因此言行举止温文尔雅的史密斯有着学者的儒雅风范,在美军中一直被称为史密斯教授。


史密斯在陆战第1师向鸭绿江边推进的问题上,有着和阿尔蒙德不同的观点,自从陆战第1师北上的时候,在黄草岭和志愿军血战数日后,志愿军神秘消失,这更让史密斯觉得北上的道路扑朔迷离。


另一个原因,从黄草岭到长津湖,只有一条地形情况非常复杂的简易公路,那是由泥土和砂石混合铺设的狭窄小路,曲折穿行在山区之间,道路狭窄到只能容许一辆汽车通过,而且又是在山腰。一边紧挨着突兀的山石,一边就是陡峭的深渊,史密斯觉得如果这样不知深浅的北进,恐怕凶多吉少,因此,严格控制着陆战第1师的推进速度。


陆战第1师抵达长津湖用去了不少的时间,从古土里到湖区南端的下碣隅里只有区区18公里,陆战第1师用了整整4天的时间,从下碣隅里到湖区西北角的柳潭里有22公里的路程,又是用了一个多礼拜。


史密斯师长如此的谨慎,是因为目前陆战第1师抵达朝鲜东线的纵深受地形的限制,左右两翼都没有部队可以策应,他认为处境极其危险,因此,心思缜密的史密斯决定,在下碣隅里修建一座临时机场,他告诉阿尔蒙德军长,这个机场在必要时可以运送物资和伤员,阿尔蒙德对这个不着边际的理由大为光火,他觉得史密斯被拿着低劣武器装备的中国农民组成的志愿军吓破了胆。


为了让史密斯放下顾虑,阿尔蒙德命令美7师以一个加强团的兵力接替陆战第1师在长津湖以东新兴里地区的防务,掩护其右翼。并且下了一道死命令,11月27日陆战第1师必须发起北上的总攻,不得有误。


愿军9兵团奇袭美陆战第1师占得先机


志愿军9兵团向长津湖美军发起总攻的日子终于到了,而这一天恰恰也是陆战第1师北上总攻的日子,这个巧合就好象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一场鹅毛般的大雪从天而降,长津湖笼罩在白雪皑皑之中。


此时,9兵团司令宋时轮,副司令陶勇,27军军长彭德清,20军军长张翼翔,9兵团所有的指挥员都在注视着手表上的指针,下午4点30分总攻打响了。


王可夫(原志愿军27军80师第239团作战股长):满天都是信号弹,那确实是奇观,好看得很。


张桂绵(原志愿军27军80师第239团2营教导员 现81岁):一发起总攻啊,战士就各奔各的目标就去了。


解说:张桂绵是27军80师第239团2营的教导员,在总攻之前,他就分配好了各连队负责的战斗区域,4连负责主攻,5连负责掩护,6连负责包抄,美军的每一个营房,每一个账篷,每一个阵地都有战士进攻,张桂绵一直叮嘱大家,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攻入美军的阵地。


张桂绵:所以,那个仗打得很漂亮,开始没怎么伤亡,接着呢就看着敌人前面那个房子里面灯光也很亮,里面吵得很厉害,乱叫。最后战士进去以后,冲锋枪、机枪一起扫,所以都给打倒了。


解说:9兵团的奇袭,瞬间占有了先机,志愿军的包围圈在不断的收缩,宋时轮命令所有部队猛烈攻击,势必要全歼被围困的美军。


志愿军向敌人阵地冲锋 美军转入防御态势


长津湖的大雪天黑之后已经停了,气温却在不断的下降,最低气温竟然达到了零下35度,这一情况是始料未及的,让来自南方的志愿军战士承受着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冰冷刺骨。


突变的天气,让长津湖的战斗显得更加的艰难,因为战士薄薄的棉衣根本无法抵御凛冽的寒风。也许大家都熟知邱少云为了不暴露部队的行踪,大火烧身巍然不动的故事,而在长津湖的这个夜晚,1000多名9兵团的士兵为了不暴露目标,趴冰卧雪几个小时,当冲锋号吹响的时候,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徐邦礼(原志愿军20军58师172团2营6连指导员 现83岁):这个枪栓一拉,子弹只有4发子弹,应该是5发子弹压进去,实际上它是冻了,子弹这个卡子弹不上来了,你就打空枪了。


陈斌(志愿军27军79师237团3营11连战士 现85岁):枪打不响了,子弹不会冒火了,冻了,冻了,不会冒火了。志愿军战士拿手榴弹去拼呀。


解说:难以想象瑟瑟发抖的志愿军战士完全是靠着一腔热血,呐喊着趟过积雪,向各个包围圈中的美军阵地开始冲锋,第27军部队主攻柳潭里、新兴里,第20军主攻下碣隅里,低温严寒的长津湖弥漫着风雪和硝烟,战斗进行的异常艰苦,一直打到了第二天凌晨,依然没能达成把敌人全部消灭的目的。被包围的美军聚集了大量的重火力,他们用坦克构成了环形工事严防死守,在天亮的时候呼叫航空兵,向进攻的志愿军密集轰炸。


28日一整天,各处被分割包围的美军试图突破志愿军的包围圈,但都没能成功,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只能放弃原来部队北上进攻的部署,全部转入了防御的态势。


“爆破英雄”杨根思率部于小高岭阻击美军


陈晓楠:世界上无论什么部队在作战当中最忌讳的就是被分割包围,美军陆战第1师虽然拥有世界上最精良的武器装备,但是在这一点上也并不例外,志愿军9兵团呢已经把长津湖地区的美军分割阻截成了4个大的包围圈,每一个地方的美军都是孤军无援的,给养、装备、兵员、炮弹都没法调集,虽然凭借着火力优势形成了钢铁阵地,但是时间长了也是坐以待毙。因此陆战第1师稳住阵脚之后,马上就组织部队伺机打通和其他部队的联系。


解说:在长津湖下碣隅里的外围地带,1071.1高地被称作小高岭,在这里可以看到远方美军陆战第1师的临时机场,高岭下就是下碣隅里和柳潭里之间的公路,是陆战第1师打通联系的必经之路。


20军58师172团杨根思所在的连队就坚守在这里阻击美军的行动。



杨根思当年28岁,参军入伍已经有8年的时间了,他从小到大不是放牛就是做童工,没过上一天好日子,直到跟着革命的队伍打天下,才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同时燃起了对生活的无比热爱。


杨根思的爱好广泛兴趣多样,平日里学习文化、朗诵、拉琴、唱歌,他都积极参与,而且还获得了军里颁发的战地记者证,经常会写写部队上的好人好事。虽然他是个地道的农民出身,却有很高的悟性,在部队里他喜欢钻研炸药,解放战争的时候多次被评为“爆破英雄”,并且在1950年被评为全军的一级战斗英雄。


周文江当时就曾经和杨根思一起去北京接受了这一荣誉。


周文江(原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2营副营长 现86岁):8月份呢到南京去,参加南京选举,南京那时候有十几个军,60多个代表。这样我们到南京军区也很顺利,就选举都通过了。我和杨根思、陈宝福、毛兴德4个人去出席北京第一届全国英雄模范代表大会。


解说:这次在北京召开的全国英模代表大会主要是表彰在解放战争时间有过突出贡献的战斗英雄,而整个20军几万人,也只有4人入选,周文江和杨根思从来没有到过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想到可以见到毛主席,他们的心情非常激动。


周文江:我们一到北京就住在旅馆的,我和杨根思两个人一个房间,那时候没有进过城市啊,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宾馆,我们两个人晚上睡觉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明天要开大会了,大家就准备了,有的擦皮鞋啊,有的同志刮胡子啊,没有胡子也刮刮,把衣服穿着整齐啊。


解说:英模大会在中南海的怀仁堂举行,来自全国的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一共有350人,这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第一次表彰来自基层的干部战士,散会之后,毛泽东又亲自在怀仁堂后的荷花池和大家见面,当时所有的代表都激动万分,把毛泽东紧紧的围在了人群的中央。


周文江:一开始,大家就来跟毛主席握手了,那么我也,因为我靠这近,我也能挤进去,我个子小,但是我灵活,我就挤进去了,挤进去跟毛主席握个手,很高兴。其他人,我们其他三个都没有挤到,这样子我回来跟他们讲了以后呢,他们也很高兴。


解说:因为这次表彰大会,作为战斗英雄的周文江、杨根思这些普通的战士都被提拔成了干部,杨根思成为了172团3连的连长。


杨根思誓保阵地 怀抱炸药包与美军同归于尽


此时,杨根思的连队驻守的小高岭正在经受着陆战第1师部队的轮番进攻,猛烈的炮火已经把小高岭白雪皑皑的山头打成一片焦土,本来有的松树也全都烧成了木炭。


范执中(原志愿军20军58师政治部宣传干事 现81岁):他在接受任务的时候就表示了,就不相信我杨根思上去守不住这个地方,就不相信我杨根思带着设备打不败你美帝国主义,只要有我杨根思,小高岭就是我们的。


解说:杨根思是在早上7点钟的时候进入阵地的,总计带领了30多名战士,因为山头的面积不大,兵力太多反而增加伤亡,陆战第1师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20多门大炮如犁地一般把山头上的土翻了一遍又一遍,飞机也不停在天空盘旋、俯冲、扫射、投弹,志愿军的阵地一直都是一片火海。


范执中:第4次、第5次、第6次、第7次,一直到第8次,已经接近黄昏了,那么这个时候杨根思的排已经没几个人了,还留下五六个人,他又拿起卡宾枪上去,结果敌人上来首先给敌人打倒了,重机枪排长是后来过来的,也是杨根思下命令你撤下去,要把打完了子弹的重机枪千方百计的带回营部。


解说:这个时候小高岭上只剩下了杨根思一个人,他让仅有的几名战友撤下阵地的时候,也许就做好了与阵地同归于尽的准备。


今天,我们无法想象在寒风刺骨的小高岭上,杨根思是用怎样的神情面对着又一次冲上阵地的美军,我们只知道,他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脚下的阵地。


范执中:敌人是快接近了,就在这个时候杨根思抱起10公斤的炸药包点燃导火索,抱着炸药包冲向敌人,我们在这个指挥所等啊等啊,突然爆炸,这个爆炸,10公斤爆炸那是就是惊天动地的啊,爆炸声一响之后,这个浓烟冲天,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当时的团长政委以及我们这些人知道,杨根思实现了他的诺言,实现诺言了。


解说:杨根思与冲锋上来的美军同归于尽,他被授予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和特级战斗英雄。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


美军特遣队占据有利地形威胁志愿军围歼计划


陈晓楠:在长津湖这场战役里,其实不只是杨根思,还有很多的战士选择了牺牲生命的壮烈方式,向美军来进攻,向坦克冲锋,美军陆战第1师拥有着大量的大口径的火炮和坦克,以及众多的飞机实施不间断的空中支援,在这些重型武器面前,如果志愿军没有坚定的意志和敢于牺牲的斗志的话,那断然是无法让美军最精锐的部队体验到溃败的滋味的。


解说:长津湖美军最南端的部队位于古土里,他们接到了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的命令,要快速组织部队增援下碣隅里,因为下碣隅里是陆战第1师的师部所在地,整个师的高级将领全部在这个营地。


古土里的美军以配属的英国皇家陆战队第41突击队为主,协同美军两个步兵连,两个坦克排和大量火力支援单位,组成了总计约1000人的部队,在队长的德赖斯代尔的指挥下,由古土里北上,企图打通与下碣隅里之间的联系,并且为这支部队命名为“德赖斯代尔特遣队”。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离开古土里,凭借坦克冲破了志愿军在公路的几道设防,渐渐接近了下碣隅里,德赖斯代尔队长命令部队占领一个高地,这里居高临下可以控制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的通道。


朱文斌(原志愿军20军58师173团作战参谋 现83岁):为什么要拿这个小高地,这个小高地是敌人退路一个咽喉,这里拿下来了,就可以堵住敌人不能退了,不能退了。团长就给大家讲,同志们,我们这个仗打得很艰辛很艰苦啊,只要大家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能够把这个高地拿下来。


志愿军给养缺乏情况下仍成功攻占小高地


解说:“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占领了有利的地形,这对志愿军的整个围歼计划是个不小的威胁,朱文斌所在的20军58师173团的任务就是要扫清这个障碍,攻下小高地,可以团长下达命令之后,战士们却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向团长提出了一个要求。


朱文斌:大家都没吃饭呢,已经有两天没有东西吃,冰天雪地就是,那战士呢都流泪了,他说我们不怕死,这个山头我们也可以拿下,他说我们唯一一个要求就是团长能给每个人发几个土豆,就是哪怕是两三个土豆也可以的,给我们充充饥。


解说:朱文斌亲眼看到这位团长也掉下了眼泪,因为这个要求他根本无法满足,鸭绿江被美军的飞机封锁了,装备、给养、粮食都无法送到前线,眼前穿着单薄的士兵都在瑟瑟发抖,看着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们唯一的要求只不过是吃一口土豆,团长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朱文斌:最后战士没话说了,那么枪又不能打,枪冻啊,手一贴这个枪就觉得这个枪吸,像吸铁石一样手不能动,那么怎么办呢?战士都身上都带这手榴弹,带着炸药,两里路将近一个多小时,你看看多慢啊,那没办法,一步一步冰天雪地,总算是听到手榴弹响了,一阵响。结果呢这一个连把敌人美军的一个排消灭了,山头占领了。


解说:“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出师不利损兵折将,他们万万想不到,把小高地打下来的志愿军,其实连土豆都吃不上,在当时长津湖的荒山野岭上,想找到吃得谈何容易,就算冒着敌人的炮火,把千方百计搞到的土豆煮熟,送到阵地上的时候,土豆早就变成了冰块。


陈斌(原志愿军27军79师237团3营11连战士 现85岁):土豆冻硬了,咬不动了,用石头、用枪托砸碎吃,现在呢这个脚,两脚有经常麻木,等到西北风一吹呢,这个两脚呢,就是走不了了。


美军“德赖斯代尔特遣队”损兵折将宣布投降


解说:德赖斯代尔队长占领的山头失守了,更糟糕的是他们在山下洼地里陷入了20军的重重包围,这个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出路被堵,后路被劫,陷入绝境。


而附近的美军部队,也都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完全腾不出手来策应他们。


徐放(原志愿军20军59师政治部主任 现95岁):这179团团长这个人很能干,他一看敌人有些乱,他那个部队呢不管他什么个情况,下命令出击,就是全团出击,所以这个时候,一个团出击以后呢,就把这个整个美军部队打乱了,一直打到晚上,一两点钟,半夜一两点钟,也没把他消灭。


解说:漆黑的夜晚,山谷里子弹呼啸,德赖斯代尔特遣队一边突围一边撤退,志愿军却紧紧的咬住不放,美军装甲车的高速机枪丝毫没有压制住20军部队的进攻。德赖斯代尔队长也中弹负伤了,特遣队开始人心惶惶。


一名英国皇家陆战队的队员趴在死人堆里装死,被志愿军俘虏了,凑巧的是他在解放前曾经在中国工作过。


徐放:就在中国当过英国的一个参赞吧,所以他呢,能讲中国话,也知道中国的政策,那么我们就好了,你能讲中国话呢,现在呢,就是给你个任务,我们也优待你,优待俘虏是中国的政策,但是你最好帮我告诉告诉美国,叫他们放下武器。


解说:这个时候,马上就要天亮了,志愿军停止了攻击,这名俘虏开始向“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喊话,告诉他们志愿军缴枪不杀,投降之后不收缴个人物品,按照战俘的待遇集中生活,战争结束后将会送他们回国。


德赖斯代尔队长此时的伤势流血不止,眼看着自己部队确实已经筋疲力尽,如果再打下去肯定要全军覆没,德赖斯代尔只好决定宣布投降。


徐放:一个中校,两个少校,包括这个指挥所的少校,还有一个少校呢,是他的副手,德赖斯代尔负伤以后,他帮助指挥的,因为他答应决定投降嘛,德赖斯代尔那个时候也没话讲了,这样子呢,他就是命令他下了命令叫部队缴械,这样子就是我们俘虏了一个中校,两个少校,240个人。


志愿军以围打援 长津湖战役陷入僵局


解说:志愿军用以围打援的战术收拾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这个战果却并没扭转整个战局的态势,长津湖冰天雪地中的激战,已经持续了三个昼夜,而且陷入了僵持。


晚上,志愿军进攻,美军防守,白天,美军反扑,志愿军坚守,双方往复拉锯,一时间都无法消灭对方,当年,只有22岁的迟浩田也是第一次亲临如此惨烈的战斗场面。


迟浩田(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 现82岁):第一次遇到这个红外线,现在大家都知道红外线晚上能看见,是吧,那时候我们不知道,我们基本上是小米加步枪,我们特务连呢,从连长指导员到后面,一个连基本上打光了,都对着打。夜间么,后来我们知道敌人用了夜视器材。


解说:位于下碣隅里的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这个时候正在和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通话,特别强调了陆战第1师目前所面对的志愿军绝不是普通的农民军,而是人数众多,行动规范的中国正规精锐部队。


陆战第1师现在其实也面临着给养和弹药不足的问题,从27号开始,美国远东空军的空运力量,就几乎全部的投入到长津湖,以元山机场为基地的第21运输机中队,日夜不停地向陆战第1师空投补给物资,仅一天时间就分别对新兴里和柳潭里空投了16吨物资和10吨弹药。


阿尔蒙德还要求,再空投400吨各种补给物资,为此,在日本的第2348军需空运补给包装连,雇佣了大量日本劳工,昼夜不停地包装空投物资。


在这几天里,美军先后出动313架C119和37架C47运输机,让陆战第1师有了充分的后勤保障。


陈晓楠:志愿军9兵团和美陆战第1师在长津湖狭路相逢,一交手可以说是打成了平局,双方各有优势也各有伤亡,但这样僵持下去,对志愿军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因为志愿军不仅武器落后,而且衣服单薄口粮不足,饿着肚子在冰天雪地里作战,让9兵团每天冻伤减员的数量也不断增加,而且不要说一线打仗的士兵,就连9兵团的兵团总部也是这样,司令宋时轮就曾经拍着桌子和后勤部队的人说,我可以用党性保证,我每天也只是吃一两个土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宋时轮意识到长津湖的仗不能够这样打下去,否则9兵团就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宋时轮准备要改变战术了。


本文内容于 2010/12/22 23:19:06 被但恃铁血报中华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