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抗战的最后一战:傅作义怀柔抗战

生长在红旗下 收藏 0 1587

1933年1月5日,日本侵略军进犯山海关,危及华北。傅作义便分电阎锡山、张学良、蒋介石,请缨上前线杀敌。15日,他以省主席名义发表《告全省民众书》,“希望全省同胞檩于困难的严重和绥远的危机,一致奋发,奋起救国御侮”。25日,率领第三十五军(临时番号为华北军第五十九军)由绥远开赴察哈尔、热河。


2月上旬,所部在张家口组成华北军第七军团,傅作义任军团总指挥,陈炳谦为总部参谋长,下辖三个军。傅令第六十一军李服膺部开往独石口、张北一带;第五十九军到昌平一带增防。5月14日夜晚,第五十九军奉命开至怀柔以西牛栏山一带,并在平古大道怀柔西北高地经石广、高各店之线占领阵地,构筑工事,准备阻击来犯之敌。傅作义带领参谋人员到前线侦察地形,并连夜制成各种式样的防御阵地图样印发各部队,限令20日前完成。


23日上午4时许,日军第八师团的铃木旅及川原旅团的福田支队,在十几辆坦克、十几门野炮、山炮及十架飞机的掩护下,向傅部前沿阵地发起猛烈攻击。激战三小时,双方均损失惨重。8时许,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何应钦电话通知傅作义到北平商谈要事,傅答曰:“正在激战中,不能离开。”遂派军参谋长苗玉田去北平。何见苗后即说:我们与日军停战,已于昨晚达成协议。你们可马上撤至既设阵地。并要苗给傅传令。在三个小时内,苗给傅打了四次电话,傅均回答:“仍在激战中。”并说:“自孙兰峰团增加上去后,战斗迅速好转,我军此刻已收复数阵地,但日军仍在向我争夺中。”最后,何迫不及待地写了手令:“五十九军立即停止战斗,向高丽营附近集结撤退,详情另电。”傅接到此命令后,心情十分沉重,气愤地对陈炳谦说:“这样的战斗打得毫无价值,牺牲了这么多的官兵,他们以自己宝贵的生命换来的却是妥协停战,战士们能死而瞑目吗?”陈炳谦等人劝说:“别人都已停战不打,仅我们这点部队也难以战胜日本侵略者,既令停战撤退,只有服从。”傅却说:“必须日军先撤,我们才能撤,否则我们决不能后撤。”后经过交涉,决定双方同时后撤,傅作义才忿然下令撤兵。此役傅部牺牲三百六十七人,日军阵亡二百四十六人。长城抗日战争最后的一场恶战,就此宣告结束。


傅作义指挥的怀柔抗日之战胜利的消息传出后,全国务报均以大字标题登载报道。天津《大公报>)以“以血肉当敌利器,傅部空前大牺牲;肉搏千多次,使敛失所长;沙场战士血,死也重泰山”,赞誉第五十九军官兵。全国及海外各阶层群众代表纷纷来到北平慰劳,送来“为国干城”、“气壮山河”、“战史流芳”等锦旗。蒋介石也来电慰问,奖洋五万元。阎锡山奖洋五千元。日本报纸对傅部之勇敢善战甚表惊叹。日本《朝日新闻》上曾登载有如下一段:战地离北平城只有六十余华里,如不是傅作义部的精锐部队阻击我军,日军早已进入北平城了。


6月28日,傅作义奉北平军分会的命令率军返回绥远。途经张家口,市民设茶摆点,夹道欢迎。冯玉祥特到车站迎送,并向傅祝贺说:“你们是抗日胜利的英雄部队。”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