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云 正文 杀人马刺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


‘金玉楼’二楼客房里一片寂静,身穿便装的日本士兵都整装待发,金惠次朗脸色凌重的对士兵们说道:“板田君的车在酒楼对面的马路等我们,我们分头出去,知道吗?”士兵们如临大敌似的点了点头。

一辆包着篷布的大卡车停在‘金玉楼’对面的马路上,身穿国军军装的板田坐在驾驶室吸着烟,不时焦灼的望着对面街上的‘金玉楼’,没有多久,小村和一个同伴慢悠悠的走出‘金玉楼’,他们走过马路冲着卡车里的板田点了点头,望了一下四周,上了卡车。不久,金惠次朗和木村也走出‘金玉楼’,俩人快步穿过马路来到卡车前,看了看四周,然后,转身快速爬上卡车。

士兵们三三两两、陆陆续续都上了板田的大卡车,板田启动汽车,大卡车摇摇晃晃的动了起来,士兵们发现车上放着两个大包和一个木箱,板田开着车,扭头对金惠次朗说道:“金惠君,你们把那两个大包打开,把里面的衣服换上。”小村打开大包,发现里面全是国军制服,金惠次朗笑道:“板田君想得真周到。”板田道:“武器在木箱里面。”木村打开木箱,发现里面什么样武器都有,轻重火力一应俱全。

卡车晃晃悠悠走了一段路,只见前面不远两个宽大的木制栅栏架在路的中央,两旁分别站着两排持枪警戒的士兵,稍微靠后的右边是一个岗亭,里面坐着一名军官,板田回头望了金惠次朗,金惠次朗马上明白板田是什么意思,低声要手下做好战斗准备。

大卡车在栅栏前面停了下来,一名士兵看到车头上插着的国民党小旗,非常放松的快步走到驾驶室车窗前,向里看,看到手放在方向盘一身军装的板田。那士兵面无表情对板田说道:“麻烦你拿出你的证件。”

板田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递给那士兵,那士兵拿着那证件看了一下,然后走到车后,掀开篷布看了看车厢里金惠次朗他们。金惠次朗冲着哨兵笑了笑,说道:“兄弟,怎么查得这么认真?”那士兵气道:“有什么办法,还不是这日本人闹的。”

那士兵看这卡车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走到车前驾驶室边,把证件还给板田,冲着木制栅栏旁边的同伴做了一个手势,他的同伴立即挪开木制栅栏。那士兵对板田道:“你可以走了。”板田道:“谢了,长官。”开动卡车,卡缓慢的驶过路卡。

铁心桥桥头飘扬着国民党军旗,桥上中国士兵挎着枪三三两两在闲聊,车头上插着的国民党小旗的那辆卡车从远处开过来,一个高个子士兵嘴里叼着烟,手端长枪快步跑上前,伸手拦住卡车,金惠次朗领着手下从后车厢跳下卡车,慢步走到那高个子士兵眼前。高个子士兵看他们都穿着国军制服,也就放松了警惕,对自己的同伴摇了摇手,懒洋洋对金惠次朗他们的问道:“你们是那个部队的。”

金惠次朗笑了笑,走到高个子士兵跟前,也点了一根烟,大声说道:“八十七师的,你们是那个部队的?”高个子士兵道:“五八三团的。”一个脸上有疤的中国士兵听金惠次朗说他们是八十七师的,从桥上走了过来,惊讶的问道:“八十七师在江湾啊!怎么到这里来了。”

金惠次朗的手下一个一个漫不经心的向中国士兵靠近,金惠次朗故意气道:“还不是我们师长交代的苦差事,接他娘舅。”高个子士兵骂道:“这他妈的什么当官的,比我们团长差远了。”金惠次朗问道:“你们呆在这干什么?”高个子士兵道:“守桥啊!”金惠次朗一支手伸向了后腰,笑着问道:“就你们几个?”高个子士兵道:“全在这了。”指着不远处正在和金惠次朗的手下小村搭讪的中国士兵道:“那是我们班长。”

金惠次朗亲昵的一只手搭在高个子中国士兵肩上,道:“哦!”快速从后腰拔出匕首,插进了那高个子士兵胸膛,高个子中国士兵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旁边不远处脸上有疤的中国士兵见高个子中国士兵被金惠次朗杀了,大惊失色,拉开枪栓正准备射击,一个日本士兵的匕首刺进了他的咽喉,一转眼,桥上的中国士兵全被在他身边不远的日本士兵杀死。

日本士兵们快速将一俱俱中国士兵的尸体绑上石头沉入江中,然后用江水将桥上的血迹冲走。原田看到桥头还飘扬的中国军旗,心里十分不爽,将它拔起恶狠狠的扔到江里,旁边不远的金惠次朗大怒,冲过来打了原田两耳光,大骂:“混蛋,蠢猪。”然后,转身快步跑下桥,想去捞那面军旗,但是水流串急,军旗很快被江水冲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桥上清理干净后,板田把车开到铁心桥不远的小树林,领着几名日本士兵将树枝和树叶盖在卡车上,让卡车和铁心桥不远的树林融为一体,桥上小村领着几名士兵在做好了一切战前准备,金惠次朗领着日本士兵在铁心桥旁边附近的山上修筑完工事后,向山下的小村做了一个一切就绪的手势,小村向山上的金惠次朗远远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埋伏在山顶的木村向山腰的金惠次朗做了一个一切就绪的手势,金惠次朗向山上的木村远远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