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军阀逸事:辫帅张勋拿火车换女人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6 69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人说“世上本没有什么历史,死的人多了,也就成了历史”,说到民国这段时期,自然是有枪便是草头王,故而这段历史也就因为军阀们的混战而变得特八卦。某种意义上来说,民国史就是这些草头王们打来杀去的混战史,昨日你赶走我,今儿我回来驱走你,明天联合起来去打他,就这样你来我往,他和他之间弱肉强食。


大家在这个圈子内混,自然也就以实力为后盾,以规范为标准,正如余汉谋将军所说的那样“和蒋介石打交道,没有自己的本钱是不行的,对自己的职责太认真也是不行的!”如果没有实力,自然也就得从这历史的舞台上谢幕离去,若是不以规范为标准,那弄不好会掉了脑袋,譬如那位从不讲信义,最终被活埋的石友三。


当初袁慰庭小站练兵之时肯定不是为了将自己那些新军学生们一个个培养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后来蒋百里先生冲着自己胸口开枪的时候除了没有想到会因此娶到一个日本护士之外,恐怕也没有想到自己任校长的保定军校后来会出了那么多乱世枭雄。当然了,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台下看着自己自杀的那些学生后来会跑去黄埔军校当教官,并教出了一群比先生还大放异彩的学生。


当这些信奉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风云人物一个个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时候,他们最终留下的点滴似乎让我们些许感慨。陆军上将鹿钟麟,留大陆,居天津,任居委会主任;同是陆军上将李品仙,去台湾,住台北,任邻长,此二公虽然分隔台海两岸,但却同是验证了那句“治国齐家如统兵”。


民国时期有人在报纸上作打油诗曰:“怀芝步步学曹锟,光远遥遥接李纯。”其中既提到了北洋时期的四个军阀,张怀芝、曹锟、陈光远、李纯,而又蕴涵了诸多典故。


“怀芝步步学曹锟”是指:山东督军张怀芝常与人说“曹三爷是我长兄,他走一步,我随一步;他跑一步,我亦跑一步”。这话直白却也不假,譬如民国六年(1917)张勋率辫子军逼黎元洪大总统出走时,黎派人运动曹锟拥护,曹锟发电至总统府,张怀芝也跟着发电支持;而后曹锟受段祺瑞运动,宣言否认,张也跟着宣言否认。后来,曹锟当了直隶督军,张怀芝也要去当山东督军,说是“要跟曹三爷走也”。


“光远遥遥接李纯”是说:民国二年(1913),五都督举兵抗袁之役,李纯以第六镇师长有功,坐镇江西。陈光远时为旅长,无大作为,事事随李纯主张。袁世凯帝制被推倒,黎元洪以副总统正位总统,冯国璋乃以南京督军、上将军,当选副总统。但没多久,黎元洪出走,冯国璋为北洋派拥戴,入京继总统位。李纯任南京督军,陈光远则获江西督军之职。


张怀芝做参谋总长的时候,不识字而好弄文,某日下一命令:“派某人到参谋部”,却把“派”字写成了“抓”字,结果所派之人,被抓到参谋部等候发落,闹出一个大笑话。北洋元老王士珍得知后,莞尔笑道:“怀芝事事学曹仲山,仲山不乱动笔,自为藏拙;怀芝独对此事,未曾学得到家。”


张勋跟许多军阀一样,也是妻妾成群。其有一爱妾小毛子,是个美女,很得张勋宠爱。辛亥革命时张勋担任两江总督,与革命党打仗败北,丢了南京城。革命军入城后没抓到张勋,却抓到了小毛子。革命元勋陈其美同志知道这个好消息后,提议把小毛子送到大上海去展览,门票价格都想好了,一人四角。据说这样一来可以给革命军筹款,二来可以打击满清爪牙的气焰。不过小毛子当时没在陈其美手上,而在江浙联军总司令徐绍祯的掌握之中。徐绍祯接到陈其美的来电后笑说:“某公又来跟我开玩笑了。”


在徐司令的监护下,小毛子的日子过得还挺滋润。她被临时安置在一个候补官员的公馆内,每日“殊无戚容,靓妆如故”,化妆品不够了就问革命军索要,如果不给她,她就哭。有个人听说小毛子的艳名,想见识见识,徐绍祯就耐心解释说,小毛子不过是一妇人,抓起来并无价值,老关着也不是个事儿,还不如送回去,或者让张勋来接走。搞得那人不好意思再提此事。徐司令又向另一位愤愤不平的师长指出,小毛子是红颜祸水,把她还给张勋,张勋“近之必不祥”。最后在徐司令的主持下,小毛子终于和张勋团圆。张勋大喜过望,拨出机车14辆、客车80辆还给了革命党控制下的铁路局。


蔡锷将军是个有中国传统道德的军人,其在1911年年初调云南,任新军第十九镇第三十七协协统时,闻得武昌起义成功的消息,便秘密约集同志刘云峰、刘存厚、唐继尧、韩凤楼、沈汪度、殷承献、雷飚、黄永社等计划响应,预定于12日发动。众人推蔡为总指挥,以新军为骨干。不料事迹泄露,9日云南总督衙门的总文案熊范舆、刘显冶把新军不稳的消息密告云南总督李经羲和统制钟麟,李、钟会商后拟下令解散新军以杜绝乱源。蔡等知道事机迫切,千钧一发,遂约同李根源率讲武堂学生自西北攻城,蔡自己率部攻东南门,此战之中,其深感李经羲对他恩深义厚,不忍迫以炮火,所以在发动攻势的同时,即函请熊范舆火速请李经羲迁赴法国领馆避难。第二天革命军攻占了昆明全城


,军政学商各界集会公推蔡为“大汉军政府云南都督”,设都督府于昆明城内的五华山,都督府下设军政部、参政部、军务部。云南本赖中央协饷,云南独立,协饷来源断绝,所以革命政府成立后,第一要务是财政上的节约。蔡自定都督月津60元,都督府全体官兵月饷3300余元,并设立富滇银行以维持金融。


非北洋系出身的蒋百里在留学德国归来之后,受袁世凯之邀担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校长,但段祺瑞却大为不满,对保定军校的运作不予配合。蒋百里愤于军校学风浮躁,且向陆军部请求拨款未果,于是1913年6月18日凌晨5点就召集全校两千余名师生紧急训话。其身着黄呢军服,腰挂长柄佩刀,足蹬锃亮马靴,站在尚武堂石阶上一脸沉痛:“初到本校,我曾宣誓,我要你们做的事,你们必须办到;你们希望我做的事,我也必须办到。你们办不到,我要责罚你们;我办不到,我也要责罚我自己。现在看来,我未能尽责……你们要鼓起勇气担当中国未来的大任!” 随后,即拔枪往自己胸口开了一枪。幸而一位下属眼明手快推了他一下,所以这一枪没有致命。


蒋百里在民国时被誉为五百年才出的一个军事天才。既是兵学家,又是国学家,其祖父是海宁藏书名家,一生风流倜傥,身边名士云集。刻印《别下斋丛书》《涉闻梓旧》等多种书籍流传于世。1901年,蒋百里东渡扶桑留学,当选为中国留日学生大会干事,并组织“浙江同乡会”,又于1903年2月创办大型综合性、知识性杂志《浙江潮》,行销国内。鲁迅先生积极支持《浙江潮》,每期都给亲友阅读,他的第一批作品《斯巴达之魂》等,即发表于《浙江潮》,身陷上海狱中的章太炎先生的诗文也在该刊登载,《狱中赠邹容》一诗万人争诵。


蒋百里是民国一代的传奇人物。当是时有“男交蒋百里,女交林徽因,不负此生”之说。


蒋百里留学日本,而其平生精力也就在研究对日作战,其在《国防论》和其他著作中更准确地阐述对日战略,归纳起来有三:第一,中国对日不惧鲸吞,乃怕蚕食,故对日不应步步后退,而要主动地实施全面抗战,化日军后方为前方,使其无暇消化占领区,从而使日本无法利用占领的地区提高战力;第二,主动出击上海日军,迫使日军主力进攻路线由东北、华北、华中、华南的传统南北路线改为沿长江而上的东西路线,从而充分利用中国沿江的山地与湖沼地利,抵消日军兵器、训练方面的优势;第三,以空间换时间,行持久战,通过时间的消耗拖垮日本。具体做法为将日军拖入中国地理第二棱线,即湖南、四川交界处,和日军进行相持决战。


事实上,虽然蒋百里在1938年早逝,但中日战争的发展,恰恰按照他的预料进行,反映了他对两国实力与战略态势的准确把握。他在逝世前不久发表的文章中,掷地有声地提出了今后中国对日战略的指导方针,即《国防论》。《国防论》的扉页题词是:“万语千言,只是告诉大家一句话,中国是有办法的!”“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同他讲和!”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