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一卷.毁损基石 第二章.箭翼联手(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1.2.1

第五大道20号

20:30

陈墨心急如焚的听着史吏长篇大套的分析着当前的局势,仿佛刚刚发生的炸弹破坏以及荆轩失踪这一系列恶性事件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似的,围绕着今夜航母情资接收任务的破坏已让这一任务的成功率降低到了不足百分之五十。电讯设备被毁,几乎已经注定无法恢复了,而舰载机弹射器的专家荆轩在送医途中失踪更是给情资到手后的跟进工作蒙上了一层阴影。而眼前的这位总政派来的大校主管却仍在这里夸夸其谈,毫无实质性的应对举措,陈墨不禁要问,即使是政工干部也并不都像他这般“二”吧!

陈墨被迫圈在这里听史吏胡侃已经有二十分钟了,心里一直挂念着吕律调。此间他的情绪经历了几番的波动,最后都还是被他强行克制住了。他从坐在自己对面的荀循脸上也看到了同样焦虑的神情,他知道,同样的牵挂也在折磨着这个女人。


就在刚才,一经处理完电磁脉冲炸弹的爆炸现场,陈墨便立即想到了吕律调的安危,他匆匆向林烈交待了一番之后,便急奔楼上的禁闭室而去。

而陈墨刚一冲上二层楼的时候心里便已经后悔了,他本该选择更为恰当的时机出现才是,但是现在想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陈墨,你来得正好,事情紧急我们刚好在一起商量商量。”

史吏一反常态的亲切,他叫住了一脸急迫正要冲上三楼的陈墨,站在他旁边的是拄着拐杖的荀循,只见她面容憔悴,脸色比起早些时候显得更加苍白。不等陈墨来到近前,荀循便迫不急待的说道:

“教授的车还没有到医院,护送他的警卫也失去了联系。”

陈墨的心头一惊,立即联想起了这楼上禁闭室里的吕律调。但他不好撇开荆轩的事,于是追问道:

“他们出发多久了?会不会还在路上。”

“早该到医院了,这个时段的路况是不会塞车的。”

“他们去的是哪家医院?有没向医院询问过情况。”

“市立第一中心医院,打过电话了,没见人影。”

陈墨暗想,如此说来恐怕凶多吉少啊!看来,敌人的破坏活动是有周密计划的,围绕着航母情资的接收行动,敌人已将与之有关的重要人物尽数除去,除了眼前的荀循再就是吕律调了。想到这里,他愈发担心起吕律调来。于是,脑子一转,提议道:

“有没有联系过市交管局?看看沿途有没有发生车祸一类的非常事件。”

史吕二人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显然陈墨问到了点儿上。其实,陈墨的反应还是很快的,遇事时所考虑的问题节点也很有章法,一步一步的深入极具逻辑,难怪总部首长如此看好他呢。

见史吕二人摇头,陈墨于是建议:

“我去打电话向交管局询问一下,恐怕,要跑到街上去找部电话才行。”

史吕二人明白,电磁脉冲炸弹已经破坏了小楼里的一切电子设备,包括每个人的手机也已全部损毁。陈墨说着转身朝楼上走去,不想史吏又在身后叫住了他。

“陈墨,情况如此紧急还不赶快去办,往楼上跑干吗?”

陈墨暗自骂道:该死的婆婆嘴,你打听那么多干吗?于是,停下脚步硬着头皮说道:

“我…去看一眼禁闭室,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出纰漏了。”

史吏闻听把脸一沉,质问道:

“出不出纰漏是你该考虑的事吗?做好你该做的事就好啦!”

陈墨火起,他眉毛一扬正想发作,站在一旁的荀循连忙圆场,她惦记着荆轩的安危,所以不想耽搁。

“放心吧!御使刚刚去察看过了,还特意命令四人双岗轮流值班,不得轮空。所以,你不必担心。”

陈墨哦了一声,遂压下心头的怒火,转身下楼去了。

陈墨沿着第五大道跑出去大约三个路口之后,才在一家银行的门口找到了一部IP电话,陈墨用自己的智能连接卡拨通了市警局的值班电话,报上自己的身份代码之后,电话被接通到了市交管局的监控中心。

很快,交管局值班警察便将蝶桥前发生的车祸以及爆炸情况大致的向他作了描述。现场附近的监控图像显示,一辆帕拉丁和一辆摩托车先后发生爆炸并且焚毁,另有一辆依维柯停在路边。图像还显示了依维柯附近发生命案,三具尸体和一副担架躺在车边,另有二人被一辆城市越野型汽车接走,车牌不详。

陈墨一边急奔回来,一边作出判断。荆轩遭劫但性命一时无忧。必须尽快作出回应,避免失去踪迹殃及荆轩的生命。


终于,还是荀循沉不住气了,她发怒时的情形让陈墨都觉得心惊。精钢打造的手杖大力敲打在祚木的会议桌面上发出震耳的响声,把一直在夸夸其谈的史吏着实吓了一跳。他从未想象过这个瘦弱寡言的女人竟有如此的爆发力。一时错愕,听凭荀循近乎歇斯底里的发作。

“史吏,看着教授遭人劫持,你还空话连篇的耽误时间,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荀循暴怒时毫无顾忌,她直呼其名的点中了史吏的要害,陈墨听了不禁暗暗称快。心想,再容忍下去,这家伙会把吕律调也葬送进去的。于是,他开口支持道:

“是啊!御使,必须赶紧采取行动解救教授,趁着时间不长或许我们还可以抓住踪迹啊!”

“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再不动手,我就单独行动了。如果教授有个三长两短,史吏,我不会饶了你。”

有陈墨帮腔,荀循的火气则释放的更加激烈,她的手杖已经指向了史吏的鼻子尖了,说不准何时一冲动,精钢手杖就会打得史吏脑浆四溅。陈墨怕荀循一时性起把事情闹大,搅乱了本已混乱不堪的六处,于是起身挡在二人之间,欲伸手抢过手杖,没想,这样一来反而愈加激怒了荀循,显然这个敏感的女人具有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只见她用那只未受伤的脚猛的一蹬会议桌的桌腿,座下转椅急速向后滑去,一下子就拉开了与陈墨之间的距离,而她的右手则闪电般的从腋下抽出了那只格洛克17型全自动手枪。

陈墨一见大惊,他猛然想起了医务室内被她一枪击毙的特工袁勇,心想这女人怎么性格如此暴躁,真不知她一怒之下会不会一枪毙了史吏!于是,一面大叫冷静,一面也疾速的抽出了身后的伯莱塔PX4,以备万不得已时以武力制止。一时间,剑拔弩张,火药味儿十足。


啪!史吏重重的一掌拍在桌面上,似给极度冲动的荀循当头棒喝,反而使她冷静了下来,持枪的拇指压在保险掣上没有按下去。史吏缓缓的站起身,白净的脸上被恼怒整治得青一阵紫一阵。

“放肆!我可不是尹博,我绝不允许你在此撒野。你胆敢开枪,我发誓你会生不如死!陈墨,下她的枪。”

荀循双手举着枪没有做出进一步的反应,陈墨见局势稍稍稳定,便主动收起了自己的枪,然后,慢慢的向荀循伸过手去。荀循稍稍迟疑一下,转而调转枪口手握枪管将枪柄递到了陈墨的手上。陈墨接过枪来轻轻的放在桌面上,慢慢的推倒了史吏的面前。

“你们给我听好,六处由我主持工作,我自有安排不需要你们在旁多嘴,解救荆轩遭劫一事我早有安排,市局的一小队武装特警已经出动,很快还会有一队人马赶来六处,负责这里的安全。”

史吏用冷冷的目光看着荀循和陈墨,接着用冷漠的声调说道:

“六处早已被敌人渗透了,包括你们在内的所有成员都将接受审查,这里已不再是可以执行作战任务的合格队伍了,六处会变成一座炼狱,只有证明了你们自己的清白,才能走得出去。你们做好准备吧!”

史吏说完,将面前的格洛克用力一推,把枪又还给了荀循,自己转身走出了会议室。荀循看也不看陈墨,收起枪来,抓过手杖,也起身出了会议室。

陈墨的脑子飞速的转动,他想,是时候动手了,一旦市局的特警接管了六处,到时候,想走可就难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