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七十三 龙虎(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哨兵还接茬说:“青楼贵呀,书寓那种高级窑子,哎,杜头,可怜可怜我,借我一百两银子去逛逛。”

杜轶骂道:“龟儿子的,打起老子秋风来了,滚!小心我踹你小子屁-股。”

“哈哈哈阿。。。。。。”斥候哨的兵将们都大笑起来,完全不把近在咫尺的建夷放在心上。这群小伙子,是马佳、陈捷从汉、女真、蒙古中挑选的‘刺头’,个个胆大包天——尤其是色胆包天,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骑烈马、抢美人的疯汉。

三十多名斥候正笑闹间,北边一里地外,三匹骏马疾驰而来,为首的骑士高声叫道:“‘架梁马’听令!将军令,突击建夷后阵,给川军打炮壮威!”

“得令!”杜轶高声应道,随即骂起来:“格老子的,都上马,把线膛枪装好。听我命令,每队两丈,排成两列横队,错位排列,前进!”

“嗒嗒嗒。。。。。。”‘架梁马’斥候们骑着塞上名驹,迈着轻松的舞步,仿佛阅兵般朝后金阵后逛去。

这批‘架梁马’,刚刚灭了鞑子的两拨哨探,腰中角弓还没捂热,又准备用米尼弹欺负人了。

“呜嘟,呜嘟。。。。。。”

后金后阵警报齐鸣,一支约五十人的蓝旗白甲骑兵,突出阵门,朝‘架梁马’他们猛冲过来。

其实,后金军早在半刻钟前就得知了杜轶他们的存在,但因为大战在前,努尔哈赤不想为几个明军哨探花大力气,所以只让镶蓝旗派人盯着,不让他们搞出事来就行了。现在,这伙明军竟然吃了豹子胆,三十几人也来打秋风,当我大金巴图鲁是卖茶叶蛋的咩?!

“嗒嗒嗒。。。嗒嗒。”

斥候们的马蹄声由快转慢,开始持枪准备。杜轶望着三百步外前来送死的建夷探马,嘴角邪笑道:“龟儿子的,这么急着进‘丰都’(1)啊?也好,老子四川人,好客,就用线膛枪给你们送行!”随即大叫道:“都跟老子瞄准了,两列准备!。。。。。。二百步,开火!”

“呯!。。。”

灼热的硝烟猛地喷出,把马上骑士的肩膀一震,速度达到500米/秒的米尼尖头弹,如同死神的传票,朝白甲兵扑去。

“噫律律!”十余名白甲兵的坐骑一声悲鸣,把它自己连同主人,一起抛在地上,砸起一捧尘埃。

建夷骑兵见状,更怒了,猛地加速,嗷嗷大叫冲来。

杜轶撇撇嘴道:“格老子,能不能换个姿势?老这样干没兴致啊!”说着又下令道:“一百五十步,瞄准,开火!”

“一百步,瞄准,开火!”

“五十步,瞄准,开火!”

“最后一次,开火!”

杜轶冷静而从容地下达射击命令,稳稳地把这伙建夷白甲兵打成筛子。他眼见得鞑子冲进三十步,但已只剩下不到十个不知所措、转马彷徨的‘傻子’后,断然举刀喝道:“杀!砍首级了,发银子了,逛窑子了!”

“噢嗬!”

斥候们发出野兽的嚎叫,一齐拥上,切瓜砍菜般,把鞑子首级瓜分干净。

杜轶跳下马,踱到一名垂死的白甲兵面前,用靴尖挑着他的下巴,用刚从尼满那里学来的女真语问道:“死得开心不,死鞑子!”

那名白甲兵睁着眷恋和不甘的双眼嘶叫道:“汉狗,天命汗不会放过你们的!我镶蓝旗的黑勃极烈,是能开十五力弓的勇士。”

杜轶从尼满那里听到翻译,转回头来嗤笑道:十五力弓(2)?日你仙人板板 ,上吊用哦?”说完拾起那白甲兵的硬弓,“啪”的一声撇断,然后扔在地上,踏脚而去。

白甲兵瞅见被杜轶踩断的角弓,仿佛明白了什么,悲号地仰面倒下,激起滚滚浮尘。

辰时五刻,沈阳城南五里。

“停止前进!摆方阵,换班警戒。休息一下,喝水。”马佳下令道。

经过两刻钟的急行军,身披四十或六十斤盔甲的马佳军、左部左司的汉子们赶到方才杜轶的藏身处。一路之上,倒是有两拨建夷的探马试着骚扰,但都被斥候哨连打带冲地赶跑了。现在,全军都在缓口气,准备大干一场。

“咕噜噜。”马佳牛饮一口,扫视四周地形:典型的河边平原,起伏不大,无制高点可寻。右翼有小树林,百余丈宽。

“唔。”马佳想了想,制高点可以用辎重、驮马代替,还够用。小树林有利有弊,可以隔断敌人骑兵冲击,但又会掩护敌人步兵偷袭。所以,离小树林既不能远,也不能近。马佳决定道:

“全司听令,向左平移八十步,拒马蒺藜随动。快,一百下!”

“一、二、三。。。。。。”在马佳的数数声中,刚休息一会的战兵们整齐而急促地转移了阵地,快速布下拒马柞两层、蒺藜绳五条。

这群左部左司的战兵,昨天主要跟着李把总在车营里转悠,没有出门野战厮杀,可以说只费了点玩火枪的劲,锐气很足,立功心切,誓要超过昨天的左部右司。

“好。”马佳点头道,然后命令:“斥候哨,全体出动!告诉杜轶,不把鞑子大军引过来,罚他进火器铺轮大锤!”

“遵命!”斥候哨的‘塘马’抱拳行礼,转身拨马疾驰前去。

马佳站在叠放的辎重箱上,振臂大呼道:“左部左司的弟兄们,昨天,你们捧了右司的场子,干得非常好!今天,我要带领你们做主角,做名角,唱一出大戏!唱起来吧。”

“风从虎,云从龙。。。。。。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才罢手。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作马牛。 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黄龙誓不休。”

明军高歌,声震四野。

(1)丰都,中国著名鬼城,今四川丰都县。

(2)这里有个掌故:被满清尊称为圣祖的康熙玄烨,自吹年青时体力好,能开十五力弓、发十三把箭、强悍得很。其实,笔者在小说开始的三岔堡之战就说过,用弓者平常使用的其实是自己最大拉力的十之七八。而现存清宫藏品康熙弓大概有十一力、七力半两种,这才是玄烨的真实战力,很普通的水平,而且,他打猎其实喜欢用火枪。他儿子雍正,用弓四力半,典型的废柴‘宅男’。康熙这个人,往往谎话说得不高明,就这点来说,到是和孔孟之类被捧起来的‘圣人’相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