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生代鹰派政治家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海洋战略,然而解决岛屿争端问题走霸道之途似乎行不通。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任景国发自北京 一场“岛屿视察”对抗正在日俄之间上演。



“(北方四岛)就是在这儿啊。”12月4日,日本外相前原诚司一手捧着地图,一手握着望远镜,在空中远眺北方四岛。



对此,俄外交部官员萨佐诺夫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日本政治家可以在其本国领土从远处欣赏我国令人惊叹的山水之美。”



一周后的12月13日,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登上了国后、择捉岛。这是继11月1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亲自登上了与日本有争议的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视察后,俄官方的又一动作。日本首相菅直人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并称近期也会亲访。而俄方也传来普京不久亦要登岛的消息。



不仅与俄国,今年9月以来,围绕钓鱼岛撞船事件,日本也与中国展开了一轮激烈碰撞,令两国外交关系陡然恶化。



环顾日本这个岛国,与其隔海为邻的国家屈指可数,但其竟然与每个邻居都有岛屿争端,而且在今年此问题尤为突出,这其中正是日本主政鹰派强硬外交使然。




四处点火,岛争激化



日本与周边国家岛屿争端由来已久。与俄罗斯之间,就横梗着北方四岛的巨大屏障。



北海道东北方向大海上,有四个岛屿:择捉岛(3200平方公里)、国后岛(1500平方公里)、齿舞岛(250平方公里)、色丹岛(100平方公里)。日本将其统称为“北方四岛”,俄罗斯方面则称呼为“南千岛群岛”。两国围绕该群岛的争斗有400年历史。1945年苏联根据与英美签署的《雅尔塔协定》获得南库页岛和千岛群岛的全部主权。自那以后,北方四岛归入苏联囊中。1956年旧苏联时代及2004年普京总统时代都曾考虑同意先归还齿舞及色丹两岛,但均被日本拒绝,日本始终强势坚持“四岛一起归还论”。民主党上台执政,外相前原诚司无数次强硬指斥俄罗斯“非法”占领北方四岛,此举激怒俄方,遂使梅德韦杰夫成为俄国登上该争议岛屿的第一位领导人。



视线西移。日本与同为美国盟国的韩国之间,存在着竹岛摩擦。韩国称为“独岛”的这片总面积18.6平方公里的岛屿,现为韩国实际控制。日本1905年吞并朝鲜半岛,同年将该岛正式纳入版图。1952年韩国宣布对该岛行使主权,并于1953年登岛驱逐岛上日本驻军。自那以来,韩国逐年加强该岛基础设施建设,屯兵护守,直至今日。



几十年里,日韩之间为该岛归属纠纷不断。今年3月30日,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还强势审定通过了将于明年启用的小学教科书,9月防卫省又发表了2010防卫白皮书,两者都将该岛记述为日本领土,这引起韩国朝野抗议浪潮。



再往南看。日本与中国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之争也跨过了一个世纪。钓鱼岛及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1894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失败,翌年被迫同日本签下《马关条约》,台湾、澎湖列岛、包括钓鱼诸岛均在那时被日本霸占。日本投降后,宣布废弃一切不平等条约,但由于冷战,该岛长期被美军占据使用。1970年美国宣布将行政管辖权移交给日本,但对主权归属交由当事方协商解决。



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及1978年中日签署友好条约时,周恩来、邓小平都先后提出“暂时搁置争议”,那时执政的日本自民党政治家们也都予以首肯。然而,今年撞船事件发生后,外相前原却矢口否认:“邓氏说他的,可日本从未默认过此事。尖阁群岛(日方对钓鱼岛的称谓)是日本固有领土。”一系列强硬外交,令中日关系阴云密布。




支配不成,“法理占有”



2010年发生的日中岛屿争端彰显日本外交在民主党执政后趋向强硬。前原等人的所作所为凸显鹰派色彩,反映出日本新生代政治领袖们对岛屿争端外交路线及应对策略作出了调整。他们是按套路打组合拳,核心词是:实质管辖、法源依据、法理占有。



日本把实质管辖称作“实效支配”。面对北方四岛的“被支配”,日本虽败绩连连,却从不言输。日俄两国于1956年恢复了邦交,但1957年岸信介上台后,日俄间北方四岛之争陡起,至今日本以归还北方四岛为先决条件始终拒绝与俄签订和平友好条约,日本还为此制定了“政经不可分”的与俄外交原则。1981年日本决定将每年的2月7日定为“北方领土日”,每到此日,日本全国都会发起大规模集会、游行、各类研讨会等。1983年日本国会通过了《促进北方领土问题解决特别措施法》并于2009年再度修改该法,明文记述北方四岛为固有领土,明确赋予日本拥有北方四岛主权的法源依据。每届日本政府都会任命北方四岛大臣和地方官员,尽管他们从未在四岛上过班。



与韩国的竹岛(韩称独岛)争端,日本同样因为做不到“实效支配”,始终没占上风。但日本人不想在“法源依据”和“法理占有”上再输给韩国。与韩相争,日本从1954年以来年年都向韩国政府递交外交抗议书,明记竹岛为日本固有领土,要求韩国撤出该岛;岛根县议会通过决议,将每年的2月22日定为“竹岛日”,政府年度防卫白皮书都会记入竹岛是固有领土文辞……



与俄韩岛屿之争不同,日本与中国围绕钓鱼岛及附属岛屿争端上,“实际控制”的一方是日本。中国在对日关系正常化后,一直表示愿意“搁置争议”,但日本并未在“实效支配”上放松脚步,对右翼在岛上立界碑、建标志性灯塔等行为也未加约束。目前钓鱼岛及附属岛屿都是无人岛。国际法对无人岛归属争端有诸多规定,其中法源依据尤为重要。今年9月发生的撞船事件,日本鹰派政治家图谋的就是按“国内法”严肃处置,一旦日本司法当局谳定成功,该案例即可成为日本行使主权管辖明证,定谳文书本身今后亦可成为“法源依据”。



需要警惕的是,日本政府宣布在明年3月将25个“离岛国有化”,日美还于近日大规模军演,其重要演练科目“岛屿夺还演习”明目张胆剑指钓鱼岛。冲绳石垣市议会还试图通过地方法制定所谓的“尖阁诸岛日”。由此可见,日方欲在强化“实效支配”的同时,向国际社会广泛宣示主权,企图达到“法理占有”的目的。

觊觎资源,谋海洋扩张



战后四十多年,日本保持了世界经济亚军宝座。但在泡沫经济破裂后,步履维艰。现在,新生代鹰派政治家开始主导日本政坛,为了让日本从根本上走出政治经济军事防卫困境,他们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海洋战略,核心内容之一就是岛屿战略。



日本本土面积只有37万多平方公里,以《联合国海洋公约》中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规定算来,日本只拥有25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域。若把解决与中俄韩存有争端的岛屿纳入视野,日本则可多获取200多万平方公里的疆土。



不仅仅是主权领土扩张问题,更重要的还在于这些争端岛屿及其所涉及的广袤海疆极具经济价值和军事防卫战略价值。以南千岛群岛为例,据报道称已探明陆上及海底资源储量:黄金约1867吨,煤、气约16亿吨。钓鱼岛也是如此,单是海底石油资源据估可达70亿吨。



此外,这些争端岛屿个个具有重大的军事防卫战略价值。南千岛群岛是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战略要地,是扼守鄂霍次克海和太平洋之间的极具战略意义的通道。从军事防卫学的角度来看,钓鱼岛拥有的军事战略价值也毋庸置疑。日本急欲扩大其军事防御范围,占领和控制钓鱼岛可以将其所谓防御范围从冲绳向西推远数百海里,对实现日美加强第一岛链防卫态势、钳制中国的图谋不可或缺。此外,日本欲图扩张海洋势力,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位处由太平洋进入印度洋咽喉要道,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要地。



领土争端不易解决,最佳途径是靠智慧和平协商图之。缺乏智慧,争执不决,暂且挂之,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如果某一方要靠霸道解决岛屿争端问题,不仅路途艰难,最终恐怕不得不吞下“四邻树敌”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