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能够启动内需吗

汉娜 收藏 1 29
导读:启动内需确是持续增长的关键。 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奇迹来源于“出口导向的高积累模式”:积累高、消费低,所以发展快;积累意味着产能的扩大,相对于较低的消费,必然出现产能过剩,过剩的产能通过出口来平衡。 保证高积累的关键是分配向“积累者”倾向,谁是积累者?政府和资本家(政府积累公共设施)。怎么才能在积累中占优势?更大的权力。秦晖所谓低人权优势,我认为不准确,应该是低民权优势,实质是低劳工权优势。劳工是民众的主体,他们的权力小,则工资分配占比低,则消费低,则积累高。所以,威权体制实质上是中国奇迹的内部关键。

启动内需确是持续增长的关键。

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奇迹来源于“出口导向的高积累模式”:积累高、消费低,所以发展快;积累意味着产能的扩大,相对于较低的消费,必然出现产能过剩,过剩的产能通过出口来平衡。

保证高积累的关键是分配向“积累者”倾向,谁是积累者?政府和资本家(政府积累公共设施)。怎么才能在积累中占优势?更大的权力。秦晖所谓低人权优势,我认为不准确,应该是低民权优势,实质是低劳工权优势。劳工是民众的主体,他们的权力小,则工资分配占比低,则消费低,则积累高。所以,威权体制实质上是中国奇迹的内部关键。

可以看出,出口是中国模式成功的外部关键,一旦出口市场饱和,中国模式就玩不转了。高积累带来的过剩生产能力无法消化,必然产生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学过《政治经济学》的人应该容易明白)。固然可以在短期内用国内投资来制造内需,但有效的投资必然是未来的产出,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加剧生产过剩。

中国要想继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要继续提高,甚至,资本家要想继续赚钱,政府税收要持续增长,都必须要启动内部消费,也就是必须降低积累,也就是说,政府、资本家必须要少分配,劳工要多分配,政府、资本家必须要现在少得才能在将来多得,“要付出才有收获”,多么富有哲理。

政府实际上已经懂得了这个道理,资本家不一定懂,但没关系,政府是主导。但是,政府要减少资本家的所得容易,要减少自己的所得(或增加自己的支出)就太难了。各级政府、各地政府都有自己的局部利益,虽然总体应该少得,可为什么不是别人少得呢?要讨价还加,一定达不成协议。除非有强势的最高领导强力硬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