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个橘子吃

毛源潮 收藏 2 82
导读: 今天珏爷买了一坨橘子,我捡起一个,看着这片温润的橘黄暖色,只是小心翼翼地用手指伸入其中,我触碰到冰冷的脉络。我明白,这是一段来自某棵树枝头的悲伤。水雾、乌云、红日抑或雷霆,它默默地站在田野中哭泣了整整三季。 如今,凝结成眼泪落入我的手中。 有时候看似温暖的东西却冰凉彻骨,但是为了心中的宁静,却不得不残忍地逼迫自己面对他。 我定了定心神,用力撕开这层面具。霎时间,香雾如血,弥漫在我指间,我彷佛听见真诚而竭力的哀号,从那遥远的古代战场传来。这世界,只要有人存在,本来就不会

今天珏爷买了一坨橘子,我捡起一个,看着这片温润的橘黄暖色,只是小心翼翼地用手指伸入其中,我触碰到冰冷的脉络。我明白,这是一段来自某棵树枝头的悲伤。水雾、乌云、红日抑或雷霆,它默默地站在田野中哭泣了整整三季。

如今,凝结成眼泪落入我的手中。

有时候看似温暖的东西却冰凉彻骨,但是为了心中的宁静,却不得不残忍地逼迫自己面对他。

我定了定心神,用力撕开这层面具。霎时间,香雾如血,弥漫在我指间,我彷佛听见真诚而竭力的哀号,从那遥远的古代战场传来。这世界,只要有人存在,本来就不会安宁,我早应该知道的。

橘子,你只是生长了一年,我已经生长了二十三年,人世间的喜怒哀乐,难道你见得可有我多?你可知道快乐王子和燕子是如何倒下?一个纯粹的善良的人,在自己洪水般的悲伤和怜悯中苦苦搏击,心从来就是碎的,而这一切永远不会现于史诗当中。

要不然,你同我的心交换吧?把我的碎心,去填补那些伤心的人。

一瓣橘子塞入口中,一滴眼泪滴在被抛弃的橘皮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