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岁翁寒天被赶出门 儿子称不交存折就别回来

黑暗中的力量 收藏 2 896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26/12269038.jpg[/img]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26/12269039.jpg[/img] 老人的大儿子马学松家有三套新房 [img]http://img0.itiexue.net/1226/12269040.jpg[/img] 最右上的两层房子,都是马学松的。 “这几天,根据中国天气网信息,石柱县的最低温度仅1℃,而当地一位年近8旬的老人,却被亲生儿子赶出家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8岁翁寒天被赶出门 儿子称不交存折就别回来


78岁翁寒天被赶出门 儿子称不交存折就别回来

老人的大儿子马学松家有三套新房

78岁翁寒天被赶出门 儿子称不交存折就别回来

最右上的两层房子,都是马学松的。


“这几天,根据中国天气网信息,石柱县的最低温度仅1℃,而当地一位年近8旬的老人,却被亲生儿子赶出家门,孤独地住在一家旅社。”近日,大渝网上一则题为《帮帮这个无家可归的老人!》的帖子引起网友关注,网帖称,这位“无家可归”的老人目前已经独自在旅社里居住了20多天。昨天,本报记者前往石柱,找到了这位老人。


老人住旅馆 20元一天


发帖者“豆腐”在帖子中说,这位老人住在石柱县城东社区的一家小旅社。每天白天,他就在街上“游荡”,晚上回旅社睡觉,看起来极为可怜。前晚,记者联系上了“豆腐”,这位石柱小伙告诉记者,老人被儿子赶出家门的事情,在城东这边很多人都知道,“豆腐”十分同情这位老人,同时也觉得其儿子太过无情,才发出此帖求助。


昨日下午1点,记者根据“豆腐”提供的信息,找到了这家位于石柱县城东社区的新城旅社,找到了这位叫马勤志的78岁老人。老人外面穿着黑色布袄,里面叠穿着5件衬衣、布背心等单衣,刚从一家面馆吃了面回来。他说,为了节约钱,他每天中午都步行十余分钟到一家价格便宜的店吃面。


随后,记者跟随老人来到了旅社2楼的一个房间。这间仅几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十分简陋,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柜子,房间的角落放着一台电视机。老人说,他从11月29日晚开始就住进旅馆的这个房间里,每晚缴纳20元钱住宿费。说完,老人取下头上的大帽子,露出了满头的银发。为何老人在如此寒冷的季节被儿子赶出家门?老人从怀中缓缓掏出一张存折,声音颤抖地说:“就是因为它。”


想自己管钱 却被赶出门


老人说,去年上半年,他和老伴徐兴会搬离了即将被拆的旧房,同时将属于老两口的土地转给了两个儿子马学松和马学柏。当时为了划分赡养责任,两个儿子签了个协议,由大儿子赡养父亲马勤志,二儿子赡养母亲徐兴会。于是两位老人被迫分开,分别住进了两个儿子家里。


老人说,自己享受着“被征地农转非人员基本养老保险”,每月都有一笔680元的补贴,但均被儿子马学松代领。最初马学松会每月从中发100元零花钱给他,但马勤志觉得不公平,便找到辖区所在的城东社区居委会反映,居委会陈主任上门协调后,马学松认为父亲打了小报告,从此分文不给。


11月底,马勤志通过另几位相熟的老人出主意,带着身份证将马学松领取补贴的存折挂失,获得了新的存折,并第一次亲自领取了680元补贴。但这惹恼了大儿子大儿媳,随后老人被儿子、儿媳妇赶出家门。


随后,记者找到了城东社区居委会的陈益生主任。陈主任说,在得知老人被赶出家门后,他曾出面协调,但马学松态度坚决,表示不归还社保存折就不可能让马勤志回家。但马勤志本人则表示,自己的养老保险金应该属于自己。“经居委会多次协调,双方都坚持自己的做法。”陈主任说。


大儿子:不交出存折就别回来


随后,记者又来到石柱县汇景龙湾小区某单元6楼,找到了马学松,他正在装修这套在自己名下的90多平米住房。


马学松告诉记者,根据他与马学柏签的协议,他从去年就开始赡养父亲马勤志。“老头子和我一起住在附近租的一套住房内,我为他的养老保险缴纳了6000多元。”他认为,虽然后来政府根据政策返还了自己近万元,但正是因为他最初缴纳了那笔费用,父亲才有了每月680元的养老补贴,“这笔钱当然应该用来补贴家用”。


“没想到他故意去挂失存折,好过分嘛。”马学松表示,让父亲回家有个条件,就是必须先将存折交回。当记者转达马勤志不愿意退回存折的意愿后,马学松说:“如果不交回来,就不可能让他回来。”


二儿媳:有5套房也不该赡养老人


昨天,记者在城东社区居委会陈益生主任的带领下,在汇景龙湾小区门口,找到了马勤志二儿媳张少英。


张少英明确表示“不可能将父亲接到自家住”,她还向记者出示了那份《家庭赡养协议》。记者看到协议中写着:为了使父母老有所依,使子女孝顺各负其责,遂分开赡养两位老人生老死葬;大儿子马学松赡养父亲终老;二儿子马学柏赡养母亲终老。


张少英说,去年下半年,徐兴会老人便因病去世了。自己与丈夫马学柏已经尽完了将其母徐兴会生老死葬的义务。因此,自己虽有5套房子,但父亲马勤志的任何事情都应由马学松负责。“如果马学柏要把他(马勤志)接来,我就把他们(马勤志与马学柏父子)一起赶走。”张少英说。


老人在旅馆还要住多久?


昨天下午,当记者得知马学松有几套房后,问他“你的房子这么大,就不能让你父亲有一个栖身之处?”,马学松口气才转软。他说,自己在楼上还有一套同样大小的住房,但楼层比较高;在另一个单元的4楼,还有一套126平米、已通水的清水房,但这是他留给自己20岁儿子成家时用的。他表示,可在这个清水房里,先给父亲搭个床,让他先安身。


昨天下午,马勤志通过记者得知两个儿子的表态后,泪水流了出来,在脸上蜿蜒。天很冷,但老人的心也冰冷。他说:“我住在这里,时常想起当年我和老伴抚养这几个娃儿的艰辛。我不会去住他(马学松)的清水房,我宁愿住旅馆!”当晚,老人又独自一人在小旅馆里度过了一夜。


旅馆王女士告诉记者,20多天前老人来到这家旅馆,一开口就问哪间房最便宜。“我看了老人的身份证,发现他是本地人,便问他为啥要住店?”王女士说:“谁知老人眼泪直流,称自己被儿子赶出来了。”提起老人的事,王女士连声叹息:“老人穿那身衣服,都20多天没换过了。”


据了解,老人还有一个远在新疆的女儿叫马学梅,对老人很孝顺。目前,马学梅已得知父亲的境况,本周内将赶回石柱陪同老人处理此事。


说法


儿子面临遗弃罪


情节恶劣可判刑


记者找到了负责联系城东社区的南宾镇政府纪委书记谭文华,他听闻此事后,表示会尽快安排社区居委会帮助老人先租一个该社区生活设施齐备的房子,供其暂住,直到其女儿马学梅回来后再做商议。此外,他还安排社区居委会帮助老人尽快向当地司法局申请法律援助。


重庆龙塔律师事务所的朱秭丞律师说,马勤志老人的儿子虽然签订了“家庭赡养协议”,协议商定分工赡养父母,但实际上,这份协议并不能免除儿女赡养老人的义务。目前,老人的儿子如果拒不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将有可能面临刑事责任,或将构成遗弃罪,老人可以向当地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而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