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作品人物评述

aqssm 收藏 0 1000
导读:韦小宝-----一个非侠的侠客   金作中,写侠,写善,写恶,最终都归结到权力、金钱、亲情,无出其右,而此三者构成了社会环境、人文现象,是历史发展中人性的写照。作者几乎全部作品中都表达了喻人行善、天下大同的社会理想。 而又流露出人对于偶然和机遇变迁的无奈。   金庸小说中,主人公最后的结局,几乎都是违背自身最初的理想,或是心灰意冷归隐山林,或是壮志难酬以身相殉,没有一个能够得偿所愿实现胸中理想。例如,乔峰欲强国民、抵抗外侮,却孰料想本身既是胡儿;虚竹虔心修佛盼成正果,然而机缘巧合,破戒重重,最终与佳

韦小宝-----一个非侠的侠客


金作中,写侠,写善,写恶,最终都归结到权力、金钱、亲情,无出其右,而此三者构成了社会环境、人文现象,是历史发展中人性的写照。作者几乎全部作品中都表达了喻人行善、天下大同的社会理想。 而又流露出人对于偶然和机遇变迁的无奈。

金庸小说中,主人公最后的结局,几乎都是违背自身最初的理想,或是心灰意冷归隐山林,或是壮志难酬以身相殉,没有一个能够得偿所愿实现胸中理想。例如,乔峰欲强国民、抵抗外侮,却孰料想本身既是胡儿;虚竹虔心修佛盼成正果,然而机缘巧合,破戒重重,最终与佳人携老异邦;令狐冲胸无大志,只盼与小师妹结成连理,同在师父膝前尽孝,却适得其反,等等诸如此类,虽各有不同归宿,却处处事与愿违。这事实上部分的反映了作者思想,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间加之于小说主角和润色主角的配角。

自古以来,无论何朝何代,无论开国君主功绩多么亘绝古今,“一将功成万古枯”,一代枭雄必然是践踏无数血肉之躯而走向辉煌。如令狐冲所言任我行:“又是一个东方不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是历史的真理。作者在小说中所流露的天下大同的理想社会似乎不曾实现过,侠客们行善施德仅是沧海一波,最终结果也只能独善其身,无法影响历史的进程。无论剑侠的武功盖世,才绝古今,都不能使历史的轨迹偏转方向,似乎透着一种无奈。

小说在情感方面的刻画,同样寄托着伤感和惋惜的笔触。段正淳子嗣众多,不成想唯一可以传递香火的“嫡亲骨肉”,却是他人之子;乔峰所至爱的佳人,却因误会而被自己亲手所杀;张无忌得两位红颜知己,却互相勾心斗角,难断取舍。而在大家看来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几对苦命鸳鸯,也是诸多遗憾。最令人神往的才子佳人之配莫过于杨过与小龙女,二人却各有残缺。

其他之如段誉与王语焉,虚竹之与西夏公主,韦小宝之与阿珂,郭靖与黄蓉、华筝公主等等。王语焉本是深深爱着表哥,而慕容复亦有情于表妹,但对于枭雄而言,虽然慕容复未能成事,女色与所谓江山之比,他看重的是后者。这是王语焉的爱情悲歌。

恰恰与此成对比的是,《鹿顶记》中,李自成、吴三桂、崇祯皇帝,再加一个胡逸之,四人与陈圆圆诠释了情色之极致。崇祯轻色而顾社稷,李自成不能完全说是贪恋女色之徒,但开始恐也未必是出于爱情,或者应该说是因爱美而生爱情。吴三桂因美色而反复无常,既贪美女更恋江山,为得绝代佳人可以无信无义,后来为求自保又不惜牺牲所爱,是一个财色权力兼欲不忠不仁的反派典型人物。而胡逸之,则是社会中最平凡的人之一,这类人在历史的进程中可有可无。他们不会为一己私欲而为非作歹,不会恃强凌弱伤害他人,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尽其所能锄强扶弱匡扶正义,是真正的广大社会群众的代表。他们没有奢侈的欲望,没有远大的理想,只安于维持普通而单纯的生活目标, 安居乐业,幸福终老。

这一类人的典范首推韦小宝。

韦小宝,笔者以为是金著中少有的极为成功的人物形象。

诚然,金庸的各部小说都各具特色,但说到人物形象塑造生动,社会环境描写之真实,主题烘托技法之纯熟,令人回味久远,思索深刻的,当属《鹿顶记》。与过往的大侠相较,韦小宝这一人物没有神话、童话,可以让人感到真实的存在。如郭靖、萧峰等,读者看到的几乎是一个完人,没有一丝瑕疵。萧峰慷慨潇洒,郭靖诚实执著,杨过狂放不羁。的确,几乎每个人物形象的塑造,就其本身所处的环境而言,都是成功的,立意明确,使小说生动感人。但是这些人物的思想斗争及心理描写欠细,值得体味,令人仔细琢磨的人性描写很少。

韦小宝非奸非邪,非善非恶。他出身低贱,但后来的经历又不能说他只是市井无赖。他以有限的智慧周旋于官场和江湖,为了生存而奋力抗争。他没有文化,却不虚伪的附庸风雅;他没受过忠孝礼义的教诲,却对友尽义、对主尽忠、对母也怀孝敬之心。

他的爱恨观简单直接。他不卑恭于王绅、豪客,也不凌驾于下人。他之所以能在危急关头转危为安,并不是具备过人的胆识和才智,而仅仅是他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这既不高明也不算奢侈的动机,再加上敌人对功名利禄和美色的贪痴这一要害,使他在残酷险恶的官场、江湖中屡屡幸免于难。相反无论多么显赫的达官贵人,无论多么武功盖世的豪杰侠士,都因贪、嗔、痴之累,落得身败名裂。从帝王将相到草莽英雄,从吴三桂、李自成,到陈进南、冯锡范,追名逐利,争权夺色,无一能有善终。反而是“韦小宝这等下三滥的无赖”,得其终老。

这个人物或者还不能被称为“隐士”,作者或许也没打算作为居安思危的隐士来写,但他所得到的名利和成就之大,不可不说是杰出的,而功成身退,角色本身的行为赋予这一人物隐士的性质。无理想无追求,胸无点墨,志趣低级,他唯一的理想是开几家“园子”。虽然他并不以功为荣,也不具备追求名利的主观意向,但正是宁静致远,无为而为,淡泊名利促成了名利。他本身狭隘而低级的人生观世界观使他得能独善其身,善始善终。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韦小宝“浑身无一根雅骨”,却令人惊讶的秉承了此句中深刻蕴意。不错,古往今来,豪杰侠客,英雄枭雄,能最终功成身退者,不也是那淡泊名利,藐视丰功伟业,不再论剑江湖、豪气盖天的失意客吗?及此,其与韦小宝之流又有何区别。

韦小宝的思想成长过程中,经历了无数次的正邪交锋,最终往往都是正义的一面占据上风,使他没有成为一个反面角色。是什么使他人性中善的一面战胜邪恶的一面?不是师长的循循善诱,不是功利的诱惑,而是他骨子里的向善之心。这些描写使人物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呼之欲出,读者可以在其身上看到人间冷暖,世态炎凉,看到社会的真实面。至于其本身是正是邪,是忠是奸,尚在其次了。重要的是人物形象真切的存在于社会历史的任一阶段,如前所指,他代表的是最普通的广大的社会群众的特性。他的离奇经历只是由于机缘巧合,是常人难以想象也不能想象的是是非非。

韦小宝自幼生长在社会最黑暗的环境之中,看惯看尽了人性中恶的一面,尔虞我诈、恃强凌弱、唯利是图,他唯一受到的正面教育是烟花柳巷中说书艺人求生的卖艺行为造就的,然而也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公理什么是善举,他之所以能尊师重义,是对评书中忠节烈士的向往。它的思想当中,原则是不存在的,似乎义与不义仅以自身利益为根本出发点。

但是,每当紧要关头,我们却看到其置自身利益于不顾,舍身尽义。例如,五台山清凉寺,独臂神尼刺帝一节,如果不是韦小宝挺身挡剑,康熙必死无疑。如果韦小宝有时间考虑的话,他是否还会如此舍生取义?未必然。然而正是在无暇思索的一瞬间,我们看到了他人性中的一点光辉。就当时情况而言,虽然韦小宝身穿宝衣,刀枪不入,但以他的武功,无论如何不能确定敌剑方位,以独臂神尼的剑法,怎知不会伤及咽喉?到后文,独身迎战群藏僧,虽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胆识过人,不应不谓之甚。与《笑傲江湖》相较,令狐冲携向问天对抗千百武林豪杰一幕,读者无不叹其壮哉,然则令狐大侠当时何尝不是命在俄顷,只是早死晚死而已。两者都有锐身赴难之异曲,却无死己活人之同工。

就其出身而论,以及他在官场中的表现,可以说是具备了贪官和小流氓的特性。但是,韦小宝与康熙、与江湖好汉、与仗义执言的朝中忠臣,却无流氓习气,反而更显得有情有义。

康熙命韦小宝灭天地会,他不愿从命。康熙虽念及韦小宝有功于朝廷,且与自己是莫逆之交,而且对己有救命之恩,但作为一个封建统治者,而且是古往今来少有的智勇双全的皇帝,当机立断,刚毅果绝,为维护封建统治,势必要翦锄异己,岂能容得对立集团安插在自己身侧的奸细?

韦小宝解救沐王府众人,扬州城诈书嫁祸吴之荣,可以说是因势利导机缘巧合,那么最后关头,却是正面与康熙交锋,分明是置己于死地。冒着满门抄斩的危险,救天地会,救陈近南,法场换茅十八,他所仗者,无非是功勋卓著,与皇帝交情莫逆。但龙颜难测,结局如何韦小宝是心里没底的。如前文所谈到的,韦小宝早知小皇帝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疏远与己之友情,“敬畏愈多而亲近愈少”,“当伺机远走高飞去过逍遥快活的日子”。

韦小宝的经历中,着实是仗义行侠多,而为非作歹少。韦小宝最令人有唾弃之嫌的莫过于他贪恋女色,暴敛钱财。但是,他并非采花大盗。所有他弄到手的女子,几乎都是自愿的,即使是未婚先孕的阿珂,也可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尽管阿珂一直不从,当她看到一心所爱的人竟然背信弃义时,最终回到韦小宝的怀抱。韦小宝肆意勒索,狂敲竹杠,但他敛的是贪官赃官,敲的是大奸大恶。而他对江湖好汉、低贱下人,却是出手豪阔,即使不算仗义疏财,至少不是见利忘义。

韦小宝身上缺点很多,不学无术好逸恶劳,但真正令人发指的恶习却不曾见到。他虽然爱财,却不是吝啬小人;虽好女色,却未强抢民女。他的缺点是他幼小时经历所造成的。而他本性,无论如何看不到有何丑恶之处。相反,濒临正邪交锋,爱憎取舍之际,都是人性中善的一面处于主导意识。大而言之,天地会要他刺帝,他不作;康熙命他剿灭天地会,他不为。扬州妓院放过阿琪,是出于道义;钦差行署,以洪夫人换回二义兄,虽有种种缘故,但不能不说是重义。带归家三口攻击皇太后,即使有为求自保不顾侠义之嫌,但“舍车保帅”这一兵家常用计策偶尔为之,不能算是卑鄙无耻。

凡此种种,有优点,也有缺点,这才是一个真实的人物。他所带有的缺点,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避免的。他的行侠仗义,却是无可否认的。在江湖中,为庄家复仇,消灭第一大邪教,解救沐王府诸人;在朝堂内,不计个人恩怨,任人唯贤,举荐曾对他无理的赵良栋,等等,使得贪官佞臣对他又恨又怕,贤臣良将对他既亲近又爱戴。

从韦小宝的身附的主要角色来看他是朝廷命官,似乎与侠格格不入,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十之八九与侠义有关,属于不折不扣的侠义范畴。

与大侠乔峰相比,韦小宝似乎简直是一个跳梁小丑,他的形象难以望及乔峰项背。他的武功微不足道,他的义气远不如乔峰般洒脱悲壮,但是他的经历之奇,阅历之广,远远超过乔峰。

韦小宝陪王伴驾,保卫康熙;闯荡江湖,见识过当世名震天下的豪杰侠客;他陷身神龙岛,与堪称比肩任我行的神龙教主为伍;他远赴欧洲,周旋于异国宫廷,并建立殊功;他与古往今来第一大汉奸斗智斗勇,最终占据上风。

相较而言,乔峰大侠又做过多少行侠仗义之举?似乎可以说,《天龙八部》没什么行侠仗义之事,而是以仇杀贯穿始终。从乔峰出世(在书中露面)以来,与段誉斗酒,对慕容家将赠药之德在先,竹林揭开身世之谜,大闹少林寺在后,到失手伤阿朱,血溅聚贤庄,雪原救完颜阿骨打,任大辽南院大王,为阿紫再闹少室山,最终为友尽义,自绝于万丈崖头。我们所见之乔大侠,无非是他临大仗之悲壮慷慨,出手潇洒,令人看来血脉贲张,究其侠义,似乎未见沾边。当然,乔峰其人物可论之处颇多,不一而足,当谋篇另议详析,此处仅以其为参照,来看韦小宝的侠与非侠。

在韦小宝身上,既有侠的本质,又将人性的弱点劣势与之并存。虽然他所行侠义很多情况下是机缘巧合,势在必行,但同时可以看出,他本性中的正义与善良。这样一个矛盾对立统一的人物形象,令人感到真实而合乎情理,是一个真正的侠客,而不是神话后的圣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