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


基尼建议走访最后一站:他叔叔Royal 。Royal 家在镇中心,花木扶苏的二层楼的院落里-----过木板桥,道两旁剪枝很好的桔子类果树,推篱笆门,一层是活动休息兼工作室的房子结构,荡着吊床;Royal 50多岁,印欧人种,一幅尊者面容,慈祥智慧。原先为铝矿工作,退休后给人修理快艇发动机、摩托车-----他正蹲在地上油洗配件,满手油污地站起来招呼,随即招呼老婆拿冰水、香蕉……两只老得不能动的花狸猫就躺在地上对我眯眼喵叫,算是答礼;几个小孩立刻端出吃点,站在一旁兴奋看我,“Mr. Guang,We know that you love animal,love nature. I know you!”我们一见如故。他洗了手,带我看后院的饲养池,像个动物园,水池和假山,有鸭豚,居然有两只北京鸭…… 他问了我一些中国情况,讲到了今年早先华东地区发生的洪水,“……中国有太多的人口,所以你到这里来了……”我是个敏感的人,能听出他弦外之音……出国后从来没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心跳!“……小心啊,到处的人一样……会坏你的-------”他向我挤了下眼,从储藏室摘下一大串香蕉送我,要我再来……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暗自为今天的收获感慨不已。看吧,有爱因斯坦的玄机妙语,还有 Royal的香蕉,又够我吃两天了……正值放学,沿途有很多小孩子,背着书包,站在路边看我,我想起坚尼,一个印尼小孩睁大眼睛,小声在我耳边说,“Kenny wants you”,噢,是的……基尼拍我一巴掌,淫笑;我抬头,又到了卵石和土路交接的路口了,没想到——又看到了那个印地安姑娘,拎着一个桶,到河边洗澡洗衣服-----扭过头,还是那副含羞的样子-----走两步,放下桶,又立在路边看我------


“由于有了忠恕这两个字,使得一切过往后来的宗教活动显得过于迷失本性,弃本求末;也由于有了这两个字,使宗教神秘主义显得无足轻重。到了宗教改革时期,为了‘回到基督’,人们已经付出了1000年的代价,至今还不省悟,则还要付出…… 半个圆月从山林后爬上来------

但是教义是一回事,教徒们还要继续造他们的神话,于是就展开了中世纪一千年的辉煌宗教大剧,一场在人类思想史上步上邪路与返本还原的斗争大戏。如同文艺复兴的核心是解放思想,宗教改革运动也是一场思想解放。究其实,还是一场藉改革之名的政治大革命,其要害是打倒阎王,解放小鬼! 我看着那个印地安姑娘——只要还有含羞的心,就是一朵美丽的花,一朵大自然勃发的纯洁的花!


“基尼……”,靠在基尼屋里的地铺上,我神情恍惚地放下手中日记本,喊了一声。基尼正在半生不熟地弹萨谬尔的那把旧吉他,听到我问,放下----- “你们这有绿眼睛的印地安人吗?” 基尼想了一下,“有!”又抱起吉他------

“哪里有?”我一下坐起来了!

“唔唔……好像听说在……一带有……”

“哪里?” “……”讲了半天,我好像也没弄清楚在什么地方。

我想起了荷兰机场的一幕……当时我问了Melissa的地址,就是没用笔记下来,当然她用英语讲的地址我是不容易记住的;就是记住,那也和当地地名的土语是不一致的,语言外壳不过是对灵魂的纪录……而一个人的家的名字……就是她的魂魄……再说,就是记住了,我又到哪去找呢? 我睡着了……一个长头发绿眼睛的印地安姑娘含羞站在我面前,我情不自禁地向她张开了怀抱,她走近了我----


不知什么时候,Melissa已悄悄钻进了我的怀里,旁边还有三只耗子大的小猫。一只小乌龟在悄悄爬来。Melissa啊,你这不在12生肖中的小东西,一定是神奇的天物! 那边还有一个人,是谁?是别多,他也不知什么时候钻进来听音乐,坐在地上,半截身子靠在墙上,赤着大脚,扯酣!又喝醉啦! 基尼还在煤油灯下修收音机,我一看破表,唷,已经夜里1点钟了,“基尼,保罗老说要来找我,什么事?” “唔…可能……你问得太多了……这里人很那个……啊哈……”他干笑了两声,头都不抬。

我感到红色《回忆录》的故事还在续演,东西方文化两军拉开战场在我脑海里刀剑相击喊杀入云血流成河……头昏昏的,再也撑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