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七十五章

骆马湖 收藏 0 1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前边曾简单提到过,宿迁小城的地形极为独特,它坐落在京杭运河和废黄河之间。从地势上看,整个宿迁县境呈北高南低、西北高东南低。县城西北的骆马湖就像县城头顶上的一盆水,有人形象地比喻县城是头顶一盆水,脚踩两条河。京杭大运河从山东入宿迁境,经徐州台儿庄,过邳县入宿迁。从宿迁西北入宿迁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前边曾简单提到过,宿迁小城的地形极为独特,它坐落在京杭运河和废黄河之间。从地势上看,整个宿迁县境呈北高南低、西北高东南低。县城西北的骆马湖就像县城头顶上的一盆水,有人形象地比喻县城是头顶一盆水,脚踩两条河。京杭大运河从山东入宿迁境,经徐州台儿庄,过邳县入宿迁。从宿迁西北入宿迁境,蜿蜒而下。流经宿迁城北时,呈东西走向,自城北长河涯向东延伸几里地突然转向南流去,绕宿迁城东,变成南北流向。这运河以东习惯上被当地人称为运东地区;运河以西则被笼统地称为运西地区,严格地讲运西地区则是指废黄河以西的地区。从徐州地区曲折而至的废黄河故道,在宿迁境内也大致与大运河保持同一走向。在县城西北的支河口地带,废黄河与京杭运河最窄处的距离也仅相隔大致有一公里左右。废黄河也同样在县城北部突然由东西走向改为南北走向。这两条姊妹河在宿迁城附近紧紧相伴,成为宿迁地理上的一道自然景观。有人不禁要问,中国有名的黄河从河南流入山东,横穿鲁境入海,而远在南边的江苏境内哪来还有一道废黄河呢?原来在历史上,黄河入海口一直摇摆不定,从淮河开始以北的千里黄淮大平原上,黄河象一条巨龙,尾巴在西部青藏高原上,其龙头就是入海口。历史上,黄河入海口南北摆动非常厉害。北到天津海河南到淮河,二十五万平方公里的黄淮大平原,即是黄河历次改道,从上游携带大量泥沙淤积而成。据专家统计:在漫漫历史长河中,黄河有一千五百多次泛滥成灾、决口有一千多次、大的改道有二十六次。明朝以前,黄河入海口一直在南北摇摆不定。其下游河道形成多股分流的局面并多次夺淮河如海。直到十六世纪中叶即明朝嘉靖年间,“全河尽出徐、邳,夺泗入淮”,基本结束多股分流的情况。明万历初年,河官潘季驯推行“筑堤束水,以水攻沙”的方针,巩固河道,始基本形成了现在看到的、流经宿迁的废黄河。一八五五年,清咸丰五年六月,黄河在河南兰阳铜瓦厢决口,下游流入天津大河清如渤海,即成为现在的黄河。而流经宿迁的黄河故道,即为现在的废黄河。以上就是宿迁这段废黄河的由来。

在宿迁境,夹在运河和废黄河之间的地带,从地形上看,从县城开始一直向南,形成一个北小南大的喇叭状,宿迁县城基本上就是处在喇叭根部。县城北部两条河道之间的距离最窄处也只有几公里宽,所以,两河之间包括宿迁县城不能称为运西,而废黄河以西才是真正的运西地区。

运西地区的抗日民主政权是共产党领导的睢宿工委。领导抗日军民在运西对日、伪、顽坚持武装斗争。运西南部地带由中共泗宿工委(后改为泗宿县委)领导。运西地区是日伪力图控制的战略要地,境内的徐淮公路从徐州过睢宁县城直达宿迁(徐淮公路这一段和海郑公路重合)又经宿迁向南通向两淮(淮安、淮阴)。对日寇来说,运西位置如此重要,故敌人在运西多次进行拉网式的反复扫荡。在严酷斗争岁月里,睢宿工委紧紧依靠运西广大人民群众配合新四军主力,在严酷斗争中不但没有被敌人消灭,力量反而逐渐壮大起来。

运西的耿车集紧邻徐淮公路,耿车集据点里的伪军大队长叫马啸天,乃耿车集当地人。共产党区长周桂昆多次做他的工作,想让他认清形势率领伪军反正。可马啸天认为共产党得不了天下,就是不从。周桂昆曾派马啸天的妻弟孙立富到据点劝说,马啸天的妻弟孙产富到了耿车集据点跟他讲:“只要你能反水,投奔共产党那边,那边不算你的旧帐,还保护你一家老小的安全。如果执迷不悟,为日本人卖命,等到日本鬼子被中国人民打跑了,你这当汉奸的下场能有什么好结果?”马啸天不但不听妻弟孙立富的好言相劝,还把孙立富关了起来,并扬言要把孙立富押送到宿迁城交给日本人。多亏马啸天的妻子跟他大吵大闹,说他六亲不认,最后以死相逼,马啸天才放了妻弟孙立富,并威胁道:“以后不许来当共产党的说客,再要来的话,就不是活人放出去了,是尸首抬出去。”孙立富找到区长周桂昆,把劝说马啸天的事跟周桂昆说了,周桂昆听后愤怒地说:“这马啸天不识抬举。我们费心费力做他的工作,是要他重新做人。我们要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在求他。”马啸天又带着伪军出据点扫荡,周桂昆得之后,带上区队武装,埋伏在扫荡伪军必经的一条土路边。马啸天骑着一匹白马,率领伪军过来了。周桂昆命令区队中的一名神枪手不要打马啸天本人而打马啸天骑的白马,意在警告马啸天。那名神枪手举枪瞄准,“叭”的一枪打过去,正中白马的后屁股。那白马中弹倒地把马啸天掀翻下来。马啸天的左腿压在马身下,疼得直叫。几名伪军过来把他拽出来。伪军们看见大队长跌倒,拿着枪四处乱张望。想射击,却分不清这一枪是从哪打来的。这时远处周桂昆喊话了:“马啸天,你给我听着,这一次是打你马屁股。你要想清楚了,如果再执迷不悟,下一次就打你的人头。”马啸天脸都吓白了。他命令伪军:“快撤,快撤。”几个伪军搀着他逃回了据点。马啸天逃回耿车据点,一个多月都未敢出来半步。这一次他领教了共产党的厉害了。他密令伪军:下次被皇军逼出来扫荡,要多积点德,少干些伤害老百姓的勾当。周桂昆又找来马啸天的妻弟孙立富,让他再次去耿车据点劝说其姐夫马啸天。因为上次马啸天的顽固态度,孙不敢去。周桂昆笑对他说:“这次去我保证你平安无事。你到耿车据点后,马啸天不仅不会象上一次那样对你,还会以礼相待。”孙立富壮着胆子又到据点,果真姐夫马啸天好酒好菜招待他,并向他主动打听共产党的情况。酒桌上马啸天对孙立富说:“立富,共产党不要我的命,是给我机会。咱也不能不识好坏。你回去跟他们说,时机成熟我一定脱离鬼子,率部投奔共产党。”此后,经周桂昆多次做工作。马啸天成了睢宿工委的内线。对于据点内及周围敌人的调动,据点内日军的人数编制、武器配备,共产党人均了如指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