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从中国到美国,我的偷渡生涯,以及一些生活记录

gyhz 收藏 0 2794
导读:我,自小就出生在一个福建的沿海城市,我的故乡是非常的美丽,那里的山与水是那么的缠绵不惜,在80年代末,我们那就开始了火爆的偷渡走私,基本百分之90都是去美国的线路,我要开八的内容很多,也有一些即一些蛇头的操作手法,偷渡的线路是多种多样的,海陆空全部齐用上的,也有的同胞葬身于太平洋上的,及许许多多的内容,其实现在的我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一些经历记录下来,其实我也只是想记录自己的人生,但是也害怕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刚与姐姐聊说我想把我的这些经历写上来,可是得到了姐姐的极力反对,毕竟现

我,自小就出生在一个福建的沿海城市,我的故乡是非常的美丽,那里的山与水是那么的缠绵不惜,在80年代末,我们那就开始了火爆的偷渡走私,基本百分之90都是去美国的线路,我要开八的内容很多,也有一些即一些蛇头的操作手法,偷渡的线路是多种多样的,海陆空全部齐用上的,也有的同胞葬身于太平洋上的,及许许多多的内容,其实现在的我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一些经历记录下来,其实我也只是想记录自己的人生,但是也害怕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刚与姐姐聊说我想把我的这些经历写上来,可是得到了姐姐的极力反对,毕竟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解决,姐姐还是很疼我的,嗯,这一路走来有这么个好姐姐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我,很欣慰了。

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人生,走不同的路,不管结果如何,但是我们都努力了就好,毕竟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被生活所迫,现在的中国,我觉的选择了出国,是正确的,一点都不曾后悔过,只是在落叶风飞的季节会想起家人,那些一起欢笑的日子,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诉说着生活的点滴。

我是个极其相信命运的人,我绝对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运气所在,如果时运未到,对于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2008年9月的一天,那时候是中午我还在上班,但是被通知说晚上就走,家人赶紧把我叫了回来,回来之后我的心情还是很沉重的,毕竟有些许的伤感和一些的新奇,当时内心还有些许的彷徨,将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后来我回家后收拾好行李之后,老板(所写的老板也就是蛇头)打来电话说5点之后我会派车去接你,带你去车站,晚上8点的车出发去深圳,那时候我身上带了3000美金及2000的人民币,当然这些钱不管我们到没到美国,花掉多少老板全部报销的,当时和老板通完电话才2点左右后来我就去睡了个觉,到了4点多老爸把我叫起来,那个老板是我老爸的一个朋友,我当时整整的收拾了2大带行李,一个托的,一个背的,老板要我们去了家附近的一个车站等老板派来的车,接完电话后老爸去了洗手间,洗手间的门没反锁,我开了进去,当时我是想去上厕所的,看到老爸哭的2眼通红的,毕竟离别是漫长的,当时看的我心里那个难受的,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后来我和老爸一起提着行李去了车站,5点左右开车的准时来了,开车的那个人是老板的一个手下,后来我老爸与我一起坐上了老板派来的那辆车,他说要送我去深圳的车上为止,在车上,老爸告诉我,出远门要照顾好自己,凡事都要小心点,让我要是到了美国要听叔叔和婶婶的话,我只是默默的在点着头,后来我们彼此都不说话,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在这里我要介绍下,毕竟出生在侨乡,我的阿姨 舅舅 3个叔叔,和婶婶 还有弟弟 全部都是在美国,当年移民的移民,偷渡的偷渡,老爸当年自己在家里有点小事业,就没走上这条路,后来渐渐的老了,生意上也不是很顺利,投资上总是没得到很好的回报,导致我得走上这条路,我的爸爸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应该是我张这么大为止,最敬佩的一个人,教了我很多做人及一些很多我还未学到的许许多多东西,现在这里说下我今年才23岁,现在这里是夜里2点了,明天还要工作,所以先写到这里。我这的时间还差纽约1个小时的)好了,先睡觉去了。


好吧,不管大家怎么说,我觉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毕竟每个成功人的背后都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至少我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是靠自己的双手,一切都是自己努力出来的,当然我现在还没成功,这外面基本上呆了10来年的那些老华侨很多基本都有自己的店,基本多数都是外卖店,都是赚老外的钱,他们的生活基本上是美国呆半年或者中国半年,都是在享受生活,而且有钱人基本也都是我们这些福建人,稍微有点钱的百来万美金不算什么的,但是他们基本都是很低调的生活着,毕竟在美国生活是没有强者的,毕竟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所以他们都很低调,开餐馆的那么人基本也都是偷税漏税的,更有钱点的开个buffet店(自助餐的意思),一家外卖店如果每月生意做3万左右,那么除去全部开销盈利每个月可以收入在1万美金左右,当然也有看你的点面做多少生意了,也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看的地区好与坏区别等等了,上面许多朋友回复的有些可笑了,美国的生活并不是你们所想像的那么黑暗,一切都是自由的,当然我也去过一些美国著名的景点,比如布鲁格林大桥,曼哈顿,还有许多的地方,还有偶尔也出没一些大型商场,行动都是自如的,并不像大家上面所说的那样,我现在是从事餐馆行业,是外卖店,在美国我应当也有走个6 7个洲了吧,跟中国相比,我现在更喜欢美国的生活,当然没身份也是很容易被抓的,但是只要你不犯法基本不抓的概率也是很少的,后面我会一一道出许许多多也许大家这辈子都见不到的事情。

好了继续开始接上面的故事,车到了车站,我下车后打电话给老板,他叫我先站在附近等,过伙儿有人会跟你接头,没过多久在我面前停下了一辆车,那人也是老板的一个手下,他叫我上车,当时车上已经有4个人了,那4个年纪跟我差不多大,也都是偷渡客,3女一男,也都是我们那地方的人,但是,不是我一个村的,(先在这里说下,我家乡是在市里的某个区,也就是我们那个区,基本都是偷渡到国外的,就当当那个区里,村啊镇的,就有几十上百个的,)后来车上的那个人就跟我们说,晚上你们就做车到深圳,到深圳后有人跟你们接头,现在我把你们的护照给你们,那人按照名字一一发了护照,可是我的护照根本就没在里面,是老板手下的那个人大意了,拿错了,拿的却是我邻居那个叫梅梅的女孩子的护照,我爸跟梅梅家里是认识的,他家就在我奶奶家隔壁,我奶奶也是在区下面的某个村里,我爸很早就不在自己村里住了,老早就搬到市里了,后来那个手下就叫我要不先回去,等过几天安排下再轮我走,因为如果再让他开车回去拿我护照的话来回也得2 3个小时,这样比较仓促,后来那手下就打电话叫梅梅在7点半前赶到那去深圳的汽车站,当时才5点,我就郁闷的先回家去了,回去后10来天左右老板通知我,说让我准备好行李,晚上出发,还是在之前的那个地方等,后来傍晚左右我再次的到了那个汽车站,还是上次那个人跟我接头,他把我的护照当时先给我,还有张去深圳的车票,到了晚上7点多左右另外跟我一起的2男3女都一起出现了,那3个女的一个不知道叫什么,有个叫凤姐,还有个叫英姐,男的小胖一个,小金一个,还有个我,当时坐了12个小时的车,早上8点到了深圳,当时老板叫我们几个去华侨宾馆开个房间,中午的时候会有个人来接你们,我们几个在房间里等到下午1点左右那个人出现了,他跟我们说,让我们几个叫他校长就好了,(我们这些人到美国得付蛇头7万5到8万或者8万多点美金不等,看你自己的老板谈的价格是多少了,我当时和老板商量的是7万8美金


就算你亲戚有个绿卡去申请你也得有个10几年的,人生是没有几个10几年可等的,到美国大概只要3年左右就可以还掉所有的偷渡债了,就算公民申请亲戚快的话也要8 10年的,而且也不是都那么好通过的,毕竟大使馆也不是牛姥姥逛公园你想进就进,想签过就签过的,如果说旅游签证的话你得有份很好的工作证明和一些存款,签证当天还要看大使馆开心不开心,要是不开心就算你再有钱也是不会让你通过的,当然我有个朋友运气好,是F1签证去的,他也就初中毕业,当时弄个假的存款证明,还有高中文凭也是假的,去签证,人家签证官开心,还不照样让他过了,这些都是个人运气问题。

所以我必须要偷渡。


然后校长说你们几个找个位置坐下,我们现在来开个会,后来在宾馆房间里校长要我们拿出护照抄下了上面的号码,说定机票用,我当时护照是签马来西亚的,他说我们现在第一站要去的是马来西亚,其实说白了校长就是深圳的带工而已,(在我们那,像我们这样的偷渡客被称为猪仔,然后带工的意思是负责带路的,有的负责国外接头的,那些都是称为带工,)他当时告诉我们说下午的时候,你们3个男的一起走,3个女的一起走,是去皇岗口岸过海关去香港坐飞机去马来西亚,校长还教了我们该那里上车,哪里走,要是海关的人问你们认识不,你们就说不认识,问你们去那里你们就说去马来西亚,当然毕竟第一次走,多少还是很紧张的,我们开完会,我们3个男的坐一辆的是,那3个女的坐一辆,校长自己坐一辆,分头去皇岗口岸,过海关,那校长是持香港护照的,过海关很快,当时他先走去香港了,在香港机场等我们,我和小金 小胖3个也是分开排队过海关的,过完海关后我们在外面集合,坐了一辆商务车从青马大桥到香港国际机场的,我们3个到了那里,那3个女的都还没到,校长当时已经到那里了,当时我们几个一直在等那3个女的,后来只来了2个,其中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那个大姐,之前在上海已经走过一次了,护照被记录了,所以是有案底的了,被海关退了回来,后来校长说没事,就我们5个人走,其实这个校长带工大人是在这里负责买我们机票的,比如我们这样买一个人的机票他抽300或者500这样,后来在机场里有遇到其他我们的福建人,也是校长负责买机票,应该也有6 7个人吧,那时到香港机场已是傍晚4点多5点左右,校长让我们找个位置坐下在那里等他,别到处跑,当时校长就很热心的为我们东奔西跑的去买票,到了晚上9点左右校长让我们去售票处,他跟我们说,我们不去马来西亚了,去厄瓜多尔,当时我根本就什么概念也没有,后来他要我们拿出钱给售票小姐看看,毕竟买票时校长告诉售票小姐我们是去旅游的,那旅游就得有钱的啊,我们几个就拿出身上的米金给那位漂亮的姐姐亮了亮,在售票小姐为我们办理飞机票的时候,校长跟我们说这里他多熟多熟的,当然这我是相信的,毕竟那时候每天从香港机场飞出去的福建偷渡客人应该在3 4十人左右,我们这些福建偷渡客基本都是校长和另外一个校长全程负责我们那一代的偷渡客,后来买好票后是晚上11点的飞机,飞机票上的航程是这样的,香港到巴黎转机到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然后才到厄瓜多尔,在10点多的时候校长让我们去过安检,还祝我们一切顺利的,当时我们过好安检到了多少窗口我忘记了,在候室厅等着飞机开门,在候室厅的时候除了我们福建人外还有些广东一带的人,那些广东人也是偷渡的,但是他们去的都是些小国家,比如巴拿马,阿根廷,这些好拿绿卡的国家,在候室厅的时候我数了下,福建和广东的加起来大概有3 4十人,最小的广东人才17 8岁的,当时有移民局的1男1女在场,连吓带吼的问一个17 8岁的小孩,问说要去厄瓜多尔干嘛,那边那么穷的地方还过去,凶狠的很,那小孩被吓的回答的结结巴巴的,其实那些移民局的也知道我们这些都是偷渡的,但是他们米证据,毕竟我们所有签证都是真的


到10点多快11点的时候机门打开了,我们这些人都陆续上了飞机,当时第一次坐灰机兴奋的很,当时飞机上外国乘客稍微多点,坐我左边的也是华裔人,是个女的,应该是为公司出差去巴黎的,一个人,右手边是个老外,我们那组的5个人都是分散坐的,没过多久飞机起飞,飞了大概10个小时到了法国戴高乐机场,当时我们这些福建人还有那些也是偷渡的广东人,已有便衣民警在那里等着我们了,其实那些是机场里的便衣,他是怕我们冲关跑出他们的法国,以前这类事情也是发生不少的,特别是福清一带的人冲关跑出去的,那些便衣零时看管我们的护照,还按照护照上的名字一个个人对过去,然后用警车送我们到另外一个窗口,大约在那里等了4个小时后,便衣帮我们送上去波哥大的飞机,然后把我们的护照一个个还给我们,在飞机上不知道又飞了几个小时后到了厄瓜多尔,08年9月底的时候去厄瓜多尔是不用签证的,现在去的话需要签证的,因为那里是偷渡客的一个偷渡转折地,当时我们去的是厄瓜多尔首都基多,跟我们同架飞机的有的是去瓜尔其,是厄瓜多尔的另一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的那些人,我们都是在波哥大飞开坐飞机的,当然他们和我们5个是不同老板的,我们5个一组接头人是一个,当时到了厄瓜多尔出了机场,已有两3个接头人在那里等了,他们都相互对了要接人的名字后带走了他们自己的人,这些所谓的接头人也是带工,他们只是负责厄瓜多尔这边的,那些坐一架飞机过来的其他人全被接走后,就只剩下我们5个人的那组接头人还没来,大约在那里等了1个小时后我们的那个所谓的带工来了,他叫狼,也是我们那附近村的人,在厄瓜多尔已经很多年了,当年也是偷渡经过这里,后来自愿留下这里与这里的老板合作看管人的,(据后来所知,这位狼当时是在家里玩大话西游玩的忘了时间了,他奶奶了,害的我们几个当时在机场害怕的半死)后来狼先是叫了辆车,在车上用西班牙语和那位司机所了些我们听不懂的话,差不多开了10来分钟吧,车子到了一个旅馆那,后来狼要我们先住旅馆里,帮我们登记了护照,让我们要吃什么就随便吃,当然钱都是自己先付,后来我和小金小胖3人一个房间,房间里每人一架床铺,凤姐和英姐2人住一个房间,我们东西拿上房间洗好澡后下楼吃了点东西后就上楼睡觉去了,当时我是穿短袖来的,当然行李箱里是有厚点的衣服的,那时厄瓜多尔已经也挺冷的了,厄瓜多尔是属于早上晚上冷,中午热,它那是属于高原地带,走路要是快了点都会气喘吁吁的,当时厄瓜多尔这边是这样的情况,这边的老板是负责把我们送出厄瓜多而,近点的去巴拿马,或者危地马拉,或者古巴,海地,巴哈马,等等一些小国家之类的,当然把我们送到巴拿马,或者危地马拉我们的老板也就是中国的老板得负这外边老板钱,一个2千或者3千,因为到危地马拉或者巴拿马的话在偷渡到美国当然概率是相当的大了,除非你太衰了,就算要是被抓,也可以用钱去保释的,如果说我们这些客人在危地马拉或者巴拿马被抓或者被送回来什么的,厄瓜多尔的老板是不负责的了,当然具体的是他们跟我们大陆老板去商量,厄瓜多尔老板要是把我们送到到古巴,海地,巴哈马,这些小国家中国老板基本是不要付钱给这些厄瓜多尔老板的,因为去这些小国家回去的概率也是很大的,所以到厄瓜多尔后,我们住在厄瓜多尔老板这边中国老板一个人一天得付这边的老板算是伙食费30美元,然后这边的老板在分给下面的小弟管,一个人是给下面的小弟10美元,





本文内容于 2010/12/22 16:11:55 被gyhz编辑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