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学马:康巴雄鹰的铁骨柔情

小警察2009 收藏 6 41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向学马:康巴雄鹰的铁骨柔情


他率领的四川省甘孜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是第一支抵达玉树灾区的公安特警队,为救援和维护灾区社会治安赢得了时间。


几天以来,一提起这支队伍,结古镇的汉藏群众纷纷竖起大拇指。


参与营救、街面巡逻、疏导交通、治安防范、帮群众搭帐篷、为群众收拾垃圾、与群众沟通交流……


灾区群众说,这是一支与老百姓心贴心的队伍;


特警队员说,因为我们有位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的“领头羊”——支队长向学马。


翻冰山越雪地,首支抵达的特警队担负救援维稳重任


“速度!速度!”4月14日下午4时,向学马的吼声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公安局特警支队队员们的耳边再次响起。当时,他正带领120名公安特警队员,在海拔3980米的四川省色达县驻训。


“毗邻甘孜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发生7.1级地震,立即前往救援!”接到命令后,向学马一声令下,不到一小时,70名特警队员已整齐列队站在了运兵车前。


“我们是代表甘孜州人民,代表四川公安出川救援,绝不能丢人现眼!”向学马的动员只有三句话。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公安局特警支队驻训地距离玉树地震震中结古镇约800公里,其间道路多为土路,崎岖难行,且要翻越多座大山,有的山上长年积雪。


向学马让载着70名公安特警队员的大巴车经炉霍、过甘孜,翻越5000多米的海子山前往灾区。他自己则带着两辆越野车,抄近路翻越冰天雪地的乃龙山,以期尽快到达灾区。


“走乃龙山虽近,但山更高,路更险,道路上全是冰雪,稍不留神,就可能掉下万丈深渊,一般人都不敢走这条路。”甘孜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宣传处处长史涛说。


“我和司机轮流开车,冒着雨雪翻了7座山,最高处约5700米。”虽一路艰险,向学马的语气却出奇地平淡。


15日凌晨5时15分,70名公安特警队员到达结古镇,成为全国第一支到达灾区的公安特警队。


震后的结古镇,余震频发。向学马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亲自率领70名特警,分成三个组展开营救、巡逻和治安防范工作。凭着简易的工具,他带领特警在倒塌的废墟上搜寻生命,协助专业救援队维护营救现场秩序。


16日13时,10名特警在向学马的带领下及时劝离民族旅店周围的受困者家属和围观群众,配合中国国际救援队在废墟下将被困54小时的13岁藏族女孩营救出来;


17日20时许,向学马带着40名特警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艰难营救,将结古寺宾馆废墟下掩埋了85个小时的藏族男青年抢救出来。


哪里有危险,向学马和他的队员就赶到哪里,哪里最困难他们就先到哪里。连续19个小时,向学马始终没有离开一线。直到16日中午,他才到车上休息了两个多小时。


“我的带兵之道是跟我上,而不是给我上。”向学马说。身先士卒的工作作风,让特警队员们都心服口服。


到达灾区第5天:“我们能吃上热菜热饭了!”


4月19日,记者正在甘孜特警队采访时,一辆炊事车驶入营地。


“今天我们能吃上热菜热饭了!”向学马的脸上露出了连日来难得的开心与放松。自从到达玉树灾区以来,他们已连续5天没有吃过一顿热菜热饭。


向学马说他平时最不爱吃的就是方便面,可在物资紧缺的灾区,他和特警们硬是整整吃了五天的方便面、饼干,喝的是冰凉的矿泉水。


但全体特警没有任何怨言。家在四川省广元市的特警队队员王伦说:“我平时虽爱吃米饭,但在这里,能吃上泡面也特别香,心里也是热乎乎的。”


除了每日三餐,夜间休息也一直困扰着这支高原急行军。由于他们要在第一时间赶赴灾区,轻装上阵不能带太多的行李。抵达灾区后,因没有帐篷,连续四天晚上,向学马和队员们只能蜷缩在车里休息。


“最初两天,我们需要24小时轮流巡逻、维护秩序、协助救援,一天也就睡三四个小时。”向学马说,“能蜷缩着睡一会儿,已经不容易。”然而,向学马却常年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时间坐久了都疼得难以忍受,更别说蜷缩着。他每天都在腰上扎紧腹腰带,药水已经将带面染成红色。


夜间,玉树的温度跌至冰点以下。没有棉被,向学马和他的队员们只能盖着大衣睡觉。“一晚上就睡这三四个小时,还经常被冻醒。实在冷得不行就两个人靠在一起,相互取暖。”一名特警队员说道。


4月17日,四川省公安厅和甘孜州公安局送来救灾物资后,向学马和队员们才有了帐篷、睡袋、睡垫。“终于可以伸展开身子睡觉了。”向学马说,但当天,他们还是没顾上时间去搭帐篷。


“既然是来救灾,生活条件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我们还算好的,其他地区来的人,还要忍受高原反应,他们更苦。”向学马说。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向学马和他的队员克服种种困难,深入城区各主要街道和辖区各交通要道,展开拉网式巡查,并设立流动巡逻报警点,有效地打击了违法犯罪活动,维护了灾区的治安稳定。截至4月27日,甘孜特警处理案事件65起,调解纠纷疏导群众360起,救助人员198人。


铁面之下,他是一个细心的人


在特警队员眼里,向学马整天板着脸,是一个近似严酷的人。


特警队成立两年多来,向学马每年都要抽出3-4个月的时间带队员们到海拔3900米的高原进行训练。“每天都要跑5公里,还有散打等体能训练。刚开始,队员们很难适应这种高强度训练,认为我要求太严格。”向学马说,“但我相信他们都能理解。尤其是这次在玉树的抗震救灾,全体队员没有一人因为高原反应而离开队伍,这与平时的科学训练是分不开的。”


1米86的向学马是个标准的康巴壮汉,但队员们反映,向支队长外表粗犷,其实是一个细心的人。队员们每当遇到困难时,首先想到的是向学马。


人生第一次遭遇不幸的民警格绒降措,父亲去年国庆去世,一时只知道哭。向学马像父亲般地安慰他,并派专车送其回家奔丧。


在震区,对战友、对群众,甚至对死去的人,他无微不至的细心关照,让每一个接触过他的人都深受感动。


成都特警乘飞机赶到灾区,没有带给养。向学马知道后,把自己带的300个锅魁送到成都特警手中。


牦牛广场帐篷村,受灾群众入住以来,丢弃的垃圾、食品等无人打扫,发出阵阵恶臭。向学马带领20多名特警认真打扫卫生,经过两个半小时的清扫,帐篷村又恢复了干净整洁。一位僧侣拉着向学马的手,连声:“卡着!(谢谢)”表达感激之情。


为在灾区缺衣少食的外地民工想办法安置住处,冒着危险到危房给群众找寻贵重物品,带领民警清扫房屋瓦砾以备商铺开张营业……群众有困难,向学马和他的队员们总是力所能及地施以援助。


即使对待逝去的人,向学马也对他们给予充分的尊重。一次队员们挖出一具尸体,向学马轻轻地为其盖上白布,提醒队员们轻抬轻放。


无情岂是真丈夫!一谈起父母家人,魁梧的康巴汉子哽咽了。他说,自古忠孝两难全。既然穿上了这身警服,我就明白“担当”的意义!组建特警队伍两年来,他一直没有时间回老家看望父母。再过一个月,大儿子即将面临高考,谈起这些,向学马难抑对家人的愧疚……


牦牛广场上,蓝色的板房已经搭建起来。向学马说,随着灾区恢复重建工作的开展,灾区的特警们任重而道远,今后还有更多的挑战在等待着他。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