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略中国攫取中国文物的贼心早已有之,早在1926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前,日本就成立起负责搜集中国和亚洲国家珍贵文物的专门机构“东方史馆”,将中国几乎所有稀世珍贵的重要文物一一编号列成目录,作为伺机攫取的目标和对象。中国明代大画家唐寅的名作《金山胜迹图》,就曾被日本“东方史馆”编号为“真迹008”,列为日本伺机攫取的一件重要文物之一。

《金山胜迹图》为明朝画坛四大家之一唐寅的名画,在明代就颇负盛名,清代时为乾隆皇帝所得,后来又流传到慈禧太后的手中,直到清朝覆亡一直珍藏于清宫之内,后来才辗转到了汪精卫、陈璧君夫妇的手中。


清末民初之际,战乱缤纷,汪精卫、陈璧君二人因居无定所,担心名画有闪失,于是就将《金山胜迹图》藏于天津蓟县独乐寺愚山法师的藏经室内。

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一大批日本文化特务相继潜入中国,四处打探“真迹008”的下落。经多方努力,日本文化特务终于得知这幅旷世名画竟在南京伪政府主席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手中。日本文化特务山本四太郎获悉后,非常高兴,于是精心密谋,伺机劫掠。


1940年1月,对此似乎有所察觉的陈璧君匆匆赶到天津蓟县,准备悄悄携带《金山胜迹图》从塘沽搭乘开往青岛的“海鸥号”游轮取道返回南京。1月26日夜,陈璧君预定搭乘的“海鸥号”驶出塘沽后不久,就在渤海海面上被山本四太郎率领的几十个日本人拦截住了,船上5名中国船员和19名客商全被抛入大海。然而,日本人搜遍了全船,也没找到陈璧君和《金山胜迹图》的影子。


原来事先已得知了消息的陈璧君,早已偷偷改乘日本客船“富士丸”从塘沽潜回南京了。躲过一劫的陈璧君迅速将名画秘密转存在大汉奸周佛海家的一间设有钢骨铁门结构的地下密室中。

事过不久,无孔不入的日本文化特务再次打探到了确切消息。于是,在一个大雨之夜,日本文化特务山本四太郎带着10多名特务,趁汪精卫、陈璧君、周佛海等汉奸头子晋见日本官员之机,偷偷潜入周佛海住宅内,用切割机打开地下室铁门,盗走了《金山胜迹图》。随后,日本特务们在周佛海宅纵火,销毁罪证,掩人耳目。


然而,《金山胜迹图》这幅旷世名画被运到日本后,经日本“东方史馆”的专家鉴定为高仿逼真的赝品。山本四太郎闻讯,恼羞成怒,跳海自尽。

对于这一历史谜案,有人推测运到日本的《金山胜迹图》的确是唐寅的真迹,只是狡猾的日本人为了混淆视听浑水捞鱼,故意使了一个指真为假的障眼法。也还有人认为陈璧君藏在周佛海家的是一幅假画,真正的《金山胜迹图》早被陈璧君藏到了别处。


据传,陈壁君欲将真正的《金山胜迹图》藏于周佛海家之前,曾请汪精卫的老师俞某进行鉴定。俞某临摹古画技艺高超,有以假乱真的本领。俞某为防止国宝流入大汉奸之手,连夜赶制赝品一幅,自己留下《金山胜迹图》的真迹,将赶制出来的赝品还于汪精卫、陈璧君夫妇。


周佛海家中失火后,俞某携画远遁,画与人皆不知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