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因痛失妻子暴躁易怒 一脚踢死一位皇子

佚史氏曰:连日讨论金川之役及与乾隆十三年有关的一些事件,为此顺便发表一部分材料,以为非历史专业的朋友参考(引自拙作“刘松龄笔下的乾隆十三年”《清史研究》2008:3):


乾隆十三年,爱子与爱妻的相继过世,使皇上一反常态,据说,他变得暴躁易怒,严苛无情,动辄大发雷霆。首先成为他的目标的就是皇长子永璜和三子永璋。他们因在丧礼中没有哀伤的表示,“于人子之道毫不能尽”,被宣布“断不可承继大统”,师傅和俺达一同受到处分。刘松龄在他的私人信件中写道:


“他拿脚踏他的皇长子,然后命令打他,说他在皇后丧仪上不够悲哀。另外把两个大臣打得是这样厉害,以致一个当天死了,一个过几天也死了。另一个大家认为最有智慧有文化的一品官,也在宫廷遭到审问,几个月后才得到赦免。另有一个地位一样的人,虽经他母亲求情,还是在皇帝目前挨打,几乎打死,然后很没面子的从宫廷拉出去了。”


此刻刘松龄还不可能知道,就在两年以后,这一位皇长子也薨逝了(《高宗实录》卷三六〇,乾隆十五年三月戊午谕)。所以外间传说,他踢死了一位皇子。


随后,因为丧仪中的过失,刑部堂官署理满尚书盛安、汉尚书汪由敦、侍郎勒尔森、钱陈群、兆惠、魏定国均被革职留任,阿克敦斩监候,秋后处决(后被赦),光禄寺卿、少卿、署丞被降级调用,工部被全堂问罪,礼部尚书海望、王安国降级调用,宗人府也几次受到申饬。


其后,外省官员也被殃及。两江总督尹继善、闽浙总督喀尔吉善、湖广总督塞楞额、漕运总督蕴著、浙江巡抚顾琮、江西巡抚开泰、河南巡抚硕色、安徽巡抚纳敏等五十三名,均在惩处之列。


风暴继续扩大,由于“违制剃髮”,总督尹继善、大学士高斌受到严谴,周学健(另有受贿罪)与塞楞额则被赐令自尽,湖南巡抚杨锡绂、湖北巡抚彭树葵均被革职。


费赖之亦曾引用刘松龄的话说:其时,帝已年高(按:实不到50岁),而残忍殊甚,致受天罚。其嫡生之独子殁于中国新年元旦;若干时后正后继殁,帝痛愤之极,几类疯狂。曾足踢皇长子仆地而痛击之;又将朝中重臣二人杖毙;征苗之役劳师无功,全国怨愤。若使中部诸省亦有叛乱,时人咸信清朝必亡(《在华耶稣会士列传及书目》,页784);马戞尔尼使团成员约翰·巴罗(Barrow)亦写道:在一次巡察中,皇帝看中了一个才貌双全的苏州女子,有意带回京城去。皇后通过一个太监得知皇帝有了新欢,害怕今后失宠,郁郁不乐,几天之后便以一条白绫自尽了。皇帝听到这个伤心的消息十分沮丧,立即返京。他的一个儿子没有穿对丧服,皇帝恼怒之下,猛踢了一脚,不幸踢在了要害部位,最终证明乃是致命的一脚;又:皇帝曾经棒打他的两个已成年的儿子(《我看乾隆盛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7,页165~166、277)。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