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讲述:红色高棉大锅饭、大清洗、大逮捕

楚云飞团长 收藏 4 18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3年8个月零20天的执政期间,红色高棉推行的“大撤民、大锅饭、大生产”的政策导致很多人饿死、病死、累死。红色高棉执行的“先群众,后党内”的大肃反、大清洗,使一大批干部被秘密逮捕和处决。华侨阿潘随160万金边人被赶到农村,艰难地度过了这段时期。




阿潘是我们在金边的导游。四十来岁,瘦小黧黑,酷似土生土长的高棉人,但眉头眼额一望可知是华人——广东人。阿潘说自己祖籍汕头,是第二代华侨,讲得一口流利的广东话,普通话也可以。


他有一头供游人租骑的跛象。阿潘说,象腿是给赤柬砍伤的。阿潘管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的执政党叫“赤柬”。


“1975年4月17日,赤柬打进金边城,没几天就把人通通赶出城去,说是美国人要来轰炸。离城的时候,象要跟着主人走,他们嫌象浪费粮食,就砍它的腿。你想啊,象身子重,腿伤了走不动,自然就饿死了。不料这象命真大,竟活了下来。几年后,赤柬倒台,主人返城,它自己居然找回家来了!”


说起“赤柬”,他总有一肚子故事。


阿潘觉得,郎诺政变前,他们一家在金边生活还算安乐。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身处美苏对垒夹缝中的柬埔寨,到底被裹挟到冷战的大国倾轧中去。1970年,郎诺趁西哈努克亲王出访之际,发动了政变。


“政变后,生活一天天难过,父亲决定全家逃到越南去。我爸说,一个地方政变过,就一定会乱的,一定不好的。他会说越南话,打算迁到越南去。我那时还是个小孩子,也不知怎么想的,就是不愿跟着他们一起去。我模模糊糊地觉得,柬埔寨的人善,不像越南人排外——那时柬埔寨的越侨很凶的,欺负当地人,也欺负华人——我愿意留在柬埔寨生活。爸妈犟不过我,可能觉得到越南也是前途未卜,在柬埔寨留条后路未尝不好,最后也随我了。只是他们离开前一再叮嘱我:‘今后千万不要说中国话,不要说自己是华侨,如果别人问起你父母家人,就说自己是孤儿。多做事,少说话……”


“当时我还不理解阿爸的一番苦心。他老华侨了,知道一个地方一乱,总是无依无靠的外地人先倒霉的。提到父母家人,话就多了,话多了,就容易露出破绽……”


“不久,我爸就趁着柬埔寨遣返越侨的机会带着家人离开了。我留了下来,白天,到一家车行当学徒工,挣钱养活自己,晚上寄居在金边一个亲戚家里。这样不知不觉就到了1975年。那几年老是打仗打仗,人们都打苦打烦了!4月份,赤柬打败朗诺政府,大家开始还很高兴,以为这下仗终于打完了,总算能过些太平日子了——所以,我们是敲锣打鼓地欢迎柬共进入金边的。那阵我也记事了,还记得他们开着卡车坦克,扛着枪炮,举着红旗,一队队进城,浑身上下黑衣黑裤……我跟着他们的车子在人群里窜来窜去,觉得比过节还热闹。”


“谁知道,嘿!他们进城才三天就端着枪把我们通通赶出城去,稍微走慢一点都不行,有些人就这样给打死了。”


“亲戚自身都难保,也顾不上我了。我反而不怕,离开父母这些年,我早习惯自己照顾自己了。再说,农村食堂虽吃不饱,但林大地多,池塘湖泊也多,总能想些办法疗饥,我光身一个人倒也能对付过下去。”




■ 吃的记忆




“真苦啊!去的路上,自己找吃的——找不到,饿死渴死活该!到了农村就集中起来,男女分开住,集体劳动,吃大食堂——吃食堂还不如让各人自己找食呢!喝粥水、菜汤、稀糊糊,碗里照不见半点油花的。除了干部,谁都吃不饱。绝对禁止私自开伙,寻摸到些能吃的,不小心让人看见,就有可能给告发,打你个半死算轻的,真有为偷嘴被处死的。所以,找食得一个人秘密地找,秘密地吃,像做贼,不,要比做贼更小心、更隐秘才行!”


在钟屋大屠杀纪念馆,他指着玻璃橱窗里陈列的两套黑衣裤——柬共的制服,介绍道:“这就是当年赤柬的制服,男女装的差别仅在上衣口袋的位置——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要穿黑衣服?那时候,柬埔寨农村不通电的,晚上连灯火都不多,一身黑衣,方便潜到人们身边监听。因为狗吠累事,后来村村都杀狗,严禁私养……”


“在农村,一堆人挤在茅屋里睡。谁给你蚊帐啊,也不允许点蚊烟驱蚊子,说是怕有人趁机放火搞破坏。这样,很多人就得了疟疾。我也染上了。还是当地人教我,剥些苦树、木棉树的树皮熬水喝。不能生火烧水,只能用生水泡。居然慢慢好了,捡回一条命。”


“有一天,我又偷偷到一块收割过的水田里捡漏下的稻子,远远看见那边有个女孩子向我求救,她腿上黑麻麻地爬了一腿的蚂蟥,都吸饱了血,看着确实吓人。蚂蟥不能硬拉的,只能用烟熏或用火烫。我赶紧找了些干树枝点火去烫,蚂蟥一条条掉下来了。女孩子这才缓过气来,感激得,这样,抱了我一下……”


“柬埔寨传统,男女之防很严,赤柬就更严!我俩虽是半大的孩子,这个样子给人看见不打死也要挨斗,我赶紧安慰她一下,推开她……”


“两天后,这村的村长叫我去,细细地问我,我是什么人,从哪来,家里情况等等。我记着阿爸教我的话,只说自己是孤儿,也不知道老家何处。看得出,村长并不相信,分明有点怀疑我是华侨——华侨都隐瞒自己的身世。村长没再问,只分配我当村里的牧童。尽管年纪小,我也明白他是存心给我一条活路。”


“我离开村长屋子的时候,无意中看见那个姑娘站在屋后摘菜,原来,她是村长的女儿。因为我帮她赶蚂蟥,她阿爸就帮回我一把?”


“每天一个人到村外林地放牛,可是份难得的好差事!方便找食啊!我真是饿怕了!找到什么,只要能塞进嘴的,我都吃过,生吃——不能生火,给柬共的人看见发现你偷吃,好,你就是死罪!”


“我什么都往嘴里塞:野草树根、山果昆虫,连鱼蛙蛇、蜥蜴、老鼠我都敢生吞,我还生吃过一只小鸡,毛茸茸的,扎嗓子,直恶心……反正,饱死总比饿死强!老这样生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肚子开始顶不住了。肚子痛,呕酸水,后来就腹泻,拉红色的粘液……拉得我整个人都是软的。我很清楚,这样下去非死不可。我问当地人,这怎么治。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呢,就教我用艾叶团上木棉絮炙肚子——哎呀,真舒服。这么烧炙了好几次,腹泻竟果真慢慢止住了。”




■ “开会”




“缺吃少药,不算什么,更凶险的在后头呢!一天,组长通知我——那时集体劳动,都是几个人编成一个劳动小组,几个小组归一个小队——三天后,傍晚收工集中开会,还有谁谁谁。听到这个通知,真是从头冷到脚趾尾。我知道所谓‘开会’不过就是集中秘密处死的意思——我为啥知道?这样的‘会’先前开得多了,所有给通知前去‘开会’的人,从来没有见回头的——人都到哪去了?没人敢问,没人敢提,可人人心知肚明。”


“这是一个死关!我不要去开这种‘会’!我只想逃,逃进森林,就是给毒蛇咬死,给老虎吃了,我也要逃!”


“……可是不行!你逃到哪里去?哪里都是柬共的人,哪个村子的人都是登记了的,一个人没有通行证,落到他们手里也是个死……”


“想啊想啊,半天,我跟组长说,我肚子痛得厉害,又拉又吐,不去医院怕不行了。组长看了我一眼,他会不明白吗!恐怕见我一个孩子,有心放我一条生路——居然真的批准我住院了!”




“入院也未必就能逃出命,还要看医生接不接收。来了个女医生,后头还跟着两个周身黑的赤柬份子。我一眼认出那个医生是华人,原先也在金边的。我险些用中国话和她说话,她举手这么一摆,以示制止——我顿时领会,只用柬语诉说病情。那会儿,身为华侨处境很凶险:一来,柬埔寨的华侨经济地位普遍比当地人高,读书识字的人多——知识分子是赤柬重点消灭对象;在他们眼中,华侨毕竟是外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位女医生如果给识破是华侨,估计没什么好下场。”


“柬共清洗不分血统、敌我,主要看你的语言、生活习惯,尤其看你有无文化。凡在红色高棉政权以前受过教育的、有文化的人,思想都受过旧社会污染,都在清洗之列——教师、学生、僧侣、商人、医生、工程师……反正识字的,杀杀杀,华侨、外国人,杀杀杀……那个女医生能活下来,可能因为出身好吧,也可能因为他们也免不了伤病,不能把医生都杀光。谁知道?反正,我没说穿女医生的身份,女医生也让我入院了!”


“医院一点药都没有,伙食比外头更差更少。真有病,进去也是等死。我这样在医院里呆了两星期,无聊,又饿得不行,偷偷又溜回村里去找吃的。不料,碰上组长了,他见了我,吓一跳,要我赶紧回去,说他们见开会少一人,正找呢,我要给发现了,他跟我都有大麻烦。我只得又回医院去。”


“死等赖熬地,在医院又呆了一两个月,实在挨不下去,我又跑回去。这次顺利,没碰见组长,组里也没几个熟人,别人也不理会我。后来碰上村长。村长见到我,大吃一惊:‘你怎么没死?!’我说我生病入院了,现在好了,出院了。村长听着直摇头叹气。我顺口问,怎么不见组长呢?村长说,两月前,他接到通知‘开会’去了。


“私底下我自己细想,看来那天碰见组长后不久,他就‘开会’去了……是不是给拉去填补我空出来的那个名额呢?如果真这样,组长就是为了救我死的,亏欠了他,心里很难过。可是又想,最初他一定也料不到放我去医院会有这种下场吧,再说,杀了我,他就真的不用死了?怕不见得,因为后来,连村长也‘开会’去了,连同他女儿……”


“村长在旧政权时期当的村长,这种人往往全家都要清洗掉。组长呢,新政权的干部,但那时候,干部很容易犯‘错误’的,谁知道他犯什么‘死罪’了?


“后来,这种分批参加‘开会’的少了。但有一回,干部传达上面的通知说,谁懂外语的,不论华语、英语、法语、越南语……都报上名来,国家需要翻译,外语人才不必参加田间劳动;过一阵子,又传达,谁是外国侨民,或国外有亲人的,报上名来,国家可统一安排送返……这两次通知,我听了都有些心动。我会说中国话,有父母亲人在越南,不过终究不敢轻易报名——我假装什么都不懂,问队里的大人,他们木着脸,只摆摆手,意思是‘没这样的好事’——但还是有人信以为真,报了名,就给带走了,消失了……”


“……你见过篦虱子吗?一篦下去,先篦去大虱子,又篦,中虱子、小虱子,再篦,虱子卵、头皮屑……再不干净,剃头,好,虱子除净了。赤柬是恨不得连皮带血从根子上把头发薅干净!





■ 余生


“没人通知我去‘开会’,没人‘送’我返国,我还放我的牛,挨饿。后来有一天,平常监督我们劳动的那些干部忽然不见了,逃了。来了一队队穿绿军装的人——越南人,他们把柬共打跑了。街上又开来了一辆辆卡车、坦克车,又是红旗、彩带,敲锣打鼓,只是受欢迎的人服装、语言变了……


“柬共一倒,人们又纷纷回城。等我也乍着胆子回到金边,我家的房子早给先回城的人占了。那时有个规定,城市房子谁占了就算谁的,反正红色高棉这么一整,原先的屋主‘失踪’的也太多呢……但我终归回乡下去了。一来,我吓怕了,怕什么时候越南兵也象赤柬那样又赶人去农村;二来,城里一切都破败了,百业没落,也实在找不到活路,回村种地吧。”


“现在也好,当导游。我也成家了,一子一女,一个7岁,一个5岁。我一定要他们上学,说中国话,学英文。在柬埔寨,你只懂高棉语没用,找不到好工作。这些年,来柬埔寨旅行、经商的华人也越来越多,我就指望两儿女好好读书,以后能有出息——中国人的老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明理,才是正道。赤柬野蛮,终究垮台了不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