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如何用美貌灭两个国家

我战争狂人 收藏 0 32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女如何用美貌灭两个国家

看到这个题目,可能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有倾国之姿的西施,原名夷光的浣纱女牺牲了自己的爱情和肉体,使得勾践的卧薪尝胆名垂千古,三千越甲终吞吴。可以说,吴越争霸的这段历史,其关键人物系于西施一人,这就是所谓的“祸国红颜”吧!

但是,西施委身事敌的做法既非绝后,更不是空前!西施的故事发生在春秋末期,而在比她更早将近两百年前,有这样一位美女,因为她的美貌,引发了三个国家的争斗,导致了一个国家的灭亡;她绝色倾城,不愿踏足政治漩涡,然而命运却把她带到权力的中心,成为各国君王的争夺品;她先后成为两个国家的王后,为了保护第一个国君丈夫三年不语,又为了第二个国君丈夫守节。她就是号称“桃花夫人”的息妫。


春天的桃花能有多美,她就有多美。妫恨兮,史称息妫,先为息国国君夫人,后为楚国王后。她出生在深秋,却满园桃花盛开;一出生就引来了百鸟朝凤,额上带着桃花胎记,仿如桃花女神转世。可是陈国智者却预言她的到来会引来生灵涂炭,为此,她贵为公主却从小就被迫远离王宫,伴着乳娘长大。

春秋时代的诸侯国,见于经传的约有170余国,各自为政,互相攻伐兼并,中原一带,更是扰攘不安;自从晋国与楚国“城濮之战”以后,形成南北两大壁垒,其余小国不是依晋,就是附楚,依赖强国的保护而生存。为了生存,列国之间经常勾心斗角,彼此离离合合,全凭自己的利害为出发点,有些甚至为了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也能反目成仇,拼得你死我活,蔡侯与息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蔡侯与息侯同娶陈国女子为夫人,这两位陈国女子生得都十分漂亮,一个是沉鱼落雁,一个是闭月羞花,是当时妇孺皆知的大美人。陈宣公妫氏,在多得数不过来的春秋诸国里,若不是生了这两个女儿,只怕没有人会记得。敲锣打鼓,把她们嫁了,送去蔡国的,是蔡妫;送去息国的,是息妫。蔡国和息国既是近邻,又成了连襟;于是,息妫出嫁的时候,决定去看望一下蔡国的姐姐,谁知这一看看出了此后风云数十年的争斗与不尽的辛酸。


那是公元前684年,楚文王六年,她在红嫁衣里亮了相。见到她,春秋争霸的台子,忽地静下去。蔡与息都罢了,连一旁强盛的楚,都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然而,三个国君的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蔡哀侯献舞,见到了自己的小姨息妫,不知他该怎样地惊呼。《左传》里只六个字,“止而见之,弗宾”,已是很轻佻的含义。可以想见蔡哀侯多么无礼,多么急色鬼。他将息妫骗留在蔡国,除了一时没有胆量强暴之外,动手动脚的事肯定没少做。此时姐姐蔡妫,却奇妙地隐身了。丈夫觊觎妹妹的种种不堪,她全然没有阻止,连一分姿态也不曾做,倒像是默许配合。何况蔡国本就比息国强大,两女同侍一夫,或许父亲也不会太反对。


也不知面若桃花的息妫,柔弱之间,怎生辛苦,才保全了自己,回到息侯身边,终于放声大哭。息侯气得发抖,却怯懦得不敢和蔡国正面冲突。然而,蔡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息侯下定决心,非找机会报这个“绿云压顶”的仇不可。他想起强大的近邻楚国,想假手于人,报戏妻之辱。


息侯所设的计谋是派遣使者向楚国进贡,并趁机向楚王献计;蔡国自恃与齐国友好而不服楚国,若楚国兴兵攻打息国,息侯求救于蔡国,蔡侯必念在与息侯是连襟的关系而慨然出兵相助,然后息国与楚国合兵攻打蔡国,必然可以生擒蔡侯,既俘虏了蔡侯,不怕蔡国不向楚国进贡。

“伐我,吾求救于蔡而伐之”,正在图谋北上、野心勃勃的楚文王,听到这番邀请,正中下怀。汝水淮水之滨的蔡、息,是楚文王梦寐以求的地方,他慷慨地答应了息侯,择吉兴兵直奔息国而来,息侯假意惊慌失措地求救于邻近的蔡国,蔡侯果然亲自率领大军来救,安营未定,楚兵与息兵四面包围进攻,蔡侯在黑夜中仓皇突围而出,奔至息城,息候却紧闭城门不纳,蔡侯走投无路,终于被楚军俘虏,息侯大事犒劳楚军,蔡候才知中了息侯“借刀杀人”之计,心中悔恨不已,但已悔之晚矣。

蔡侯既对息侯恨之入骨,又对楚国师出无名进攻自己而出言不逊,在楚营大骂不已,楚文王大怒,下令烹杀蔡侯以祭太庙。在忠耿大臣鬻拳犯颜直谏下,楚文王终于下令放了蔡侯。而后择期在宫中宴请群臣为蔡侯饯行。一时觥筹交错,丝竹盈耳;腰肢纤细,举止婀娜的妖娆宫女,穿梭在筵席之间,美酒妇人当前,宾主已有几分醉意,楚文王醉眼惺忪地对蔡侯说:“君平生可见过绝世美色否?”

蔡侯凛然一惊,蓦然之间想此番几遭不测,推究祸因,说来说去还不都是因为妫氏而起,于是抓紧机会,假意媚其声气答道:“天下绝世美色尽在大王宫中啦!但却还没有一个人能超过息侯夫人妫氏的美。”

楚文王为之愕然,蔡侯继续说下去:“息妫的美,天下无双,荷粉露垂,杏花含烟,国色天香,无与伦比。”楚文王不禁怦然心动,压低了声音道:“怎样才能见到?可以一见吗?”蔡侯怂恿说:“以大王的威德,何求不得?”

息侯用“借刀杀人”之计,使蔡侯成为楚国的阶下囚,如今蔡侯又如法炮制还以颜色,这一言种下了息国灭国之命。

息妫终于过上了国君夫人的安稳生活。国力虽然弱小,但息侯把娇美的妻子视作天上星辰。洗刷了连襟姐夫的戏妻之耻,他拥着佳人,只怕连梦里都是笑醒的。然而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息妫何尝是要丈夫报复,况且报复,也不是这种方式——自己的夫人受了欺负却请邻居帮忙打架,这算什么?连替她去讨公道的胆量都没有,未来又将如何待她?

这一天很快就来了。公元前680年,楚文王以“盟友”的姿态,领兵来到了息国,息侯设宴招待,文王要息妫作陪。这是与礼不合的,但息侯没有拒绝,忍辱叫息妫出来献酒。息妫出场了,执壶献酒,不卑不亢,不言不笑,如海中沉着的黑色暗礁。楚文王却为她的美色大惊。盛气凌人的楚文王,在她怯懦夫君的陪衬下分明是个强者。可他垂涎美色的轻浮,又和蔡侯有什么分别?息妫冷着脸退下去了,根本想不到随后的事情将记入史籍:楚文王席间变色,当场将息侯拿下,一夕之间灭掉息国,在军中就地纳她为夫人。息侯在宾馆被楚兵用绳索捆绑起来,也真正尝到了他种下的苦果。

妫氏在宫中闻变,仓皇奔入后苑准备投井自杀,被楚将斗丹拦住,斗丹劝她:“夫人不欲全息侯之命耶?”就这样经过了一番痛苦的考虑,为了保全息侯,妫氏决定忍辱偷生。楚文王既见妫氏,怜香惜玉,色与魂授,好言抚慰,答应不杀息侯,就在军中立妫氏为夫人,因为她长得面如桃花,娇艳欲滴,把她叫做“桃花夫人”。

这个弱女子肯定被惊呆了。她的一个出场,一个眼神,竟然就决定了息国和她那可怜丈夫的命运。楚文王赢得何等干脆利落,伐蔡灭息。从此,东可取淮夷之地,北可逼郑许洛邑。蛮夷小国,变成了诸侯侧目的强大威胁。更绝妙的,却在于楚文王所采取的方法,如此富有戏剧性,不仅后世叹为观止,更令当时的中原列国瞠目结舌。他得意一笑,挥起大袖,留下一个为美人而灭息国的背影。

息妫从此负着亡国的罪名。其实,有没有息妫,都是一样的。楚文王正欲控制中原南部最大的一个姬姓国。蔡侯的无知无礼,息妫因美貌衍生出的祸端,息侯鲁莽轻率的报复,这一切都给了他窥视中原的机会。登基6年以来,他的用兵,从来不择手段。自从楚武王扬言“我有敝甲,欲以观中国之政”,只过了22年,楚文王就实现了父亲的豪言,迁都于“郢”,占据南阳盆地,开始逐鹿中原。

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男子见到息妫时,伟岸的心胸陡然降下来。哪怕入宫之后,整整三年,这个女人不发一言,他犹自深爱。息侯成了楚国都城的守门小吏,妫氏在楚宫中备受宠爱,三年的时光一晃就过去了,妫氏却始终不发一言,息妫绝丽的容颜因为郁郁寡欢而显得缥缈莫测。楚文王念念于心她的不乐,一定要妫氏说出道理来,妫氏万般无奈,才泪流满面地说道:“吾一妇人而事二夫,不能守节而死,又有何面目向人言语呢!”

文王淡然一笑,这对他只是一件小事。于是楚国继续扣留蔡哀侯,直至他被软禁9年后去世。这段归楚的日子,于沉默中,息妫有了难得平静的生活。她为文王生了两个儿子:熊艰与熊恽。公元前676年,文王逝去。


令人惊异的事情又出现了。楚文王卒后的12年间,这个被掠夺的红颜,以未亡人自居,悉心抚养二子,抵制着文王弟弟子元的诱惑。彼时楚国内乱激烈,两个儿子,骨肉厮杀;王叔子元,控制宫廷。他没有文王的心胸和霸气,却以比文王更狂妄的姿态去撩拨息妫。为诱惑息妫,竟在她宫室旁修建了房舍,在里面摇铃铛、跳万舞;甚至公然住进王宫,百般挑逗。


,这时的息妫若顺从王叔,亦不叫人意外。然而她没有。她的哭泣和抵制引发了楚国贵族对子元极大的不满,公元前664年,楚国平定“子元之乱”。

从此息妫的眼泪,只需为儿子流淌了。她的幼子熊恽,夺得王位,成为后来大名鼎鼎的楚成王。男人的戏又一次上演。息妫隐没于硝烟之后,成为楚宫里一缕先王的余音。而她的儿子,从此走上强盛楚国的路。

息妫死后,葬在汉阳城外的桃花山上。后人在山麓建祠,四时奉祀,称为“桃花夫人庙”,至今仍为汉阳的名胜之一。唐代诗人杜牧途经汉阳时,曾到庙中凭吊,题诗道:

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度几春;

毕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

息亡身入楚王家,回看春风一面花;

感旧不言常掩泪,只应翻恨有荣华。

这首诗温柔敦厚地道出了千古艰难唯一死的况味。一个娇弱的女子,要保全自己丈夫的性命,就只有含垢忍辱地面对残酷的现实。而三年不言不语,就是对眼前的一切做了坚忍果敢的挑战与抗争。


然而,不仅是如此,该如何评说这个女人魅惑如桃花般的脸呢?她所坚持的竟然不是对息侯的忠贞,而是把这份忠贞留给了楚文王。也许在她的心底,那莫名其妙的息侯,早已不值得为之殉节。至于国破的忧伤,她用久久无言的青春,作为祭奠。

只可叹,生如桃花般妖娆,命却也似二月桃花随水流!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