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度半谈“骂”:错误的批评依然值得尊敬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23 233
导读:叫“二度半”,是因为为了给“取次花丛”《我想鲁迅不会允许以无知为资本的-回年时老师》一文做答,先写了一篇《一答》,结果旋即被锁,具体原因虽可查询,但我的习惯是不查询的。这还让“专治无耻”跑去为我鸣冤叫屈,后来居然又解锁了,但当时无法可想,只好改头换面写了《锁后谈“骂”》,现在改叫《再度谈“骂”》,其实并不是“再”,是和《一答》一样的东西,但为我改了这个名字,这好意我还是感谢的。因为这一篇现在其实是不二也不三的,于是就叫“二度半谈‘骂’”吧。 “取次花丛”说:“年时老师您说了,如果鲁迅生活在美国,他也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叫“二度半”,是因为为了给“取次花丛”《我想鲁迅不会允许以无知为资本的-回年时老师》一文做答,先写了一篇《一答》,结果旋即被锁,具体原因虽可查询,但我的习惯是不查询的。这还让“专治无耻”跑去为我鸣冤叫屈,后来居然又解锁了,但当时无法可想,只好改头换面写了《锁后谈“骂”》,现在改叫《再度谈“骂”》,其实并不是“再”,是和《一答》一样的东西,但为我改了这个名字,这好意我还是感谢的。因为这一篇现在其实是不二也不三的,于是就叫“二度半谈‘骂’”吧。


“取次花丛”说:“年时老师您说了,如果鲁迅生活在美国,他也会骂美国的。那我也应该可以根据年时老师的推论,鲁迅也会骂这个联邦储备法和罗斯福新政的。事实上是,这两个政策,正是自由资本主义转变成垄断资本主义的最重要的标志和政策。其他一切,都是围绕着这连个政策来执行的和准备的。


那么这两个政策对不对呢?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政策对美国来说是对的,帮助美国成为了世界霸主,给美国人民带来了幸福。那么,美国的鲁迅,是不是骂错了?!年时老师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一个人,骂的是能给他的国家,给他的民族,带来发展,幸福和财富的政策,那么这个骂的人,是否还值得尊敬?”


首先我要说的是,“年时老师您说了,如果鲁迅生活在美国,他也会骂美国的。那我也应该可以根据年时老师的推论,鲁迅也会骂这个联邦储备法和罗斯福新政的。”这里面的“推论”,不是我的,是“取次花丛”自己的。因为“骂美国”和“骂联邦储备法和罗斯福新政”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做出这样的推论,其联系似乎是“骂美国”就必然“骂美国的一切”,而据我所知,中国的鲁迅固然没少骂中国,但也有赞美中国、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时候,只可惜当时的政府没有个他赞美的机会。


没有发生的事情,谁也不好说,但为了便于评述,我们就认为美国的鲁迅是要对联邦储备法和罗斯福新政大骂的。但那又如何呢?这样的鲁迅仍然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这首先是因为一个自由知识分子,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必须时刻保持批判的意识和批判的权利。而知识分子这种批判的意识,是一个社会道德水准的重要标志;知识分子批判权力行使的情况,是一个社会能否持续稳定进步的重要标志。因此,相较于一个知识分子批评的正确程度而言,最值得肯定的是他的批评态度和批评的出发点。


没有一个人可以在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成为专家,但批判的目标却可以遍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这其中当然有会批评错的时候,但批评错了不等于就不值得尊敬。如果批评的角度是出于对社会的责任,对民众的关怀,以及批评者自身独立的思考,那么这种错误的批评也是值得尊敬的。即便是错误的批评了“利国利民”的政策,至少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能够出现,就证明了批评者自身的独立性和批评者所处社会的进步。


其次,一个国家能够持续稳定发展,值得尊敬的不仅仅是普通劳动者和制定出好政策的政治家,也有批评者无法取代的功劳,这一点的重要性甚至超越了前一点。下面我们举两个例子:


一个是一个日本人,他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凭着自己的努力——也就是“取次花丛”非常赞赏的个人努力,成为了一名银行职员,按说,这样的努力和努力的结果最易让他感到欣慰,也可以让他因为过上了舒适体面的日子而全心全意地赞扬日本了。可他偏偏不,非要去参加反政府活动,还写书批判日本的制度。结果,他被警察干掉了。


这个日本人叫小林多喜二,他反对的是大日本帝国。那时候日本从甲午战争以来“以战养战”的政策还处于良性循环状态,日本不仅在东亚是老大,在世界列强的舞台上也有一席之地。日本帝国对外侵略扩张为日本开拓了势力范围,让日本人成了东亚的头等人,作为日本人,作为一个银行职员,小林多喜二为什么还不满足呢?


另一个是美国人,在他的专业领域,他的地位可与鲁迅相比。他的研究经费中有一部分来自美国海军。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从越战就开始骂美国政府,一直骂道现在的反恐战争。“9·11”后美国全民同仇敌忾,他却站出来说“美国就是头好恐怖主义国家”,干的坏事比拉登多得多。于是,主流媒体疏远了他,而他却在各大学和公众集会上继续自己的主张。


这个人叫乔姆斯基,语言学领域真正的、无可置疑的泰斗。


难道美国的全球扩张不是保证美国继续维持霸主地位的有效手段吗?难道“9·11”不是让普通美国人受到了伤害吗?你乔姆斯基不也是拿着美国政府的钱在做研究吗?怎么还骂美国政府呢?


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最值得尊敬的地方。政策有好有不好,批评有对有错,政策和批评之间恰好形成互补。批评是否正确,要等政策推行以后才知道,可要是没有批评,那么政策的制定者岂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不是混淆问题,因为我就是认为,“没有错误的批评”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它的直接后果就是导致“根本没有批评”。一个存在不同意见的社会,即使却有一方正确一放错误,也可以使社会在有限的幅度内摇摆,而不至于坐过山车或者干脆脱轨。


乔姆斯基和小林多喜二的区别是小林多喜二被从肉体上消灭了,而乔姆斯基虽然不受待见但还活得好好的,该吃吃该睡睡该研究研究该讲演讲演。大日本帝国和美利坚合众国的区别也正在此,小林多喜二被消灭后12年,消灭批评者的大日本帝国自己被消灭了。美国呢?


联邦储备法的情形怎样,我不知道;但我似乎记得罗斯福新政是不乏批评者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