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落的流星 第二章 错位 2、审慎布局

子弹2010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47.html[/size][/URL] 2、审慎布局 “今天这个会的目的呢,是研究一下小凌同志提出的这个潜入方案,方案总局原则上已经通过了,对具体实施还要我们自己研究,需要哪个部门配合总局负责帮助协调,任务名称就定为“13”行动,”在刑警大队的五楼小会议室,一个管侦破的副队长,一个队长,再加上凌峰,一共三个人正关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47.html


“今天这个会的目的,是研究一下凌峰提出的潜入方案,这项计划总局还没有批,要求我们提出具体实施步骤再决定,大家都谈谈看法吧。”在刑警大队的五楼小会议室,队长冯凯简单做个开场白。参加会议的只有一个队长,一个管侦破的副队长,再加上凌峰三个人,而且会议内容在会议结束后即被记入绝密档案里封存。

冯凯是个三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外表看上去文质彬彬,留个寸把长的书生头,戴副无框眼镜,白净面皮,乍一看,很难将他与刑警队长这个职务对应起来,但他所带领的警队已经连续三年保持全省公安系统破案率第一的好成绩,而他本人也在刑侦一线干了近15年,内部人都说他是个外柔内刚的狠角儿。

副队长刘川四十多岁,中等个头,体格粗壮结实,眉宇间即使不动声色时也有股肃杀之气,军人气质非常明显。他确实是名转业军人,转业到地方不到两年,但侦察兵当了十一年,特警又干了八年,有一身硬功夫,也有一套自己的侦破方式,也不能算是外行。

此时,他听完成冯凯的小动员,眉毛一掀说了一句,“江树那小混混与廖全忠女儿的关系摸得怎么样?”

冯凯道:“从外线同志提供的情况看,这个江树所说的大部分属实,他确与廖全忠的女儿廖丹在偶然中相识,并进入了恋爱阶段,两人相处之中,女方似乎更热情点儿,也已经向廖全忠挑明了关系,但廖不同意。”

“瘳全忠就这么一个女儿,据说是非常疼爱,从小到大对她百依百顺。”凌峰说。

“前几天你说见过瘳丹一次,凭直觉,你认为她是什么样的人?”冯凯问。

“你和她见过了?”刘川吃惊地问。

凌峰点头,将两人见面的情形说了一遍,讲到瘳丹错把自己当江树接吻时有点尴尬,但这是个重要的细节,他也没有隐瞒。

“单纯,直率。”凌峰最后简洁地下了结论。

冯刘两人从未听他说起过这一节,关注加上吃惊,让两人不错眼珠地看着他。听完了,不约而同吁了口气,心说悬啊,但陌生人若相像到这种以假乱真的程度,也真是匪夷所思!

“你确定当时她对你没有一点儿怀疑?”冯凯又盯了一句。

凌峰肯定地点头,“是。”

会议室里出现了暂时的沉默,刘川想了想道:“要这么说,这机会还真是难得。你们看,有利条件有三,第一,江树与廖丹确立恋爱关系不久,尚在热恋阶段,一般来说,因为了解不深透,凌峰的代替会比较容易接受;第二,凌峰与江树在外形上的相似从廖丹那儿已经得到肯定,一般人,不是很深入了解两人的人,分辨两人也非常困难;第三,江树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一旦有变,我们可进可退。”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凌峰必须在短期内变成江树,”冯凯分析着说:“他俩的区别虽然一般人难以察觉,但象廖全忠这样的老江湖却是不难发现的,两人性格差异很大,一个稳重,一个轻佻,一个冷静,一个机敏,还有……”

刘川接道:“还有就是江树这个人本身也不单纯,他的话到底有几成真实在很难说,而且他之前接触的人背景大多很复杂,混迹的场所更是些鸡飞狗走的地方,要一一摸透十分困难,但如果摸不透,说不定就在哪个结骨眼儿上带来个大麻烦。”

话转了一圈,问题又转回了原点,其实让两个人始终无法放心的只有一个---安全?!

卧底这种事儿,面对的情况千变万化,防不胜防,方案一旦实施,警员的生命可以说便只悬于一线,说白了,不是冒险,而是玩命。

会议室再次陷入沉默,凌峰看出了两个队长的心思,开口道:“请领导相信我,我保证完成任务。”

冯刘看看他,又互望一眼,冯凯说道:“小凌呀,你这个方案确实很有搞头,但也确实很冒险,分局、总局领导迟迟没有批下来,一是担心你的安全问题,毕竟瘳全忠一伙在本地几十年,是名副其实的地头蛇类的人物,这种人最可怕的不是他的恶,而是他的信息网,一旦他的信息网我们没有完全掌握,你的处境就会非常危险;二你要明白,一旦计划实施,你就是孤军奋战,不能与警队有一丝一毫的牵扯,除非案情侦破,否则你永远换不回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牺……最后的时刻,你也可能只能以江树的名字结束一切,这是一个常人所无法忍受的残酷,不但你要承受,你的亲人也要承受,这些问题你想过吗?”

凌峰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道:“想过!虽然我来警队时间不长,经验也很欠缺,但我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从考入警校宣誓的第一天起,就做好了为这个职业献身的思想准备,我认为一名好警察就是要不断接受挑战,不怕危险牺牲。请组织放心,不管成败与否,我都会做到两点,绝不暴露真实身份,绝不暴露任务目标。”他说得很自然,也很平静,就象在叙述别人的事一样,即使表达自己必死不负使命的决心时,口气依然平和冷静,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看着这个年轻人,冯凯和刘川的眼里同时流露了欣赏的神色。凭两个老刑侦的直觉,凌峰冷静慎密的性格特点,确实非常适合做卧底人选,但同时他们又觉得可惜,害怕会因此失去一个难得的人才。

两个老警察用目光交流着意见,迟迟下不了决心。

凌峰感觉到两人的心情,再次表示决心,“队长,让我去吧,廖全忠在此地经营三十多年,与他正面交锋很难有效果,且黑白两道均有他的消息网,这事儿还是速战速决为好,我准备一周后以江树的身份出现,请领导相信我,把这个担子交给我。”

“好吧。”冯凯下决心似地撞击一下桌面,“老刘,一周的特侦训练就有你负责,我负责与总局和分区的协调,这件事除了相关环节报批,警队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必须在高度保密中进行。”

“是。”刘川和凌峰同时答。

“下面我们研究一下细节。”

……

“小白,有你的特快件,省里来的。”

“好的,我马上去取。”

白瑶放下电话,站起身一边往外走,心里一面又七上八下。

她知道特快的内容,那是一份化验报告,而化验结果又将告诉她关于两个人命运的事实,即使是现在,她也不确定自己这么做是出于好奇还是别的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她经过病房区的走廊,听到一阵笑声,不由转头看了一眼,又是那小子?

只见江树正在母亲的病房里给她梳头,现在他已将老人那一小把稀薄的白发扎成了两根小辫子,童真的辫子围绕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显得很不谐调又很滑稽可笑,因此引来病房里一片笑声,老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笑着。

白瑶皱皱眉头,怎么可以拿自己的母亲寻开心呢?这个浑小子。

她一步跨进去,冷着脸开口,“你不在自己病房到这里来干什么?”

江树正背对着她费力地想给老人光光的额头梳下几根溜海来,听她声音,转头“啊”了一声。

“啊什么啊?有你这么当儿子的吗?拿自己的妈寻开心,把人弄成这个怪样子。”她一脸气愤地质问。

江树被她质问得一脸困惑,“不好看吗?”

“你……”白瑶正要指责,一旁一个病人开口道:“不是这个样子滴,大夫,你错怪娃娃喽,是这个老婆儿想要辫辫儿,娃仔忙活一大早,饭都没得吃好。”说话的是个四川口音的中年妇女,对白瑶言毕又自个儿叹气,“老婆婆儿好福气撒,娃儿孝顺得不得了,唉,我就没得这么懂事滴娃儿仔,没得福气撒。”

他还懂事儿?白瑶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但见病房里病人们一水儿点头,都道:“确实挺孝的。”

“早晚都来,一来就不闲着,自己身体都还不利索啧啧你看……”

“就是,这小伙子还真不错。”

“说的是啊,现在这样的儿女真不多了。”

一屋子住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于儿女孝顺非常敏感也颇多感慨,于是议论得还挺起劲。

“听听,夸我呢。”江树瘸着个腿凑到白瑶身边嘻皮笑脸地道。

白瑶瞪他一眼,不再说话,转身走出病房。没想到,江树竟然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撵了出来,“白大夫,等等,求您点儿事。”

白瑶只得站住,仍然板着一张脸问:“什么事?”

“我妈老躺着,身上起了褥疮,您能帮我买这个药膏吗?”他说着拿出一个细药管递给白瑶。

白瑶看了一眼,问:“大夫没开药吗?”

“开了,好家伙,一管要80多,妈的干脆去抢钱得了,我这一支才10块钱不到,这药以前我一直给她用的,顶事儿又实惠,可医院里没有,麻烦你……我这腿实在不方便,他们又不让我出这医院大门。”江树说着骚骚后脑勺,为难地叹了口气。

白瑶沉默了一秒,淡淡回答:“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中午护士会给你送到病房里去。”

“谢谢,噢,对了,钱……”江树说着急忙掏兜,毛手毛脚的,一不小心将兜里的东西都翻掉在地上。

他“哎哟”一声,拄个拐杖摇摇晃晃弯腰去捡,白瑶一见急忙将他拉住,俯身替他拾了起来,是五张一百元的钞票和一张收据,白瑶不经意扫了一眼收据上的字迹,心脏突然莫名紧缩了一下,她注目看去,那竟是一张卖血的收据。

江树见她捏着票据发愣,有点尴尬,伸手想将单子拿走,但被白瑶下意识地避开了,她再仔细向单据上的日期看去,竟然就是今天?!

“你刚才去卖血了?”她盯着他的脸色问。

“呵呵,糗大了,”江树故作轻松地笑笑,“拜托小声点,别让里面听见。”他难堪地嘀咕一句,不由分说从白瑶手里扯回了单子,“钱您都拿着,再看着买点其他什么营养品吧,对了她没牙,现在只能吃流质的食物,买贵点儿的,刚我听他们说蛋白粉什么的……”

“医院有救助申请,如果需要,我可以帮你。”白瑶说完,将钱塞回他手里,“钱先不用,你拿回去吧。”

她说完也没看江树的脸色,扭头继续向前走去。

江树火了,在她身后大喝一声,“站住。”

这声叫得挺大,走廊里来来往往都是人,被他这一喝倒真停住了不少只脚,白瑶也站住了,诧异地回头看着他。

“还有事吗?”她问。

江树一拄拐杖奋起两步跨到她面前,气呼呼地将钱递给她,“东西是我要买给我妈的,钱你凭什么不拿,拿去。”

白瑶无言地看着他,他在她的目光下第一次显得有点垂头丧气,颇为狼狈地将钱硬塞在她手里,低头也一语不发地走了。

他反常的自尊和突然难过的神情让她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她想叫住他,可又不知该对他说什么,捏着手里的钞票,转身继续走,她的心忽然有点酸酸的。

门卫室里,她迫不及待地拆开了邮件,目光急切地落在检定结果上,“基因格相似度100%。血亲关系可能性:99.9999%。”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