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既要治拥堵 又要少折腾

小宝传奇 收藏 0 25
导读:[B] 上周外出,昨日归来,花了一整天时间仔细看了大量有关北京治堵方案的意见。尽管征集民意的活动已于昨日结束,但我知道北京治堵将是一项长期而又艰苦细致的工作,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众多意见和建议,还是需要多方论证。切不可粗心大意,急于求成。想好了再干,还是干完了再说,结果大不同。就像二环路上的出入口,改来改去,始终没个准章程,可能与一拍脑门干了再说有极大关系。   路口可以年年改,反正工程量不大。属于重大工程,要想到建成后几十年、上百年改不了,不能不慎重行事。比如说,拥堵地区建地下快速道的问题。据说,明

上周外出,昨日归来,花了一整天时间仔细看了大量有关北京治堵方案的意见。尽管征集民意的活动已于昨日结束,但我知道北京治堵将是一项长期而又艰苦细致的工作,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众多意见和建议,还是需要多方论证。切不可粗心大意,急于求成。想好了再干,还是干完了再说,结果大不同。就像二环路上的出入口,改来改去,始终没个准章程,可能与一拍脑门干了再说有极大关系。


路口可以年年改,反正工程量不大。属于重大工程,要想到建成后几十年、上百年改不了,不能不慎重行事。比如说,拥堵地区建地下快速道的问题。据说,明年就要开工,东西二环地下隧道备选“深埋”、“浅埋”方案。我看,地下快速路不仅仅是一个“深埋”、“浅埋”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继续像地面一样,搞成环路,二环、三环、四环……一环又一环搞下去呢?还是以天安门地区或二环路内主城区为中心城区,学习荷兰阿姆斯特丹,搞成放射式的地下快速路?以一个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展开好呢,还是一环套一环好呢,值得专家论证。现在地面上的环路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未必是最佳交通路线。地上已经难以改变,地下还要走地上的老路,不能换个思路吗?


北京的交通拥堵,很多不是堵在道路上,而是堵在思路上,堵在部门利益上。收费路大堵车,一时半会儿不想取消收费,我给想了一个少堵一半的办法。比如,凡出城方向一律不收费,进城方向再收费,行不行?用不收费的办法鼓励快速出城,市区内的交通压力不是可以大大缓解吗?


由交通主管部门和所谓交通专家提出治堵方案,本身有一个难以克服的“先天不足”,或者说是“两难”,既要考虑交通道路方面的部门利益不能失去,又要让拥堵缓解,结果就是在钱上打转转,跳不出停车费涨价、征收拥堵费之类的思路。我们拼命生产汽车,就是为了让老百姓买汽车,老百姓省吃俭用或是贷款买了汽车又千方百计让他们不能用、不敢用或用不起。汽车卖不出去了,谁着急?汽车厂倒闭了,谁着急?汽车工人失业了,谁着急?交通专家肯定不会着急,政府肯定又会着急。


解决道路拥堵,不能照搬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办法,谁有钱有势谁上路,谁有钱有势谁进城。不管怎么说,我们要考虑到驾车出行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生活需求的一部分,而不是少数人才能够拥有的特权。凡是容易引发大多数人产生被剥夺感的办法,凡是人民不高兴、不满意、不赞成、不拥护的办法,实不可轻易施行。


治理城市交通拥堵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以“堵”治堵的思路,事实证明是走不通的。我们需要充分倾听各方面的意见,细心论证各种措施的利弊得失、轻重缓急。对于局部性堵车,不光要看到堵车的一面,还要看到经济发展的一面。道路上堵车当然影响经济发展,道路上没车了,可能周边商业就都倒闭了,同样影响经济发展。防止“治一经损一经”,必须站在全局的高度,跳出部门利益格局,不能做到不折腾,也要力争少折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