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苏河 正文 第十九章

yp89yp89 收藏 4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3.html


忍耐和等待是黄茂彤最为擅长的品格和素质,这也是官场中人必备的。对于黄茂彤来说,在官场上生活的人和在官场上遇到的事情都是很复杂的,如果没有经过长期地深入观察和了解,那么你所看到的或者听到的或许都是一种表象的迷惑。自从黄茂彤大学毕业之后进入苏河市煤炭工业局,他除了把本职工作搞好之外,还能沉下心来热心地帮助其他老同志做一些繁琐细小的事情,他不会因为事情小而感到苦恼和郁闷或者因为吃亏而弃之不理,他认为平平常常的细节,恰恰是能够充分显露自己才华的,他渴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够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因为厚积薄发是他根深蒂固的做人原则。随着黄茂彤在苏河市煤炭工业局的步步高升,他的话语越来越少,对于上级领导或部门的指示和布置的工作,他越发的兢兢业业,因为他更加懂得经常发脾气或者说牢骚话的人,就算做了再多的事情,上级领导或部门只会记住你的脾气和牢骚,而常常忘记的是他做过的那些成绩或事情。

就在他当了苏河市煤炭工业局局长五年之后,有一天早上他突然接到了市委办公厅电话通知,让他马上到市委来一下,市委领导找他有事。黄茂彤放下电话之后一下子懵了,他想自己在苏河市煤炭工业局的工作一直不错,市委领导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难道是自己的工作在什么地方出了纰漏?没有呀!全市煤炭行业中一直是安全运行的,没有事故发生呀?要是发生了,他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应该知道的呀。在忐忑不安的状态中,黄茂彤给自己的老同学、自己的忠实助手、苏河市煤炭工业局常务副局长吴卫东打了个电话。吴卫东告诉黄茂彤说他现在泉县煤炭工业局检查工作呢,问董局长有什么指示?等听说市委领导要找黄茂彤谈话的时候,吴卫东哈哈地大笑起来,用一种祝贺的语气说道,老兄,你大概要被提升了。黄茂彤问,提升什么?吴卫东说,肯定要让你到泉县当县委书记了。黄茂彤说,我怎么不知道呢?吴卫东说道,这事儿早在全市传开了,就你一个人还蒙在鼓里呢。咱们主管工业的副书记推荐了你,被新来的市委书记采纳了。黄茂彤说,那你怎么知道的?吴卫东说道,你忘了,你弟妹的二叔是干啥的了?黄茂彤经吴卫东一提醒,马上就明白了,原来吴卫东老婆张翠芳的二叔就是苏河市主管工业的副书记。黄茂彤给吴卫东说道,哎呀,老爷子这不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吗?吴卫东说,你现在成了苏河市风暴中心的任人物了,我要祝贺你了。

等黄茂彤来到市委书记的办公室的时候,果然不出所料,新来的市委书记秦伟对他说道,市委计划对你的工作有所变动,你知道了吗?黄茂彤说道,秦书记,我不知道。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秦伟神情庄重地看了黄茂彤一眼,从办公桌放着的烟筒里抽出一支扔给了黄茂彤,自己也往嘴上塞了一支,然后对黄茂彤说道,市委张副书记推荐了你,市委研究了一下,已经报省委批准同意,决定调你去泉县任县委书记,明天就上任。说完这句话,秦伟把塞在嘴里的香烟点着,轻轻地抽了一口,然后又说道,你考虑一下,看看你还有什么要求和想法。

黄茂彤把秦伟撩在桌子上的那支烟捡起来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揣在了上衣口袋里,沉吟了片刻说道,感谢秦书记和组织上对我的信任,我一直在市煤炭工业局工作,到了泉县之后,就是怕把工作搞不好。

秦伟从办公椅子上站起来,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在办公室的脚底里来回地走动着,踱起来的步子显得缓慢而沉重。

秦伟是刚刚从省委组织部下来的,以前担任过其他市的副市长,由于他精于研究新时期的经济工作和经济结构调整中农村和城市的协调性问题,所以他在中央一级的重要刊物上发表了几篇分量很重的理论性文章。当然秦伟来苏河市当这个市委书记,不单单凭借的是这几篇理论上深刻、论证上严密的文章,更重要的是他在任副市长期间,他在所蹲点的县搞得工业化开发区的试点吸引了省内外乃至更高层次的注意,同样他的那些摸着石头过河的措施,使得所蹲点的县的产业结构调整升上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所以省委这次点将把他从组织部调到了苏河市。

秦伟到了苏河市首先要面临的是泉县一把手涉及到的煤炭领域的腐败问题,仅仅因为一些金钱利益,导致苏河市重要的煤炭资源县处于安全事故频发的状态,因此秦伟到了之后急于要对泉县的一把手进行调整,在紧要的关头,和自己私人关系以及工作思路很贴近的张副书记向他推荐了黄茂彤,一位敢于把事业当生命的煤炭工业局局长。开始的时候,秦伟还有所犹豫,因为泉县的事故频发也不能说明黄茂彤的局长当得很称职,但张副书记给他反复地说,事故的频发出了主管部门的责任外,主要的还是来自于地方的保护主义,有了这种提示,秦伟经过慎重的考虑和细致的观察,决定调任黄茂彤去泉县任县委书记。

踱着步子的秦伟想了一会之后对黄茂彤说道,工作嘛,要靠正确的方式和方法进行,但前提条件是,你必须具备开展这项工作的能力,当然把你调任泉县也是市委对你的考验。有些问题,你可以在工作中进行细致的研究,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有些问题,你自己就可以解决掉,我相信你有这方面的能力,但是你要记住泉县前任县委书记的教训,不要搞独断专行的那一套,要和班子成员搞好工作上的配合和协调,县委书记就是班长,你要把这个班长当好,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向我汇报嘛。

然而,到了泉县,黄茂彤才发现这里的工作环境和自己在苏河市煤炭工业局有了很大的差别,由于前任县委书记的工作能力和方式、方法的问题,致使泉县的工作处于一盘散沙的境地。在市煤炭工业局最起码还有吴卫东这位老同学替自己操心,但在泉县没有一个人能够帮了他,有的只是班子里的成员对他准备看笑话的眼光,有些人还故意用懈怠的方式来对付他,他最为看不惯的就是县委副书记曹京发自由散漫、对自己阴奉阳违、明面上答应的很痛快,而在实际工作中拖拖拉拉、不思进取的兵痞子作风。后来,黄茂彤得知,曹京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曹京发在前任县委书记出事之后,曾经上上下下活动了一番,原想着他梦寐以求要成为一把手的愿望能够得以实现,想不到半路上杀出个黄茂彤把他的美梦弄成了黄粱,因此上心中很是不服气,工作中就明显的表现出了十分的不满。

为了解决班子成员之间的团结问题,以便自己在泉县的工作能够全面开展,黄茂彤先是和曹京发私下里推心置腹地谈了几次,也悄悄地把自己的一些人事安排向曹京发做了透露,他知道沟通不足,往往是信息缺乏或者工作出现错误的主要原因,重要的是这会使班子成员之间相互感觉被排除在外,由此产生的距离感,会严重破坏整个团队的士气。在两个人不断地沟通中,黄茂彤还多次向曹京发强调说,自己在市煤炭工业局的时候,就知道曹书记是个工作上很有魄力的工作狂,因此他计划在现任的泉县县长调任其他县当书记之后,愿意去市委向秦伟书记力荐由曹书记接任县长的职务,这样的话他在泉县的工作就能够因为曹书记的鼎力相助而破斧开展了。这些谈话,开始的时候曹京发以为黄茂彤只是说说而已,想不到黄茂彤还真的多次跑到苏河市委向新来的市委书记秦伟汇报自己的想法。在多次努力之后,曹京发终于在现任县长调走之后,被任命为泉县代县长,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是在第二年春节过后,,曹京发在泉县第八次人代会上把县长前面的代字去掉,转正成了泉县县长,终于实现了自己多年想当一把手的梦想。

黄茂彤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和曹京发的合作立马进入了蜜月期。曹京发当了泉县县长之后,通过自己多年积累起来的人脉,为县委书记黄茂彤的施政理念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不短的时间,泉县所有煤矿的安全生产事故明显下降,城市建设也大力开展,各项工作稳步推进,一年之后,泉县的财政收入也大幅度提高,他们的成绩获得了苏河市委的大力表扬,被苏河市委树立为全市各项工作的明星县。

而现在黄茂彤已经在泉县县委书记的任上已经呆了十年了,十年里市委秦书记已经从苏河市调任其他地级市当了市委书记,曾经力荐自己来泉县任县委书记的苏河市委张副书记也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人事的变迁使曾经蓬勃向上,力图在仕途上有所发展的黄茂彤感到心灰意冷,也许在一个工作岗位上呆久了,每个人都会感到工作环境的乏味和单调,黄茂彤何止不是这样的人,就在他瞻前顾后,徘徊思索的时候,秦伟已经从邻近的市委书记的岗位上被任命为省委副书记了,这使得黄茂彤冷漠的心有了前所未有的热乎乎的感觉,毕竟这么多年以来,无论秦伟在哪里任职,黄茂彤总是一有时间就向他视为伯乐的秦伟汇报或者请教,这使得秦伟愈加看重黄茂彤了,因此在最近一次他去省里开会的时候,秦伟私下里向他透露,他的工作最近可能又有变动了。听到这样的话,黄茂彤马上就回答道,无论组织上怎么安排自己,他都会在新的岗位上努力工作,绝不辜负组织上对自己的期望。

从省里回来之后,黄茂彤再次向他的助手,县长曹京发透露了自己要走的秘密,并且真心实意地说,他走之前,一定会向市委推荐曹京发接任自己当县委书记的。当然曹京发对于黄茂彤的话,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在黄茂彤任职十年以来,他是全心全意配合黄书记开展工作的,可以这样说,在这一方面曹京发具有绝对的能力而且把这种能力发挥到了极致,因为曹京发觉得,在机关工作,许多事情是不用点破的,彼此之间要具有心领神会的状态,这种状态被曹京发誉为悟性,他认为,如果没有了这种悟性,不要说重要岗位和工作了,就是一般的岗位和工作,你都会不断地碰钉子、犯错误、始终在最底层的岗位和工作中爬行。

黄茂彤从南方考察回来的当天,在家主持工作的县长曹京发立即向他汇报了这一段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并向他谈了最近不断有群众来信举报苏河大酒店老总吴卫革的一些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对于他不在的这一段时间县委县政府的工作,黄茂彤表示了赞赏,同时也表示了曹京发具备主持泉县全面工作由衷的肯定,对于举报苏河大酒店吴卫革的事情,黄茂彤说,曹县长你先把那些举报信放一放,私下里查访一下是不是有问题,完了咱们再商量怎么办,毕竟苏河大酒店老总吴卫革所拥有的企业是泉县的纳税大户,另外他还是咱们县的政协委员,在两劳人员和下岗职工的再就业问题上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们处理的时候还是要掌握一些方式方法的问题,要考虑到诸多方面的影响,不能像对待举报其他人问题那样来处理。曹京发知道黄茂彤和吴卫革的老大吴卫东的私人关系,他在接到下面转上来的举报信的时候,已经有意地压了一段时间,无非就是希望黄茂彤在他接任县委书记的事情上能够鼎力相助自己一下,另外,他和吴卫东的关系也不错,也不愿意在自己主持县委县政府工作期间进行处理,他想还是把这些难缠的事情交给黄茂彤来处理好了,这样的话,他在县长这个位置上最起码是稳稳当当的,在此关键时刻,不出问题是曹京发最大的梦想了。两个人在办公室里谈了一会,黄茂彤说,咱们定好的常委会一会就要召开了,你看对这次的人事变动你个人还有些什么意见和想法。曹京发知道,黄茂彤所要变动的那些人事都是一些说重要也不重要,说不重要也重要的岗位,但是在黄茂彤临走之前的这些人事变动,他不想提出什么个人意见,毕竟这可能是黄茂彤最后一次主持常委会了,因此曹京发当即表示,组织部门对这些要变动工作的人已经考察过了,我也认为是恰当的,没有什么不妥,要是大家没有什么意见,这次就通过算啦,毕竟下面的工作还是需要变动工作的同志们去做嘛。黄茂彤心里笑了笑,对曹京发持有的这种态度很是满意,于是就和曹京发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常委们开会所在的会议室。

开完常委会之后,黄茂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长期跟随他的办公室干事在他回到办公室之前,已经给他泡好了一杯茶,等他在办公座椅上坐好之后干事就把茶杯轻轻地放在了他的面前,并且小声地问了他一声,董书记,你看现在……。黄茂彤对干事挥了挥手说道,你先在外面等一会,我静一静。干事扭过头轻轻地拉住门出去了。

坐在办公座椅上的黄茂彤掀开茶杯盖,端起来送到嘴边慢慢地品了一口,随后他抬起头眼睛透过窗户往外一望,外面那一排高大粗壮的雪松就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的思绪慢慢地在时空的隧道里来回穿梭,他喜欢用壮怀激烈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经历。的确在他的政治生涯里,件件大手笔的治理措施和那些强势手段犹如昨日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他知道想要在仕途上站稳脚跟,只要墨守成规、大事小情随波逐流就行了。但黄茂彤不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要在各方面都有所进取,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写下辉煌一笔的人。因此在黄茂彤看来,对于那些陈规陋俗和顽固的社会诟病如果不采取强硬的革命性行动,就一定不会干出令人瞩目的政绩成果,当然更不会引起上级部门和上级领导的高度关注。如果你没有进入上级领导的视线,那么你可能永远呆在原来的位置上,直到退休也不会挪动半步。因此黄茂彤在泉县的十年,他用自己不断地努力将远近闻名的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变成了苏河市的经济强县,同时,也使得泉县煤炭资源开发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使泉县由以农业为主进入了以工业为主的明星县。成绩的取得来之不易,在这些辉煌的背后渗透了黄茂彤多少心血和汗水,当然他的努力换回来的是苏河市乃至省委领导对他无比的信任,他现在要走了,回顾这十年来的工作,怎能使他那颗火热的心变得平静起来呢?

尽管没有接到组织部门的通知,也没有苏河市委任何领导对他进行过谈话,黄茂彤聪明地预料自己会很快离开泉县的,现在他需要把一些事情做妥当的安排,工作嘛,就是那么一回事情,尽管在这十年里,他因为工作惹了不少的人,但这都是为公而为,从一定意义上讲黄茂彤的心里是坦然的。有一次老同学吴卫东私下里问他,为什么他能够做得这么优秀,问他有没有什么诀窍。黄茂彤说,咱们两个大学毕业后一起进入市煤炭工业局上班,我想你有父亲留下来的社会关系,得到提拔和重用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但我是个农家子弟,又没有什么深厚的社会背景,那么只有做得比你更加优秀才能走到你的前面。吴卫东呵呵地笑了说道,老兄,说实在话,我和你之间不存在竞争的问题,咱们在大学里是好兄弟,一起进了煤炭工业局也是好兄弟,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黄茂彤说,老同学,好兄弟,感谢你在张副书记的跟前经常说我的好话,不然,我的进步可能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吴卫东说,那算什么?重要的是你个人努力的结果。黄茂彤说,你要是这样说,我也不谦虚地讲,在人生的道路上,我是做了最大的努力,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吴卫东说,呵呵呵,老兄,我不愿意听你的奋斗史,你就给我讲讲你的黑暗的一面吧。黄茂彤压低了声音,悄悄地对吴卫东说道,哎,其实,我那点优秀也是最初装出来的。吴卫东奇怪地问道,哈呀,我的老兄,难道这优秀还能装出来?黄茂彤说道,怎么不能?你仔细想想,比如说上班吧,你要每天都按时上班,第一天是装出来的,第二天也是装出来的,只要你持之以恒地装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养成了习惯,所以装认真、装大度、装细致、装优秀,装成了习惯,你以后不优秀都做不到了。

而现在最为难以安排的事情就是吴卫革的事情了。最初的时候,黄茂彤因为和吴卫东亲密无间的私人关系,就把吴卫革当成了自己的小弟弟。在黄茂彤来泉县的初期,他为了实现自己对吴卫东的承诺,用种种非正常的手段,把市政建设工程大部分项目给了吴卫革挂靠的建筑公司。吴卫革也因为黄茂彤的可以照顾完成了人生的原始资本积累,当然吴卫革是个心眼非常稠的人,在这一方面不用老大吴卫东的教诲,他自己就懂得把原始积累的一部分资金返还给黄茂彤,刚开始的时候,黄茂彤还表现出了天然的拒绝,无奈金钱的诱惑太大了,再加上自己的老婆多年来身体不好的原因,致使他在以后的岁月里认识了温秀娟,这样的话他需要用钱的地方就多了,因此在几次半推半就的情况下,黄茂彤就心安理得地把吴卫革送来的钱当成了自己应该获得的部分。最近这几年,黄茂彤更是不等吴卫革送钱,就把电话打了过去,当然吴卫革每次答应的时候都很痛快,也从来没有拒绝过他,但是带来的后果就是吴卫革向他提出来的帮忙要求越来越不符合常规,越来越使自己感到难办了。如何是自己走了之后,吴卫革再不出事情,不把那些不应有的火殃祸到自己,就成了黄茂彤现在主要考虑的问题,这也是他最近以来最为头疼的事情。

好在吴卫革的老大,自己的老同学,一辈子能当自己好兄弟的吴卫东从苏河市回到了泉县,他决定借这个机会和吴卫东谈谈。黄茂彤相信他和吴卫东之间能够谈得通,因为吴卫东在他们兄弟三个之间是最有威信的,吴卫革也是最听吴卫东的话的。

想到这儿,黄茂彤抓起桌子上的电话给吴卫东打了过去,告诉吴卫东自己现在刚开完县委常委会,问吴卫东在哪儿,他现在有时间了,两个人可以在一起叙叙旧了。吴卫东笑呵呵地在电话那头说道,自己现在就在苏河市大酒店,和老三吴卫革在一起,你忙完了,就过来吧,弟兄们都挺想你的。听说吴卫东和吴卫革在一起,心里尽管十二分不愿意去苏河市大酒店的黄茂彤,也只好强装起笑脸,满口答应着应承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