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对春秋战国以后这一段历史有一个断代名称-----秦汉,当然首先在历史上秦汉两个朝代时间相距比较紧密,但最根本的是中国历史从秦开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央集权国家,而汉又有效的沿袭了秦这一国家体制,所有史称秦汉,从秦汉开始中央是绝对权力的象征了,再也不是春秋战国事情的中央了,那种高兴了就拿皇帝开涮的历史在理论上一去不复返了。



对于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必须要有一个绝对权威的统治中心,在秦汉以及以后很长的时间中这个中心的代表人物就皇帝!这样问题就来了,皇帝死了怎么办?这不是废话吗?皇帝的儿子干呀!但是如果皇帝没有儿子怎么办?公元前74年霍光就遇到了这个棘手的问题-----汉昭帝死掉了,但是他却没有孩子!

当时的政治局势是这样的:汉武帝的托孤重臣死的死、废的废,真正掌权的只有霍光一人,汉昭帝的皇后上官小妹是霍光的外孙女,在汉武帝的孩子中只剩下一个广陵王刘胥了。



那么谁当皇帝呢?汉武帝唯一的儿子广陵王刘胥?这个人我们说过行为怪异很不检点,但是话又说回来,因为他是汉武帝唯一在世的儿子了所以立他当皇帝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可惜那个旦呀,如果他还活着是否有戏?)



其实这个时候霍光心中已经暗下决心不立广陵王!为什么?因为汉武帝就看不上你!你爹都看不上你,你凭什么让我们拥戴你?



但是皇帝总要有吧,经过最终的权衡和选择最后由上官太后下旨(当然这只是个形式),霍光绝对立汉武帝之孙昌邑王刘贺,这个人就是历史上连名号都没有的27天短命皇帝。



刘贺当皇帝只做了27天,对于他的废立历史上有很多的说法,当然归结起来有两种:一种是正史,即刘贺昏庸当废。另一种说法:刘贺在做皇帝之后试图收回国家管理权,致使霍光恼羞成怒之下行了废立之事。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凡人来说如果想透过透过遥远的时空去探究历史的真相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们所能依靠的只能是比较成规的历史记载,然后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和分析,我不试图推翻任何一个假设(当然偶的能力还不够滴)只陈述正史的记载,然后理解消化。



言归正传,刘贺在接到中央的诏书以后那真是大喜过望,废话了,能不高兴吗?突然让你当皇帝你不高兴?那还废什么话快马加鞭直奔京城去吧!



什么时候走?现在就走!吃完中午饭,一干人马就直奔京城而来!不过貌似这个刘贺也太急了---一下午就走了135多里路!



当然如果放在现在即便对于0.8排量的发动机来说这也太慢了,但是对于只有四条腿的且不喝汽油只吃吃草的马来说这个速度还是太快了!这个速度带来的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一路下来马匹不断有累死!



但是这哥们不是去奔丧,他是急着去做皇帝!



刘贺急迫心情的另一个表现是:非常不合时宜的享受了一下皇帝才有的特权,什么特权?当皇帝还有什么特权?当然是女人。这一路刘同学一路那是采花无数,实在不舍得放下的就带走,怎么带?用布把车围起来不就行了?好嘛,这一路刘同学可真是一路车震奔长安呀!当皇帝就是好!



到了长安剩下的一切就只是程序,刘贺同学顺利的当上汉帝国的皇帝!史称----没有史称,因为没有来得及!



暮色之中,霍光独自一人站在皇宫外,呆呆的望着皇宫高大的围墙,听着从皇宫里隐约传出的乐声,慢慢拧起了他的眉头,皇位普定的汉帝国视乎过早的走出了丧主的压抑,忙碌的人群顷刻就又投入新的快乐。



当皇帝了!当皇帝了!


此刻的刘贺仿佛还在一场梦中,一切来的那么突然,从一个番邦的小王,突然就成了汉帝国的皇帝!这一切难道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最少现在的皇宫是我刘贺的了!



第一件事应该干什么?



考虑老皇帝的丧事?我喷!他又不是我爹!



考虑天下苍生的大计?我再喷!我凭什么管他们?我又不是他们选出来的!



我是汉武帝的亲孙子,哼,这天下他本来不就该是我的吗?



那我干什么?享受,当然只能是享受了,但是谁给我当走狗呢?霍光?嘘……别提他,整个一个老夫子,还是我的那些老人知道我好那一口,对!


“来人,拿皇帝的符节,立即去诏我昌邑国的老伙计!”


“住哪里?你不是废话吗?我的老朋友,当然和我一起住皇宫了!”


这一来可就是200多位呀,这一人得道当然鸡犬都要升天了,但是这200多人却没有想到,他们再也没有能够回到昌邑国,而是直接走向了断头台。

其实我一直是相信人多力量大的,这200多人一来,刘同学的生活马上就开始多姿多彩起来了。


皇帝大行期间不能吃肉?要把我饿死啊?马上出去先采购,什么好吃来什么。这皇宫里面也太闷了,去外面弄点老虎和猪,皇宫里面这么大,玩猪、斗虎!

有吃、有玩,没有音乐怎么可以?那可是我们贵族的标志!立即把昌邑国能歌善舞的都给我弄来,什么?老皇帝的棺材还在哪里放着?没关系,我们去后面,不跟他弄一起,晦气!


“哎,不过,诸位,路上那几个民女我可是玩腻了,可有好的?”


“有呀,皇上,老皇帝那个叫蒙的宫女长的贼正点,现成的,不过这事要是传出去可就不好收场了。”


“没关系,我是皇上,传我的诏,敢把这事说出去:腰斩!”


于是,一场刘贺最后的欢歌在汉帝国的皇宫中正式开演了。


送走汉昭帝的霍光满身的疲惫,当现在他内心中更多的是担心和愤怒!本来想着龙生龙种,从山东千里迢迢弄来个皇孙,不成想整个是个富二代!这哥们除了正事不会什么都会,不但会而其什么都敢干!如此下去我如何对得起武帝!


以今之计,只有废掉他!想到这里霍光全身都在战栗,这战栗不是来源于是不是应该废,而是来源于:我有这个能力吗?废皇帝?一旦事败那是要灭九族的!



并且此事要做就要当机立断,如果昌邑国那些人一旦把握权力,这事就断难实施。



那么现在就来分析一下,谁可以是我的朋友。


丞相杨敞?此人优柔寡断不可重用,但也不可不用,可以争取。


大司农田延年?我的心腹,多年来与我同心同德,此人可当重用。


车骑将军张安世?此人必须要用,军权是政变的根本。


有此三人足够!当然,皇后上官小妹是没有问题的,自己的外孙女还会有问题吗?


经过多日的深思熟虑,霍光坚定了自己决心,于是,他找到他第一个助手田延年。


“田大人,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好好,不知大将军为何这几日如此闷闷不乐呢?”


“哎,自从这个新皇帝继位以来,在皇宫内玩猪、斗狗,歌舞喧天,在外,放马围猎如此如何是好?不知田大人可有良策?”



“大将军,你是国家的柱石,如果认为此人不行,为何不向太后说明废掉他?!”


“田大人?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以前可有前例?”



“商朝的伊尹不就这样干过吗?他废掉了太甲,因为这还被尊为商朝的大功臣,如果大将军依此行事你也会成为汉朝的伊尹的。”


“恩,田大人所言极是。”

“不过大将军,以我现在的位子虽然是大司农,但是并不能很好的接近和控制皇帝,如果要行废立,我还需要离他更近一点!”


“这个好办,我即刻任命你为给事中,这个皇帝秘史的位子够近了,当然,我们还需车骑将军张世安的加入,有了部队一切就好办了!”



一场重大的政治事件就在这样的筹划中开始了,不日,张世安顺利加入这个高风险政治投资体,恩,可称三人帮了。


其实,按照霍光的构想刘贺同学的狂欢还可以更长一点的,但是一个意外提前结束了刘贺同学幸福生活,这个事的起因是夏侯胜!


汉昭帝入土以后,刘贺同学的生活更加多次多彩了,皇宫已经无法满足他的需要了,不过当时的长安还没有什么好的娱乐项目,也米有天上人间长安分公司,不过当时的自然环境还是蛮不错的,出长安就是广阔的自然,各种现在看来是绝对保护的动物那时候还是满地跑的,所以打猎是个很不错的游戏,但是当刘同学正要纵马出宫(皇宫哦)的时候,一个人将他挡了下来,这个人就是夏侯胜!


“陛下,您出宫要去哪里?”


“偶要出去看看顺便狩狩猎,夏侯胜,你有什么事吗?”


“陛下,这一段时间以来,长安天气久阴不雨,这是有人谋反的天象呀!你现在外出非常的危险呀!我劝陛下立即返回,认真调查一下。”


“**,夏侯胜,你疯了吗?我是堂堂汉朝皇帝,会有人谋反?你真是脑子进水了,来人,将这个满口胡言的家伙绑了,给我严加治罪!”


但是刘贺同学却忘记了,现在的大权还在霍光手里,夏侯胜立即就被送到了霍光的手里,霍光闻言大为惊骇,乖乖,难道泄密了?会是谁呢?田延年?不可能呀,主意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呀?那就只有是张世安了!


“来人,速招张将军。”


张世安来后,听霍光一说,大为冤枉“大将军,我是军人岂能做如此不齿之事?我愿随你与夏侯胜当庭对证!”


即刻,夏侯胜被带到,霍光咬牙问道“夏侯胜,你因何胡言有人要加害陛下?可是有人指使?”


“大将军,我这样说并没有任何人指使,但是我这样说是有依据的。”


“说,是何依据。”


“大将军,应该看到,自先帝崩后,天象一直阴沉,但是却并没有降雨,这说明什么呢?根据《鸿范传》所载,凡是这样的天气多数是君王有过失,找来了上天的怨恨,而这时一般都会有臣下谋害帝王,但是我们不能说帝王有过失,只能说有人要谋反。”


此话说完,霍光和张世安几乎要从椅子上跌落下来了,霍光叹口气想“小时候不读书,真是贻害大方呀”。


带走夏侯胜,霍光和张世安两人默默的坐着,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太玄了!



忽的,张世安说到“大将军事到如今,晚动不如早动,如果再不行动,一但再有儒生识破天象我等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霍光默默的看着张世安,久久方狠狠的说道“哎,为了大汉的江山社稷也只能如此,我们当如此行事………”


大计商定,一场千古流传的政变就这样开始了…….


次日,田延年来到丞相府,唯唯诺诺的杨敞也勉为其难的加入了这个冒险团队,但是这还不够,还有其他的大臣。


在一日,大将军霍光召集了所有在京城的两千石以上的官员在未央宫进行了一次政变总动员,当然这样的会议的主持者是霍光。


“诸位大臣,先帝走后,我等受皇太后之命拥立昌邑王刘贺为帝,然而刘贺继位以来荒淫无度,如此下去势必会威胁到我大汉的社稷,你们有什么高见可以缓解这样的危机?”



霍光言罢,这些大臣个个是面带菜色,冷汗直流,未央宫内一片死的寂静。


霍光默默的看了一眼田延年,点了点头。


田延年立即手持宝剑,来到大殿中央,大声说道:“大将军谦虚了,想我先武帝将江山社稷托付给大将军,但是昭帝早逝,刘贺继位后将整个国家弄的乌烟瘴气,如果这样搞下去国家即将灭亡,如果国家灭亡,大将军在地下如何见孝武帝?”


霍光忙点头称是。


田延年又说“今天把大家请来不是来流汗的,今天必须在这件事上有个决断,请你们发表意见吧,当然,最后一个相应大将军将领的,哼哼,死!”

这,完全不是会议了,这是一场逼宫,当然皇帝也不是这些大臣的儿子,换就换吧。


最后的仪式马上就要开演了。


搞定群臣,霍光马上和大家一起请来了皇太后上官小妹。


很快,在未央宫内支起了武帐,上官太后一身盛装坐在帐内。武帐是什么?别的不知道有没有,但是一定有持刃的武士,并且未央宫内还遍布了几百名手持兵器的卫士,文武官员按职位大小列在殿下但是所有从昌邑国来的却一个也没能上殿,因为一直没有露面的张世安已经控制了他们,等待他们的将是断头台。



此时放眼望去,未央宫内一片杀气!


据说当初建造未央宫的时候,是取“未央”无穷、无尽的意思,一方面,要汉帝国世世代代无穷、无尽,另一方面呢,是要汉帝国有无穷、无尽的欢乐,然而,现在趴在大殿中的刘贺是绝对不会有快乐的感觉的。


肃穆的大殿上尚书令逐条列举了刘贺自继位以来的种种恶行,当然这个政治清算清单是由霍光三人小组主笔的:


第一、荒废礼仪:自先帝崩后,刘贺一直不肯吃素,大鱼大肉不说,还弄了一堆民女搞车震,并且,不但自己搞车震,还下诏让他以前的伙计们大肆纳妾,一个人十个小老婆?这样弄不是要造成人口失调吗?并且最不能容忍的是他竟然在皇宫内和老皇帝的宫女搞不正当关系,这个严重败坏了皇室的威信,其行为堪比影视明星!


恩,刘贺同学虽然思维很发散,但是这个时候创新明显是不合时宜滴。


第二、不遵守国家印章管理制度,在接受玉玺后竟然不封存,并且随意下达国家命令,拒不完全统计,在这27天中,刘贺同学,共下达国家诏令1127次,平均每天41.5次,远远高于其前任的频率,并且有很多诏书是在刘同学没有正式继位时就发出的,完全违反了我国关于皇帝礼仪的相关规定,最不能忍受的是刘贺同学竟然在没有继位的情况下酒用帝王的礼仪祭拜他父亲,请问刘贺同学,你到底是谁的嗣子?


第三、违反我国有关奴隶的管理办法,私自解放奴隶,并为其颁发国家高级领导干部才能佩戴的绶带,这一条还同时违反了国家公务员管理办法,扰乱了国家的人才管理。


第四,……..


“好了!不要念了!”


“皇后,等一下,请您听我我们的结论好吧?通过以上事实的陈述,我们认为,刘贺同学不具备做一个皇帝的基本素质,我们建议,废掉他的皇帝职位,重新聘任皇帝!”


“好的,我已经听明白了,我代表汉帝国皇权管理委员会宣布:废黜刘贺的皇帝位,刘贺对于以上指控你可有什么可以辩解的吗?”


“皇后,我有话说呀,我做皇帝是不太行,但是有个古人说过,皇帝行不行没关系,只要有大臣行就行!”


沉默好久的霍光闻听心想,别扯了,到此为止吧:“等等刘贺,皇太后已经刚在一分钟前已经宣布将你废黜了,你怎么还称天子?你现在应该说你大汉臣民才对,刘贺你还是把你身上属于皇帝的东西拿掉吧!来来来,刘贺同学,现在我陪你回家。”


刘贺从昌邑国带来的那200多口人也几乎全数杀掉,只有中尉王吉、郎中令龚遂、刘贺的老师王式因为曾经劝过刘贺才得以幸免,但也弄了个“城旦”的刑罚,刑期4年,“城旦”------白天守城,晚上修城,哎,何止一个苦子了得!从这一事件很好的说明,在政治上跟对人是多么重要,立场是多么的重要!

现在霍光又一次回到原点:谁来做皇帝?



公元前91年,刚刚经历了巫蛊之乱的汉武帝一下子病了,这时的汉武帝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错了,卫太子,哎,这孩子可能是冤枉的!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心中那种隐隐的痛只有自己去消化了。


这一日,武帝默默的站在五柞宫前,思子之痛无时无刻的折磨着他,而,此时,他御用的方士走来行礼说道“陛下,我夜观今日之天象,都城监狱之中慢慢升起一片帝王之气。”


而这时候汉武帝让我坚信了我们的一句土话“记吃不记打!”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汉武帝刚刚经历了巫蛊之乱,但就是这样他竟然对一个方士的话如此当真:“下诏,所有监狱里的人,无论罪大小,一律杀掉!”


杀人对一个帝王来说很容易办到,但是你最少需要个靠谱的借口吧!况且,这里面还有你的亲人!



巫蛊之乱后,卫太子的家人几乎被斩杀殆尽,但是有一个人活了下来,他就是卫太子的孙子、汉武帝的重孙子:号称曾皇孙的刘病已!在巫蛊之乱中刘病已几乎是卫太子家唯一的幸存者,那一年他1岁!而这个时候他正关在郡邸狱中,而这个监狱的监狱长叫:丙吉!请记住这个人,因为他是一个高尚的人!

汉武帝发下诏令后,各路使者疾驰而去前去捕杀狱中之人,而前去郡邸狱执行捕杀任务的使者却没能够进入这所监狱,因为丙吉关闭了监狱大门,然后对使者说“在这所监狱里关押了曾皇孙,能让你杀吗?不要说曾皇孙,就是其他罪犯难道就凭方士的一句话就该杀掉吗?今天我是横了一条心,谁也别想进来!”就这样丙吉和使者你来我往闹腾一夜,也没有什么结果,使者只能无奈返回,回来就告了丙吉,但是这个时候汉武帝已经醒悟了,只是淡淡的说“天意!”


就这样,曾皇孙活了下来。


在这些岁月中,刘病已在丙吉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保全了性命,后来丙吉又找到了刘病已的祖母让他代为抚养,再后来汉武帝痛心卫太子的冤死,命令掖庭恢复了刘病已的皇室身份,并由掖庭负责抚养,而这个时候的掖庭令正是卫太子的门人张贺。


掖庭令张贺在得到抚养刘病已的诏令后,开始出资供养刘病已,刘病已也有了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而后,刘病已娶了许广汉的女儿为妻,这个妻子也正是后来被霍氏毒杀的许皇后,也正因为刘病已娶了这个皇后也为以后许广汉的覆灭埋下了隐患。


刘病已和他的祖父卫太子有着太多的传奇经历,当然我们这里只简述一下他的前世今生。


话说霍光在原点之上依然是茫然四顾?谁?谁?谁当皇帝?


我们经常说吉人自有天相,恩,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在这个时候那个刘病已的贵人出现了,仍然是那个丙吉!


他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给霍光上了一道书“大将军,现在那些皇室成员你就不要再考虑了,因为他们的品行不端在民间流传是相当广的。我这里倒是有条信息,难道大将军忘记了曾皇孙了吗?他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并且人品很好,如果大将军下不了决心,您就去占一卦,真不行您就让他先入宫伺候皇太后,然后观察一下他,不知大将军意下如何?”


霍光看到以后立即和张世安、杜延年商议此事,几个人都觉得可以,于是上奏太后,问题解决,刘病已继位。


为什么会这么顺利的确立刘病已的皇位?一生谨慎的霍光为什么会这样容易的就同意了刘病已的皇位确立?这是个问题。



对于刘病已的皇位确立,我认为从这里开始霍光开始人生的重大转变,或者说从废黜刘贺起这种转变就开始了,刘病已来自民间,当然就没有很深的政治背景,这一点正是霍光所看重的,再也不会出现昌邑国200多号人围着皇帝变着花样玩乐的情况了,也再也不会有人支持刘病已收回权力的威胁了,这个时候的霍光再也不是那个一心辅佐皇帝振兴大汉的大将军了,此时的霍光已经完成了心灵的变异,从一个正直的辅政大臣演变成为了一个政治投机者,之所以没有早早的成为王莽,不是我不想,而是时机不成熟!


霍光,为自己家族所开创一场伟大的屠杀已经具备了思想和政治基础了,“好戏”即将开始!




本文内容于 2010/12/23 20:42:59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