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露宿拾荒者:不愿去救助站花国家钱/图

胖大头 收藏 8 532
导读: [img]http://img8.itiexue.net/1226/12267452.jpg[/img]  拾荒者街头露宿。 [img]http://img9.itiexue.net/1226/12267453.jpg[/img] 以街为家   南北方的霜雪天,“波及”福建,气温骤降。几天前,福州一女子被发现冻僵在高架桥下,不幸身亡。   刺骨的寒风中,每天晚上,也有一群人露宿在厦门街头:以地为床,以天为被,以桥下、墙角、广场为家。   厦门的露宿者,怎么度过寒冷的黑夜?谁来


街头露宿拾荒者:不愿去救助站花国家钱/图

拾荒者街头露宿。


街头露宿拾荒者:不愿去救助站花国家钱/图

以街为家


南北方的霜雪天,“波及”福建,气温骤降。几天前,福州一女子被发现冻僵在高架桥下,不幸身亡。


刺骨的寒风中,每天晚上,也有一群人露宿在厦门街头:以地为床,以天为被,以桥下、墙角、广场为家。


厦门的露宿者,怎么度过寒冷的黑夜?谁来给他们送“温暖”?连日来,导报记者进行了探访。


探访


纸板当床 雨伞挡风


17日晚上9点,湖滨南路凤屿路口。


也许是天太冷的缘故,行人稀少,偶尔有人经过,裹着大衣匆匆而去。路灯和霓虹灯的光亮,穿过绿化树,照向冷清的路面,带来一点温暖的感觉。


附近店面的屋檐下,“床”上躺着两个流浪汉,正蒙头大睡;头旁打开了一把雨伞,看上去,是用来抵挡“呼呼”的寒风。


“床”很简陋:地板上铺上一层纸板,卷起一个直角;再盖了一层薄薄的被子,上面又搁了一张像油布纸的东西。


“天这么冷,这样睡不冷吗?”一位流浪汉还没入睡,导报记者上前,与他聊了起来。


“不会,我这睡袋是两层的,很暖和,不信你摸摸。”


“来厦门多久了?”


“两年多吧,平时在附近打些零工。”


“都在外面露宿啊?”


“是啊,没钱租房子。”


“都是在这边?”


“没,在其他地方也住过,不过有时候会被保安赶。在这边住得比较久,有快一年了吧。”


一阵寒意袭来,他又缩回到被子里,蜷成一团,在车辆喧闹的“催眠”声中,很快睡着了。


他说不想麻烦救助站


18日晚上10点,火车站托运处一角。


屋檐下,两个人坐在行李边。他们不是候车的旅客,而是拾荒者,正准备露宿。


其中一位闫大叔,老家在山东,以前在广东拾荒,今年来到厦门,因为“南方的冬天比较暖和”。身上的几个麻袋,是他的全部家当。


一旁还有4名露宿者,已然入睡。他们先到,所以占了墙角和靠里面的位置,风小一点。


闫大叔坐在行李上,一边看当天的《海峡导报》,一边跟导报记者聊着。


“平时都睡在这边?”


“也不一定,有时候会有人过来赶,我们就挪到别的地方去。”


“有没想过去救助站避避寒?”


“我们身体都还好,在这边也能睡。”


“有没去过救助站?”


“去过一次,那边挺好,睡得好,吃得也不错。”


“那为什么不去?”


“去那边麻烦人家不好,应该给那些真正需要救助的人住才好,如果天天都能在那边,那我当然愿意去了。”(笑)


晚上11点多,闫大叔开始铺床。他从袋子里拿出棉被,两层垫底,盖一床。这样度过一个寒冬夜,他已习以为常。此时,出去拾荒的同伴提着袋子回来了,里面装了一些塑料瓶子。


昨天凌晨1点,导报记者再次来到火车站广场。不少流浪者已在此处安家,打上地铺,呼呼大睡。


有个男子还没睡,躺在被窝里,借着微弱的灯光,聚精会神地看书。“床”边放着一瓶酒,他不时喝上两口,以抵御刺骨的寒冷。


回应


救助站:上路巡查救助


厦门市救助站的仲副站长告诉导报记者,最近,到站里的人每天有20人左右,比平时多了三成,其中一部分人是因天气寒冷过来的;大部分人是主动来求助,也有少部分是警方送来的。


“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救助站会帮忙买回家的车票;他们不愿意回家或来救助站,我们也会发点食物或衣物。我们欢迎他们来站里,这里起码有个地方睡觉、吃饭,或者洗个澡换个衣服也好。”仲副站长表示。


有部分露宿者不愿意去救助站,仲副站长分析,可能是对救助站有误解,“他们可能觉得,住在这边就是被关起来了,被限制了自由。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他们住一晚上的话,第二天不想住就可以离开”。


据了解,救助站每天晚上都会派车上路巡逻,巡查主要集中在涵洞、桥下和火车站等地,对露宿者进行劝导。最近,救助站还将集中开展行动,对露宿者进行救助。


人物


“花国家的钱,不好”


看不起装病乞讨的人


忙完一天,闫大叔和同伴都会一起找个地方休息,以前他在禾山也露宿过。


对救助站,他表示确实很好,不过不愿意去,他觉得有更多比自己更需要救助的人,“救助站是很好,我去那边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走了。这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而且还花国家的钱,不好”。


闫大叔对一些去救助站“骗”钱的行为很生气,也看不起那些装病在路边乞讨的人。“有些人拿了救助站给的车票上了火车,可没走多远就中途下车了,这不是浪费钱吗?”他说。


原先在山东老家,闫大叔是渔民。数年前突然发病,他右腿残疾,右手手指也无法像常人一样灵活活动。


此后,闫大叔只身一人来到南方。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总之不让他们担心,不过也没讲得太细,这种事(露宿街头)肯定不能跟他们说”。


靠拾荒,闫大叔每天都有一些收入。他说,虽然不多,但养活自己足够了,情况好的话还能剩下一点钱。


平时吃饭,他就去火车站附近一家快餐店,“一餐4块钱,三个素菜,饭管你吃饱”。每个月,他还会去附近的澡堂洗两次澡,7块钱一次,他也觉得很值。


马上要过年了,闫大叔还没想好是否要回家,“有钱年就好过,没钱年也就那样”。如果真要回去,他不想麻烦救助站,想自己攒钱买火车票。


爱看体育,喜欢巴萨


晚上休息的时候,闫大叔和同伴经常买份导报看一看。


“我比较喜欢看体育新闻,篮球和足球都喜欢。以前在老家我也是篮球队的,还跟别人比过赛,现在不行了。”闫大叔说起体育,头头是道。


他喜欢看西甲,喜欢巴塞罗那,喜欢梅西,“梅西很厉害,还那么年轻”。


他也喜欢看NBA,关注姚明的伤势,詹姆斯、科比、韦德等大明星,他如数家珍,“热火现在三巨头是厉害,不过要说夺冠还真不好说”。


他也关注CBA的福建浔兴篮球队,“外援就是不一样,确实厉害!”


……


手记


平凡的人照亮人生


他是一个身残志坚的人,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人。闫大叔说,不想花国家的钱,看不起装病乞讨的行为。


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乐观的人。闫大叔忙着拾荒,但每天都会买份导报,关注天下大事和城市新闻;他喜欢体育,喜欢足球,喜欢篮球。


闫大叔身边,很多拾荒者和他一样,乐观、坦然地面对生活,很少抱怨。每天露宿街头,天寒地冻,他们仍乐观地活着。


“他们顾不上高谈阔论或愤世嫉俗地忧患人类的命运。他们首先得改变自己的生存条件,却又不放弃最主要的精神追求……”路遥的话,也是对闫大叔们的写照。


这样一群平凡而乐观的人,照亮着我们的人生!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