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一卷相亲路遇 第十章 舌战媒婆

歌以解忧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URL] 人类有个不好的毛病,不管什么东西,只要经过了他人之手,眨眼就贬值了。东西如此,人就更不用说了。 雅蓝病好的消息如同二月的春风,吹遍了大沽乡远远近近的村庄,吹醒了荒野的朽木枯草。他们就像冬眠刚醒来的动物,大睁着惊奇的双眼,看着一拂而过的春风,恨不得把它统统都吸进自己的肚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人类有个不好的毛病,不管什么东西,只要经过了他人之手,眨眼就贬值了。东西如此,人就更不用说了。

雅蓝病好的消息如同二月的春风,吹遍了大沽乡远远近近的村庄,吹醒了荒野的朽木枯草。他们就像冬眠刚醒来的动物,大睁着惊奇的双眼,看着一拂而过的春风,恨不得把它统统都吸进自己的肚子。雅蓝在人们眼里渐渐鲜活起来。

旧历十二月初九的那一天,王二憨进城去了,家里突然来了几个不速之客。他们分别是马家集的马贫嘴,羊角湾的刘大脚。

他们贼一样在门口探头探闹地盯了好一阵子,确信王二憨不在家,才大着胆子推开了王二憨家的院门。

马贫嘴是第一个来到王二憨家的。

雅蓝正低着头蹲在院子里洗衣服,突然看见身边站着一双脚,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

“姑娘,你就是雅蓝吧?”马贫嘴笑嘻嘻地问

“我不认识你,找我有什么事?”

“好事,好事。听说姑娘还没有许配人家,我这是给姑娘提亲来了。”

“提亲?谁让你们来提亲的?谁说我没有婆家?你走吧!“

“哟,姑娘何必发那么大火呢?来给你提亲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啊。再说我们受人之托,事没有办好,哪能就走呢?想必姑娘也明白这个道理。”马贫嘴真名不虚传。

“哦,这么说来,我应该感谢你才对?”雅蓝反问。

“感谢现在说不上,不过事成以后嘛姑娘可真是得好好谢我才是。”马贫嘴以为有戏唱,精神一来,说话更有韵味了。

雅蓝压住心头的火,问“那大婶给我介绍的是哪家公子?姓甚名谁家居何方,年庚有几?家境怎样?”雅蓝像背戏文一样,呱嗒呱嗒的问得马贫嘴答不上话来。

"哟,我说姑娘,你还摆哪门子神气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知足。人家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就甭再给我挑肥拣瘦的了。”马贫嘴撇撇嘴,好象雅蓝真成了没人要的扔货。

“是吗。那大婶究竟给我说的是哪一家啊?”雅蓝不露声色,她要看看马贫嘴还有什么话说。

“哎,说了半天真还没说到正题上。他就是俺们村鼎鼎有名的孙大贵,刚死了媳妇。人家可是村里有威望的人呐!虽说岁数大了点,但老公老心肠好哇!”

“究竟多大?”雅蓝咬着嘴唇问。

“具体我也说不准,反正也就四十多五十吧。怎么样?你过去了可享清福哦。”马贫嘴歪着头看雅蓝什么表情。

“他大婶,谢谢你的好意,我生来不是享福的人。还是留着介绍给你当女婿吧。”

“你——你——“马贫嘴被哽得说不出话来。丢下一句:“不识抬举的烂货。”灰溜溜地走了。

马贫嘴后脚刚跨出门,雅蓝上去嘭的一声关上了门,然后扑在床上嘤嘤嗡嗡地哭了起来,哭着哭着,他想起王二憨的话:“雅蓝,今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你都不要生气,你要想到我就在你的身后。你一定要答应我!要记住!”想到这里,雅蓝止住了抽泣,来到院子又接着洗衣服。


却说马贫嘴刚把脚抽出来,就听见身后传来关门声。于是她回过身来对着大门“呸!”地啐了一大口,嘴里并骂着:“算什么东西,还给我装处。哼!”狠狠地跺跺脚,才把步子往村外走去。

出村不远,在村里通往集市的那条石板路上她遇见了正乐颠颠往这里赶的刘大脚。

两人算是冤家路窄。十年前她们曾因为抢着给一家姑娘做媒而大动肝火,想不到十年后不约而同又走到一起了,情景和十年前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这一次,马贫嘴却不想再和她争什么高低。因为他知道这事让王二憨知道了,那将是吃不了兜着走,王二憨虽然憨厚,可也是出了名的倔头。而且这件事儿本身有点理亏,她也是托不下这个人情才走这一趟的。心里这么一想,脸上就来了笑容。

“哟——刘大婶,好久不见,还那么硬朗。感情又给谁家姑娘找婆家吧?”

“看你说的,我哪有那能耐呢,这可是你的拿手活啊。又到谁家做好事去了呢?”

“我呢,现在已经没那个兴趣了。好事情还是让给你去做吧。”马贫嘴侧身让刘大脚过去,然后一挥手:“他大婶,慢走。”就头也不回地去了。

“看来这回又让她跑我前面去了,只是不知道她办得如何。”刘大脚边走边想,不觉就走到了王二憨家门口。

“有人吗?王二憨在家吗?”刘大脚使劲地拍打着门。

“谁?二憨不在家。”

“哟, 想必说话的是雅蓝姑娘吧?快开门,大婶有话给你说。”刘大脚继续拍打着门。

“什么话,等二憨回来再说。”

“我说姑娘,二憨回来再说也行,可是姑娘开门让我进来讨口水喝行吧?”

刘大脚正拍着,门喀嚓一声开了,她一个扑趴跌了进去。

“哈哈——”雅蓝笑了。

“我远道而来,姑娘就这样招待我?”刘大脚用手拍拍身上的泥土。就跟在雅蓝身后往里走。

“喝吧。”雅蓝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开水。

“姑娘,多大啦?”

“24。”

“好年纪,正是红花绽放的年纪。”刘大脚比马贫嘴来的甜也来的温柔。

“什么花不花的。我不爱听。”

“花就是花。是花不能说成草,是草想变成花也不行。姑娘就是一朵很好看的花。”

“大婶,你找二憨什么事?可以和我说吗?”

“是有事啊。我正想和你说呢。”

“说吧,什么事?”

“姑娘,听说你还没有婆家,我想给你介绍一个婆家。”刘大脚脸上堆满了笑容。

“又是给我介绍婆家的。谁说我没有婆家?这就是我的婆家。”雅蓝指着屋子大声对刘大脚说。

“姑娘开什么玩笑,这不是你二憨哥的家么?怎么变成你的婆家了?”

“不错,这是我二憨哥的家,但也是我的婆家。”

“本来嘛,长嫂当母长哥当父。当然也是娘家了,哎——怎么会是婆家呢?”

“不明白是不是?我告诉你,二憨是我未来的老公,我要嫁给他。”雅蓝一字一顿地说。

“姑娘,我说你可要想明白,真要嫁给二憨?”

“是。我要嫁给他。”

“二憨有什么好。我给你介绍一户好人家,这可是打起灯笼火把也难找到的好人家哦。”刘大脚绕了半天的弯子终于进入了正题。

有了刚才的经验,雅蓝不着急了,她想诱敌深入,看看刘大脚所谓的好人家究竟是怎样的。于是她笑嘻嘻地问“什么好人家等着我啊?”

这方法还真管用,刘大脚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

“就是李家集的李有为啊。那可是方圆几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啊。怎么姑娘就没听说过?他啊,谁见了都怕三分。没有权却有势。吸粉的,摸包的,赌博的,骗钱的……就是那些个乡里干部见了他也点头哈腰的赔笑脸呢。街坊四邻谁个敢不买他的帐……”

“这是哪里来的烂嘴巴,竟然打起王二憨的主意来了。胆敢背着二憨给雅蓝提亲。”不知吕婆婆什么时候进来的,直到她发话了两人才发现。

“婆婆请坐。“雅蓝慌忙递过凳子去。

“你快走吧,还楞在这里干什么,想等二憨回来骂你一顿吗?”吕婆婆气恼地跺了跺手中的拐棍。

“骂我做什么呢,我这也是为姑娘好。”刘大脚大概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那种角。

“是吗?那你说说,你准备给我们雅蓝说个什么样的人家 ?”

“就是李家集的李有为,想必婆婆也没有听说过吧?“

“放你的屁!他好吗 ?你怎么不把他招为女婿?你以为我真不知道那个李有为,这分明是一个千人嫌万人恨的混混,你居然说是爱护人家,你把我们雅蓝当什么了?滚——“吕婆婆怒气冲冲地怒吼一声,并用拐棍指着门外。

刘大脚气呼呼地往外走 ,到了门边,回头骂了一句:“多管闲事。”才悻悻地离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