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第三卷 第二次晋辽大战 第九章 开运灭佛(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开封尹柴荣出面为皇帝解释这一次“灭佛”,辩称所谓“灭佛”,完全是别有用心的个人或集团对皇上和开封府衙的污蔑,皇上不过是在清理恶性膨胀,却又文盲极多的僧侣队伍,他们终日吸食民脂民膏,却无所作为,只知道利用愚夫愚妇的供奉,买地买仆,实为大晋宗教界的蛀虫,为清理败类,保留精英分子以便更好地开展佛教宣传活动,开封府和皇上将寺院暂时封闭,僧人们集中起来考核,等整理考核完毕,自然就会重新开放佛教活动。


开封府在石重贵的大力支持之下,也在冯道的不闻不问之下,大包大揽了佛教改革事务,宣布僧侣是佛的代表,寺院是布佛之地,必须实行资格制,不能无照活。核准了二百处较大的寺院可以继续传经,由大晋皇帝石重贵重新给予“敕额”, 所谓敕额,就是朝廷官方颁赐的寺院匾额,这是官方承认的合法寺院,而没有“敕额”的寺院,统统取缔。再对僧尼度藉制充纳入管理,不能随随便便阿猫阿狗什么人都以做和尚尼姑,必须要通过考试,既然想出家,就必须懂得佛教义理,要求也不复杂:男子想入寺为僧,必须念得经文一百纸,或读得经文五百纸;女子欲入寺为尼,必须念得经文七十纸,或读得经文三百纸者,方能在官方监督之下度为僧侣,要是不识字也想当和尚,做你娘的清秋大梦,给老子滚回家种田去!寺院和僧人名册要一式两份,一份存寺中,一份存户部,以备随时检查,有敢违者,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当然,考虑到寺院不是白开的,僧侣们也不能靠念经就活下去,朝廷当然会体恤僧情,给予一定的田地来提供米粮。


开封府作出的澄清使反对的声浪小了一些,但护佛的主要力量却根本不消停,不少元勋老臣有事没事跑到开封府,指桑骂槐地搞事;开封府前来告状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往日一天不过百余,现在一天没个两三千不算完,而且一连持续十几天,全是些莫名其妙乱七八糟赵大偷鸡李二摸果的事。对元勋老臣,开封府惹不起,对斗升小民,开封府不能拒绝,事情天天开通宵都解决不完,只累得柴荣等人形消骸立。


石重贵当知道幕后的推手是哪些人,只不过这些人的势力大得连他都想象不到。元勋老臣也就罢了,和石重睿猫在深宫中一直不吭声的李太后居然派人给自已捎话,请求不要毁佛招致报应,连老婆冯嫣也受了七姑八大姨的委托在吃饭时很无聊地求起了情。石重贵震惊之余,也觉得就这样让开封府承受全部压力恐怕会把柴荣他们压垮了,自已身为幕后老大,是时候亲自出马来把这事做不个了结,就算不是最终的了结,也要让这股歪风暂时告一段落。


时已近冬,天气转冷,第一场雪后,石重贵在大宁宫赐宴群臣,由于大部太监宫女都因为节省费用被遣散,宫中又许久没有举行如此大规模的宴会,皇后冯嫣亲临御厨指挥厨务,调配人手,以免失了皇家体面。内侍在殿中大臣们身前摆下长桌,然后酒水食物流水价般送上,烤肉热酒,香气四溢,群臣大快朵颐,欢声笑语,好不痛快。


上第七道菜时,一名宫女袅袅娜娜地移到御座旁,低头轻轻跪下,素手如纨,端上一盘鸡肉,整只鸡已被切成块,但仍拼成一只鸡的模样,黄皮白肉绿芫,配一小碟葱酱,一碟醋芹,石重贵心中一动,这有点像前世的家乡酒店食肆的头牌名菜,当下不等那宫女摆好盘子,猴急地挟起一块鸡肉,蘸了蘸葱酱,放入口中,黄皮肥美,白肉嫩滑,火候刚好,齿间留香,不由赞一声:“好!”那宫女听得赞美,伏下螓首,娇声沥沥道:“奴婢甄十娘,谢皇上金口玉音!“


倒是个善解人意的妙人儿,石重贵笑道:“抬起头来罢!这道菜叫什么名字啊?“


那宫女缓缓抬头,洁白细腻的颈子让石重贵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乌黑发亮的云鬓之上,一枝玉簪上吊了一枚小小金花,闪闪如星,颤颤悠悠,一股淡淡的桅子花香气,慢慢地弥散在周围,仿佛形成了一张暧昧的网。


“回皇上话,这菜叫葱酱鸡,是奴婢亲手所制!”


那宫女年纪不小了,一张略施脂粉的鹅蛋脸饱满艳丽,大胆地看着一副猪哥样的皇帝,羞涩地桀然一笑,螓首微偏,颊似春花,唇若樱桃,齿如珠贝,眼波欲流,成熟妇人的万种风情瞬间洋溢出来,石重贵看得呆了,如同中酒。


旁边一名内侍见了,眼中掠过一丝异色,不自觉地轻轻咳嗽一声,石重贵一下子从迷醉中醒过来,越过甄十娘头顶望去,文武大臣们已经在抹嘴净手了,柴荣急得不住地朝这边张望,皇上,都快吃完了,赶紧办正事吧,别忙着泡马子了,人家都准备一溜了都!


“你。。。。。。先下去罢!”石重贵慌慌张张地挥了挥手,甄十娘低头退下,神色之间,不免有些失望,她从前唐就已入宫,从洛阳到开封,颠沛流离,相貌如花,命薄如叶,时光飞逝,转眼间就从豆蔻年华到已过花信,再不凭着最后一丝丽色在皇帝身上博个终身就没有希望了!


石重贵定一定神,朝柴荣使个眼色,后者会意,步出酒席道:“皇上,臣开封尹柴荣有事上奏!”


大臣们都是一惊,柴荣居然挑这个时候来奏事,显得突兀之极,作为一个四品官,就算再年轻,不会不知道这会不是个议事的场合,但他是石重贵的心腹,眼下只是个管管小事的开封尹,将来前途却是不可限量,冯道不出声,大家也不会当出头鸟。


石重贵装模作样道:“哦?柴爱卿有何事?可速速上奏!”


柴荣道:“回禀皇上,我开封府护佛清理已大致完成,已敕定二百二十寺可重新开放敬香礼佛,经过考核,五千僧尼获准回到寺中烧香礼佛,考虑到布道繁忙,不能一天六个时辰都在田里劳作,特批另五千人补为差役,朝廷特批赐与一万顷“佛恩田”以为生活之用!“


太严厉了!近三十万人才放回一万人,数十万顷良田才退回一万顷,其余的人和田肯定是悉数充公了,这些人和田有些是先帝赐给寺院的,但大部分却是朝中信佛官员捐献的,石重贵不分青红皂白全部没收,摆明了就是强收强占!


一时间群臣议论纷纷,已有一些文臣武将跃跃欲试,要出来奏事了。


柴荣毫不停顿,道:“工部员外郎郭英,奉旨在景延广宅弟营建兵工司,发现了一处地窖,内藏大量信件,不敢私拆,全部送到开封府衙,臣拆看了一些,内容荒诞不经,未可相信,但职司所在,不敢隐瞒,特呈与皇上处置!”


文武百官听得柴荣先谈所谓的护佛,然后突然又说到景延广宅弟发现一些信件,这两桩事风马牛不相及,怎么能联系起来?但提起信件,一些官员似有所悟,脸色大变。

石重贵故作惊奇道:“有这事?柴卿可呈这些信件上来!”


柴荣朝廷外挥一挥手,近百开封府衙役两人一组,扛了四十余只大檀木箱入殿,打开箱盖,里面满满地堆叠的都是信,信封样式千奇百怪,有些是粗糙的皮纸,有些是绘有双鲤的蓝色茧纸,有些则是非常精致的绢作成。


这些信件似乎唤起了文武百官们的某些记忆,大部分人脸色发白,景延广权势滔天时,朝政决于一人,亲信遍布,文武百官们或献媚,或被迫,为保富贵,都给他写过效忠信,石重贵政变成功上台之后,众人都阿谀新皇,根本就忘了自已还给景延广写过效忠信,不料景延广这个杀千刀的居然把这些信都存了起来,好好地保存在地窖里。


冯道面无表情,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这个丘八皇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计深沉了?!要说这些信件今天才被发现,冯道当然打死都不相信,景延广被抄家都几个月前的事了,以石重贵绞尽脑汁,刮地三尽收集钱粮的个性来看,这些信件应该几个月前就被发现了,但却一直秘而不宣,直到今天这个“护佛”“毁佛”争执白热化的关头才拿出来,这份隐忍心计当真不可小视。当然冯道并不认为石重贵要用这些信件来把全体文武官员一扫而空,最多也就是杀鸡儆猴,当今这个乱世,皇帝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这些效忠信只是官员们自保之举罢了,不会有人死心塌地跟着景延广一条道走到黑,这个道理石重贵应该明白,况且管理国家正需要大量的官员,把他们都打倒了,还有谁为大晋做事?


石重贵接过了柴荣呈上的几封信,一目十行扫了几眼,笑了,抬头,扫视左右,丹墀之下文文武官心惊胆战,都觉得皇帝狰狞阴冷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自已身上,不由浑身发抖,像只鹌鹑一样缩成一团,暗暗后悔伤心,自已当初怎么那么没眼力架哟,明明景延广只是一介莽夫,干嘛向他献媚?献媚也就罢了,还写什么效忠信!这下好了,被皇帝抓住了把柄,谁让自已在护佛运动中上窜下跳这么活跃,皇帝一定怀恨在心,第一个踩倒的就是自已了!


眼见群臣在自已充满王霸之气的目光中步步后退,石重贵暗爽不已,看一看,只有冯道还在那人模狗样地装没事,那是自然,他和景延广一样有拥立之功,压根用不着写什么效忠信,这里头肯定没有他的罪证。


“冯相,这里头的内容,当真耸人听闻啊,这么多人竟然和景延广沆瀣一气,意图不轨,你。。。。。。且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


冯道老眼中精光突现,退后一步,道:“不必看了,老臣以为,这些信件都是伪造的,目的就是离间皇上和咱们文武百官,使得朝政大乱,纲常不振,好趁虚而入,皇上英明,必不会中此宵小之计!”


石重贵笑容一窒,这老人渣精明得要死,决不肯看信件,不但抽身此事,还给群臣卖了一个人情,当真是心有七窍,怪不得五朝不倒。群臣都向冯道投以感激的目光,关键时刻,道哥不时是挺咱们兄弟的,当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自已的心思都被识破了,石重贵顿时没了兴趣,懒懒地道:“柴爱卿以为如何?”


群臣极端厌恶恐惧的目光都集中在柴荣身上,如果目光是刀子,柴荣身上已经千疮百孔。


柴荣深深地看了冯道一眼,奏道:“回禀皇上,微臣完全赞同冯司徒,这些信件虽看似逼真,然其中内容荒谬百出,不合常理,实不可信!魑魅之形,伺夜而出,日月既照,氛沴自消。愿一切焚之,以安反侧!”


文武百官惊诧地瞪柴荣,都以为这小子老是和大家对着干,没承想这紧要关头他居然帮忙要销毁证据!虽然柴荣语带讽刺,但文武百官还是感激多于恙怒。


似乎是对柴荣的应对很是满意,石重贵道:“既然柴卿也认为是假,那这些信件必定是假无疑了!来啊,把这些假信抬出殿外,全部烧光!”


开封府衙役上前将木箱全部抬出,正在殿边烤肉的几名厨子在赵普的指挥下将几盘炭火也一并移出。


石重贵似乎记起了什么,道:“那个。。。。。。开封府护佛案处理完毕,各位爱卿可还有议要奏?”


群臣面面相觑,不知所以,有些人已似有所悟,但不管怎么说柴荣卖了大大的一个人情,自已无论如何要有所表示,遂纷纷上前,齐齐奏道:“开封府护佛处置得当,臣等都无异议!”


殿外开封府衙役已经把一堆信用炭火引燃,随着大堆信件堆上,火势渐大,火苗窜起数丈高,白烟滚滚。


文武大臣们看着熊熊火焰,似是烧去了心头块垒,不由都长长出了一口气。


石重贵哈哈大笑,道:“诸位卿家,无事退朝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