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恨懒汉不恨寄生虫

汉娜 收藏 1 51
导读: “失足”一词是从“失足妇女”借用过来的。当公安部官员提出把卖淫女改称失足妇女时,立即有人尖锐地指出:先有社会的失足、政府的失足,然后才会有妇女的失足。因为新中国成立不久后就彻底禁绝了卖淫嫖娼现象,现在卖淫嫖娼现象又大面积的死灰复燃了,难道都是中国妇女堕落和不争气的原因?社会和政府难道不该承担应有的责任? 然后我们来讨论改革的失足。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的失足就是从官员恨懒汉不恨寄生虫开始的。官员所说“懒汉”与寄生虫有根本的不同。两者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劳动者,另一个是不劳动者。劳工神圣,不劳动者不得食

“失足”一词是从“失足妇女”借用过来的。当公安部官员提出把卖淫女改称失足妇女时,立即有人尖锐地指出:先有社会的失足、政府的失足,然后才会有妇女的失足。因为新中国成立不久后就彻底禁绝了卖淫嫖娼现象,现在卖淫嫖娼现象又大面积的死灰复燃了,难道都是中国妇女堕落和不争气的原因?社会和政府难道不该承担应有的责任?

然后我们来讨论改革的失足。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的失足就是从官员恨懒汉不恨寄生虫开始的。官员所说“懒汉”与寄生虫有根本的不同。两者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劳动者,另一个是不劳动者。劳工神圣,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是共产党的根本立场和宗旨。然而,精英们热衷的“改革”却是要从颠覆这根本立场和宗旨入手。30年来他们基本上达到了目的。现在劳工已经不再神圣,“不劳动者不得食”已经被彻底抛弃。当今中国最没有地位、最受人瞧不起、最受欺负的就是农民和工人。现在有很多的不劳动者,即寄生虫,他们不仅得食而且得美食,他们锦衣玉食奢侈无度,而且引以为荣,张扬喧嚣,备受官员和精英的追捧,给予无微不至的保护。因此,是非已经颠倒,价值已经混乱,荣辱已经混淆,一切的弊端就是从这里打开缺口的。

官员和精英不会公开说“劳工可耻”、“劳工可卑”。不,这块遮羞布他们还暂时不能丢,偶尔,他们还要说说“劳动光荣,工人伟大”以及“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这类言不由衷的话。他们的切入点是从谩骂“懒汉”开始的。他们的高明和阴险由此也可见一斑。“国有企业养懒汉”已经是说滥了的滥言,负责社会保障的官员还嫌说得不露骨不过瘾,近来又抛出一个“福利过度养懒汉”,其实也没有什么新意,不过是在拾“著名学者”的牙慧而已。因为那个“著名学者”早就说过:“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要让所有的劳动者象奴隶一样的劳动,甚至,象牲口一样的劳动,只有这样,他们才认为不算“懒汉”了。于是,精英们鼓吹的“改革”就在这里“失足”了。

我注意到有些既不是官员也不是精英的人,也跟在人家后面谩骂懒汉,诅咒懒汉,用语之恶毒,无所不用其极;坚持之有恒,几乎达到无日不骂的程度。甚至,有些人本身就是劳动者,或者,是劳动者的后代;他们或者咒骂所有的劳动者,或者站在这部分劳动者的立场上咒骂劳动者的另一些群体。人们真的难以理解他们的动机和仇恨的动力从何而来。因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官员在说“福利过度养懒汉”时,是包括这些主动帮精英谩骂劳动者的人在内的,这些人无一例外的被官员视为懒汉,或者是潜在的懒汉,至少也是懒汉的后代。可怜。有人说他们是被收买的“五毛党”,但我看不像,而且越看越可悲。劳动者的悲哀不在于敌人的强大,而在于自己阵营内的反叛。我对这种身为劳动者、或者劳动者的后代却起劲地咒骂劳动者的人,已经没有鄙视的兴趣,我只为之感到可悲,可怜。

官员和精英,之所以能够堂而皇之把“懒汉”的污水泼给劳动者,而且长泼而不衰,固然由于他们所鼓吹的“改革”的失足,然而公众和劳动者自己也有反思的必要。内讧永远是维权者的大敌。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