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邓超大学毕业后,考取了大学生村官,在郑州高新区一个村任社保员。


后来,该村因修一条京珠高速保通辅道,村子45亩土地要拆迁,可获得国家165万元土地补偿款。然而实际土地丈量后,有63万元的多余款没“主儿”。


村支书、村委会主任和3个村民组组长打起了“主意”:他们各自拿了一份后,又安排邓超再为每个人虚报一个名字,用这个名字冒领占地补偿款。就这样,一笔63万元的巨款被“消化”掉了。


随后村干部贾林等5人因涉嫌贪污公款犯罪被抓。邓超也被带走协助调查。


邓超虽然最后未被处分,但是,承办检察官说,现在像邓超一样的村官很多,他们任村官的角色很尴尬,没有任何实权,不可能对他的上司指点什么,更不可能去举报。因此大学生村官如何把握好自己的度,还需要更多人去关注他们。


晚报记者 鲁燕


村领导都判了刑,他独“守”家园


今年11月18日,村干部贾林、贾学等5人因贪污犯罪分别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6年。


听到这个消息后,邓超不禁在村委会大院里来回踱着步子。


如今村委会大院就剩他一个人坚守着。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们这样做事不合理,可是,我还是给他们办了。”邓超说。


大学生村官的尴尬经历


邓超今年24岁。两年前,他大学毕业,一时没有找着合适的工作,顺利地考上大学生村官。


上任的第一天,他至今还记忆犹新。


那天天特别热,他背着行李,一个人挤公共汽车来到了该村所在的办事处。去了才发现,他被分配到了该办事处最偏远的一个村子。


当天下午4点,办事处派人送邓超上任。接应他的是该村的村委会主任贾林和另一名村干部。


交接仪式很简单,双方见了面,说明来意,表明态度,就各自开车离开了。


被扔下的邓超,一个人环顾着破旧荒凉的村委会,突然有些茫然。


此时,他才发现村委会就是一副“空架子”,两间破房,几张旧桌椅,除此之外,连水都没有,更别说做饭吃了。


“就在我不知晚上去哪儿吃饭时,村会计的妻子来村委会院里摘自家种的菜,看见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便邀我到她家吃饭。”


在会计家吃了饭,住了一宿,第二天,会计带着邓超去了村主任家,算是正式报到。


因为没有具体的工作可做,邓超就跟兼着村里电工的会计四处走走看看,熟悉一下村里的情况。


其间,邓超也曾在村委会住了两晚,但热得实在受不了,就又搬到了会计家。


直到半年后,村委会搬到了新建的办公场所,邓超才开始了“独立”生活,自己做饭吃,一个人在村委大院里住。


就这样,邓超“无所事事”地闲了近半年。直到有一天,村里开始实行养老保险,他才结束了这段“赋闲”日子。


由于能写会算,邓超当上了社保员,还配上了电脑。每天制表、填表,了解入保人员情况,很忙、很累,但内心还是很充实快乐的。


邓超终于找到了当“村官”的感觉。慢慢地,邓超得到了村民和村干部的认可。


从此,邓超更忙了。被村委会委以重任——管钱,说大一点就是财务出纳。“实际上,也不过是个跑腿的。到镇上取个文件,为村委会购置用品,甚至替领导开会,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来办。”邓超说。


修路占地多出了63万元征地补偿款


邓超所在的村子紧临107国道。


今年1月,107国道改道,要穿过京珠高速公路。为使京珠高速运行不受影响,需修一条京珠高速保通辅道。


经测定,该辅道要临时占用邓超所在村的45亩土地。按每亩3.7万元的补偿标准来算,该村因此获得了国家165万元的土地补偿款。


补偿款到账后,村里便开始组织人员丈量各家各户被征用土地的亩数。邓超也参与其中,和其他人员一起奔走田间地头,出力流汗。


几天后,土地丈量结束,实际占用亩数为38亩,其中有10多亩的林地。这样,总体算下来,165万元的土地补偿款给村民兑付后,就有了63万元的多余。


村干部悄悄制定征地补偿款分赃规则


对此,3个村民组长心里都有了“数”。他们催促村主任赶紧开会,将补偿款早日兑付给村民。


这天晚上,邓超刚吃过饭,就接到村主任通知,让他到老村委会开会,清算村民补偿款。


邓超提前去把会议室门打开。


过了一会儿,3个村民组长陆续来到。不大一会儿,村主任也到了,他进门就对3个组长说:“你们仨赶紧造表,算算占各户多少地,应分多少钱。”


3个组长只是坐着不动,就是在那儿吸烟。邓超判断,3个组长有话要说。


果然,当村主任再次催促他们算账时,一组组长贾全就说:“107辅道补偿给咱的钱多,给村民兑付后还剩一些,这钱怎么办?”其他两个村组长也随声附和。


村主任也明白了“下属”的意思,但他没有明确答复,推说村支书不在场,他当不了家。


有人就立即给村支书打了电话。一会儿,村支书贾学就到了会场。到场后,听说要分多出的补偿款,一开始,村支书还很犹豫,可后来大家有说丈量土地时,村干部们出力最多,很辛苦,鞋都磨破了。这多出的钱,应该给他们以补偿。


村支书和村主任表示同意。于是3个组长开始算账,很快便将村民补偿款数额如实造册填报完毕。


拿出14万元来报销村主任打架的花费


接下来,该“瓜分”那多出的63万元补偿款了。


邓超想表明自己的态度,可他又不知从何说起,万一说些不知轻重的话,“得罪了他们,我以后就无法在村子里工作了”。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不说话为好。


在考虑每人分多少的问题上,有人提出:说是村主任和人打架花的14万余元钱应该补出来。


“按说,这些钱不应该从村里出,但那次打架不管对不对,反正是为公,这个钱就得补偿给他(村主任)。”


村主任也没说什么,默认下来。这样,63万元就剩下了40多万元。从中留些机动费用,按人头平分,村干部每人可分5万元,剩下的还有几万元。


“给邓超分4万吧。”村支书提出。


“不,我不要!”邓超当即拒绝。


看他态度坚决,众人也不勉强他,只是叮嘱他不要出去乱说。


5个村干部虚报名字领取补偿款


确定了人员、数额,村支书、村主任和3个村民组长,每个人再虚报一个名字,用这个名字冒领占地补偿款。他们几个人,有的用自己的名字,有的用家属的名字,虚报了占地数,每人凑够了该得的数额。


第二天,邓超拿着这份“真真假假”的表册到有关部门办了手续,领回了存折。


至于自己不要的那4万元,邓超按村支书的意思,连同那天晚上开会不在场的两名村干部所分得的款,共14万元全部存到了他的存折上。


一笔63万元的巨款,就这样被“消化”掉了。


对大学生村官的职务犯罪预防刚刚开始


今年7月,接到群众举报,高新区检察院对村干部贾林等5人涉嫌贪污公款犯罪一案进行调查。


邓超也被检察机关传唤。


面对检察官的询问,邓超交代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邓超说,他虽然是村官,可是角色的尴尬,让他不能做出什么举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