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上的秘密:中国人曾是最近接“神”的人种<1>

我战争狂人 收藏 7 4237
导读: 在中国西南瑶族地区,有一则古老的传说:在远古的时代,天上只有太阳和星星,却看不见月亮,那时的夜空漆黑如墨,每当夜晚降临,大地上就被恐惧笼罩,人类和其他动物一样都躲进自己的巢穴。有一天晚上,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热烘烘、七棱八角的大山一样的东西,它不圆不方,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射着毒热的光芒。瑶族人的这则传说讲的就是月亮的来由,月亮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地球上空的,当时已经有了人类。瑶族的这则传说有几分可信程度呢? 月球是地球的一颗卫星,它距离我们地球大约有万公里,它的大小是地球的1/4,即直径34

在中国西南瑶族地区,有一则古老的传说:在远古的时代,天上只有太阳和星星,却看不见月亮,那时的夜空漆黑如墨,每当夜晚降临,大地上就被恐惧笼罩,人类和其他动物一样都躲进自己的巢穴。有一天晚上,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热烘烘、七棱八角的大山一样的东西,它不圆不方,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射着毒热的光芒。瑶族人的这则传说讲的就是月亮的来由,月亮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地球上空的,当时已经有了人类。瑶族的这则传说有几分可信程度呢?

月球是地球的一颗卫星,它距离我们地球大约有万公里,它的大小是地球的1/4,即直径3476公里。在我们现在能够观测到的星空范围内,月亮作为地球卫星的体积算得上老大。别看月亮个头大,但距离我们过远,所以,看上去像个大盘子,在古代,人们观察月亮都是用目光,所以,根本看不清月亮的构造,只知道月亮上有些地方明亮、有些地方昏暗。1609年,当伽利略发明了望远镜后,人类才第一次清楚地知道了月表地形的构成:月亮上并不是平坦的,它表面坑坑麻麻,那是大大小小的环形山和山脉,当然还有一些平原,那就是月海。

瑶族的这则传说很神奇,可以肯定的是,它是近距离观察月球的结果。大家不妨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现在有能力,将月亮从万公里处拉近100倍,那时站在地球上看月亮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用肉眼就可清晰地看到月亮上各种各样的环形山、山脉、山谷、平原。而且,在这样的距离上,月亮的山脉是向外突出的,这难道不是传说中“七棱八角”的描述吗?再试想一下,在这样的距离下,你能感觉到月亮是个球体吗?不能,因为月亮直径3476公里,它太巨大了,有谁站在地平线上,可以感觉到地球是个圆形的球体呢,所以,传说中“不圆不方”的描述是十分准确的。


因此,瑶族的这则古老的传说我们认为有很大的真实性,否则在没有现代化仪器的古代,这种想象是不可能出现的。

结合在上一章我们对神话中“天”的剖析,对甲骨文天字的解释,瑶族的这则传说与中国古代神话、古文字所反映的是同一个内容,“天”是一个有形有体的星球,“天”就是月亮。这样看来甲骨文的天字,不但是有道理,而且是太形象了。


上古神话传说中的“天”就是现在的月亮,这就是我们的假设。


在中国“天”神话系列中,还有大量“天梯”的神话,这类神话可以作为我们假设的一个重要补充证据。所谓的“天梯”就是连接天与地之间的中间物体,在神话中它有时是高山,有时是大树。美洲印第安人的神话说,连接天与地的是蜘蛛网,这也算天梯神话的变种。赫胥黎《进化与伦理学》中讲了一个故事:“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儿童故事,名叫'杰克和豆杆'。这是一个关于豆子的传说。它一个劲地长,耸入云霄,直达天堂。故事中的主人公,顺着豆杆爬上去,发现宽阔茂密的叶子支撑着另一个世界,它是由同下界一样的成分构成的,然而却是那样新奇。”这也是一个有关天梯的故事,它的原型也应该是古代的神话传说。再比如,美洲印第安人的古神话中就有大洪水期间,人们顺着某种桔杆依次上升到三、四、五世界里,从而逃脱了大洪水。


为什么会有世界范围的天梯的神话呢?我们认为,“天梯”神话的出现绝非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为了表现原始人一种向上追求的愿望,它们同样是对某种真实事物的客观描写。


大家想象一下,突然有一天,我们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直径3476公里大小的天体,低得仿佛一伸手就摸得着,它遮住了天空和星辰,大地上一片昏暗。苗族的神话《谷佛补天》中说:“古老古代主宰天地的是宏效,他们移动天地相去一庹远,天从此昏昏沉沉,地从此不明不暗。”描述的正是“天”离大地很近时,由于遮挡了部分阳光,所以大地上才“不明不暗”,能见度很低。



由于这个被称为“天”的星体距离我们地球太近,同时它也太大了,那么你不论怎样向远方眺望,它总是与大地相接,这与中国乃至世界“天地不分”的神话是何等吻合!这样一来,你不论从哪座高山,哪颗大树的侧面望去,都会有同样的感觉:山尖或树梢顶着“天”,下接着地。人们由此想象,如果登上了山,爬上了树,不就可以直达“天”上了吗?这些山和树多么像一架梯子一样。同时,又使人感觉到,这些山和树仿佛在支撑着“天”和地,一旦撞断了,“天”就要飞走了。这就是“天梯”神话的真相,它是对“天地分离”前空间状态的客观描述。

我们感到震惊,谁能想象得到,在看似平淡无奇的中国神话里,竟然潜藏着一个如此巨大的秘密,事实上,中国神话中的秘密远不止此。我们再一次感觉到,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竟然有如此大的束缚功能,上述这些神话不知有多少人研究过多少遍,但大家被一种思维模式所限制,见木而不见林。

研究问题角度很重要,每一个新的角度,都会开辟一个全新的领域。所谓的系统,也与角度有关,不同的角度可以形成不同的系统。在原始文化研究方面,现在流行用西方的观点,一切都照搬。我们不否认西方在宗教、神话等方面的研究方式及一些理论有很大的价值,然而,这些方法和理论并不完全适合中国文化研究。

中国神话自身有很强烈的逻辑性,它完全可以自成一个体系,像中国的“天”神话,就是这个体系的主干。所以,问题不在问题的本身,而在于我们戴着什么样的眼镜看问题,戴着深色墨镜的人,即使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他的眼前也是一片灰暗。为什么不把眼镜摘下来呢?


对我们“天--月球”的假设,可能会有许多人捧腹大笑,认为这是天方夜谭,说我们再编新神话。可能还有人会说:你这个假设完全违背天文学,月亮从太阳系诞生以来,就处于现在的轨道上,怎么可能来到离地球很近的地方呢?



我们要反问以上这些嘲笑者:你怎么知道月亮从来就有呢?


我们现在确确实实知道月亮的存在,是有文字记载以后的事情,而文字产生于地球大约仅有6000年,那么在文字产生以前,天上有没有月亮呢?谁能回答。


我们知道月亮的存在,还依赖于流传至今的各种上古神话,那么在这些神话之前,天上有没有月亮呢?又有谁能回答。




有人说,用大海潮汐对海岸的侵蚀可以证明月亮的存在。可是现在的一些科学家新近研究证明:大海潮汐的变化与月亮的关系很小,即使没有月亮,大海依然有潮涨潮落的现象。 #,¥


明月是否从来就有?我们暂不作定论,首先来看一看,中国古代有关月亮的神话记载。


月亮是地球外围空间中看上去最大的两颗天体之一(另一颗是太阳),因为距离的差别看上去月亮的大小正好与太阳的大小相仿。而且它与太阳一样,运行极有规律--东升西落,每30天我们就可以目睹从新月、半月、满月的一个全过程。就月亮与人类的关系而言,它几乎与太阳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太阳给我们光明,使万物得以生长,月亮为我们驱逐黑暗与恐惧,使我们内心得以安宁。因此之故,古代人对月亮极为关注。从殷商时起,它就是人们宗教祭祀的对象,号称“西母”。后代许多文人将月亮作为自己的灵感之源,写下了无数传之万代的佳作。


从道理上讲,人类越发展,对自然现象的直接感触就越淡,因为人类与人类的文化在骨子里有一种反叛自然的本质,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在远离自然,比如,现代城市人每天匆匆忙忙,几乎很难注意到天上的月亮和星辰是多么美丽。相反,古代人由于自然现象与生活的关系十分密切,他们对自然现象的感受,比我们强烈得多,他们每天都得观察天空,以判定明天是下雨还是刮风。假如月亮从来就有的话,那么古代人的感受要远远超过现代人,他们会将这种感受以神话的形式流传给后人。


然而,事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 *·


不论你信不信,中国古代神话中有大量日(太阳)和天的记载,却很少有月亮的记载,即使有,出现的时代已经很晚很晚了。



用神话确定时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中国的神话是被零零散散记载下来的,而且其中还有大量后人添加的成分。但是,我们用神话中诸神的神迹,还是可以排列出哪些神话在前,哪些神话在后。盘古、女娲、伏羲、祝融、共工、炎帝、黄帝、蚩尤等,算是中国最早时期的神话。先让我们看一看各类神话中有关月亮的记载情况。



女娲的神话里涉及两件大事,一件是抟土造人,一件是补天,没有月亮的记载,即使是女娲神话的扩展中也没有记载月亮的事。


黄帝的神话比较乱,内容很庞杂,主要有造人、造器物、大战蚩尤、居昆仑之山、和诸神等等,也未见与月亮有什么关系。


伏羲的神话很古老,而且流传的地区也很广大,不但中原有,而且西南少数民族也有。伏羲神话的主干有造人、演八卦、大洪水、斗雷公等等,也不见月亮的记载。


祝融是火神,主要神迹有大战共工等。水神共工的神话与祝融相似。蚩尤的神话稍多一些,但主要涉及与黄帝的一场战争。在这些神话中也不见有月亮的记载。


神农的神话不多,他主要是发明之神,发明了医药、农具、水井等等。炎帝的神话不少,主要有与同父异母兄弟黄帝的战争、炎帝为灶神等,同样没有谈到月亮。


上古古神中,唯有盘古、颛顼两位神的神话中与月亮有关,但仔细分析,都在似是而非之间。

以上这些人类最古老的传说和记载(有些是严肃的科学著作),都说明上古时没有月亮,确切地说,是在现在的月亮轨道上看不见月亮。而我们目前又无法确知远古时的天空中是否有月亮。所以,必须对上古遗留下来的神话、传说等格外重视,因为这些资料是现存最早的资料了,舍此,我们就会更加茫然。


那么,在这以前,月球究竟躲在哪里呢?

事实上,如果我们对中国上古神话有足够了解的话,一定会产生这样一种联想,上古神话中也有月亮,只是当时它不叫月亮,而叫“天”。神话中大量关于“天”的记载,都是关于月亮的记载。后来,这个“天”在某事件下,离开了地球,越升越高,终于到达现在的位置上,人们给它起了一个新名字--月亮。


所有的神话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它破旧得使人难以相信其具有真实的一面,而且从感觉上来说,这些神话离我们现在又那样遥远,很难使人们再去认真地想一想;而我们以上源于神话的那些推论,颇有些从陈糠旧谷中找黄金的感觉,如何才能使它符合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大家可以理解的实证方法出发,用现代科学的成果去证明之。


所有的神话和推论都涉及一个根本的问题:月亮会自主运动吗?如果月亮不能自主运动,那么我们的所有推论就成了胡说八道。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看科学是怎么说的。


科学认为,一切物体的运动,都本着一定的规律,这些规律可以形成几条定律和几个公式(暂时不要去管这个说法是否正确),天体运动也同样如此,科学家还没有见过违反规律的运动(在地球表面)。按照科学的解释,大约在一个不能确定的时间点上,宇宙大爆炸了,最初的奇点虽然小到无法估计,但却像魔术师的帽子一样,变出无穷无尽的宇宙物质。这些物质小到不能再小,都是一些物理学上的基本粒子。这些粒子转啊转啊,终于形成了一个又一个云状团。这些云状团又形成了无数小团块,其中有一个就是太阳系的云状团。又过了不知多少年,太阳开始形成,随之,太阳系的九大行星也开始形成,地球就是其中之一。在地球形成后不久,地球外围的多余物质聚集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形物,它就是月亮。


月亮围绕地球,按一个特定的轨道运行。而这条轨道也不是随意安排的,它是由地球引力、月亮引力、太阳引力三者共同决定的。打个比方,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圆球,球上栓着一条绳子,人握着绳子的某一点,用力将圆球抡起来,圆球就会按照一定的轨迹,围绕握绳子的手旋转起来。

这条绳子就是地球的引力,它不能太大,太大就会将圆球拉向握绳子的手。但它也不能太小,太小月亮就会被不远处的太阳引力拉过去。同时,这个圆球自己运动的速度还不能太快,太快了,圆球就会挣脱绳子,沿切线方向跑得无影无踪。如果人们给的力均匀,圆球速度十分稳定,那么圆球就会在同一个平面上反复旋转。可见,一条轨道的确定,是由许多因素促成的,这条轨道就是这许多因素的平衡点,所以它一般不会很宽,也用不着很宽。


月亮围绕地球运动,就如同上面的道理一样,一切都是在最初就被决定好了的,在各方面因素没有发生变化之前,月亮是不可能随处乱跑的,它必须在一条固定的轨道上,周而复始地围绕地球旋转,已经有几十亿年了。

以上是科学作出的回答,在科学的定律下,月亮只能这样运动,否则的话,那就不堪设想了。也就是说,除非月亮被人操纵,方可随意改变轨道,像美国的航天飞机一样,在许可的范围内,可以任意改变围绕地球旋转的轨道。


然而,在解读上古神话时,我们发现,月亮在神话中是不老实的,好像可以在空中随便乱动。比如,像瑶族的古老传说中,月亮就像发了疯一样来到地球表面不远的地方,使人能清楚地看到它的环形山。在美洲的许多神话里,月亮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在空中蹦蹦跳跳,忽东忽西,忽远忽近。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的考古队员在新疆的一座古老山洞里,发现了一批古代岩画。其中,有一组世界上最早的月相图,有新月、上弦月、满月、下弦月、残月等连续的画面组成。最令人震惊的是,满月图上,在月球的南极处的左下方,画有7条呈辐射状的细纹线,这表明,月图作者已经准确地知道月球上大环形山中心辐射出的巨大辐射纹。可这幅岩画的年代有近万年,当时是没有望远镜的。如果联系瑶族的神话看,本图作者是在月亮比现在近得多的位置上观察了月球,也就是说,月亮曾经比现在的轨道低得多,时间大约在一万年以前左右。


即使不是推测,我们同样可以证明月亮的轨道在历史上并不统一,它环绕地球的轨道是可以变化的,而且如今也正在变化。


盘古神话中,盘古临死化身一节里有月亮,《五运历年记》载盘古死后:“左眼为日,右眼为月。”我们认为,这本身不是盘古神话中的内容,是后来人加上去的。《五运历年记》成书比较晚,当时佛教已经传入中国,它很可能是受佛教的影响。比如,《摩登伽经》说:“自在天以头为天,足为地,目为日月。”两个说法在行文上都差不多。倒是《五运历年记》的另一条记载比较符合中国神话的结构,“盘古之君,龙头蛇身,吹为风雨,嘘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但这里面并没有说月亮,只是解释黑暗、光明的由来,而且这则记载的源头在《山海经·海外北经》里,经文说烛龙“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可见,在盘古的原始神话里,根本没有月亮的记载。月亮之说是从“视为昼,瞑为夜”中演化出来的。


颛顼的神话里本身没有月亮,但在其扩展神话里有月亮的痕迹。《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一段记载:“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之山,天枢也,吴[造字](左边一女右边一巨)天门,日月所入。有神,人无臂,两足反属于头上,名曰嘘(噎)。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日月星辰之行次。”神话的意思是说,噎这个神,居住在日月之山,掌管着日月星辰的运行,这个噎乃是颛顼的曾孙。从时序上来看,在这则神话中,月亮的记载出现很晚,应该不属于颛顼的神话,月亮是在“天地分离”以后出现的(颛顼令重与黎绝天地通)。

美国天文学家们,在仔细研究了中国3000年的日食记载后(中国古书中的日食记载是世界公认最早的,也是最全面的,绵绵记载了3000年左右的天象),认为在遥远的年代里,月亮围绕地球旋转的轨道比现在低得多。现在天文学家也发现,即使是现在,月亮的轨道还在每年不断地升高,虽然升高的幅度很小,但的确在变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对了。现代天文学研究证明,行星的卫星在围绕行星旋转时,由于受到行星强大的引力作用,其运动的轨道会越来越低,最后,当它越过“希洛极限”后,会坠毁在行星上。月球是地球的卫星,它的运行轨道不但不在降低,反而每年都在向相反的方向升高,这不是有意和科学家作对吗?



然而,正是透过这种反常的现象,我们才感觉到:月亮的确与众不同,它好像天生就是为了和人类作对。



《金史·天文志》中记载了一条更惊人的资料,其文如下:“太宗天会十一年,五月乙丑,月忽失行而南,顷之复故。”意思是说:金太宗天会十一年(公元1133年)五月(公历6月)乙丑日(15日),月亮忽然偏离了运行轨道,向南行去,不一会,又回到它原来的轨道上。这条记载十分重要,因为它不同于其他的野史传说,竟然堂堂正正出现在国家正史当中。


对于这条资料应怎样看待呢?许多人可能并不相信这则记载,因为它与现代的科学观念出入太大。在这里,我们又一次看到,在对待古史的记载上,人们不是从事实出发,而是从已有的经验与知识出发,一旦不符合科学经验,一概否定。由此可见,所谓的科学态度是多么地霸道。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为主导,由于农业产生的需要,从很早时就设置星历之官,观察天象,《世本》甚至说帝俊时就让“羲和占日,尚仪占月”。从汉代起,国家就设置了专门观测天象变化的机构--司天台,以后历代政府都将这一机构沿革下来。虽然名称一再变更,但职能大体一致。金朝也不例外,司天机构每天每时都有精通天文的科学家在观测,并将观测的结果详细记录下来,定期交国史馆封存,而历朝历代的《天文志》,就是根据这些原始的观测记录写成的,可信度极高。



因此,完全可以肯定,在公元1133年6月15日这一天,月亮的运行轨道忽然出现了极大的异常情况,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月球为什么会偏离轨道 ,却可以证实一点,在某种情况下,月亮的轨道是可以发生变动的,月亮有能力自己调整运行的姿态。从这则记载看,月球真的好像是在被什么人操纵着,就像汽车驾驶员,一旦发现偏离,立刻加以纠正。

由此可见,我们以上对“天--月球”的假设又多了一份证据,月球完全有可能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年代里,飞临地球极近的上空,我们的祖先把它称之为“天”。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月亮又离开了近地轨道,上升到现在的位置上。中国的神话,包括“天地分离”、“开天辟地”、“天梯”“女娲补天”、“天顷西北”“共工触山”等等,描绘的正是这一变动过程的真实记载。


那么,月球上果真有生命在操纵吗?



《六问奥义书》说:“唯月是造物主,晦半月为无质,明半月为生命。”

月亮上是否真的有生命在操纵月亮,我们不敢肯定。但在研究月神话的过程中,我们意外地发现,月神话与生命有某种神秘的关系。 #,(


客观地说,就世界各民族的月亮神话看,并没有过多的内容,比如,中国的月神话只有“常羲浴月”和“嫦娥奔月”两种,其他就不属于神话的范围了。奇怪的是,在这为数不多的月神话里,几乎都和生命有关系,这是巧合吗?

月亮在不少民族中被当做生命之神来崇拜,他们有一种奇特的观念,认为促使植物生长的不是太阳,而是月亮。古巴比伦人认为,地球上一切植物的生命来源于月亮;巴西的土著居民则认为,是月亮创造了大地上的一切植物,因而称月亮是“生命之母”等等。这个观点与现代科学的结论是相违的,“万物生长靠太阳”这基本上已经不是什么奥妙的科学知识,最多只能算是常识,因为植物的光合作用是离不开阳光的,现在将阳光、水、空气列为生命存在的三要素,这不但对动物生命如此,对植物也依然如此。

然而,现在的科学研究却证实了上古神话的合理性,月亮与生命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生命关系。科学研究发现,月亮对植物却有无法比拟的促进生长作用,经常照射月光的植物,纤维组织紧密,树干粗壮有韧性,而且枝叶茂盛,相反,那些长期未经月光照射的树木,年轮木质松驰,枝干细弱易脆,树叶干枯。而且,当木质纤维受到损害后,太阳的光照只能有助于生成大疤痕,而且月光则会消除死亡组织,使伤口愈合平平。美国太空总署的乔治·彼尔逊博士认为:“没有月亮便没有人类”。



由此可见,上古神话中没有月亮的记载,至少在“天地分离”、“大洪水”以前没有月亮的确实记载,为什么呢?只能认为,在大洪水之前,天上根本没有叫月亮的东西,否则,在神话中不会不加以表现。

中国有关月亮的记载,最早出现于帝俊的神话中,《山海经·大荒西经》说:“帝俊之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帝俊是殷商民族神话中的人物,仅《山海经》的《大荒西经》有零星的记载,除此以外,任何古籍再无记载。从“帝俊生后稷”的记载看,帝俊的神话已经相当晚了,近乎文字发明的时期,根本不能与盘古、女娲的神话相提并论。

再说,帝俊之妻常羲,实际上就是嫦娥,很明显,它综合了嫦娥的神话。那么,嫦娥是什么时代的神呢?这条线索比较明显,“天地分离”之后,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然后才有后羿射日及嫦娥奔月之说。可见月亮神话在中国整个神话系列中,出现的时期很晚,大约是在“天地分离”、“大洪水”之后才有了关于月亮的记载。

还有一个证明,这就是神话与仙话的时间差别。中国是先有了神话,后来才有了仙话。月亮的出现与仙话的关系很大。比如,关于嫦娥就与仙家有关,嫦娥是吃了不死之药飞上月亮的,到了月亮上,又一直指挥一只白免在制造不死之药。而不死是仙家的最大特点。可以说,嫦娥奔月是由于仙话而大放光明的。

在“天地分离”、“大洪水”之前,中国没有月亮的记载,这一点可以成为定论。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早在800多年前,就曾写出这样的名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个问题问得好啊!因为我们今天也在问:明月几时有?

不但中国的上古文献、神话中没有月亮的记载,世界许多民族的神话里同样没有月亮的记载

瑶族的古老传说告诉我们,现在的月亮是在人类的某个时期突然出现的,可是不要忘记,人类的历史只有几十万年,而人类的记忆史不过几万年。

在哥伦比亚的印第安人的部落里,也有一则类似的传说,在远古的时候,天上没有月亮,人类一到晚上都很害怕。有一位酋长决定牺牲自己,给大家带来光明。于是,他站在高高的山顶上,向空中飞去,越飞越高,最后变成了月亮。现在生活在非洲南部的布曼族的神话也证明,在远古的时候,天空中根本没有月亮。

在希腊南部的伯罗奔尼撒,曾存在一个叫阿尔卡荻亚的古老国家,据当地人传说,阿尔卡荻亚人在大洪水之前,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忧虑和悲伤,当时只有太阳,没有月亮,月亮是大洪水以后出现的。

距今大约2300年前左右,亚里山大里亚大图书馆的第一位馆长在他留下的文献中这样写道:“古时,地球的天空中看不到月亮。”他在写这份文献时,曾参照了很多远古时遗留下来的手稿和抄本,可遗憾的是,这些文献后来统统被毁,我们已经不可能知道他写下这话时所依据的上古文献究竟是什么。古希腊的数学家、天文学家阿纳克萨哥拉斯,也根据当时的一些资料说过,月亮在天空中出现是很晚以后的事情了,在人类的早期天空中没有月亮。他并且说太阳不是神,而是一块巨大的炽热的石头,月亮像地球一样并不发光,只是反射太阳光,并因此而受到监禁

羿被她缠得没有办法,只好跑到西昆仑山的王母娘娘那里求长生不死之药。据说,西王母的药,不但可以长生,吃多了还可以肉身飞仙。西王母将这药看成是命根子,等闲人物是讨不去的。大约是西王母看在羿射日的功劳上,给了他一份不死之药。这份药如果两个人吃下去,可以长生不老,永远年青。但如果一个人吃下去,那就可以肉身飞仙了。

羿拿到药后,高高兴兴回到家,准备选一个好日子,与妻子嫦娥一起吃下去,虽然不能重返天宫,但可以快快乐乐在地上做一对幸福夫妻。然而,嫦娥的想法可不是这样,她一心要回天宫,根本不愿意在地上做快乐夫妻。她决定一个人把药全部吃下去,可心里又感到内疚,同时也不知道这事到底成不成。于是,她先找到了一位叫有黄的会算卦的人,请他为自己算上一卦。等卦象排出来,有黄说:啊呀!卦逢归妹,大喜之卦。看来你打算一个人向西而行,虽然有人会说些什么,不过不要紧,过后你会有很好的命运。嫦娥听完此言,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有一天,她乘着羿不在家的机会,偷偷把不死之药统统吃了下去,顿时感到身体轻飘飘的,一直向空中飘去。可是到哪里去呢?她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负心的女人,似乎没有地方好去,天宫当然是去不得的,那里的众神会嘲笑她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于是,嫦娥一咬牙,选择了一个冷冷清清的世界,一直朝月亮奔去。从此以后,月亮有了她的主人--嫦娥。

在嫦娥奔月的神话里涉及两种动物,前有蟾蜍,后有白免。《淮南子》说嫦娥“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蟾蜍就是民间所说的癞蛤蟆。真让有黄说对啦,人们对嫦娥偷食不死之药、背叛丈夫这件事,民间是没有什么好看法的,于是把她比做下贱的癞蛤蟆,这也许是嫦娥没有想到的,也算是一种指责吧!

月中有兔的记载,首见于屈原的《天问》:“夜光何德,死而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意思是说:月亮你有何种功德,圆缺周始竟然长生不老?你清清静静,为什么还养了一只兔子? 晋代傅玄《拟天问》说:“月中何有?白兔捣药。”这只白兔实际上就是嫦娥,李商隐的诗说:“嫦娥捣药无穷已,玉女投壶未肯休。”陈陶诗说:“孀居应寂寞,捣药青冥愁。”

嫦娥从癞蛤蟆变成了玉兔,看来民间是原谅了她。大约到了很晚的时候,人们又觉得让嫦娥一个人住在月亮上太冷清了、太寂寞了,于是又好心给嫦娥找了一个伴,就是那个叫吴刚的人,他因为学仙有过错,所以被罚到月亮上去砍桂树,实际上是为了给嫦娥作伴。

有一个事实必须注意,嫦娥奔月是中国神话被仙话化的最早标志之一,讲的是长生不死,也就是说,月亮与中国顽固的长生思想有关。嫦娥是服了不死之药而奔月的,而且到了月亮之后,又变成白兔不停地捣药,捣的是什么药呢?当然是不死之药。因此嫦娥奔月的传说进一步加深了月亮是生命本源的思想,月亮创造生命,决定生命。

同时,嫦娥奔月的神话也在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月亮既然是生命的大本营,它本身当然有生命的存在,不但有生命存在,而且还有人居住。

月亮上有生命存在的观点并不仅限于中国,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类似的看法,而且有一些并非是神话。

大哲学家和科学家毕得格拉斯,他就相信月球是颗不寻常的星球,他认为月球并不是一个荒漠的世界,而是存在着相当发达的文明,他曾经十分肯定地说过:“月球人是十分优秀的,他们的历史比地球人类的历史古老十倍。”据说,毕得格拉斯的这一观点是从埃及一位大祭司那里得到的。

在古希腊的神话中,象征智慧和文化之父的天神俄耳浦斯也曾说过:有某种人类居住在月球上,他们都住在月球的内部。古希腊神话还认为:地球上所谓的神,就是住在月亮里面的人。这一点与中国甲骨文“神”字的意思简直是不谋而合

来自古代的神话和传说,使我们对遥远的皓月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遐想与深思:月亮真的与生命有某种神秘的关系吗?月球真的是一个中空体,而且里面居住着高级生命吗?这些是幻想还是客观现实呢?

至此,我们在证据充分的基础上提出了“天--月亮”的假设:古代神话传说和上古三代宗教信仰中所谓的“天”,实际上就是指现在的月亮。大约在一万多年以前,“天--月”曾因为某种缘故,来到距地球很近的近地轨道上,就悬停在离人们头顶不远的上空。

大家知道,地球是一颗近圆的蓝色球体,从任何一个平面看,它都有八个方位,即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如果以中国的中原地区为基点,那么当时的“天”究竟在何方呢?

在现代科学还没有充分研究透月亮与生命的关系之前,我们对古老的神话应该抱着一种极为尊重的态度,这些神话中的观点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月亮与植物确有一种说不清的关系,那么,月亮与人是否也有类似的关系呢?

月亮与生命的关系还表现在许多神话里,比如说,月亮是地狱的说法就在世界各民族中很流行。

地狱这个观念的起源很晚,我们就不去细说它了。人们设置地狱,当时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死后灵魂的去向问题。人死以后,灵魂要去哪里呢?远古的人认为,人死以后灵魂要回到两个地方,一是生命的来源地;二是祖先的栖息地。实际上,这两个地方可以合而为一。这种认识特别古朴,也特别真实。(至于地狱,那是后来人建立起来的,对人类理解终极命运几乎没有任何帮助。)所以,地狱只是一个代名词,它只表示灵魂的归向问题。

现今生活在南美洲印第安人的古老观念中,他们普遍认为,人死以后,灵魂要飞向月亮,因为那里是生命的发源地。塔伯的一首诗代表了这一古老的信念:

我很了解你,噢,月亮;那岩洞的王国。

黯淡的卫星,巨人的骨灰,

上帝的天空遮蔽了暗淡的罪恶之所,

斯卡尔的罪恶的监牢,罪恶的灵魂,

在那里惩罚为业,唉,思索崇高,

这崇高容纳了黑暗的现实,当幽灵,

在广袤的世界寻觅时,

你,看清了罪人,

格拉莱斯特,觉悟的地狱眼睛。

印度《考史多启奥义书》说:“人离斯世也,彼等皆入乎月。”“唯然,月者,入天界之门也。”

不但国外有月亮是地狱的说法,中国也有类似的神话。苗族有一种丧葬时唱的歌,名为《焚巾曲》,它是人死埋葬后的当天晚上,由巫师唱的丧葬习俗歌。唱时,焚烧死者生前的头巾、腰带、裹脚布等。巫师用歌引导死者的灵魂离开家,沿祖先迁徙的路线回到东方的老家,然后升到姜央公公所在的月亮上去。可见苗族人认为,最终的地狱在月亮上,人的灵魂死后都要回到月亮上去。

生和死,是生命的两极,它们之间有必然的联系。一种古老的观念顽固地认为,生命之源,也就是灵魂之终,凡是能够掌握生命的地方,也必然能够管理死亡。因此,在后来不论是佛教还是中国本土的地狱里,阎罗王管勾检人魂,但他同时也放人超生,一对矛盾就这样被和谐地统一起来。按照这样一种原始的思维方式,月亮是地狱,反过来也是在说,月亮就是生命的大本营。

月亮与生命的关系,还反映在中国的长生思想中,说到长生,就不能不提到嫦娥这个著名的神话人物。

《淮南子·览冥训》中记录了嫦娥奔月的神话,“嫦娥窃以奔月”、“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仅仅短短的几句话,让人读了不过瘾。比《淮南子》早300多年的《归藏》(现已佚亡,各文献有引)中,也有两条记载,“昔嫦娥以不死之药奔月”“昔嫦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药服之,遂奔月为月精”。张衡《灵宪》里有一段稍长的记载:“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另一写法左一女右一亘)窃以奔月。将往,枚筮之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昌。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这些记载都是片片断断,很难给人一个完整的印象。我们综合了一下各书的内容,事情的经过大约是这样的:

相传,在尧帝时,天上不知为什么,一下子跑出了十个太阳,地上草木皆枯,人们被折磨得快要死去了。天帝命令天国中一个擅长射箭的神--羿,到人间解决这个问题。于是羿带着美丽的妻子嫦娥,从天上降到人间。羿看见人类受苦的样子,心里很难过,一时忘记了这十个太阳原来是天帝的儿子。张弓搭箭,“嗖嗖嗖”连珠的神箭射向正在肆虐的太阳,一下子就射落了九个太阳,还要再射。此时,身旁站着的尧帝认为,太阳也有利于万物的生长,能够给人类带来光明和温暖,千万不能一个不剩。于是,从羿的箭囊中偷偷拿走了一支神箭,这样一个太阳才幸免于难。经过这次劫难,剩下的一个太阳乖巧多了,再也不敢胡来,老老实实,每天从东方升起,西方落下。

羿射死九日,得罪了天帝,虽然功劳显赫,还是被天帝革除了神籍,与妻子嫦娥永远住在人间,从神变成了人。嫦娥这女人,虚荣心比较大,往常在天国里过惯了荣华日子,来到人间这贫困、混乱的世界,怎么能忍受得了呢?她怨恨羿连累了她,每天缠着羿要重返天宫。

要回答这个问题可是不容易,现在的典藉中没有留下任何直接的资料,尤其是在此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曾经这样想过。但是如果仔细地研究,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一些以前没有人注意到的有利证据,它大致可以分为三条线:神话来源线、原始墓葬线、八卦定位线。 ,

神话记述的历史,基本上都是有文字记载以前的历史,这其中就透露出我们祖先从前生活过的地区的信息,比如说,一个一直生活在大平原上的原始民族神话里,就不太可能出现高山的内容,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大山;同样,一个一直生活在高山地区的原始民族的传说中,也不太可能有大海的神话。但假如一个生活在高山地区的原始民族,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定居在大平原上,不管他们生活了多少代,那么在他们的原始神话里肯定会有高山的气息。神话就是过去历史的记忆。

在此以前,我们曾经反复强调,中国古代的神话是以天神话为核心的神话体系,因此,神话中心的位置与“天”有直接的关系。

那么,中国古代神话的中心点在哪里呢?稍微了解中国古代文化的人都知道,中国的上古神话是以昆仑山为中心的。昆仑山是一座了不起的高山,四周有八百多里,高万仞,开着九个大门,门口有威风凛凛的开明兽在守护着,黄帝和一大群神就居住在这个地方。这里有珠树、文玉树、玎琪树、不死树,还有一种很怪的食物,名叫“视肉”,吃一片,长一片,永远也吃不完,无穷无尽。这里就是中国神话的中心,中国最大的神府--黄帝之宫就在这里,许多研究者因此也把中国神话说成是“昆仑神话系”。

《尔雅》说:“三成(层)为昆仑丘。”就是说昆仑是由三层组成的,下面一层就叫樊桐,也有人说叫板桐,反正音相近;第二层叫玄圃,也有人说叫阆风,就是黄帝的花园;最上面一层叫增城,这里就是俗语中的天庭。“黄帝之宫”就在最上面一层,五城十二楼围绕着一根巨大的铜柱,高高地直插云天,这就叫“天柱”,其实这也像神话中的“天梯”。《初学记》说:“昆仑山为天柱,气上通天。”顺着这根柱子,凡人都能上天,当时有许多大巫师,就是从这里上天的。因此,昆仑山的所在也就是“天”之所在,不论从什么角度说,都是合而为一的。

那么昆仑山又在哪里呢?

关于昆仑山的位置,中国人研究了近千年,至今还是搞不清楚。有人说,昆仑山就是现在新疆的那个昆仑;有人说,昆仑山在现在内蒙古河套地区以南;也有人说,昆仑山根本就不存在,它泛指一切高山;还有一些人说,昆仑山是生殖崇拜的象征,而且十分肯定地说是女性生殖崇拜的象征,真是荒唐透顶。

尽管昆仑山的位置没有确定,但昆仑山在中原(现在的河南)西北方大约是没有疑问的,《山海经》中的《西次三经》、《大荒西经》、《海内西经》里都有关于昆仑山的神话。

还有一条线索可以证明昆仑山在中原西北,那就是《穆天子传》。

西晋太康二年,汲县有一个人盗发古墓,无意之中从古墓里挖出一批竹简,这批竹简记载了西周穆王西行一事,后来的学者将此书定名为《穆天子传》。据当时人考证,被掘的古墓是战国时期魏惠成王之子襄王的陵墓,西晋大学者整理并注释了这部书。

周穆王生活在西周王朝的中期,即公元前960年前后,据今已有近3000年,是一个可信的历史人物,上古史籍中都有关于他的记载。《穆天子传》里十分明确地说,周穆王在西行途中,曾经到过古昆仑,参观过黄帝留下的宫殿遗址,并派了兵士看守保护。如果《穆天子传》可信,那么他就是到过昆仑山唯一的历史人物,因为在3000多年以前,当时的昆仑山上还有黄帝的帝宫存在。这反过来证明,昆仑山是存在的,关于黄帝的神话,也是有一定根据的。

《穆天子传》的前三卷详细记载了周穆王西行的情况,从哪里出发、经过哪里、会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书中都有记载。最值得注意的是,书中是按六十甲子来记日的,戊寅日到了哪里,庚辰日到了哪里,记载得十分详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穆天子传》缺了首页,一开始就是从漳水记录的,至于穆天子的西行从哪里起点,走了多少天才到达漳水,我们并不知道。但此书也给出了一个总里程:

宗周-河宗3400里

河宗-西夏2500里

西夏-河首1500里

河首-昆仑700里

共计:8100里

按战国时的度量:一尺为厘米,古人6尺为一步,300步为一里,一里约等于现在的416米,即公里,所以穆天子的总行程合现在3402公里。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