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子翼将军回忆:陪刘亚楼司令员“参观”空战

aqssm 收藏 0 733
导读:1950年11月7日晚,时任刚成立不久的我空军第四师师长的方子翼接到紧急电话,是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打来的,内容是要他带上指挥班子中的精干人员,于8日清晨6时赶到沈阳报到,但没有通知任何具体细节。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方子翼就已经成为一位传奇人物。他早年参加革命,长征途中身经百战;在新疆学习飞行期间,由于学习刻苦、成绩突出,成为工农红军中第一位单独驾驶飞机上天的人;返回延安后,由朱德总司令任命为八路军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航空总队队长。我空军诞生后,方子翼奉刘亚楼司令员之命,在许世友司令员的帮助下,以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50年11月7日晚,时任刚成立不久的我空军第四师师长的方子翼接到紧急电话,是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打来的,内容是要他带上指挥班子中的精干人员,于8日清晨6时赶到沈阳报到,但没有通知任何具体细节。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方子翼就已经成为一位传奇人物。他早年参加革命,长征途中身经百战;在新疆学习飞行期间,由于学习刻苦、成绩突出,成为工农红军中第一位单独驾驶飞机上天的人;返回延安后,由朱德总司令任命为八路军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航空总队队长。我空军诞生后,方子翼奉刘亚楼司令员之命,在许世友司令员的帮助下,以25天的时间建立起我空军第五航空学校。随着美帝国主义在朝鲜半岛的侵略加剧,我空军的建设步伐也随之加快。此后一年的时间里,方子翼马不停蹄地筹建我空军第四混成旅第十一飞行团、第三航空驱逐旅、第四航空师,并担任领导职务。就在接到电话前的几小时,方子翼刚刚送前来视察空四师辽阳驻地的刘亚楼回沈阳。接到电话后,方子翼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刘司令员要让自己去组建新的部队。虽然觉得有些累,可有命令就要服从,方子翼赶快让指挥所所长王云挑选了精干的作战参谋、通信参谋、领航员、标图员各一名,并让大家带上两部电话机和一部报话机。一行于8日2时乘吉普车出发,天不亮就赶到了沈阳市我军交际处。方子翼一见到刘司令员立刻就直截了当地问:“您又要把我调到哪里?去干什么?”刘司令员愣了一下,随后面露笑容地说:“不是要把你调到哪里,去干什么,而是叫你去学指挥飞机作战。”


接着,刘亚楼进行了细致的说明:“朝鲜战争很紧张,美军出动大量飞机,不仅对志愿军部队进行狂轰滥炸,而且对平壤、新安州、新义州、老义州等城镇以及交通干线、交通枢纽进行大规模轰炸。现在对安东江桥也进行了试探性轰炸。苏联方面对这个情况很重视,其远东空军司令员克拉索夫斯基昨日已经飞抵沈阳,今天要到安东去现场观察、研究形势,我要陪同前往。另外,苏联派驻我东北地区的空军部队已经升格扩大,以一五一师为基础,升格为六十四军,别洛夫升任军长晋为少将……目前,别洛夫在安东开设了一个前方指挥所,那里可以现地观察情况、指挥空战。我和别洛夫说好了,让你到他的前敌指挥所去学习指挥空战。这是一个最实际的学习机会,明白吗?”


刘亚楼一口气说了很多新情况,而且说的非常详细,方子翼对自己错怪了司令员感到不好意思,同时对司令员给了自己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感到高兴,于是连忙说:“明白、明白!”


方子翼一行在交际处吃过饭,急忙赶到沈阳火车站。不一会儿,苏联的克拉索夫斯基和别洛夫也来会合。大家一起登上一趟轻油专车,向安东进发。在那里,王连生司令员接待了他们。


9日清晨,方子翼陪同刘亚楼来到浪头镇苏空军六十四军前敌指挥所。一行刚刚进入房内,还没有完成寒暄,指挥所所长就向克拉索夫斯基报告说:雷达发现在朝鲜东海岸和西海岸上空都有低速度的机群北上。别洛夫命令驻鞍山、辽阳的空军部队各准备12架战机到安东地区迎敌。


大约9时左右,从鸭绿江口飞来一大群敌人的飞机,属于螺旋桨式的单发俯冲轰炸机,个头不大,远望去就像一团蜜蜂。它们到达约1500米的高度,双机一组径直向江桥俯冲下来。敌机一接近江桥,采取先发射火箭后投弹的方式,投弹后立刻掉头超低空向黄海飞走。可惜,我方迎击的米格-15没能及时赶到,高射炮的射击也没有奏效,让它们都逃掉了。


这一群敌机飞走后,3000米的高度上,从新义州方向又飞来一群B-29,拖着长长的黑烟,分为5个四机菱形编队,大摇大摆地朝江桥飞来,投弹后也向黄海逃去。在场的我方人员都注意到:在B-29编队的上方还有许多小型喷气机负责掩护。当敌人的B-29轰炸江桥时,米格-15终于赶到。


在整个敌机轰炸的过程中,我方部署在新义州边界、安东市及江桥周围的高射炮像春节的鞭炮一样响个不停,而天空中飞机引擎的轰鸣、机关炮的怒吼以及炸弹爆炸的巨响连成一片,让人觉得什么都快听不见了。


这次空战的规模很大,敌我双方共投入各种飞机100多架。在战斗中方子翼注意到,敌人的俯冲轰炸机动作非常灵活——确定目标就俯冲,投完弹就逃走;而敌人的 B-29则是平稳进入、平稳投弹后平稳退出。虽然我方战斗机在敌人轰炸机周围盘旋,景象颇为壮观,但结果却是没有见到一架敌机当场被击落。而江桥紧靠新义州的一节桥梁却被敌人破坏。


整个空战期间,别洛夫拿着话筒在室外目视指挥。30分钟后战斗结束,方子翼确有些余兴未尽的感觉。下午,刘亚楼叮嘱了方子翼几句后,和克拉索夫斯基返回沈阳去了。这次“参观”使方子翼触动很大,马上带领自己的团队在别洛夫的指挥所开始了认真的调研、学习生活。


方子翼在安东学习了半个月,紧跟在别洛夫身边,努力掌握空战的工作程序和方法。别洛夫每天起得很早,起床后先检查询问各师的作战实力、准备程度。在敌机活动时间内,他及时命令部队进入等级值班的兵力,在准确把握敌情活动的同时适时命令己方飞机起飞,飞抵战区后则实施对空指挥。晚上发电报告诉各部队当天作战中发生的问题,根据敌情活动特点提醒部队注意事项。此外,还不定期地向苏联远东军区发报报告战场上的新情况。对这些细节,方子翼全都一一记在心中。


经过这次短暂而受益颇多的学习后,11月24日,方子翼返回辽阳,投入到紧张的空军建设中。在以后的我空军入朝作战中,方子翼率领年轻的空四师,迅速用现代化的战略战术武装自己,结合我军顽强拼搏的特点,成为第一支参加抗美援朝空战的空军部队,又成为第一支取得战果的空军部队。在朝鲜战场上,创造了诸如最先取得战果,参加轮战次数最多、时间最长,击落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等无数永载史册的纪录,同时为我空军今后的发展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