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弟子规新解》付梓之即

zhongguohan 收藏 0 230
导读:写在《弟子规新解》付梓之即 苏清杰 日前,《弟子规新解》主编、中国著名财经作家张建云先生专程来京,嘱我为即将付梓的《弟子规新解》写篇序言。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有些愣住了。 要知道,为人写序者,多半都是圈内有影响的名人。特别是为《弟子规》这样的国学经典写序。而自己虽也混上过大学教授,却自知才学是多么粗浅;虽也混上过报社主编,但自知胸中究竞有多少文墨。何况,在很大程度上又是为我的老师何俊田的《弟子规》楷书贴写序。一时,我自己也忍俊不禁,抑或是想起那首颇有些自嘲和调侃的打油诗:天下文章属三江,三江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写在《弟子规新解》付梓之即

苏清杰

日前,《弟子规新解》主编、中国著名财经作家张建云先生专程来京,嘱我为即将付梓的《弟子规新解》写篇序言。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有些愣住了。

要知道,为人写序者,多半都是圈内有影响的名人。特别是为《弟子规》这样的国学经典写序。而自己虽也混上过大学教授,却自知才学是多么粗浅;虽也混上过报社主编,但自知胸中究竞有多少文墨。何况,在很大程度上又是为我的老师何俊田的《弟子规》楷书贴写序。一时,我自己也忍俊不禁,抑或是想起那首颇有些自嘲和调侃的打油诗:天下文章属三江,三江文章属我乡,我乡文章属我哥,我哥请我改文章。哈!如今为自己的老师,特别是为一个集诗书画为一身的书法大家写序,不“笑”才怪!

与其说何俊田是我的老师,不如说是我的精神领袖。早在七十年代末,我作为一个媒矿工人,入伍到塞外一个坦克部队当兵。时任师政治部文化科副科长的何俊田,不知怎么知道有个会写剧本的“新兵蛋子”叫苏清杰(后来得知,部队去接兵时他就交待:弄个能爬格子的来)。当时,北京装甲兵要办创作学习班,这个学习班又是何俊田去组织,下连不到三个月的我,硬是被何俊田选到北京去学习。

创作班学习结束后,原本要任师文化科长的何俊田,却因宣传、文化两科合并而又到宣传科任副科长。为此,很多人都为他鸣不平。可他却对副科长的位置津津乐道:“真要当了科长,我还有时间写字画画吗?”

正是因为何俊田到了宣传科,我才有机会在他的竭力推荐下,直接到师政治部当上了战士报道员。时间是1979年9月。

离老师何俊田近了,自然对老师有了诸多的了解。当时参加过全军首届书法大展的他,无论是书法还是绘画,都十分了得,而且经常还有诗歌、散文、小说在军内外报刊发表,在当时的整个装甲兵系统,他是惟一一个既是省书法家协会,又是省作家协会的双重会员。

1981年我的老师转业回天津后,本想继续从事他钟爱的书画专业,没料到却分配到武清宣传部。不久便当上了宣传部副部长,之后又是常委兼宣传部长,又是主管文教工作的常务副区长等等。我知道,一向有些清高的老师何俊田,压根就不想当什么官。但那是个“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年代,不管你乐不乐意,只要“组织需要”,你不会也不可能不去服从。但老师比谁都更加清楚:他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精力,书画和政务都兼而有之。正如鱼与熊掌不同兼得一样。但要让他彻底放弃书画创作,又无疑于让他放弃自己的生命。

在其位就要谋其政。老师除把政务干好之外,只好忍痛把绘画扔到一边,而把其余的时间都用在了练习书法上。因为创作一幅画占用的时间着实太长太长。而书法只需一纸一笔,稍有点时间就可开书。这之后,老师不管工作多忙,始终临池不辍,从未间断对书法艺术的心追手摹。

品何俊田老师的书法,着实是精神上的一大享受。那之中确有稳而不俗、险而不怪、老而不枯、润而不肥的独特魅力。但作为他的学生,又不能多说什么,我深知老师的脾气,更不想有“拍师之嫌”。但好在书坛的泰斗们对老师的书法早有评价。用启功先生的话说:“当今书法界能这么规规矩矩写字的人可不多啊。而且,真、草、隶、篆都能上手,没有几十年功夫如何也写不成这样。尤其是楷、行、草书,真见功夫,看来重视传统的书法家仍有人在呀!”

书坛巨擎欧阳中石看到何俊田的楷书“千字文”骨力遒劲,结构独异,也连声夸赞,“写得好!写得好!方笔、圆笔、笔笔到位。结构也疏朗清秀,有神韵。”并当场题增“以书涣彩,切时如需。”

而和我的老师何俊田亦师、亦友、亦兄弟的一代书圣刘炳森,每每提起何俊田更是溢于言表,即便面对中央电视台的摄像机也丝毫不加掩饰:“在我众多的学生当中,确有不少已成名家,但我不能不说:何俊田是最优秀的一个。”

虽然有哲人说:每个人都是一本难懂的书。但我一向觉得,读懂我的老师何俊田真的不难。终归是言为心声,字如其人。只要你静下心来,认真品品他已结集出版的《何俊田书法作品选》、《何俊田书法作品集》、何俊田《书法学习指要》、《何俊田自作自书诗百首》、《何俊田楷书自作诗五十首》,《何俊田楷书阿弥陀经》、《何俊田楷书茶经》以及他主编的《雍阳轿子---刘炳森》,再加上这本由老师何俊田书写的《弟子规》楷书贴等,我相信你眼前一定会顿觉一亮:与其说何俊田是书法家,不如说何俊田是书法理论家和书法实践、文学造诣都极深的文化大师。如此功力深厚,字字雄魂尽显的大家,在赵朴初、启功、刘炳森之后的中国书坛,又能找岀几人?

读至此,你也许会感到“序”之太远。但我不能不告诉你的是,即将付梓的《弟子规新解》,是老师用他的10米楷书长卷—《弟子规》所拍得的10.9万元,全部用于《弟子规新解》的公益出版时,你也许会就会感到“序”之有道了。

如果说《三字经》更多地是在传授“文化”的话,那么《弟子规》则更多的是传授“文明”。特别是在“文化与文明双重缺失”的眼下,《弟子规新解》的编者,把《弟子规》加以注音,加以中英文对照,加以大家何悛田的楷书综合岀版发行,这不能不说是主编张建云先生的一大智慧和一大贡献。

(苏清杰:教授、研究员、中国老子文化发展公益基金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