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的十大笑话

aqssm 收藏 10 1650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司令殿下和中将营长


话说进入50年底之后,联军的各路诸侯陆续入援韩国,其中一路来自佛国(泰国)的人马,兵虽只一营,领导层却颇为充实,其总部人气旺盛,部门齐全,配有军法官、军医官、财务主任、总副官处、总军需处,外加红十字和福利事物对口官员,林林总总各色人等加起来,有三百人之多;其司令长官则更是了得,是一货真价实的王子殿下,挂少将军衔,真正是将军威仪、王家气派。


可惜美军们不受王化久矣,竟看不过眼,硬是把殿下撇在后方纳福,殿下眼见无用武之地,不久就带着大批专业人士悄悄海归了。


那一营兵倒是留下了,打起仗来也是英武不让他人,可惜随着气候下降,佛兵们豪气顿失,任美军给多少衣服也不管用,最后也只好去后方纳福了。


比起泰司令来,法国总部的长官虽少了王家仪仗,将军气度则更是不凡,是一堂堂的中将阁下。


中将大人带的一营法军上岸后,受命配属美军某团指挥。于是美军团长大受折磨,本来语言不同就够烦的,可每到了给法国营长下命令前,还必须恭恭敬敬地去法军总部请中将大人核准,否则休想调兵。 美军团长苦捱不过,一气之下把状告到上将那里,几经交涉,终于把法军总部打发出战场。美军团长回头扬眉吐气地去找法军营长,见面之下不禁目瞪口呆,眼前直挺站着的,不是中将大人又是何人?只是肩上换上了中校肩章!中将大人任命自己当营长了,那意思,你不经过我调兵,还是没门!


二、临时接线员


爆发后,一时韩国军队迭受重击,朝鲜军队推进极快,汉城一片混乱,驻韩大使馆也不例外,忙着疏散人员。


这时,一个正在家乡探亲的韩裔美籍妇女,叫李太太的,找到了大使,哀求他带上她一起撤退,以便她安全地回火奴鲁鲁跟家人团聚。大使倒也很同情她,由于大使的接线员已经撤走,而此时地下室里的电话一直在叫,大使便让李太太去地下室守着话机,等他做完手上的事情后就带她一起走。谁知大使忙完手上的活后,却完全忘了地下室的李太太,于是便带上一个随员匆匆上撤走了。


五分钟后,地下室的电话响了,是东京的将军亲自打来的,急切地询问大使先生是不是还在使馆。一小会儿后,听到电话那一头一个女人吼叫起来:那个婊子养的没带上我就跑了!(The son of b i t c h has gone away out me!)


三、志愿兵


联军开始组建后,加拿大决定派出一个旅的地面部队,苦于无力派出一个常规建制旅,加军方着手组建一支新部队,并开始招收志愿人员。


招募开始后,报名出乎意料的踊跃,各招兵站人满为患,工作人员应接不暇,以至政府不得不要求军方便宜处置,以加快适度。


当然,快有快的代价,事后查明,招收进来的人员中,有一个只有一条腿,还有一个七十岁的老翁。


招完了兵自然就是报到了,这天,在多伦多一个兵营里,当天应该报到的新兵都已按时到达(实际上,有一个前出租车司机晚到了几分钟,翻篱笆进了兵营,没引起注意)。负责军官领着新兵向国王宣誓,行礼如仪。


然后,该军官开始向坐在地上的大约五十名新兵训话:


我知道你们中有些人二战时就当过兵;有些人报名前正在找工作;还有些人甚至和司法机关打过交道。生活是很艰难的,没关系,你们现在来到一个新家庭,这个新家会关照你们。我只是想知道一下,有多少人跟司法机关有些交道,请进过监狱的站起来吧。


于是,地上坐着的新兵只剩一人,就是那个迟到几分钟的出租车司机。


见大家全都站了起来,他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终于,也站了起来!


四、西雅图战歌


话说联军加拿大旅组成后,移地训练,看上去士兵们都很爱戴他们的旅长Bocham,大家私下里都叫他Rocky。


在西雅图大街上,有人看见该旅士兵列队行进,唱着他们自编的歌颂旅长的战歌:


Why you up? (你为什么不参军?)


Why you old Rockys army? (你为什么不参加老罗克的军队?)


If it wasnt for the war, (如果不是因为战争,)


wed have off before, (我们早就不在这儿了。)


Rocky,your bad! (罗克,你这混蛋!)


五、两个大兵的对话


背景:时服役的大部分美国士兵都是应征入伍的,根据当时法律,18-26岁的男子有义务在军中服役21个月;而加拿大派往朝鲜战场的士兵都是志愿兵。在开往朝鲜的运兵船上,一个在甲板上散步的美陆军南方籍士兵碰上了一个加拿大兵。


美兵:兄弟,你好,是那个部队的??


加兵:不,我是加拿大旅的。


美兵:怪不得不认识你的制服。你是什么时候应征的?


加兵:不,我不是应征的,我是志愿去的。


美兵:志愿的?你们加拿大是不是都在家冻糊涂了?!


六、两磅面包


前面提到法军中将为保护国家体面自愿降职为中校营长,无独有偶,土耳其旅旅长(轮换入韩的土耳其部队先后有好几个旅,对外都叫土耳其旅,这里指的是指第一批入韩的土耳其第一旅旅长)原在国内是师职军官,系一战老兵,并是土军中装甲战的先驱,为领兵出国,自愿降职当上了旅长。


不过土军到朝鲜后,与美军语言不通,协同不灵,第一次参战,在军隅里一带两次听错命令,队伍摆错地方,最后让打得全军散架,掺杂在美二师的队伍里往南撤退。不过土耳其士兵单兵斗志比美军高多了(很大部分是安纳脱利亚的贫苦农民,世代好勇斗狠),散兵们虽然失去了组织,一听到枪响,还是舞刀弄枪嗷嗷叫,不过就一点也不听在场的美军指挥官指挥(想听又怎么听呢?),只是一味乱找自己的官长(又那里找得见呢?),所以勇则勇矣,与事无补。


事后两军互相指责,到今天还有人替他们打笔墨官司(还是懂政治,给老土发了个大大的奖牌,不过明眼人都懂啦,统一战线嘛)。


不过土耳其兵的勇,还不但表现在抡弯刀上--土军入韩后,食品由美军供应,老土给出原则,第一不有一星半点猪肉,这第二嘛,在美军标准基础上,每名土兵每天加发两磅面包。


七、免费油


美国决定出兵后,第一支到达战地的作战部队是步兵第二十四师,由于仓促出兵,部队兵员、装备都严重不足,新兵蛋子特多,训练不足,连怎么分辨敌我都没教过,至于韩国、朝鲜部队的区别,就更是麻麻。


大田战斗中,朝军有数辆T34突破防线,冲入大田城中,造成很大威胁,二十四师师长亲自带着反小组,满城找朝鲜。不过师长忙得不亦乐乎,他的属下倒满不在乎。


上述几辆T34中的一辆,冲进城后因油料耗尽,不得不停在大街上,整小半天,美国兵来来往往,没人理这茬儿,朝鲜坦克手在坦克里呆闷了,出来吸烟,还是没人搭理。


最后朝鲜兵见后续部队没有跟进来,觉得不能再呆下去了,于是拉住一个过路的美军,一通比划下,那古道热肠的老美跑去提来十加仑油,T34带着美国油绝尘而去……


八、二十九旅的劫掠


英国决定参战后,除立即从香港派出第二十七旅前往釜山外,同时在本土对第二十九旅进行整编,准备派往韩国。 不象匆忙派出的第二十七旅,第二十九旅的编制完备多了,除了三个步兵营,还配有一个装甲团和一个野战炮团(英军的装甲团和野战炮团,其实都只相当于美军的坦克营和野战炮营)。


不过,在二战中大伤元气的大英帝国此时已日暮西山,区区一个二十九旅的动员,也对英国的防卫体系造成了很大困扰,不说人员的调动,便是在装备方面也是窘态毕现:1946年便已封存在仓库里的汽车、1918-19年俄国干涉行动中剩余的海豹皮帽子、1940年准备远征芬兰时制造的靴子,都搜罗出来装备了第二十九旅。


穿着五花八门老古董的英二十九旅在韩国登陆后,一路追着第八集团军的尾巴向北开进,到平壤后,摇身一变,从助攻型后卫转型为助退性后卫。好在美军机械化程度高,***两条腿没得比,二十九旅虽然忙着掘壕备战,一时倒也没法参观中国人的大棉袄。


不过,他们还是开了眼界了,一直让他们眼热的美制冬装,正成吨成吨地随着仓库一起烧掉。看到心痛处,于是绅士动手,除了冬装,还有大量的帐篷、取暖器、烧饭锅,有什么拿什么,能拿多少拿多少,反正都比国王陛下的东东好。坦克团的官兵,还从美国人手里解放了不少吉普车和卡车,以及大量弹药,可惜乐极生悲,坦克团自己的备用弹药,还装在火车上呢,就让美国工兵给点上了!大概是气不过吧?


参与劫掠的,不仅有二十九旅的官兵,连英国记者也插了一脚,某老记最后受优待,可以坐飞机撤退,在机场很遗憾地丢下了成吉普车的洋酒!


就这样,靠着美军的慷慨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二十九旅度过了在朝鲜的第一个冬天。


九、打猎


二次大战时,加拿大曾应英国请求,派出未受很好训练的两营步兵协守香港,结果到港不久就碰上日军进攻,部队全部损失,死亡率惊人。


吸取这个教训,参加的加拿大部队,奉有政府严令,到朝鲜后先进行战地训练,在训练完成之前决不允许投入战斗。也幸亏有政府的书面指令,先遣登陆的加军一个营才顶住了第八集团军要其立即增援前线的军令,全营投入战地训练。


这天,加军一个排正按计划进行防守训练,突然,前方山谷里出现四头野鹿,优哉游哉。根据营部规定,各部可以结合实弹训练射杀野物,所得用于改善部队伙食,故大家这一段时间打猎的劲头儿都很粗。


在哨兵惊喜的喊叫声中,全排的目光一起集中到阵地前沿,排长一声令下,五十条枪一起轰鸣,阵地上硝烟四起。


少顷,硝烟散去,但见四头野物,毫发无损,正以优美的姿态奔入丛林中去也。撇下全排官兵,哑口无言,陷入深深的反思!


十、爱之礼物


话说加拿大旅的先遣营,坐船向韩国挺进。一路上的辛苦寂廖,不提自明。这一天,总算到了日本的YOKOHAMA,可惜军情如火,不能久泊。


带队的营长看看时间无多,原不想让部下上岸,可挡不住大伙儿群起求情,众口一词,要上岸给家人买纪念品,营长想一想倒也是,人都有心上人,没心上人也有爹妈,这好不容易沾着联合国的光上日本来泊一回,虽说是万里赴戎机吧,可讲军情也不能不讲个人情不是,纪念品总还是要让人买的。


于是营长便将申请购买礼物的大兵们分成小队,委派了带队军官,规定了返船时间后,将一干人等放下船去,只见各队人马,军官打头,大兵紧随,端的是盔甲鲜明,精神抖擞,美中不足的是脚下都有些飘忽,这也难怪,你坐那么长时间船试试?


不过这营长虽说是做了好人,心里还是在打鼓的,生怕到时收不回人,那就麻烦了。


好容易熬到了预定时间,码头上一下热闹起来,各路人马齐齐杀回,仍旧是军官带队,大兵紧随,但见众官兵丢盔卸甲,脚步轻飘,加之仙气袭人,虽说是不过几小时的强化训练,已颇得太白真髓。


营长到底是久经战阵,一看大事不好,赶紧请出军医训话。


只听军医说道:弟兄们,我们不远万里去朝鲜掐架,全靠团队精神。这战场上一个弟兄受了伤,要两个以上的弟兄去抬;你们上岸去,若是染上了那个劳什子,也要影响团队。所以,谁要是刚才掐过架了,不用害羞,出列来打一针青霉素!



3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