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拥抱我

吓大生 收藏 0 390
导读:迈尔尼坐在酒店大厅旁的咖啡馆里喝着咖啡,目光透过落地窗,在大厅里扫来扫去。眼下正是旅游旺季,这座高级酒店的大厅内人来人往。迈尔尼看了很久,没有发现那位金发美女的影子。一星期前,当那金发美女出现在大厅门口时,迈尔尼的心忽地一跳,某种久违的令人激奋的感觉顷刻间浮上心头。 那天,金发美女手里举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印着几个字:请你拥抱我,我付给你10美元。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过去了,大家都觉得奇怪:这女孩想干什么?有人怀疑她是艾滋病患者,实在无法忍受人们对她的冷漠和逃避,渴望得到一个温情的拥抱。有人则认为她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迈尔尼坐在酒店大厅旁的咖啡馆里喝着咖啡,目光透过落地窗,在大厅里扫来扫去。眼下正是旅游旺季,这座高级酒店的大厅内人来人往。迈尔尼看了很久,没有发现那位金发美女的影子。一星期前,当那金发美女出现在大厅门口时,迈尔尼的心忽地一跳,某种久违的令人激奋的感觉顷刻间浮上心头。


那天,金发美女手里举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印着几个字:请你拥抱我,我付给你10美元。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过去了,大家都觉得奇怪:这女孩想干什么?有人怀疑她是艾滋病患者,实在无法忍受人们对她的冷漠和逃避,渴望得到一个温情的拥抱。有人则认为她肯定是个不走运的三流影视明星,想用这种方式炒作一把。有个长满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干脆走到那金发美女面前,直言不讳地说:“小姐,你要么是个骗子,要么就是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病人。”金发美女笑了笑,没有答腔。


这时,有个喝得醉醺醺的瘦高个男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轻轻将络腮胡推开,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金发美女,口齿不清地说:“小、小姐,你是说,我、我拥抱,抱你一下,你就给,给我10……10美元,是、是么?”金发美女点了点头:“没错。”瘦高个哈哈大笑,猛地将金发美女搂在怀里,那张喷着酒气的臭嘴在金发美女脸上乱啃,金发美女吓得花容失色,拼命挣脱他,掏出一张lO美元钞票,塞到他手里。瘦高个大笑着走了。


那络腮胡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很久,也扑上去拥抱了金发美女一下,也得到了10美元,心满意足地走了。接着又有几名男子拥抱了金发美女,他们也拿到了钱。


一直仔细观察着这一切的迈尔尼这时走了过来,叫住准备离去的金发美女:“小姐,可不可以让我也拥抱你一下?”金发美女满脸歉意地说:“对不起先生,我已经没有钱了。”迈尔尼说:“我不需要你付钱。”“那也不行,这是我给自己定下的规矩,不付给别人钱,我就不能接受别人的拥抱。”“真是个奇怪的规矩。”迈尔尼笑了笑,“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不好意思,这个无可奉告。”金发美女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下,回过头来看着迈尔尼说:“先生,也许过几天我还会来这里,到时候我一定接受你的拥抱。”迈尔尼望着她款款离去的背影,感觉自己的眼眶突然有些潮湿。


两天后的早上,迈尔尼在走廊里遇到了络腮胡,他神情沮丧地拎着行李箱准备离去。迈尔尼觉得奇怪,他记得络腮胡跟自己是同时住进这家酒店的,当时络腮胡跟服务员说,他要在这儿住两个月,怎么半个月不到,他就要走?后来,迈尔尼发现那瘦高个还有其他几个客人都匆匆办理了退房手续,走了。而这些人恰巧全是那天跟金发美女拥抱过的人。难道他们的离开跟金发美女有着某种关系?


不知过了多久,金发美女终于出现了,迈尔尼的心一阵狂跳。他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这样激动了,但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他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出了咖啡厅,来到大厅内。


金发美女手里仍然举着那个牌子,微笑着看着他:“先生你好,我没有失约吧?”迈尔尼嘴唇哆嗦了几下,好不容易才吐出两个字:“没有。”他张开双臂,将金发美女轻轻搂在怀里。这一刻,迈尔尼沉浸在一种温馨、幸福的感觉里,眼中闪耀着泪花。金发美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过了好久,才轻轻推开迈尔尼,将一张10元美钞塞给他。


回到房间后,迈尔尼捏着那张美钞仔仔细细地看了很久,又对着灯光反复照,果然发现了蹊跷:那张钞票上被人用针戳了好多个小眼,那些小眼排列成一组八位数的数字。迈尔尼断定这是一个电话号码,他抄起电话,拨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迈尔尼听出是那金发美女的声音:“你好,先生,我知道你会打电话过来的。不是吗?你孤身一人来到这里,肯定孤独寂寞,难道你不想让我来陪陪你吗?”


迈尔尼陡然觉得心像被刀子狠狠扎了一下:天啦!她是怎么啦?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好半天,迈尔尼才开口说话:“小姐,你现在能过来吗?”“现在不行,今晚11点,我来找你,行吗?”“那好吧。”迈尔尼将自己的房间号码告诉了对方。


晚上11点钟,门铃声准时响起。迈尔尼开门一看,那金发美女一副性感打扮,满脸迷人的笑容:“晚上好先生,我可以进来么?”“当然。”


此刻,酒店对面的街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坐在轿车里的是弗兰比警官,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14楼迈尔尼的房间。半小时后,迈尔尼房间的灯果然熄灭了。弗兰比心花怒放:该死的迈尔尼,尽管你整了容,咱们又16年未见面了,可你做梦也没有想到吧,我还是认出了你,并且给你精心布了一个局,等你明白过来时,不用我动手,你非羞辱而死不可!


16年前,弗兰比表面上是个警察,其实跟迈尔尼一样也是贼,他俩还是搭档。那年他俩合作从国家博物馆偷出一幅价值连城的古画。弗兰比想独吞,找了个机会想干掉迈尔尼。可万万没想到,迈尔尼不仅没被他打死,反倒把他打伤,带着那幅古画消失得无影无踪。这16年来,弗兰比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找迈尔尼报仇,他费尽心机,从孤儿院找到了迈尔尼的私生女爱弥,将她抚养成人,随时准备着利用她来报复迈尔尼。


大约半个月前,孤儿院院长打电话给弗兰比,说是有个50来岁的男人去孤儿院打听爱弥的下落。弗兰比立即意识到是迈尔尼,自己复仇的时刻终于来了。


弗兰比下了车,匆匆横过马路,走进酒店,乘电梯上了14楼,来到迈尔尼的房间门口。按照他和爱弥的约定,此时爱弥应该跟迈尔尼上了床,而且早就吞下了托人从非洲原始森林弄来的“死神草”。


那种草的奇特之处就在于人吞下之后,顷刻间便会停止呼吸,心跳脉搏全都没了,人就像死掉了一样。而这时候弗兰比就以警官的身份出现,以谋杀罪逮捕跟爱弥上床的男人。那男的必然会骇得七窍掉了六魄,会苦苦哀求弗兰比放过自己,自然就会答应弗兰比提出的任何条件。这种事弗兰比和爱弥已经于过很多回了,前几天那络腮胡还有瘦高个几个人,就是中了他们的圈套,被榨干了“油水”后,灰溜溜地离开的。


房门是虚掩着的,弗兰比轻轻一推就开了。果然,爱弥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迈尔尼像尊泥塑般坐在床边,神情痴呆。弗兰比轻声一笑:“迈尔尼,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迈尔尼一震,抬头看着弗兰比。弗兰比得意地说:“怎么,不认识我啦?我是你的好搭档弗兰比呀!”迈尔尼腾地站起来,两眼直冒火:“弗兰比,原来是你这混蛋!”弗兰比指了指床上的爱弥:“知道跟你上床的这姑娘是谁吗?告诉你,她就是你的女儿。对了,她现在改名叫爱弥。上帝啊,这太可怕啦!父亲居然跟亲生女儿上床!而且亲生女儿还死在了父亲的 床上。”


停了一下,弗兰比又说:“你知道这一切是谁安排的吗?告诉你,是我,聪明绝顶的弗兰比!亲爱的迈尔尼,你干了这种事,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吗?”“你这该死的家伙!”愤怒到极点的迈尔尼冲上去要揍弗兰比,弗兰比掏出枪抵住了他的脑门:“别动,迈尔尼,咱们好好谈谈。你先告诉我,那幅古画在哪儿?然后,你再选择自杀还是被我逮捕、在牢房里了此残生。后一种选择肯定不好受,因为你会每天在羞辱和悔恨中度过。”迈尔尼怒视着弗兰比:“你别做梦,我不会把古画给你的!”弗兰比冷笑道:“是吗?那我就只好朝她开枪了!”他把枪口转向床上的爱弥。“混蛋,她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要折腾她?”“不,我实话告诉你,她这是假死,3个小时后就会苏醒。不过,只要我扣动扳机,她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迈尔尼额头突然冒出冷汗,他终于妥协了,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和一张纸片:“古画就存在纽约联邦银行地下保险库里,密码在这纸上。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绝对不准再伤害爱弥,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弗兰比乐坏了:“你放心,爱弥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我不会再动她的。那么,你该做出自己的选择了。”迈尔尼长叹一口气:“好吧。”他走到床边,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一下爱弥的额头,喃喃道:“下辈子见,宝贝!”他慢慢走到窗口,纵身跳了下去。片刻,只听见“啪”的一声,等弗兰比凑到窗前看时,迈尔尼已经一动不动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早已气绝身亡了。


弗兰比来到纽约联邦银行的地下保险库。他刚打开存放那幅古画的保险箱,一群警察冲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大约一小时前,纽约警方接到一个匿名男子打来的电话,称16年前从国家博物馆被盗的那幅着名的古画就藏在这里,盗画贼马上就会来取画……


此时,爱弥正坐在一架国际航班上,她好奇地问身边的男人:“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我走?还有,你昨天干吗把我打昏?”那男人满眼慈爱地望着爱弥:“孩子,我叫迈尔尼,是你的亲生父亲。我带你走,是想补偿这么多年来亏欠你的东西。”


迈尔尼手里捏着一份报纸,那上面登载了一条不起眼的新闻:昨晚一家医院的太平间丢失了一具男尸,今晨警察在某酒店旁的水泥地上找到了尸体。尸体很可能被人从高空抛落,已经摔得面目全非。



本文内容于 2010/12/22 10:21:31 被小编Q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