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尊重弱者的权利,才是对权利有真正的追求

汉娜 收藏 2 129
导读:  在当下社会,弱势群体受到强势群体的欺压凌辱,一般会采取二种方式来反抗,一是上访,二是维权。维权当然是正确而恰当的选择。   但对于弱势群体而言,维权仅仅是一个口实呢,还是维权者真实的诉求呢?如何来分辨呢?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并非是要否定将维权仅仅作为口实的意义。我认为即便是口实,也有积极地的导入作用,对中国社会树立和传播自由权利的意识具有积极的作用。但这个差别仍然是存在的,关系到自由权利的意识是否能在中国社会生根的问题。   要分辨这一差别,只需要看维权者处于强者地位时,他对于弱者的态度,看他是否

在当下社会,弱势群体受到强势群体的欺压凌辱,一般会采取二种方式来反抗,一是上访,二是维权。维权当然是正确而恰当的选择。

但对于弱势群体而言,维权仅仅是一个口实呢,还是维权者真实的诉求呢?如何来分辨呢?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并非是要否定将维权仅仅作为口实的意义。我认为即便是口实,也有积极地的导入作用,对中国社会树立和传播自由权利的意识具有积极的作用。但这个差别仍然是存在的,关系到自由权利的意识是否能在中国社会生根的问题。

要分辨这一差别,只需要看维权者处于强者地位时,他对于弱者的态度,看他是否能尊重弱者的权利就清楚了。如果在他处于强势地位时,他不能尊重弱者的权利,那么他就是仅仅将自由权利作为口实。如果能,那自由权利就是他真正的追求。

诚然,就中国整个社会而言,有弱势群体与强势群体之分。但在弱势群体内部,也能分出强弱来。同是百姓,城镇居民就比农民工强势。至少,一个弱者,在他的孩子面前,处于强势地位。强势群体内部也有强弱之分。城管面对小贩是强者,但在公安面前就是弱者。小官员面对百姓是强者,但在上司面者就是弱者。在不同情景下,强弱地位还会出现转换。比如,开车的,面对行人与自行车,是强者;但有时也会步行或骑自行车。如果当他步行时,骂开车的不礼让;而当他开车时也不礼让行人。就不咋地。

所以,当弱势群体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当事人不仅要维权,还要做到当自己是强者时,不要损害弱者的正当利益,要尊重弱者的权利;同为弱势者或有正义心之人士,不仅要声援,也要做到这样。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