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黑老大:夺地开黑煤窑暴富 自称 比贩毒挣钱还划算

眉开眼笑 收藏 0 1089
导读: [img]http://a.zimgs.cn/b/n/80_221704_7f3f035b91b8553.jpg[/img]   [b]   百姓盛传“狗场”大楼内的福禄寿星和关公木雕分别代表关建军和其弟关建民。[/b]   村民们算了一笔账,西锁簧“丈八”煤矿的年产量为9万吨,按照当时市值500元/吨的价格计算,3年下来,关氏兄弟就获利数千万元。   山西阳泉,大西庄。贫瘠村舍在夕阳的映衬下一片凋敝。关建军、关建民两兄弟在这里建成的“狗场”也已人去楼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阳泉最

山西黑老大:夺地开黑煤窑暴富  自称 比贩毒挣钱还划算



百姓盛传“狗场”大楼内的福禄寿星和关公木雕分别代表关建军和其弟关建民。


村民们算了一笔账,西锁簧“丈八”煤矿的年产量为9万吨,按照当时市值500元/吨的价格计算,3年下来,关氏兄弟就获利数千万元。


山西阳泉,大西庄。贫瘠村舍在夕阳的映衬下一片凋敝。关建军、关建民两兄弟在这里建成的“狗场”也已人去楼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阳泉最大黑帮的指挥中心。


价值亿万的财富被挪到阳泉市委党校的一层办公楼内作为山西省公安厅“5·6打黑专案组”的战绩向媒体开放。但是,被贴上封条、来不及拿走的新石器时代以及南宋时期的大量瓷器、豪华套间以及奢华的空中游泳池仍显示着主人身份曾经的显赫。


从开设“蛋蛋机”赌场的小打小闹,到对阳泉市数个大型煤矿的霸占开采,身为警察的关建军及其弟弟关建民借助多年编织的强大社会网络,完成了资本积累。巧取、豪夺在这样一个地方真实上演。


2010 年12月16日,山西省公安厅公布了“5·6专案组”打黑成果:时任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分局巡警大队长的关建军及其弟弟关建民涉嫌领导组织黑社会犯罪的内幕被罕见地详细披露。官方详细描述了自九十年代中期至案发,关氏兄弟及其死党王红玉、范戈、张旭、蒋瑞根通过地下博彩业和控制煤炭资源的暴富历程。


江湖:低调谦虚的黑老大


“普通”、“义气”、“谦虚”、甚至“礼貌”等字样均与关氏兄弟有关。在与阳泉市区一街之隔的平定县城社会人“八饼”就是其中之一。平定县公安局纪委书记石利军得知南都记者来意后,毫不犹豫地点出了这个名字。他说,就在南都记者找上门之前,“八饼”刚被专案组传讯过。“八饼”原名张永昌,在冠山镇里社村,南都记者找到了他的家。


“八饼”说,关建民平时与社会上的人接触的机会较多,治下煤矿的运输、管理等均由其出面,因为自己手下有几部运煤车曾与关建民有短暂接触。而专案组找到他,也正是为了了解关建民等人的情况。


“人(关建民)很低调、很普通,不张狂,看不出什么。”在表达对关家的看法的同时,“八饼”没有忘记补充道,自己被专案组问话后即能正常生活,说明自己与关家没有任何牵连。


巧取:买通村支书与村民争煤炭


开设赌场、霸占煤矿一直贯穿在关氏兄弟的发家史中。在“5·6专案组”公布的案件材料中,平定县西锁簧煤矿首当其冲,不仅因为该矿多起重大安全事故的瞒报,更因为对于该矿的争夺颇具戏剧性。


12月18日,南都记者来到西锁簧村,在村民们的描述中,关氏黑帮与西锁簧村的故事逐渐清晰。


2005年,正值煤炭价格突涨,市场普遍看好的年份。当年4月份,西锁簧村村委会决定对外公开拍卖“丈八”煤矿。招标公告发布不久,西锁簧村两位村民决定参与竞标,在村委会的预期中,该矿如果能拍卖到500万以上,即可向村民交代。但是,关氏兄弟的介入,改变了一切。


54 岁的西锁簧村民李喜云说,2005年5月,招标公告后的第二个月,得知消息的关氏兄弟决定参与竞标。在当日的竞标会上,关氏兄弟的出手阔绰也让村民们开了眼。原本预计在500万价值上下的丈八煤口,被一口气喊到了1760万元,本村的两名竞标人无奈退出竞争。关氏兄弟顺利接手该矿。


本来高价卖出应该是件喜事,但村民们很快发现,这所谓的1760万元,并未进入村委会的账户。多名当地村民向南都记者证实,就在拍卖会后不久,关氏兄弟赠送给西锁簧村时任村支书李继先一部崭新的三菱越野小车(该事件后经查实,李继先被撤)。车子到手后,原来的拍卖合同被篡改,拍卖变成了“委托经营”,原本的 “一次性付款”变成了分期支付,合同约定,关氏兄弟每年上交该村176万元,10年内付清拍卖款。这导致村民与关氏兄弟和李继先发生巨大矛盾。


村民们说,拿下丈八矿后,关氏兄弟又在矿区周围私自开了两个“黑口子”(当地俗称,意为无正规手续的煤矿),其中一个在当地被叫做“七尺口”,该矿原本也属于西锁簧村集体所有,但因为没有证件,多年来一直封闭。但关氏兄弟凭借巨大的影响力还是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开工了。


在村民们的不断陈情后,事件终于引起阳泉市政府的重视,派出专门力量对事件进行调查。此后,村支书李继先下台。关氏兄弟承包了3年的煤矿被勒令关闭。此时,关家向西锁簧村委上交的承包费用,只有区区510万。


村民们算了一笔账,西锁簧“丈八”煤矿的年产量为9万吨,按照当时市值500元/吨的价格计算,3年下来,关氏兄弟就获利数千万元。


阳泉市和平定县政府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证实了西锁簧村村民们的说法。他们回忆称,2010年6月,“5·6专案组”进驻西锁簧村,当年关氏兄弟赠送给李继先的三菱越野车被没收。随后不久,李继先从村中消失。


豪夺:染指“比贩毒还划算”的黑煤矿


在山西一些地方,开黑口子(非法煤矿)被比喻为“被贩毒还划算”。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关氏兄弟开始染指阳泉周边乡镇。2009年,西锁簧丈八矿关闭不久,关氏兄弟又将无本生意做到了连庄。这一次,不是拍卖,也不用改合同。连庄村民们在写给上级陈情材料上称,他们遭遇的,是赤裸裸的“抢夺”。


阳泉市警方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由于不熟悉当地情况,关氏兄弟邀请连庄巨盛耐火材料厂老板李九祥合作,在当地开展了风风火火的“地质勘探”工程。而此后不久,便引发村民上访。


村民们回忆,当时的连庄田间地头,到处是开凿机的轰鸣,时而伴随着的,是炸药爆炸的硝烟味。时至今日,因为肆无忌惮的开发,连庄到处可见裸露的山体。


与平定县“社会人”八饼一样,在南都记者赶到前,李九祥也被专案组约谈,被放回后很快住进医院。但“5·6专案组”公布的材料显示,关氏兄弟及其领导的黑社会组织,在连庄开黑口子,导致环境资源严重被破坏,这里的村民们说,实际上,李九祥就是关氏兄弟在这里的代言人。


“除了关家兄弟,没人有这个能量。”12月19日,在连庄村支书李静那个颇具晋中特色的农家小院里,他说,专案组公布的连庄村民的遭遇并未披露细节。这个村子的现实情况是,关氏兄弟和李九祥在开“黑口子”后违反承诺,拒绝恢复耕地,导致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村民无法复耕而依法大规模上访。


李静回忆说,当时,远鑫公司除了支付连庄村70万元的补偿费。还按照农民的农业产值,给予被确定开挖的耕地的村民700元/年的补偿。挖煤一年,远鑫公司颇有斩获。但到了关氏兄弟这里,村民们一分钱也没拿到。


昨日,有连庄村干部再次向南都记者透露,与远鑫公司不同的是,实际上,金钱补偿在关氏兄弟的“地质勘查”项目从未向村民们兑现。李九祥在开挖山体耕地期间,从未向村里支付过任何费用,到哪里挖煤全凭“私下解决”。


“关家有本事,但从来不露面。人家(村民)愿意,俺们也管不着”,李静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关氏兄弟和李九祥的在连庄开挖了数月以后一无所获或为拒绝补偿村民的原因。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