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四章 塔利班 第四章 塔利班(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19

恐怖分子?战斗?当然,那是接下去的重点,或者说那个是逃避不了的话题。但在说那个之前,我还想接着再罗嗦两句那天的事情,因为有一个地方同样是无法避开的——我们的窝。

我们的窝,我们的巢穴,按照规范意义上的称呼应该是C连C排D班房舍,或者称为13号堡,文学性的说法叫做我们战斗和生活的地方。

它是一个双层的暗堡,位于东堡下的山体内,上层半埋在东侧鹰岩向飞鹰谷延伸的斜坡内,露出为野草掩埋的堡顶和隐藏在岩石间的射向达130度的两个射击孔,下层就是我们称其为窝的宿舍。

或者说那就是我一直在想的营房问题的最终答案。其实,从跟着帕克钻进鹰堡山,我就基本上绝望的感觉到怕是要像老鼠一样住在地下了。不过那时还有种想法,就是大概可以住城堡,但是,从西尔维斯的办公室里出来后,我就认定那只不过是一个浪漫的奢望。之后,我们在帕克骂声的引领下,重新钻出西堡,通过直升机停机坪,坐上那个老妓女般的电梯,下到西侧鹰堡山内,穿过迷宫似的巷道,当帕克的骂声终于暂停了一下之后,我们面前就是“窝”黄色的木门,上面歪歪斜斜地订着一个牌子“C连C排D班”。

“绿卡猪们,滚进去!”帕克伸出一脚,摇摇欲坠的门痛苦地呻吟着。

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个“窝”,一个在山体内挖出的洞窟。从外形上来描绘,或者可以叫它盒子,方方正正的,宽度还不及我如今置身的777宽度的一半,里面依次摆开七张床,剩下的空隙就只能供人横行了,高度似乎也不及777的乘客舱,以至于像胡子那样的瘦高个在这里都养成了下意识弯腰的习惯。向上有一个狭窄的开口,一架吱吱呀呀老弱的木梯与上面的13号地堡相通,再就是一扇开向洞窟外巷道的门,通向外界的唯一的通道。

我实在不愿意描绘这个“窝”。面对它,第一感觉就像面对一条患有恶疾的狗,由于潮湿,灰泥的墙皮斑斑驳驳,有如一身的烂疮疤,一个100瓦的大灯泡爬满了蛛网。像个吊死鬼一样吊在头顶,一侧墙角上是一个黑洞洞的通风口,通风扇不死不活的转着,送入的空气中带着一股滤清剂让人恶心的药味。

后来才知道,13号堡是整个鹰岩地下最早的一批工事之一,大概是英国人在这里修的,它也是整个东堡最靠近外侧也就是面向巴基斯坦一侧的地下工事,距离主体地下营区及工事群最为偏远,可以用首当其冲来形容。但是从设施来说,它也是最差的,我甚至怀疑在英国人之后,是不是就从来没有修缮过。给人的感觉,它是被孤零零的甩了出来,孤立于鹰堡之外,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常常是关上门便有一种完全隔绝了与世界联系的错觉。

“长官,我们就住这里?”

那天,晕头转向地钻进这破烂的“窝”里,胡子的头碰上了洞顶上吊着的并不明亮的大灯泡。

“怎么?你还想住什么地方!五星级宾馆吗?”帕克的大鼻子枪一样戳到了胡子脸上,在确认胡子不会再有其他莫名其妙的想法时,他才气势汹汹的把它收回:“妈的,一群绿卡猪!”又是一通臭骂:“都他妈给我滚到上面去,背地图!”。终于,那家伙似乎觉得累了,他打个长长地哈欠,甩给我们一张雷区及工事分布图,而后,便一头倒在临近上下地堡木梯的那张占据了唯一能感觉到从上层地堡射击孔内流下的空气的床上,一闭眼“呼呼”睡过去。

我的心理稍稍有些平衡,不管怎么说,毕竟这家伙也被撇在这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